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4】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1】   【2】   【3】




+++




| 04 日 (接上)





“与假象结合不同?”

“前者是哨兵向导结合的初步,因为只涉及到了第一层精神世界,这样搭建起来的链接非常不稳定,也极易断裂,被强行切断也只会对双方造成轻微的伤害而已,”布鲁斯说,“经验丰富或是专业的哨兵向导能够看穿两人之间结合的程度。”

“但如果达到第二步,也就是触及到第二层精神世界,基本上就算是将两个人的精神世界连接在了一起,”克拉克说,“此时断开就会造成很深的伤害。”

“令人印象深刻……”布鲁斯说,“但你是否曾经进入自己的第三层精神世界?”

“我听说过哨兵和向导会有第三层精神世界,那里是我们精神体所诞生的地方,”他说,“但不,我没有去过。”

“很少有人能够神志清晰地达到自己的第三层世界,我猜想大多数人都知道“井”,那是所有人意识消失的尽头,而第三层世界就在它的旁边。”布鲁斯说。

“仅仅只是理论上还是……”

“经历过“神游”吗?”

“哨兵或是向导失却对自身力量控制之后的狂暴状态,非常危险,一般情况下无法自己醒来,”克拉克停顿了一下,“……你体会过。”

布鲁斯瞥了他一眼,“是的,然后我短暂地在第三世界停留了一会。”

“你怎么知道那是第三世界?”

“即使陷入神游,唤醒之后也不会失去记忆,”他说,“但那里,没有痛苦,也没有任何声音,只有精神体和我的存在,我推测是我的精神向导救了我。”

“它们的确是单独意识的个体存在,”克拉克思索,“不过如果能触及到第三层就意味着------”

“完全掌控了自己的力量,”布鲁斯说道,“之所以提出这个观念,是因为让其成为现实并非不可能。”

“说得更详细一些。”



布鲁斯侧目示意他看向身旁的屏幕,上面是一份残缺的老旧报纸的照片。克拉克注意到那上面的日期是近十七世纪初期。接下来布鲁斯又将几张研究报告全部甩上屏幕,无一都是关乎哨兵向导精神体的研究。

“注意他们的名字,”他说,“大部分都是来自贵族和皇家的科学家。”

“这么早就有人开始研究这方面了,可到如今也没什么进展,甚至都被当为了传说。”

“也可以说是机密,很多人都不能选择自己的道路,生在一个庞大的家族里则更是如此,”布鲁斯说,“最为普遍的是他们的联姻,无论是为了家族的利益还是什么其他理由,戏剧往往是在生活中上演的------两位新人都有自己各自心爱的人------而他们所在的世界中,事事都要被精准地掌控在手中,就算是神秘而无形的精神体也一样。”

“而他们的确发现了一些诀窍。”

“精神体并非不可控,”他说,“虽然能够掌控精神体并不意味着他们的力量会前所未有的强大,但他们能够自由的达到第三层精神世界,也就让他们找到了结束这种悲剧的一种另类的方法,他们在第三层世界创造假象。”

“因为第三层世界只有本人能够达到,但因此而造成影响却是所有能够感受到的。”

“还有契合度异常高的哨兵向导或是伴侣可以互相到达对方的第三层精神世界,”布鲁斯说,“他们创造了结合的假象,并在暗地里与自己心爱的人绑定了,给所有人一种他们是亲密无间的伴侣,听起来像是一个幸福结局的童话故事,但这的确是真实的案例,虽然成功的几率十分小。”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需要先掌控我的精神体,然后到达第三层世界,最后再欺骗全世界的人。”

“是我们在众目睽睽下为他们创造一个幻境。”

“我们?”克拉克说,“啊,原来人选早就内定好了。”

“这是最安全的方案,且我们之间的链接并非是真的,你依旧可以寻找你的真爱。”

克拉克将视线停留在他身上,这是他们之间除了大声争吵之外为数不多的对视。几秒寂静之后,克拉克说道:“我对此没有异议。”

