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10】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1】   【2】   【3】   【4】   【5】   【6】   【7】   【8】   【9】



+++





| 12 日





“你见过龙虾吗?”

“……我吃过。”



布鲁斯看着桌子上那坨皱皱巴巴的毛巾,唯有前面尖尖的两个角能看出是个钳子。

他说:“卖相也太差了。”

“真是对初学者毫不留情面。”克拉克说道。

“你是刚刚踏入社会吗?”布鲁斯说,“还是应该说给你一帆风顺的路上制造麻烦真是不好意思了。”

“……不就是叠了个死虾出来吗!”克拉克说。

话未到半路,他自己就忍不住笑意了。他伸手戳了戳毛巾的两个角,软绵绵的,更像是被砸碎的钳子。

布鲁斯垂眼看着他,嘴角勾起来的笑意充满讽刺。

他说:“想象一下你的敌人准备在你的脑海里开战,然后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是这种东西。”

“说不定还能起到出乎意料的效果。”

“让他们笑到丢盔弃甲?”

“还减少伤亡情况。”

“重新叠。”

“我很好奇这个对我们今天的目的有什么帮助。”



布鲁斯把皱皱巴巴的毛巾重新抖开,搭在手臂上。

他说:“操控精神力对于一个哨兵来说很困难,更难的是没有人在最初的时候教你方法。”

“可不敢冒险让其他人进入我的脑袋。”

“不然超人可能就半路夭折了是吗?”布鲁斯说,“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不仅需要精神力,还需要丰富的想象力,精神世界的雏形就是在幼年时期诞生的。”

“但也有少数人直到成年才觉醒力量,那他们也肯定有这种经历。”

“这就是塔还存在着的意义,他们有丰富的经验能够指引每一个初生的哨兵向导,”他说,“很明显你现在只剩下自己走这条路了”

“实际上,我的情况还是比你说的不知是更加悲惨还是略微幸运一点,”他说,“在我旁边的指引者只喜欢理论教学。”

“你最好先搞定这只龙虾,再想下一步。”



克拉克接过两块大小不一的毛巾,又开始了他最初来这的任务。

布鲁斯站在一旁,看着他的一举一动。他之所以一定要克拉克用毛巾叠出龙虾,是因为这跟他在自己精神世界中捏造自我防御系统的原理是一样的。用毛巾叠出任何动物都需要掌握一定的方法、想象力和熟练度。

龙虾算是毛巾动物里比较难的一种,如果可以,他本想让克拉克捏出他自己精神动物的模样。他们的精神体虽然不能再现实生活中产生很大范围的交集,但这种事,却能够与它们合作完成。

克拉克对自己的精神体掌握力度根本不够。这样下去,距离进入第三世界看上去遥遥无期。布鲁斯猜想这一次在他精神世界里创造防御可能会使他与他的精神动物相处的更加融洽。

毕竟,留给他们的时间远比想象中少。

布鲁斯虽然一直观察着克拉克的一举一动,但却回想起昨天的事情。

他留在那个刺杀者脑海里的印记突然消失了。最后消失的地方仍然在大都会。他也尝试寻找了他的踪迹,只能找到那人的尸体,居然像一个正常人被安置在泥土中。

最为诡异的是,他已经不是哨兵了。

他所发现的事实极为罕见,布鲁斯必须对此警惕,且追查到底。

那个神秘莫测的背后之人派出的杀手,究竟是因为克拉克调查了看似普通的命案而前来封口还是冲着超人?还有克拉克完全没有掩饰的精神波动,探索第三世界还太缥缈。说到底,他们现在基本上什么线索都没有。

这种似乎无论从哪个方向都是走投无路的情况,布鲁斯并不是第一次遇见。可是作为当事人的克拉克根本一点着急的意思也没有,他又到底在瞎操些什么心。

布鲁斯施舍了碾碎的龙虾二号一眼,说道:“现在进入你自己的精神世界,去捏一只真的龙虾出来。”

克拉克似乎也对自己的杰作不甚满意,但他仍把精神力浸入精神世界。在某一瞬间里,布鲁斯晃眼间似乎看到了克拉克的哈佩雕正落在他的肩头,尖锐的视线一扫而过。但这个疑似幻觉的场景很快就消失了。

这样的行为算得上是冒险了。布鲁斯后知后觉。当完全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也就意味着对外界的感知很模糊,除非出于绝对的信任,没有人会在其他人面前这样做。

但也有可能是克拉克什么都没想。

真不知道他能将他自己是个出色的哨兵这件事瞒到现在是巧合还是天赋。



“我觉得你需要看一眼。”

克拉克睁开眼睛,红色的光从他的眼眸中一闪而过,他投过来的目光令布鲁斯潜意识里产生了一种无法控制的感觉。他将其压下去,选择性忽略它。

“这根本没必要,”他说,“不仅给你自己徒增危险,而且它还需要------”

“发生更加亲密的接触。”克拉克说。

“你早知道。”

“我也是做了调查的,像我们这种情况,唯一的途径就是……”克拉克指了指他,又指向自己,“接吻。”

“既然你已经都明白,”布鲁斯说,“我会外面观察你的状态。”

克拉克并未如他意料中的那样继续下去,他反倒是站在原地,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正当布鲁斯要打断他这种毫无意义浪费时间的做法时,他抛出了一个不同的观点。

“这不是原因。”

“什么意思?”

“我是说,”克拉克说,“两个人接吻又如何?不过是一个动作而已,而就目前来看,唯一挡在这件事前的障碍就是你自己而已。”



布鲁斯半晌没说话。他看向克拉克,意识到对方根本没有开玩笑的意思。这令他一时间没能摸清克拉克究竟在想些什么。而他这句话则实际上戳穿了他的自我欺骗。

明显接吻是一个极其亲密的举动,它在不同的场合有着不同的目的性。如果他们之间的契合度没有这么低的话,也根本不需要这样极端且不合适的方法。

他或许可以说是为了超人本身考虑,但这并不完全是真相。

令整件事更具有不确定性的是超人的态度。在他的计划中,克拉克不该是现在这样的模样。出现这种情况,如果不是他对人心的预料出了差错,就是他其实并不了解克拉克。

他本可以避开……

克拉克说道:“布鲁斯·韦恩居然会害怕吻一个男性,这对于一个花花公子来说还真是------”



他的衣领被一把攥住,下一刻他就被猛地拽过去,堪堪与布鲁斯的鼻尖擦过。他眨了眨眼,发觉对方的面容在眼前毫发毕现。唯一意外的是,布鲁斯棕色的眼中并没有恼怒。

“现在拒绝的话,”布鲁斯说,“我会揍你一拳。”

近在咫尺的克拉克看着他,忽地轻笑一声。

他说:“怎么会。”

克拉克微微前倾,先碰着了布鲁斯的唇齿。





TBC





评论(25)
热度(2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