【BVS】枕头、木香藤和阿米葛尼(S/B、Part.2/R)

Summary:关于正义联盟曾经一度瓦解的真相,在十几年后被真正地挖掘出来。



NOTES:人物均基于BVS电影。他们太过美好,但我并不拥有他们。



前情提要:Part.1




+++



(接上第一部分)





那就从露易丝·莱恩的死亡开始说吧。

她是一名很优秀的记者,可以说是出类拔萃。她能够永远地冲在最前面而不顾危险,只是为一件事情的真相。她拥有对于未知而充满探索欲望与勇气,这是难得可贵的精神,但也同时为她带来数不尽的危险。因为她就像大部分的普通人般,极易受伤和不易康复。在那个时刻她选择偷偷从避难的人群中回来,就已经注定她应当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很惋惜,也对她的固执与勇气感到无奈和尊敬。当有珍惜的人时,恨不得向全世界分享喜悦之情,这就是超人的做法。他与露易丝的亲近暴露了他的软肋,每一个他所关心的人都会遭受折磨,这样他们就能看到他的痛苦与愤怒,他的不完美和残暴。

莱克斯·卢瑟曾着迷于此,那时小丑也如此。但他更想要“改造”蝙蝠侠,让他意识到情感的致命。他成功了。我们接到的讯息是由蝙蝠侠第一时间发送到正义联盟每一个人手中的。那很简洁,传达了小丑在大都会,在不同的地方都绑架了人质,并安放了炸弹。

蝙蝠侠将任务分配给所有人,我们协同拆弹特警一起将分散在大都会已知的定时炸弹成功地解除并准备将受困和因打斗而受伤的人安全地护送出去。

与此同时,我和超人冲进了小丑所在的大厅,看见他坐在最中央的桌子上。很奇怪,他摸着自己的嘴角,低低地笑着,看到我们也没有什么剧烈的反应,只是抬眼瞥了我们,便慢慢地抬起双手,做出了投降的姿态,这露出了他衣间的炸弹。



超人扫了一眼,说:”那是一个玩具。“

小丑像是给我们鼓励般,接连地拍着手,叫道:“哇哦……做得好,正义联盟,这就是团结的力量吗?真令我惊讶。”

“让开。”

蝙蝠侠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我侧身,见他大步地走向小丑。

布鲁斯的神情并不轻松,他仍然警惕而愤怒。就在此时,小丑脸上的神情突然变了,那就像一个痴迷调配试剂的化学家在某一刻灵光一闪时表现出来的兴奋和狂热。

“噢,蝙蝠、蝙蝠……你知道我们的小游戏,”他絮叨着,“最精彩的时候就要到了。”



这期间我注意到小丑的目光一直死死地黏在蝙蝠侠身上。他是那么的专注和着迷,在他眼里,蝙蝠侠并不是哥谭罪犯眼里最可怕的存在,也并不是数次将他押进阿卡姆的义警。宛如当一名考古学家在遗迹里获得了一份完整的古物时,而他知道这样东西会在一段时间内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他可以仔细地研究它,亲手拨开薄雾,目睹拥有对于他来说最致命吸引力的秘密内幕。



蝙蝠侠抬手,他的手中攥着蝙蝠镖,随即他将其毫不犹豫地刺穿小丑胸前的炸弹模型,借力把小丑狠狠地砸向桌面。对方发出了一声尖叫,接着仿佛不受控制般大声笑起来。

蝙蝠侠说:“我没兴趣。”

“多么有趣!多么有趣!”小丑嚷着,“你猜猜我看到了什么------哦对了,你不愿意参加我们的小游戏,太无趣了,是因为你现在找到了可爱的小伙伴吗?”

“现在就告诉我地点!”蝙蝠侠怒吼着。

“是是是,你就是拿准了我会告诉你那个秘密对吧?”小丑说,“好吧好吧,让我想想,可能只剩个位数的倒数了,他们就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但你知道,她可以活更长时间的,蝙蝠侠。”

“……超人,”蝙蝠侠说,“议会大楼垂直下去十五层。”

克拉克听到这里就立刻飞走了。大约五六秒过后,天空就传来巨大的爆破声,甚至连地面都在颤抖。但在这之前,我听见小丑啧嘴,他说道:“多戏剧,多美好啊,蝙蝠侠,没有什么比这更加精彩的了。”

但蝙蝠侠沉默了,他松开了手,小丑仍然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躺在桌子上,咯咯地笑着,他的胸前的玩具炸弹正中央插着一枚蝙蝠标,看起来荒谬极了。一瞬间,我感觉到有一种无形的压力融成他身上的披风,他把自己紧紧地裹在里面,淹没在无声中。



最初我没能听明白这其中的哑谜,只是隐隐地心慌。女人天生有种直觉,对于即将来临的事情不可思议地能够窥见一丝痕迹。

“蝙蝠侠。”我说道,试图找出这种奇怪氛围的原因。

他并未回答我,反倒是小丑替他说了话。

“神奇女侠,你是神奇女侠是吗?”他说,“我知道你的小历史,亲身参与进人类的宏大战争中的你,对某些时候的重要抉择有什么独特的见解吗?”

