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枕头、木香藤和阿米葛尼(S/B、Part.3/R)

Summary:关于正义联盟曾经一度瓦解的真相,在十几年后被真正地挖掘出来。


NOTES:人物均基于BVS电影。他们太过美好,但我并不拥有他们。


前情提要:Part.1   Part.2



+++





蝙蝠侠说:“露易丝·莱恩在爆炸中死亡。”

我看着他的脸,仿佛一颗子弹破开了他的钢铁之躯,从他的胸膛穿过去。受到巨大创伤时,神经会有一段空白期,无法感到疼痛。然后,超人的身形微微晃了一下。

他缓慢地眨了眨眼,嘴唇微微上下张合了一下,发不出声音。

没人回应他,就连小丑也趴在桌子上,一言不发。他并非突然有了怜悯之心,只是因为他的目的已经成功了一半,他需要一种窒息般的死寂去欣赏他的杰作。

克拉克的目光仅在我身上停留了片刻,孤注一掷地投在布鲁斯的脸上。我曾听布鲁斯说过,克拉克习惯记住人的心跳声。我不知道他是否在那时选择窃听他心脏跳动的声响,是否专注于分辨信息的真假。对于他,或许现实的一切都不再有任何意义。



“她……哪、哪里?”他问。

他的语气磕磕绊绊的,似虚弱的旅人步履蹒跚地朝前走般。我知道他已经感受到撕裂身体般的疼痛从创口处蔓延到全身。但那都还没有到最艰难的时候,至少他还能拥有感知的能力。

布鲁斯仅仅是看着他,克拉克从他的眼睛里读出了答案。他以极限的速度冲出去,留下一声音爆和原地掀起的巨大风浪。我站在大厅门口朝星球日报的方向望去,超人跪在那残垣断壁上,用自己的双手挖开一块块的废墟。

我从未见过克拉克展露如此脆弱的一面。超人近乎无所不能,但总有他无法抗衡的事物,就如同人总会有缺点一般。英雄并非完美无缺,他们之所以强大,并非意味着他们没有缺点,从不示弱,他们强大是因为他们能够一次次地在磨难之后站起来,面对这一切。

这一次也许会花费更长久的时间和精力。克拉克虽然和布鲁斯看上去是两个极端,可他的骨子里却和布鲁斯一样执拗,他不会意气用事,但认准的事便也不会轻易放弃。布鲁斯也一定了解这点,所以等我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他手里攥着那把特制的枪支。

他对我说:“神奇女侠,通知正义联盟,确保小丑回到阿卡姆,路上不出任何差错。”

“我会留在这里,”我说,“我确信其他成员能出色的完成任务。”

“嘿!这违反了游戏规则!”小丑嚷着,“随便干涉别人可是会得到坏结局哦。”

他大声的抱怨着,责怪我毁了他的快乐。这些不是用来激怒我的假话。无论谁被真言套索缠上,便会动弹不得,也会被迫说出真话。小丑被绑得结结实实,跪坐在地上。他仰着头呲牙对我笑着,一直到闪电侠和钢骨带走他的时候也依然如此。

他说:“这难道不绚丽吗?”



那是一场残破的战争,事实上,没有战争不带来伤害与痛苦。很多时候人们都认为战争是他们迫不得已必须去做的事,他们需要通过这种行为去得到想要的东西。就像蝙蝠侠,当他拿着那把枪支时,战争也选择了他,注定了结局里的他和超人之间无法避免的头破血流。

他紧攥着那把枪站在那里,仿佛身后就是悬崖,逼近的是猛兽洪水般的灾难,他只有选择去抗争或者是迎接死亡。蝙蝠侠总是那个最缜密的策划者,他能预测超人接下来的行动,也能推断自己行为所带来的结果。

你看,我说的是预测,却并非知道。人的行为总是有种种不可捉摸的变化,最大可能性下的举动也有能够被改变的几率。蝙蝠侠没有做出这样的尝试,我既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阻止之后的事情……因为我明白,这是需要他们二人解决的问题,而且只能是他们两人之间独自地处理这一切。

这并不代表我不因此而难过,我亲眼看着他们分崩离析。这种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总是一点一滴辛苦地通过双方的努力而搭建起来的,但是如果要摧毁它,却仅仅只用一场阴谋,片刻时间,信任就是如此脆弱。



当超人突然出现前面的时候,闪电侠和钢骨正在前面押解小丑,我和蝙蝠侠走在后面,我们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其实他们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仅凭感觉也知道什么不对劲。我看到他攥成双拳的手,指缝之间沾染着干涸的褐色的血迹。

是了,你现在脸上的表情就如同我当时一般。我也立刻就明白了克拉克在废墟中最终还是找到了她。我更希望他没有找到,因为事实就像小丑描述的一般,她并非完整地留了下来,他指尖所能够触碰到的,是为数不多的残余。炸弹绑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样子,他的表情……宛若方才从地狱爬上来复仇的鬼神。他的眼睛里有岩浆在翻滚,那是他能力即将失控的征兆。他朝着小丑一步一步走过去,地面烙下他的脚印。这代表他已经听到了也想清楚了缘由。直到蝙蝠侠挡在他面前。

超人看上去不惊讶于蝙蝠侠的举动,他先是将视线转到了蝙蝠侠手上的枪支,又越过他看向小丑,最后才直视着蝙蝠侠。



“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克拉克说。

“我知道。”布鲁斯说。

“如果你不愿意动手,我来。”

“不行。”

“明明知道他只要还能呼吸,就会一次次的逃出那个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限制的监狱,你还要等多少生命被他所割收,那么轻易,就像他夺取……她的一样,可你却阻止我,就是为了让他活着?!”

“任何人都可以杀他,但你不行。”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超人眼睛颜色恢复成常态。可他的语气太过平静。

“你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

蝙蝠侠依旧说:“我知道。”

“那就试着阻止我。”



我不能也不想讲述细节,请你理解。我唯一能说的是大战的落幕。就在星球日报的旁边又多出了一个碎裂着的坑,伴随空气中闪烁着绿色的粉尘,一切都在闪电侠将大笑着的小丑打晕之后,被死寂笼罩。

超人面朝下跌倒在距离蝙蝠侠几尺之外的地方,我看见蝙蝠侠站在那里,似乎连呼吸也没有力气维持。我喊了他两次,他才有了反应。布鲁斯叫了我的名字,那声音从喉咙深处翻滚而出,夹杂着血沫与硝烟。

他看上去就要窒息了,明明是伫立在地上一动不动,却感觉已经和超人一同倒了下去。

当我将他的面具取下时,氧气才终于能够突破重重防线,进入他的肺部,维持他的生命。他的呼吸在颤抖,攥着枪的手也在轻微地抖。我用了不少力气才从他的手中夺走那支枪。

在枪离手之后,他一直绷紧的肩膀突然垮了下来。这时候他左手骨折的疼痛才通过他的神经传达到他的大脑似的,可他却还是要执行惯例一样地说他没事。我看着他,说交给我。

他先是点了点头,又摇头。最终在阒静里他喃昵着。


“抱歉。”



他并非只是对我说,也并非单指这件事……隐藏在其下的含义显而易见。当一个人想要表达他的情感如此困难时,其实是非常难过的一件事。我很庆幸他随即就陷入了昏迷,这样至少留给他时间缓冲这接二连三所带来的影响。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再睁眼的时候,以前的他们都已经不在了。






TBC


评论(6)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