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3】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1】   【2】




+++




| 04 日





“戴上。”

“改良版的耳麦?”

戴安娜问道,把布鲁斯递给她的新科技产物塞进耳朵里。布鲁斯点头,把另外一个放进自己的耳朵中。

“针对联盟中所有成员的能力进行了改进,”他说,“最主要的是适应闪电侠和超人的速度,承受一定程度的压力与传输稳定性,我需要对功能进行试验。”

“所以你才在等其他人,巴里还是克拉克?”

“巴里已经调整好他的通讯设备了,”他说,“克拉克可能几分钟后就到了。”

“嗯,”她停顿了一下,“考虑的如何?”

布鲁斯抬眼望向她,他们离得太近,说的每一句话,在耳朵里传达的声音与近距离所听见的形成了重音。

“……只有一试。”

“别半途而废,”她说,“我已经开始期待后续了。”

“这也许是我人生中做过最为愚蠢的决定。”

戴安娜微笑着,“蠢不可耐、傻到无可救药……这是多么美好的词。”

“那也要看什么情况下。”

“就用在这种地方最合适。”

“……”

“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我总是这样,”她双手搭在布鲁斯的座椅背上,“有的时候,总觉得逆向而行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布鲁斯沉默了几秒钟,他不经意地侧开目光,“结果是否如你想象的那样?”

“我还没看到结局,布鲁斯,”她说,“但我得到了最为难得可贵的记忆。”

他的眼前立刻浮现出那张黑白的照片,她是如此的珍惜它。人总是寄情于物,与爱的人相关的事物他们格外在意,行为举止会因此而产生变化,无论如何都会保护它,仿佛那样就像是在保护爱的人一般。

“克拉克来了。”戴安娜说道。

布鲁斯看向屏幕,监控摄像头里显示的克拉克正站在水池边上,等着入口的开启。他只穿了普通的便装,刚洗过的头发半湿地耷拉在头顶。也不知是超能力还是直觉,他朝监控摄像头的方向投去一瞥,耸了耸肩。

“不欢迎他从正门进来?”她说,“这不是待客之道。”

“他又不是客人。”他说,目睹克拉克飘进缓缓打开的入口。

“那我就不打扰两个朋友之间的下午茶了。”戴安娜挥挥手,走上楼梯离开了。



“戴安娜?”克拉克一秒之后慢悠悠地从瀑布中的缝隙里钻了出来,他侧头看到了她的一个背影,“她不留下来?”

“她已经完成测试了,”布鲁斯说,“你是最后一个。”

克拉克抬手接住了布鲁斯扔过来的耳麦,“还是一样的内容?”

“不,”他说,“你只需要站在这里回答一些问题。”

“那还真是简单轻松,”他加重语气,“令人心情愉快。”

“是吗,”布鲁斯说道,“你应该知道,今天早上所有报社的头条都出乎意料地团结。”



克拉克的眉头皱了起来,显然他已经因此而被困扰。布鲁斯将这反应收入眼底,他不该惊讶超人在处理公关危机方面经验是多么的肤浅,每每都像是个刚起步的孩子般蹒跚。随后有一个想法击中了他。

没人教过他。

谁都是在不断地失败与犯错中学习成长,有长者的指点能够少走弯路。无疑克拉克的养母是一个伟大的女性,但人生需要面对太多变故,无论是谁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布鲁斯在一段时间内有幸能够与克拉克的玛莎交谈。他小心翼翼,她则温和体贴。她说他和克拉克还是有不少相似的地方------比如说孤独。

也许女性都有这种能力,无需用向导或是哨兵的感应力就能轻易地看穿他人的某方面。阿尔弗雷德太过了解他,布鲁斯无论如何也骗不了他,而玛莎……他不愿。

所以他默认了这种说法,因此得到了克拉克小时候到青年时期的少许故事。其实他早该预料到这种事情的发生。爱恨一个人都是瞬间发生的事,可笑的是常常眼睛所能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片面模样,太多都是需要亲身体会之后才能了解。

而布鲁斯不希望和他人再有任何过于亲密的关系了。

如今他明明知道他有更加理智和更有效率的方法,却还是因为刚才的一个他认为不应该的念头而放弃了。

布鲁斯捏着眉头,叹口气,“舆论风向很容易被引导,人因此产生的印象也很容易被改变……你很快就能摸清这里面的门道的。”

几秒之后,克拉克才给出了反应,他挑起眉头。

布鲁斯说不清克拉克到底是惊讶还是调侃。他听到克拉克说道:“听起来你经验丰富。”

“布鲁斯·韦恩一直都是各大报社无论什么时候都紧盯的目标,”布鲁斯说,“不用躲他们,明天你就可以站在阳光下回答他们的问题。”

“明天?”

