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14】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



| 25 日





看来线索就只到这里了。

在自己的精神向导帮助下,以一种上空俯视的视角他看到了前面这个建筑的全貌。正常人与科技都没办法感知的安全系统正严严实实地覆盖在周围。

若是想要再进一步,就必定会触发警报。到时候那些精神屏障会化为什么样的反击都有可能,更别说在建筑里还有不少的人,即使他的透视看不穿哪些人是哨兵向导,但可想数量也不会少。

克拉克站在对面的街道上,合上了手中的文件夹。

已经查到这个地方了,但是却又因为自身的能力不足必须止步。克拉克不经意之间就想起了布鲁斯最开始见面的时候,说出口的那句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他说:你会流血吗?

此时此刻想起来并不会令他有任何的恼怒,反而还有因此而发笑的意味。是说他也不过是人,即使强大也会有弱点的意思吗?那么布鲁斯后来补上的那句“你会的”,现如今也是再正确不过了。

布鲁斯不好捉摸,但他的确能够看出他的孤僻与独行。倒也不是他阅人无数,经验丰富,说的直白一点,恐怕只能说他能够理解。冷静下来仔细回想,若说蝙蝠侠是个独行侠,他现在难道不就如此吗?

比起一开始就不被看好而当成异类的义警,他这种明显是异类的外星人被人类在伪装的笑脸下当成所谓的英雄,到如今被当成敌人的角色,看起来他还要更加悲惨一些。

也难怪布鲁斯常拿那种眼神看他。

克拉克再次感叹自己时运不济,就像人常常会经历起起落落,但那都处于短暂的一段时间而已。现在他却觉得他的起伏已经有大概两年了。

打进他手机的一个电话打断了所有的回想,克拉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到对方的名称是“不高兴”的时候就迅速地按下了接通。



“准备好了,你可以过来了。”

连个客套的问候语都没有,真是布鲁斯的作风。克拉克不再盯着前面的建筑看,转身朝街道的另一个方向慢慢走去。

他说:“我会在十分钟之内到。”

“……”布鲁斯在那头并没有回应,但也没有挂断电话,这让克拉克疑惑地拿开手机,确信了通话仍在进行。

“我刚才说------”

“擅自行动带来的后果是要有勇气承担的。”

布鲁斯强硬地打断了他,语气平淡,听不出有没有生气。

克拉克脑内闪过好几个可能性,比如说蝙蝠侠通过了他手机里的GPS而找到他现在的位置,或者通过摄像头而找到了他。但他猜测布鲁斯并没有这种闲心。

“一直毫无头绪也没有什么好处。”克拉克说。

“只有你才有这种情况。”

“是我一个人造成的吗?”克拉克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抱怨。到今天为止,他已经了解了布鲁斯的一部分了。即使布鲁斯不会跟他分享太多的信息,他也会自己去寻找。

“我早就给你警告了。”布鲁斯说,并马上切断了通话。



实际上在宴会结束的当下,布鲁斯就在车上没有任何预兆地提醒他,别去追查线索。也许是那天告诉他自己能够根据心跳声而追踪人的事情被记在了心上,所以布鲁斯才特地提出来。

明明是在推断出他与卢瑟的碰面的事情之后才追加了这种行为,但又不过问他们谈话的详情。这根本就不是布鲁斯的性格。到底是不关心还是不必费心,这两者有很大的差距。

克拉克最后一次瞥向那栋建筑,看到那日出现在发布会上的女性向导正跟在一个穿着科研室服装的人身后。虽说可能是错觉,但克拉克的确感受到那个向导对上了他的视线。可惜接触的时间太短,无法判断是有意还是巧合。

那名向导的心跳比较缓慢,基本上没有出现过变化。这也是克拉克轻轻松松就找到她的原因之一。她是否还活着,还是说当时根本没有死亡?无论是哪一种可能性,都会证明在其中夹着巨大的谎言。

