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11】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

【1】   【2】   【3】   【4】   【5】   【6】   【7】   【8】   【9】   【10】



+++




| 12 日(接上)




接触的时间没超过两秒,他们不过只是简单的双唇触碰而已。

布鲁斯与许多女人都或是逢场作戏或是曾有意地接吻,他与他们或多或少都带着目的性,充满了欲望与奢靡,渐渐成为一种毫无意义的事。

恐怕他错的厉害,乏味的并非是接吻这件事,而是因为另一个人的存在才了无生趣。

与男性接吻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新奇的事,因此他才对克拉克之前挑衅的话语没什么反应。但他实在是没料到对方接下来走的一步,以至于他下意识微微仰头想要退开时,却正好与克拉克的唇撞上。

男人的嘴唇远没有女性柔软,周围就算刮净胡子也并不顺滑。但就算如此,他仍有一瞬间的失误。不是没料到克拉克有这个胆量先采取行动,失算的是他自己对此产生的连锁反应。

他难以形容那样的感觉,仿佛心脏突然被攥紧,又被突兀地松开,一时间内他没能适应。反倒有空闲的心思回想起克拉克的嘴唇偏凉且干燥。这个吻本应该像是履行义务,但也像是故意刁难般。布鲁斯在这两个判断中间犹豫着,懵懂之间却又觉得两者都不对。

克拉克的笑容不减,他们俩都看到了精神世界里搭建起来的通道,这就像是去往他国的签证一般。布鲁斯和克拉克都拿到了可以进入对方世界的护照。他将刚才的思绪暂时抛到脑后,毫无阻碍地走了进去。



布鲁斯曾想象过克拉克的精神世界。

正常来说,第一层世界应该是克拉克最为熟悉的一种场景或是印象最深的。他想过也许是立于堪萨斯州的农场,也有可能是诞生超人身份的北极,再者也或是星球日报。

但扑面而来的空白将他的所有猜想砸个粉碎。

他的确穿过了那层屏障。虽然真正触碰的时候觉得这屏障就像是一个充数的掩护,并不像之前那样坚固。他的手先到达这个世界,感知的温度与他们现实中所处的地方没有什么不同,随后他走了进去。

整个世界都被寂静的白色包裹着,晃眼间还有白噪音室的既视感,但这里比那种地方给人感觉更为舒适与自由。布鲁斯对于眼前所看到的景色不知作何感想。

无论第一世界再怎么伪装,它都是代表了这个人最真实的一部分,多么缜密地设计,总会有或大或小的疏漏。他只在一种人的身上看到过这种类似的情况。

精神崩溃的或是陷入神游永远失去意识的哨兵向导除了会有整个世界失去秩序,扭曲怪异的情况发生,剩下的就是空空如也。

布鲁斯抬手,察觉到这里连一丝风都没有,太静而令人徒生不安。

克拉克一直都站在前面等他,他的神情表示他并未觉得这种情况有什么不对。布鲁斯之前的确有这种想要更加了解超人的存在来以防万一的想法而进入他的精神世界,可他现在却也顾不上这个了。



布鲁斯说:“这里是你的第一世界?”

“没错。”

“你进过别人的精神世界吗?”

“没有,”克拉克说,“怎么了?”

“虽说你的确缺乏一定的审美,”布鲁斯说,“但这也太夸张了。”

克拉克花了点时间才理解布鲁斯的意思。他说:“难道这不是极简风格吗?”

“是简单而不是虚无,”他说,“你的意思是你故意弄成这样的?”

克拉克摊开手,一枚树叶躺在手心。他说:“某种意义上是的,我成为哨兵的时间晚,意识到第一二世界的时候更晚,随即我发现这也算是一种伪装。”

“既没有伪装也没有防备,这样当比你有经验的哨兵向导简略地搜查时,会误以为你是个普通人。”

“伪装的窍门解开了,”克拉克说,“真相听起来真平淡,不是吗?”



谎言。

布鲁斯的目光从克拉克身上挪开,已然察觉他有所隐瞒。

如果他现在刨根问底,会得到一个毫不意外的结果。他和克拉克吵过的架比击败的敌人数量都多,无法否认的是如果说他固执是真,那么克拉克也与他不相上下。

最为关键的是,他在隐瞒什么?

布鲁斯的视线细细地扫过周围。空白一片的世界并没有任何变化,他无论是抬头或是转变视角,也无法看出任何的不同之处。如果用精神力代替双眼,也只能大致地摸清屏障的位置而已。

他身处别人的精神世界,不是强行打破进来的,也就意味着克拉克如果拥有足够的能力,完全能影响他的思维与所见所闻。克拉克可以用这种方法来扰乱他,但如果这样做毫无道理。

能够让对方进入自己的精神世界实际上的确意味着什么。这其中可能掺杂很多原因。或许克拉克对此没有什么了解,所以才能够如此随意。

既然没有这方面的原因,那他企图掩饰或是欺骗的行为就更让人疑惑。

布鲁斯说道:“想象一个你熟悉的地方,或者是你感到安心的地方。”

只要开始有所动作,就不可能没有犯错的地方。

“然后呢?”

“这一个就够你忙的,”他说,“你的世界什么都没有,如果要建一个房子,你现在的状态就是连地基都没有。”

“一个熟悉的地方……”克拉克仰头望着上空。

布鲁斯原本以为这会花费很长的时间,或是变动几次。但不到一分钟内,他的面前就有细碎的白雪落下来。随着它融化在他身上,与之相反的暖意四散开来,他太久没有感受到的心安蔓延在身体里。

是情感的影响。

即使布鲁斯了然,却也无法做什么改变------或是可以说他没有打算强行断绝这种影响。一方面他的确想要确认克拉克拥有的力量,另一方面他还是第一次有这种体验。

头顶的景色已经完全变了。远处天空是由浅蓝变为蔚蓝色的天空,稀疏的云散落着。而他们头顶则是夕阳下由浅变深的橙色,与之相反的另一头则是深红色,像是燃烧的火焰在跳动。

天空里并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纷纷下着的雪倒是分外眼熟。

草地以他们为中心向四周生长,所有的植被都折射着暖金色的光。不只是草地,与腰齐高的麦穗也同时一并冒了出来,瞬间就绵延成千里的麦田。嗅觉与触觉同一时间被触发,除了泥土的涩香,这农场中也起风了。

布鲁斯朝后方望去,一座独立在这其间的房子隐约着冒着炊烟。他还听到了微弱的狗吠与人交谈声。

他转回来时,没曾料到那些落在泥土之间的雪就像是种子一般,从中爆发出清澈尖锐的冰晶,一路破开麦穗的遮挡,亮蓝色在成群的金黄色间独特而显眼,七零八落地扎在田野里。

他的右侧就有着一簇冰石,平静而光滑的镜面毫不留情地展露了他现在的表情。

前面克拉克站着的两侧都前后不一地斜插着冰晶,他将目光从天空收回来,投向布鲁斯。从后方吹来的风吹乱了他们的头发,扰乱了他们的视线。

对方朝他伸手,而布鲁斯则看见面前所有镜面切割着的无数的克拉克都做出了相同的动作。

克拉克说:“你看。”




TBC

评论(24)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