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6】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1】   【2】   【3】   【4】   【5】



+++





| 06 日 (接上)







“我听到警车的动静了。”克拉克说。

布鲁斯迟疑了一下,并未拒绝克拉克伸过来的手。他借力站了起来,发现之前他看见的精神体仿佛幻觉一般,早已不在那里了。

他没有多余的精力重新搭建一个新的屏障,只好匆忙地隔离了一下大部分的情感。在所有人类情绪里最强烈的是恐惧、憎恨和爱。前者充斥着他周围的空间,所有人都在尖叫逃跑。这让布鲁斯头痛不已,甚至有些眩晕。

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也依旧在空中搜寻刚才偷袭者的精神波动。这样的攻击很大可能是来自一个非常强的向导,但以他现在的状态来说,不仅不易察觉对方的踪迹,而且还容易被反咬一口。

布鲁斯撑着额头,眉头紧锁。他知道一旦放过这个机会,等到他们恢复之后,基本查不到任何的证据。他强行调动自己的精神力,却发现自己的状态更加岌岌可危,对周围所有的感知都上升到了非常敏感的状态。

但他不知为何,唯独忽略了他身旁哨兵的存在,直到他的手毫无征兆地搭在他的肩上时,布鲁斯瞬间绷紧了身体。

克拉克把目光完全地放在他身上,他在说话,但是有太多的信息正在冲击着他的防护,他什么也听不到,甚至也无法压抑住对他的敌意,他的本能替他察觉到了危险,找出了这个哨兵可能带给他的威胁。

他轻而易举地就将布鲁斯挡在额头前的手挪开。布鲁斯对此咬牙切齿,认为克拉克明显不懂还多管闲事。从没听说过一个哨兵能帮助向导脱离这种状况的,何况是这么低的契合度。但克拉克下一个举动则是完全让他的思绪断开了。

克拉克一手攥着他的手腕,身体前倾,将额头贴了上来。

刹那间,属于克拉克哨兵的气味在他的脑内炸开,他的信息素疯狂地围住他所有的感官。克拉克也太过鲁莽了,这是布鲁斯脑海里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随后他就与外界断开了连接。



他跌落进自己的第一层精神世界。

这就像是一种保护机制,过大的干扰与压力让他的意识被迫回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至少在这里,没有其他人的伤害。

布鲁斯手撑着湿润的泥土站起来,他的雪豹就静静地蹲坐在前方,用金色的兽瞳注视着他。他记不清有多长时间没在现实世界中看见它清晰的身影了,它每一次都出现的悄无声息,只有偶尔闪过的眼睛或是尾巴才能让布鲁斯确定它的存在。

而它现在则是完完整整地展现在他面前,如此坦然地面对他。

实际上第二层世界才是他们见面的地方。第一层世界并不代表一个人内心的真实状态,它更像是伪装,是一种迷宫与陷阱,就连他自己也曾在这里被困住了两次。某种意义上是一把双刃剑,但也好过迷失在其他的地方。

虽然表面上克拉克并不常用哨兵的力量,但刚才的举动却推翻了这种推断。在向导处于这种情况下,作为哨兵的他完全可以入侵他的世界,如果拥有强大的力量,甚至能引发他们的本能,够强迫他言听计从。

但布鲁斯早有这种防备,意外常常发生,他早就逼着自己对这种突发情况做足了准备,如果任何人敢强行操控他,他可以用精神力粉碎他的意识或是让他们之间的缠到一起的精神断开。

克拉克选择切入的时间非常精准,而且他撒手的时机也很恰到好处。哨兵信息素四散在他意识中时,他全部的注意力与精力都集中在了这一件事情上,还没等他对此发动任何的攻击,克拉克就中断了这种入侵。

他又是如何知道这一点的?



现在唯有空气中隐隐约约浮动着的克拉克的气味留下了一丝线索。他伸手,指尖触碰到那股气息,它太过微弱了,立刻就被打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随即有什么东西飘了下来。布鲁斯眼尖地注意到了那一瞬间的闪光。他摊开手,一缕金属蓝色的线悄然落在他掌心。

这时他才注意到他身处的这个空间内其实遍布着这种蓝色的丝线,它们有的断裂着,七零八落地铺在地上,有些还正在飘落。它们挂在周围的野草上,垂在大理石的墓碑上。最后它们都化为了细小的雪,越积越深。

他的精神世界开始下雪了。

这简直是闻所未闻。布鲁斯观察着这奇特的现象。他见过这里常常蒙蒙细雨永不停歇的模样,也见过寒风刺骨,暗色笼罩永不消退的模样,但这样的白雪还是第一次见。雪落在哥谭,落在他的世界里,永远不会是原本的颜色。

