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8】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1】   【2】   【3】   【4】   【5】   【6】   【7】





+++




| 08 日(接上)





“放轻松,”克拉克抬手,“这就是我今天叫你来的原因。”

“所以你早就知道,”布鲁斯意指地上躺着的人,“他。”

“唯一没想到的是他会转而攻击你。”超人说。

“是啊,你那绝顶聪明的大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布鲁斯说。

“哦,看来我的隐瞒让你很不高兴啊,”克拉克说,“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



布鲁斯直视着克拉克,他们脸上都褪去了玩笑的意味,不再装作友善。双方都明白这言下之意。

说到底,其实什么也没有改变。他们都看不惯对方的行事风格,偶尔的忍耐就像是魔法降临,一旦过了午夜十二点,一切就会回到当初那丑陋粗鄙的模样。

亏他还有一瞬间的错觉,误将假象当真。虽然他常常能够一眼辨别真假,却还是败给了他自己。布鲁斯质问自己为什么会犯这种错误,是真的相信阿尔弗雷德所说的可能性,还是他真的还能透支自己的情感?

他听见一声轻微的叹息从克拉克齿间钻出来,但在对方开口说话之前,他自己选择了否决了所有的可能性。他并不需要听到对方的言语,就知道对方可能会说出口的内容,唯一不确定性是他不知道克拉克会选择哪条路。

但在那一刻,布鲁斯的直觉让他先开口。

“这不是合适的地方,”他说,“带上他。”

克拉克最开始仅仅是平静地看着他,眼神中并未有愤怒或是其他负面的情感。若是仔细想想,克拉克刚才暗讽时,似乎也没有表现出特别突兀的情绪。他到底想要向他传达什么?每一次布鲁斯都接近定下结论的那个时刻,每一次都会被当事人彻底推翻。

并未耽误很多时间,克拉克点头同意了。

他说:“想不到你在大都会也有秘密基地。”

“毕竟超人随时随地都能在厕所或是电话亭里换衣服。” 

“到底是什么让你产生这种印象……”克拉克说,“好吧,有过一两次紧急情况是那样的,但事实……” 

布鲁斯微微挑起眉头,这是他对某种事物起了兴趣时的一种反应。克拉克注意到了。

克拉克像是凭空摸出了他的黑框大眼镜,他认认真真地在布鲁斯面前装扮了起来。以着超人的形象戴上那个眼镜,给布鲁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仿佛场景一下就被拉远了,站在他面前的人两种身份混杂在了一起。。

接着他将肩上的红披风拆下来,递给了布鲁斯。

克拉克说:“暂时帮我拿一下。”

布鲁斯将那披风随意地整理了一下,搭在手臂上,带着体温的面料挨着他的皮肤。

他问:“它能被取下来?”

“最初的设计是不能的,但我做了一点改动。”克拉克说。

他解释着,一边把自己的头发弄乱,让它自由地散落下来。

“好吧,现在稍等片刻。”他说。

克拉克消失在他眼前。布鲁斯意识到在这两者身份转变的时候,克拉克说话的语调和态度都有一定的变化。这本应是十分正常的,就像他从来不把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混为一谈。但此时他却迟疑了。哪里出了问题,显然他已经注意到了,不过还没有理清。

克拉克十分迅速地回来了,他已然穿好衬衫,斜挎着他的公文包。唯有他最顶上那颗没扣的纽扣处能够隐约看到里面贴身的制服。

克拉克将最后一个漏洞填补上,一把拽起那人,将他背了起来。

他冲布鲁斯说道:“可以出发了。”

布鲁斯率先走出小巷,把刚才冒出来的疑问暂时压了下去。



克拉克把那人毫不留情地扔到椅子上,他拍了拍手,说道:“其实他四天前就在跟踪我了,但他袭击我们的时候才真正确认。” 

“你怎么能确定是相同的人?”

“虽然当时放走了他,”他说,“但我记住了他的心跳。”

“这可以伪装。”

“是的,但我能听到更多的信息。”

布鲁斯略微思索了一下,说道:“你是说,它有某种特定的规律。”

“就像世界上没有相同的指纹,人类的心脏也是各异的,”他说,“能骗过测谎仪,能控制快慢,但无法遮盖真实身份------记住一个人并不算难。”

“如果是四天前,”布鲁斯说,“也就是超人首次接受了记者关于身份一事的采访的那天。”

“接着我就去采访别人了,”克拉克说,“五起案件的案发现场我都去看了,还以记者身份去警局调查了一番,询问了那对美国夫妇的好友与家人详细的情况。”

“理由,”布鲁斯说,“这些案件吸引你的地方。”

“你提到了第三世界,而那里是精神体的诞生之处,至少传言如此,”他说,“这些案件乍一看没有什么蹊跷之处,但在那之下,你猜我发现了什么?”

“精神体,”他说,“在案发之前,他们两个的精神体有了异常。”

“恐怕异常不足以形容,”克拉克说,“他们说那两个人的情感突然一下就破裂了,甚至严重到了要去看医生的地步,他们要求切断之间结合的连接------对于一个十几年都是十分恩爱的夫妻来说也算是非同寻常的,我并没有找到那个为他们辅导的医生,但负责此案的人非常宽大地给了我一些资料。”

布鲁斯说道:“塔来检测过他们,但是没有带走尸体……因为他们觉得这两个人不会给普通人留下任何有用的数据。”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要继续调查下去,而派来的这个人,不知道是对方太着急而粗心大意还是根本不在乎,更暴露了这件事不简单,”克拉克说,“我原以为他是个向导。”

“这个人确非常怪异的,他的精神力很厉害,匹敌一个经验成熟的向导,”他说,“但本质上还是哨兵,一个不及格的哨兵。”

“可以从他这里入手吗?”

布鲁斯释放出精神力,在他周围试探着。那个人的精神波动有些起伏,但很明显他现在处于昏迷且一时半会也醒不过来。这证明他的精神很不稳定,甚至说是混乱。精神体不受他控制,在世界中游走。

布鲁斯总结道:“一个未结合的哨兵,很有可能正处于精神暴动状态,但是还没有进入神游,不清楚是什么牵制了他。”

“需要弄醒他吗?”

“不,”布鲁斯说,“就算他醒了我们也问不出什么。”

“我可背了他一路。”

“没说放过他,”布鲁斯说,“我们依旧能够得到一些答案,这也就是为什么要到这种封闭的空间里,我需要在他的精神世界里附上我的一道精神力,然后你把他随便扔哪里都行,希望他能带我们去背后。”

“但他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

“任何事都会有风险,”布鲁斯说,“如果不介意,你可以先到外面等------”

“想都别想,”克拉克立刻否决,“你才刚刚建好精神屏障,出任何意外,我都没法救你。”

“你留在这里也不可能完全消灭这种危险。”

“至少我能挡住一些。”

布鲁斯说:“你觉得你的屏障破碎会让整个结果变得更好?”

“我会没事的。”克拉克说。

“啊,所以你指望我相信那种鬼话,”布鲁斯说,“现在,出去。”

“是你说的,看我是否有这个资本让你帮忙,”克拉克说,“这次就是个很好的机会,除非你承认在很早之前你就认为我是对的了。”

狡诈的男孩。布鲁斯重新定义了克拉克的印象。

“随便,”他说,“这次我不会帮你收拾烂摊子了。”

“谁帮谁都还不一定。”




TBC



NOTES:现在判断箭头还早哟。

评论(19)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