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1】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




| 01 日




“听着,”戴安娜说,“无论你有什么理由,都必须要改变这种状态。”

“什么?”蝙蝠侠说。



他回应的时候无意识地朝门内瞟了一眼。戴安娜也扭头望去,他们身后的门虚掩着,露出一条缝隙。她看见超人正在和闪电侠解释着什么,钢骨与海王正站在一旁。

戴安娜是在一分钟前,在所有成员都在针对第七条规定协商的时候将蝙蝠侠毫无征兆地叫出来的。他们的离场并非悄然无声,出门前的一瞬间,戴安娜明显地感受到超人投向他们的视线。

男孩们。戴安娜叹息。



“还要我说的更详细吗?”她说。

戴安娜一只手垂在身侧,另一只手则搓捻着腰间挂着的真言套索。蝙蝠侠向来善揣摩他人心思,从她的神情与动作已经大致摸清她的想法。他按捺住自己下意识又想观察门内情况的念头。

并非难堪而无法当面说清,他们之间并没有陌生到这种地步。经过组建正义联盟的过程,他们都已经把对方了解了个大概。她清楚在这样的距离下,就算是喃喃自语也会被拥有超级听力的人全部清楚地收进耳中。他们这场谈话不需要超人知道太多细节,但戴安娜也清楚蝙蝠侠在若无其事而又自我掩饰的糟糕透顶。

她已经站在蝙蝠侠的角度考虑足够多了,但她更要为了他们而考虑。



“你到底想要说什么?”他说。

“你甚至连假装都舍不得,”她无情地戳穿他,“你唯一努力做的是欺骗自己。”

“我还有更重要的事待会要------”

“布鲁斯·韦恩。”



他们同时陷入了沉默。当戴安娜喊他全名的时候,就证明事情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他忍住了叹气,但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看向门内,在确定超人和其他成员仍在对正义联盟其中的某一个规矩进行详细讨论之后,他终于让步了。

“一切都很好,”他说,“没什么需要改动的。”

戴安娜在他对面平淡无奇地盯着他,“一切都很好?”

他没法在她的目光下点头。一道白色虚影从她的背后闪过,留下一缕金色的残痕。在它钻进门之前,布鲁斯头疼地强行将自己的精神体关回去。

戴安娜对此仅仅是挑眉,她这个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

一切都糟透了。

未经允许就窥探他人的精神体是非常不得体且不尊重对方的行为,因为通过一个人的精神体能够看到那人一部分的真实。戴安娜并不需要通过观察布鲁斯的精神体从而判断他的情况,她非常肯定地能够判断他正在尽全力做一件事情。



他在逃避与克拉克的直接接触。



“找到问题,”戴安娜说,“然后解决它。”

这句话听上去异常耳熟,通常说这句话的人是蝙蝠侠。布鲁斯几乎都能听到戴安娜的精神体在虚空中对他蠢不可耐的行为发出了嘲讽的鼻息。它的蹄声在一片海浪声中淡去。随后在布鲁斯的默许下,她的声音透过精神屏障直达他的脑内。



从超人回到我们身边之后你就在躲他。她说。

我没有------躲他。布鲁斯说。

哦,是吗?

是的。

布鲁斯,无论如何你骗不了克拉克,在你们之间的战斗中,已经讯速地搭建起对彼此的了解,相信我,他不可能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我没有,躲着他。他强调。

但看起来事实就是如此,布鲁斯,你可以说克拉克也不在意,你们都希望你们的关系止步于公事公办的同僚------但是你要求超人当正义联盟的主席,你作为顾问,我们一起扛起整个职责,而你却用这种态度来消极地对待无论是什么泛滥作怪的情感,不负责任且对大局不利,你知道巴里已经多少次私下来找我旁敲侧击地问你们俩的事了吗?