他的雪豹倒是一点不适的感觉也没有,反而有种兴奋的情绪传达到布鲁斯脑内。它探出爪子,踏进前面堆积的雪堆里,随后又伸出来,退后了两步,甩甩尾巴。

布鲁斯朝它示意的地方走去,他低头,发现被挖开的地方藏着没有融化为雪的蓝线。他拾起那根线。

它不像其他的丝线柔软,反而倒像是刀刃,碰到它的一瞬间,布鲁斯的手指就被割伤了。他没有放开它,反而将它从最底下拽出来,这让他整个手心都被划出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这样的疼痛不会分散布鲁斯的注意力,他意识到这根线似乎连着什么东西,但那已经超过了他视线所及的地方。

他顺着方向走去。穿过及腰的野草,他渐渐地发觉原本是枯绿色的草不知什么时候变了,从淡米色转变为璀璨的金黄色,它们成为了另一天地中的麦穗,越发的茂密起来,拥簇着替代了那些草束。

正当他认为一切都在趋于平静的同时,一簇剔透的冰晶从他拨开的下一丛麦子后展露出来。

这些透明的晶体毫无疑问散发着寒气,布鲁斯不禁想起了北极。它们清晰地折射出布鲁斯的模样。他潜意识隐隐察觉到不对,晃眼看去却又说不出任何怪异的地方。他只能俯身从而进行更仔细的观察。

但镜面里面的人并没有做出相同的动作。

这令他猛然顿住了。而更让他突觉一股寒气攀上脊背的画面则是那上面展示的是五天前发生的场景。他们站在暂时搭建的基地中,时间正进行在戴安娜叫他出去之前的几分钟,这个角度就像是在他和克拉克的斜对面观看的一般。

而当戴安娜走向他时,视角也随着他们的移动而变化。但一个之前未注意到的细节闯入了他的视线。

他看到克拉克的视线一直跟着他们,直到门被关上。

这让布鲁斯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面前的冰晶开始支离破碎,那种天旋地转的感觉又重新席卷而来。他的身体失却了平衡,就像是有什么死死地攥住他的衣服,拖倒他。

布鲁斯下意识地探手,想要抓住任何可以阻止这个过程的东西------



“你醒了。”

仿佛正在往下坠的身体一顿,布鲁斯被一股力量往上带着,最终以他的下巴磕在一个异常坚硬的肩膀上为结束。他磕破了自己的嘴唇,痛觉让他从浑浑噩噩的状态中清醒过来。

“真没见过睡觉这么不老实的人。”克拉克说。

罪魁祸首先发制人,让受害者完全说不出话。不仅如此,布鲁斯还发现他正被克拉克背着,之前从精神世界中突然醒来,恐怕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他由于重力原因滑了下去。

克拉克的头发时不时擦过他的脸,弄得他又痒又烦躁,更何况之前才淡下去的气味又变得浓厚起来。

“让我下来。”布鲁斯吐出这句话。

克拉克几乎没犹豫便照做了,布鲁斯落地的时候还踉跄了一下。克拉克不留痕迹地扶了他一下,等布鲁斯意识到的时候,对方早已和他保持了一定的距离,脸上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我昏迷了多久?”布鲁斯问。

克拉克看了看已经暗下来的天空,说道:“大约二十多分钟左右。”

这时候才想要补救之前揪住那个偷袭者的气息的行为也太晚了,空气中充满了太多的情绪,而布鲁斯也不能再次用这种毫无可取之处的方法。可如果放走这样危险的人,恐怕日后会造成巨大的麻烦。

“你看,”克拉克说,“我之前提出过一个尽快解决这一切的方案,如果这位侦探答应的话。”

这让布鲁斯回想了几秒钟,才记起克拉克所指的事情。他所说过的异常,那些没有答案的死亡和接连发生的袭击。

他真的应该和超人一起行动吗?布鲁斯质疑自己,他之前一直坚持的界限,他所最不愿意看见未来所发生的事情……还有那道视线。

那是什么意思?在这些事之后,在他亲手造成了超人的死亡之后------克拉克到底是否对他抱有敌意或是恨意。无论其中一种,他都能坦然接受,甚至他需要那些针对他的情感。但那目光里,他无法判断。

这才是让他最为难以接受的地方。

这个世界并非是以您的意志为转移的,少爷。阿尔弗雷德的讽刺此时正好应对他目前面临的所有的事情。偶尔,一次也好,让它自然地发展吧,少爷,您会惊讶的。

布鲁斯呼了口气,一直围绕在他身周的克拉克的气息令他刺痛。

“如果你有这个资本。”他说。

克拉克咧嘴笑着,似乎有着十成十的把握。他说:“如你所愿。”




TBC




NOTES:

前几章就有旁友说有开车的意味 其实没有 太早了 看我这全心全意走剧情的决心 这清心寡欲 不过也不用可惜 车是会有的 不然R分级有啥用 大概在1/2的部分就有了 

这文也许会是我写过的最长的文啦 感谢这些超棒的旁友们不嫌弃这篇冗长枯燥的剧情 还依旧看下去和评论的 真的非常开心了 其实我也很喜欢他们俩恋恋爱的 会穿插在剧情中的 就……耐心的 等待 等待一下

谢谢每一位阅读的旁友!*笔芯*


评论(25)
热度(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