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13】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



| 14 日(接上)




布鲁斯看着缠在他手腕上金属蓝色的丝线,微微皱起了眉头。他的意思已经传达出去了,但他的精神体并没有回应,也就是说克拉克没有及时的答复他。

仅仅是将克拉克的精神体暂时地保护起来并不代表他可以时时刻刻感受到克拉克的状态,再加上他的精神体正在掩盖住克拉克的精神波动,导致他并不能发挥出自己的力量,目前他能够感应到最大的范围也不过以他为中心往外延伸几米而已。

按理来说,超人早就超过了孩童的年龄,他们之中可能也只有闪电侠和钢骨能被定位在可以让人担心与照顾的角色。但此时布鲁斯却是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超人比他想象中更令他头疼。

他的确尝试后退一步,接近克拉克·肯特。也许他们之间最简单与直接的关系只存在于最开始敌对状态。产生憎恨是非常简单的事,一件小事不称心如意便能让心里暗滋不满,接下来所有的事情都能让这负面情绪轻而易举地壮大。

最初的恨也是十分简单的,唯一需要专注的不过是如何打败对方,没有其他情感掺杂,也不需要考虑太多。

重新改变自己的观念而去强迫自己接受一个曾经想要杀死的人是一件既难而又怪异的事。承认自己犯了错对于大部分人类来说是一件很难的事,即使在内心里的确意识到这一点,却也无法坦然的承认。

这无论是对于蝙蝠侠还是超人来说,都是一样的。

他们一直以来都处于半被强迫的关系,无论是之前的斗争还是目前的合作。布鲁斯现在已然回忆不起最开始的抵触情绪了。这只能证明一件事:他已经开始习惯。

习惯也可以解释成忍耐、接受、认同或是默许。可无论是哪种定义都让他感觉不大现实。他的退让为他展现了新的道路。

只因为现在,虽然说他的确对克拉克的不受控与鲁莽而感到不满,却也不算让他恼怒。

布鲁斯只犹豫了几秒钟,就放弃了再次联络克拉克的想法。这场发布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受邀的人都已经聚集在了这里,灯光也暗了下来。在那之前,布鲁斯已经看清整个会场的情况,有几个未出现的人,却只有一人最可疑。

莱克斯·卢瑟不在这里。

而克拉克·肯特也不在,按照最坏的情况,那就是他们两个还是碰上了面。布鲁斯虽然猜到了这点,但也不着急。诚然莱克斯·卢瑟不是超人独自一人就能应付的角色,可克拉克也并非如此轻易就被牵着鼻子走的人。

当布鲁斯决定听完这场发布会再下去找克拉克的时候,举办者开始了他的演讲。

“欢迎大家前来……”

前面很长一段都是客套话,只听得布鲁斯昏昏欲睡,一晃神还以为在韦恩公司面对那一群董事会的人。在稀稀落落的掌声之后,负责CMP项目的技术人员走了上来,他的手中捧着更为小巧的一个黑盒子,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它身上。

哨兵向导到如今也是个较为神秘的存在,常人无法触碰其中的一丝一毫,即使有所了解也是模棱两可;哨兵向导自己本身也很少能够琢磨透自己的能力,到头来还是半斤八两。

可现在居然出现了科技能够说是揭开哨兵向导能力的神秘面纱,这又怎么不能吸引更多的注意力?

“大家都应该知道,哨兵与向导都会在某个阶段开始拥有自己独一无二的精神体,俗称精神向导,大多都以动物的形象出现。”



布鲁斯看着台上的人滔滔不绝,他嘴唇微动,却是对刚刚到他旁边的人说着:“是楼下的信号不够好吗?”

“被麻烦拖住了。”克拉克轻声说道。

布鲁斯侧目,从表面来看克拉克还算平静,可由于他已经进入了他周围的空间里,再加上他们目前的精神是黏在一起的,布鲁斯自然能够感受到被压抑的连绵不绝的怒火正潜伏在克拉克身体里。如果爆发出来,也是一股不小的负面情绪。

布鲁斯搭上他的手,看似随意地覆盖在克拉克的手腕上,其实则是在精神暗示。塔的人遍布在周围,如果克拉克这样持续情绪浮动下去,难免不会有人看出端倪。

几个呼吸之间,克拉克的怒火已经被按捺下去。布鲁斯将暗示做的极其明显,就是为了让克拉克知道,让他深刻的意识到目前的处境与他需要为此而承担起来的职责。  

“在我看来,莱克斯·卢瑟对于你来说可不是麻烦那么简单。”