虽然布鲁斯立刻就这段讨论下了结论,但他仍用了几秒的时间才反应过来克拉克说的话。超人很少赞同他的计划,相对的,蝙蝠侠也总是否认超人的计划。他们的对话几乎没有所谓的站在相同战线的时候,他已经习惯超人毫无道理的异议,突然的认同让他不适应起来。

“很好,即使法院还没给出期限,但我们的计划必须还要进行,记得你现在是话题的焦点,所有的记者与人民的眼睛都盯在你身上,他们都期待你的一个回答,”他说,“那就让他们如愿以偿,明天就出现在公众的视线中,告诉他们你已经有真爱之人了,不管你说什么,只要让他们知道你隐藏秘密的原因是不想让对方受到任何的伤害,好好利用他们普遍认知中哨兵保护向导的本能这一点。”

“如果有人质疑这话的真实性呢,比如说那些有经验的向导?”

布鲁斯勾起嘴角,“他们会相信的。”



克拉克看见布鲁斯的眼中重新亮起稀薄的金色。对方说道:“知道动物标记所属品的方式吗?”

克拉克挑眉,他当然知道。

布鲁斯说:“你我的契合度太低了,靠近点。”

克拉克照做了,他走到了布鲁斯伸手就能碰到范围内。他似乎斟酌了一下,克拉克正好奇布鲁斯在迟疑些什么,就听到他说:“如果直接用精神力接触你,会引发我们的战斗本能,所以我必须要和你发生肢体接触。”

克拉克却说:“看起来你很享受获得战利品的滋味。”

布鲁斯注意到他玩笑的意味,看到他脸上那再明显不过的笑意,不经意之间也暗自觉得有趣。他说:“谁会不喜欢战利品?”

“有些人得到了之后,还要向所有人炫耀他的所属权。”

“那也要看他本身的价值了。”

“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



布鲁斯挑眉,克拉克似乎是理所当然般地看他。

撇开这些玩笑话不说,布鲁斯先是在脑海里筛选了一遍他所知道的精神覆盖的方法,最后挑出了最安全一个。最有效率而成功率最大的方法就是精准地将自己的精神力笼罩对方最为重要的精神区域内。

他只需要像平常一样运用自己的力量,可作为被动角色的哨兵则会有完全不同的体验。

当布鲁斯的手指轻擦过他的脖颈处的动脉时,一股冰冷的气息从外至内地依附在他的精神世界外。他哨兵的嗅觉清晰地告诉他,一个陌生的向导正在侵占他的领地,它正在用自身的气味标记这片地方。

原本它是无声的,但超人则能听到它身体上毛发与空气的摩擦声。它的脚步轻盈且优雅,是一个捕猎的好手,就和他的精神体一样。它的体型庞大,但却如此的灵活,加上展现在他感知内的刻意控制的鼻息和那条白色的尾巴。

豹。

克拉克意识到布鲁斯的精神动物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守护者则不受控制般地敌意大起,与此同时,自己脖颈上挨着的手猛地颤抖了一下。



透过重要且脆弱的部位,会比接触其他地方更加容易接近克拉克的精神世界。哨兵拥有的仅仅是非常简单且不足的精神屏障,自然不足以抵挡一个熟练的向导的精神力。但是这会引起对方本能的反抗。

他是一个熟练运用力量的向导,如果达成他的目标需要他运用向导的能力让哨兵或是向导乖乖听话,顺从他,安抚他们的情绪或是让他们产生依赖性和信任感,他能做到,但却不总是成功的。所以他绝大部分时间都会采取最节省时间的方法。

如果说克拉克的精神领域会对他产生敌意是他预料之中的事情,那么他的精神体会直接对他发起攻击则不是了。

他从未如此如履薄冰地对待一个哨兵。这件事情的成功率令他担忧,因此整个过程不能中断。他听到克拉克的雕尖锐地鸣叫时,为时已晚,它早已气势汹汹地俯冲到了他面前,用利爪狠狠地挠了他碰到克拉克脖颈的手。