他的声音平稳而冷静,如一个在某方面颇有钻研的人士,我看不到刚才他癫狂的影子。我瞟了布鲁斯一眼,他只是如同从地上生长出来的石笋般缄默地扎在那里。我还记得他对小丑的一些看法:不宜轻易地与他进行过多的接触与交流。但他现在没有阻止我。

小丑见我没有什么反应,又却自顾自地说道:“你当然明白,所以你会原谅你们正义联盟的顾问------总是顾全大局的蝙蝠侠。”

“什么意思?”我问。

“星球日报被炸毁了。”布鲁斯说。

“什么时候?”

“就在刚才。”

我跑向门口,视野范围内,作为大都会最有特色的特征,那颗金色的星球已经坠于塌陷的地面,四分五裂。在那时我的心就沉了下去,那是一个完美的困境。如小丑这种罪犯,利用超人的盲点,最后竟还留着两个炸弹,分布在城市两头。在他看到我们的时候他便摁下了启动炸弹计时的按钮,所以在之前没有人发现,就连钢骨也未能探测到它们的存在。



我记得一个关于道德的经典问题,到底让火车驶向哪条轨道?超人没有做下那个最艰难的决定,是蝙蝠侠在短短的一刹那决定了一切,因此所有最悲伤和痛苦的结果都要由他和蝙蝠侠一起承担。

星球日报的大楼里没有大量的人质,但的确有鲜血流淌在废墟的间隙里。

露易丝·莱恩。

我知道这和之后的报道完全不同,但世人也无权对蝙蝠侠的抉择发表任何看法。因为事实背后永远都复杂而难以分离清楚。时间留给所有人的都太少,装载着生命的铅房里还弥漫着少量的氪石粉末,也就是在小丑的计算之中,只要超人选择救其中一方,另外一方无论如何也无法再三秒之内等来救援。

正如小丑和蝙蝠侠相知对方的行为模式。当他抓到了露易丝,便诞生了这个计划。他不在乎生命,他派了三个手下守住露易丝,并让他们一起葬身在爆炸中。因为他知道只有蝙蝠侠能够明白他的计划,替超人做出决定。

他喜欢看到那种人类最为丰富的情感支离破碎。

如果出了差错,就算是超人短暂的犹豫中选择了露易丝,小丑也全部计划好了。只要他尝试用蛮力打破关着露易丝的墙壁,会触发两处的爆炸。

蝙蝠侠在他说她能活更长的时间时,就知晓了即将发生的一切。这样的果断和坚决并非常人能够做到。



我问他:“多少人?”

布鲁斯终于缓慢而轻微地侧头看向我,他在犹豫。

“……一个。”

小丑爆发出刺耳而令人厌恶的大笑。他和蝙蝠侠永恒的博弈中,他再一次成功地粉碎了其中一处撑起蝙蝠侠整个世界的支柱。将死露易丝就等于将他和克拉克都杀死了。他即使不肯承认在他们之间暗涌着真正的友谊,但在这一刻,真相全部赤裸裸地摆在面前。

我万分清晰地意识到,这个答案将布鲁斯这几年一点一滴,缓慢而辛苦搭建起来的一种精神屏障碾压至粉碎,从他的内部如同破开蝉蛹的尖刺荆棘捅穿他的血肉。

他站在那里,鲜血淋漓,我几乎看不清他的面容了。

但我却看到了我们所踏上的大地被撕裂,裂缝中透出来的是浓稠的绝望,我们被分离了。仅仅是几秒种,但那足够久了,漫长到我看见了我们的未来。

半晌,我开口道:“他有权利知道事实。”

我意识到我说这句话时,嗓子干涩。

而布鲁斯仅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调整好了自己的面具。在哥谭无数个漆黑夜晚里展开的斗篷不仅保护了他,击倒了穷凶极恶的罪犯……也把他藏匿于无人之地。

他说:“我知道。”

听起来就像是他即将去处理正义联盟哪怕是最棘手的外交问题时般的淡然。我那个时候应该再说点什么,布鲁斯性格固执,有时候会走极端。但那已经来不及了。

我们几乎同时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超人站在门口,他脸上有着灰黑色的痕迹,就连半边披风都被爆炸波及了,变得残破,但他表情轻松。我知道由布鲁斯替他做出的选择里,他出色而完美的拯救了近百人。

但我永远忘不了克拉克在他听到布鲁斯的话语之后的表情,



蝙蝠侠说:“露易丝·莱恩在爆炸中死亡。”






TBC




NOTE:是HE 真的是HE 怎么没人信。


以及 原本设想是根据BVS里的“她曾是我的世界,而你却夺走了她。”和不义联盟的情节而参考,但这篇里面后续发展和这两个世界都不大一样。



评论(11)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