“这是我叫你来的另外一个原因,”他说,“解决你目前最棘手的问题。”

“昨天露易丝也就此提出了很多……见解。”克拉克说。

“有任何新想法?”他问。

“根据我们能够掌握到的信息,”克拉克说,“塔到时候会拿新的科技仪器来检测,似乎已经通过了法院的批准。”

“拿着那个,”布鲁斯侧头示意身旁桌子上放着的小圆盘,“这就是最新的测试仪。”

克拉克伸手碰到那圆盘的边缘时,感到它散发了一股寒气,顺着爬上了他的手臂,渗过他的皮肤,融入到他的血液中般。

“你怎么会------算了,它的作用是什么?”

“它是为了测试两个人之间的契合度,虽然还是小范围使用,”他说,“你也知道向导和哨兵最需要的就是之间精神的相配,以前的人靠运气与直觉,现在是机器决定这一切了。”

克拉克把它放到了桌子上,“不。”

“什么?”

“机器应该是不能测出人类的情感与想法的,至少并非完全正确,”他说,“我所了解到的,世界上最为多变与捉摸不透的就是人的感情,如果人类本身都无法测量,那么由他们创造出来的机器又如何能够下定结论。”

克拉克说这句话的时候,嘴角勾着笑意,仿佛那就是他发现的人类的美好。是超人还太年轻还是他自己无可救药?或许两者都有。这些虚无缥缈的物质似乎存在着,又无法触碰。二十年他所见到的是人类最为真实的思想。那是他们的本性。

在这一切之后,超人难道不知道吗?

布鲁斯决定先抛开这个能引发另一场争吵的话题,“留着这些精巧绝伦的句子给法庭说吧,爱因斯坦,”他说,“最后你是否能够摆脱这场麻烦还是要看它。”

“我不敢相信------”

“面对它,除非你不想再出现在大众视线内,但这样他们也不会放过你,”他说,“的确现代的社会理念和过去有了改变,很多人不认为所有的哨兵向导都必须结合------除了塔以外。我们的本能在进化,不会像以前那么容易失控,可一旦触及到危险?所有的前提都不存在。”

克拉克没有立刻回应他,他也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仅仅是盯着手上攥着的圆盘。

他对人类社会失望吗?布鲁斯忍不住会去揣摩他的想法,他只是没有意识到这种试探就像是寻求答案般孤注一掷。他到底是在测试超人的底线还是在测试他自己,布鲁斯无法说清。

“你已经想好了对策。”克拉克最后说道,没有疑问。

“将你的精神体注入这个机器。”布鲁斯说。



他几乎从未见过克拉克的精神体,也没感受到他用哨兵的能力。他原以为是他不需要哨兵的能力,但现在他明白了。

布鲁斯很少能看见有人能够将哨兵的能力收放自如,那需要日积月累的练习与天赋。但是克拉克却将其做的如此自然。

精神体就是另一个自己,控制自己的五感与力量是困难的,将精神体融入自己则是很难做到的事情。克拉克并没有将其融入精神里,但是他却像是使用自己手脚般熟练。

红色。布鲁斯看到克拉克的眼睛,他的精神体带着火红色的光。克拉克望向他的时候,眼睛带着隐约的红光,随即扑面而来的是精神体的鸣叫。

雕。

布鲁斯即使放出了自己的精神体,也只瞥见舒展开来的翅膀一闪而过,没入了机器。

他的精神体似乎看到了什么有趣的猎物般,从他脚边悄无声息地掠过,只显露了一条白色的尾巴在空气中甩了一下,它也没入了机器。

克拉克也注意到了它,他看向布鲁斯,露出了一个略微惊讶的表情。当他转开视线,看到机器上显现的数字之后,一时间不知如何言语。



“也许不怎么出乎意料。”克拉克说。

“算是一个坏消息,3.7%也算是刷新记录了,”他说,“但我仍有一个解决方案。”

克拉克一只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做出“请”的动作,“我听着。”

布鲁斯抬头看向他,克拉克看见他因使用精神体而散着淡淡金色光芒的眼睛。

他说:“你知道暂时性假结合吗?”




TBC



NOTES:这篇文中一直是 Steve/Diana,在这里补充一下。

以及催更势力不存在的,不要招新了,没有没有。


评论(29)
热度(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