说到这,克拉克的视线突然地移到他身上,布鲁斯抬眼与他直视。克拉克说不上吃惊,也不怎么高兴。

对于克拉克本身来说,预料到布鲁斯能轻易地知晓他与卢瑟之间的会面是意料之中的事。他也早就将说辞准备好了,只是临到头,话到嘴边,却又突然说不出口。布鲁斯对他不完全公开信息确实让他不满意,但他自己本意不想有所欺瞒。

但终归是“本意”。

“你想知道?”克拉克说。

“你想说吗?”布鲁斯说。

这是个巧妙绝伦的回旋。克拉克不禁苦笑。不愧是更为棘手的蝙蝠侠。

克拉克开口:“他说------”

他的轻言轻语被台上突然扩大的声音给盖了过去。那人大声说道:“我们有幸邀请到了来自塔的一位经验丰富的向导来为大家亲自演示!”

被称作是来自塔的向导走到灯光下的前十几秒内,克拉克只觉得这人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但疑惑渐渐地扩散为不安。而在他的记忆终于复苏的一瞬间,震惊伴着警觉一同涌上来。

他与布鲁斯再次沉默地看向对方,直到几秒后,布鲁斯先说道:“第二个案件的受害者。”

站在那上面的是原本早已葬于泥土之中的向导。她与资料上的对比起来略有些变化,可他们依旧能够毫无困难地辨识出她们就是同一个人。克拉克私下查了她的详细资料,她在觉醒的时候的确进入了塔接受训练,可并未一直留在塔里。课程一结束,她就出来了。

布鲁斯则能看出她的确是一名厉害的向导,她的精神波动平静似水,屏障也是固若金汤,没有分毫的漏洞。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她已经与哨兵结合了。

她之前与一名哨兵有过浅层精神链接,虽然脆弱,但也是和另一人的精神紧密贴合。与她处于关系的哨兵现在由于她之前的“死亡”而被切断了链接,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损失。

像这样坚固的精神状态是不可能存在的。

“这个机器里面已经注入了她的哨兵的精神体,现在请看------”

CMP技术人员说着,那名向导盯着那个小黑盒,随即黑色的盒子变成了淡紫色,他们看见了小小的刺猬与貂的影子重叠在一起,它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体,展现出一个数字:71.9%

“精神体即为真正的自我,这个契合度已经是一个很罕见的数值了,这位向导一定与她的哨兵非常的恩爱吧,”他说,“除了这个,大家也能看到它能揭露出各自精神体的形态,甚至还能分析出精神体的数值,也就是个人能力数值,但这个还有待进一步的改进。”

布鲁斯只瞥了一眼,便断言道:“她的原哨兵的精神体并非是这个。”

“而且她的情绪也太过稳定。”克拉克说。

“通过精神体而分析出个人数值……听上去很不妙。”

“看来莱克斯·卢瑟的确有一点是真话,”克拉克说,“他说,不仅我们对精神体感兴趣。”

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一个念头猛地闪过,它击中了布鲁斯的思绪。

他重复道:“对精神体感兴趣?”



由超人身份暴露,克拉克·肯特无意中根据关键词“精神体”而找到的五起哨兵向导命案开始,发觉不同寻常的处理案件方法与前一阵子发生的偷袭,以及现在出现在这里的死而复生的向导,她莫名奇妙成为了塔的向导……还有这最新的精神体测试仪。

若是有人也对这精神体感兴趣……若是一开始的超人身份暴露并不是那么简单------

是塔发起了轰动全世界的法庭会面,也是塔协力开发这个测试仪。

而莱克斯·卢瑟提示了克拉克,给出了将这些串联起来的线索,他一定不会是性格大变而为超人考虑,这就让人更加怀疑。究竟是别有用心还是误导?为什么是这个时候,又为什么要单独地找到克拉克交谈?

抛开一切不谈,就目前而言,所有的线索都针对超人。

布鲁斯对克拉克说道:“虽然时机不成熟,但你必须需要一个精神屏障了。”

克拉克似乎还没从自己杂乱的思绪中回过神,他下意识地问道:“又一个?”

“由向导构造出来的,最完善的防护层,”布鲁斯说,“我会亲自动手。”




TBC




NOTES:这篇文已经走了1/4的剧情了…………【。】

这周很忙很忙 披星戴月地【不是【

久等啦!



评论(15)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