刺痛是从脑海深处直接爆发的,这让他的精神体咆哮着想要直接冲向它的敌人。布鲁斯生生地将其忍耐下去,并将一时间起伏波动极大的精神力维持下去,死死地维持在克拉克精神领域周围。

他的手背上有一道骇人的伤口,虽不是真实的,但却是一种精神上不小的伤害。

那种疼痛让他的感官在一瞬间内都麻痹了,大约一秒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手正被克拉克护在手中。更加令人惊讶的是,他们之间的精神接触并没有断开,反而加深了。

他抬眼看到克拉克泛着红光的眼睛,一股令人烧灼的温度从他们肢体接触的地方一路向上,涌入他的意识内。奇怪的是它进入他的感知内部时,却变得温和下来,瞬间抚平了刚才的痛苦。

布鲁斯如今能看到克拉克的精神层外已经笼罩了一层金色的屏障,而他的精神屏障外面也一样覆盖着一层红色的精神力。

又一个未曾预料的事情:他们居然第一次就成功了。



“其实我还是有一点不能认同你。”

“我听着。”布鲁斯早就应该预料到这每日上演的剧情。

“刚才你说过的那些故事……也许只是因为悲剧能让人们体验其中表现出来的崇高感知,大家总是被它吸引,”他说,“但其实说不定生活中真的存在不少幸福的童话结局,只是我们都不在意而已。”

克拉克松开手,布鲁斯手上的伤痕已然消失无影无踪。








| 05 日






阿尔弗雷德站在他身后感叹道:“很显然很多人的心都要碎了,看看他们的表情。”

布鲁斯靠在沙发扶手上,墙上挂着的电视里正在循环播放今天引发舆论爆炸的现场采访,主角穿着深蓝色的紧身衣,坦然地接受了凑上来一支支的话筒。



“是的,我已经有爱人了。”

“之前没有提过也是因为想要保护我的向导,”他说,“直到塔在所有人面前揭露了这个事情,我们还不知道对方有没有准备好。”

“即使没有这件事的发生,我也会和我的向导一起走下去,也许并不会公之于众。”

“自从那以后,我的向导用能力无时无刻都在保护我。”



“我还以为他是不擅长撒谎的人,”布鲁斯在看完第三遍完整的采访之后评价,“但他的表现简直是在陈述事实一般自然。”

“我以为这正是您所希望的。”

“的确如此,”他说道,“看这个视频里的这几个人,他们都是眼线,会把看到的事实全部报告给背后的人,他们上钩了。”

“您说的很正确,但我看到的比他们更多。”

“……”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说,“您还看到了什么。”

“我和它都很好。”

“是吗?”管家说,“那可真是让人疑惑,毕竟我看到了一个明明力量强大的向导为哨兵建造的薄弱的屏障,当然,如果说您是故意想让谁误解的话,我为我的失误判断而道歉。”

“那个屏障足以支撑所有的刺探。”

“少爷,”他说,“您必须面对现实,您的向导力量正在衰退,我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我的确从您的精神体能看出来,您有多久没有看到它的全部模样了?”

“这无关紧要。”

阿尔弗雷德摇头,“只是暂时的,您的精神向导代表了您的状态,终有一天------”

“而在那之前,”他打断他,“一切都会落下帷幕的。”

他的管家叹了口气:“我对您利用克拉克先生而达成自己的目的这种做法并不发表任何看法,”他说,“但在那背后,我看到了一种可能性。”



布鲁斯盯着屏幕中的超人,一言不发,直到他听到克拉克说他的向导无时无刻都在保护他时,猛地关了电视。他对上阿尔弗雷德平静的目光,隔了很久才说道:

“我知道。”





TBC



NOTES:不少关于哨向世界观的私设。

可以说是这俩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评论(25)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