家属可能说谎吗?可能。理由的话,无论是物质上还是精神上都说得过去。但他那日去调查,根据心跳的频率来说,那个向导的家属与朋友都没有说谎。

剩下的也就只有给他这份资料的人的所属机构联合塔来伪造的这些证据。

人总是无法完全的真诚地面对他人,无论是在这社会上的谁都是如此,大到国家小到个人。他怎么可能奢望他与布鲁斯·韦恩能够如此迅速地敞开心扉。

人类就是在谎言与真实编制的网中活下去的。他自己也是如此。所谓的双重身份与公共的形象也不过是一个能够存在于这个社会之中的必需品。



“想想还真是有趣啊,肯特记者,”卢瑟那时说道,“人们必须要有故事才能活下去,这就跟想要繁衍后代以传承一样,我们是怎么知道古老年代发生的事呢?通过那个时候的人写下来的故事,文字或是图案,虽然说是真是假不清楚,不过总算是达到目的了不是吗?”

克拉克转过身去,看到莱克斯·卢瑟仍站在原地,身体放松,似乎并不急于也不准备留下克拉克。他脸上挂着的微笑并不诚恳,但那已经被归于不重要的细节里了。他的表现就像是早就知道克拉克会如他计划中那般停下来。

卢瑟的确是个人类,但并非普通人。他虽没有超能力,也不是哨兵向导,却拥有着最为致命的武器之一:玩弄文字的技巧。  

文字的确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白纸黑字一呈现在那里,即使暂时看不到确凿的证据,人的潜意识一看,便在心中似乎信以为真,或是留下了如此那般的印象。他身为记者或是超人都有过切身的体验。

卢瑟的语句充满了误导性与目的性。他若是独自一人迎面接受这种挑战,不一定会取胜。但他仍旧留了下来。

“故事,”卢瑟猛地说道,语气低沉而迅速。他手中的白葡萄酒杯也随之一顿,里面的液体有几滴溅了出来,但他本人似乎完全不在意,他紧盯着克拉克,“讲述的是已经谋划好的内容。”

这个问题和最开始他提出的蝙蝠侠所藏匿的秘密乍一看毫无关系。克拉克根本就没有期待从卢瑟的嘴里能够得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

“如果你从监狱里出来就是为了说这些,我没有那么空闲。”克拉克说。

“噢哦,但你一定想知道为什么我会出现在这里……其实答案对于你来说根本没必要,你早就知道了,为什么还想问呢?”卢瑟摆摆手,“大概是每个人都有胆怯的时候,这就是其他人发挥作用的时候了。”

“少自作多情了,卢瑟。”

“真的吗?克拉克,你我都知道语言的力量,在心里面想是一回事,在思想深处扎下根,从此总是有了这个念头在身边晃悠,但如果是借他人之口表达出来,就像是真正地确认了一般,那这次我就帮你一个忙吧,”卢瑟的笑容变冷了,直到嘴角的弧度消失殆尽,“要求你尊重并遵守的规则,其实是可以随意践踏的,如果硬要说一个原因,不过是世界就是如此。”

克拉克没有说话,相反,他更想用自己的精神力试探对方的想法。但也因为周围的环境危机四伏,他不可能轻举妄动,于是又开始疑心从卢瑟嘴里说出来的话附带着什么能够影响他的精神力的东西。

但实际上,他自己心里也知道,就算再怎么用透视将卢瑟看个对穿,也无法改变一个事实。

卢瑟说:“……不过我刚才说的所有的事,你早就明白了。”



克拉克在原地踌躇着,却还是拿出了手机。他编辑了条短信并发送了出去。随后他深呼吸着,似乎是在稳定自己的情绪般,朝无人的小巷走去。



14:21 来自:没头脑

什么也没发现,现在过来。




TBC



NOTES:唔啊!终于结束了最近超级忙碌超级压榨人的魔鬼般生活 然后迎来了美好的假期 先提前祝大家十一快乐 玩的开心

BTW 还是有人私信问我wb 那么就【戳这里是主页】新号 大多都是转发 没事唠两句那种 

阅读愉快!


评论(12)
热度(1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