告诉他一切正常。

巴里是向导,一个极其优秀的向导,或许可以说像你一样------对这种事都是观察力很敏锐的。我不会问你原因,但你我都知道新生的正义联盟有多么脆弱,任何来自内部不必要的紊乱都是致命的。



布鲁斯偏转目光,他们之间精神层次的交流断开了。他的精神体顺着他的脚边转了一圈,他仅能看见白色的尾巴在空中划了一道优雅的弧度。

他愣了几秒,终于迫使自己回神。

他说:“让我们先集中解决面前这个最大的问题吧。”

“这也是你这次召集所有人的最终目的?说吧。”戴安娜允许了他转移话题。

蝙蝠侠摊开手中的透明平板,将一条消息投射到所有人的信息接收器中。门里的讨论声顿时小了下去。

戴安娜皱眉,“什么叫做:非常规性分离威胁?”

“就是指那种陷入狂暴的未结合哨兵,凡是发现这种情况,囚禁或是在监督下强行与向导结合而稳定下来,一个不成文的法律。”

超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然站在了门口,平静地回答她。

“哦,所以你和超人都是知情人。”她说。

“我收到法院的信之后就和蝙蝠侠讨论过了。”

事实是他们在克拉克新租的小公寓里面大吵了一架,并且是布鲁斯率先找上门来质问这件事。克拉克不过才刚刚收到传真,都没来得及反过来质问布鲁斯是怎么比他更快得知这件事情。

巴里插话:“所以超人是个未结合的哨兵?所以?这会让法院专门开一场完全公开的庭审?这根本就不符合任何规定。”

“没有任何一个像超人一样,”布鲁斯说,“强大且无法控制。”

超人简单地嗯了一声,这次他并未针对蝙蝠侠说的话而进行争论。布鲁斯在心里松了口气,他的确没有精力再对付更多的交流。

戴安娜的目光在他们两个之间转悠了一会,一言不发。

“他们是怎么发现超人藏了近三十年的秘密的?”钢骨问。

蝙蝠侠冷声道:“这也是我想知道的。”

超人则说:“我不清楚。”

“事实上我们本可以查个清楚。”蝙蝠侠说。

“你知道,这侵犯了人类的隐私权------”

“是啊,就好像外星人没有私人领域一样,”蝙蝠侠打断他,“能够得知这类消息的通常都是训练有素的向导,经验丰富,跟你有过任何肢体接触的人都算是嫌疑犯。”

超人皱起了眉头,“我虽然不否认。”

“但因为你的犹豫,导致我无法在最短时间内找出那个向导,如果我能找到那个人,后天能够轰动全球的法庭事件就会避免。”

超人转身,面朝着蝙蝠侠,“那你打算告诉我你准备怎么做吗?”

“你会知道的。”

“你看。”

超人露出一个果不出其然的表情,僵着脸摇了摇头。

巴里的目光不停地在他俩身上扫来扫去,眉头紧紧地锁着,就像什么大难临头的事就要降临。所有人都默契地保持安静。

这种场面他们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正是因为之前发生的太频繁,而最近却奇迹般的少见而让他们惴惴不安。正所谓什么是正常与异常,用他们正义联盟这两位巨头的日常就能解释了。

“后天我会和超人一同出庭,”蝙蝠侠说,“这是关乎整个正义联盟的事。”

有轻微的精神波动从他身边传来,布鲁斯体会到了有着惊讶的成分在里面。超人是他见过自控力非常优秀的未结合的哨兵,他不知道这是死而复生的副作用还是说是他故意让蝙蝠侠感知到的。



在离开这个暂时搭建而成的地下正义联盟基地的时候,他和戴安娜不约而同停了下来。

戴安娜说道:“不错的第一步。”

布鲁斯注意到红披风已经从视线中消失了。他停顿了几秒。

“我并不讨厌他,”布鲁斯说,“如果这是你想知道的。”




TBC



NOTE:源于KK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催更,我终于摸出来了。









评论(20)
热度(3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