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Shortcuts/短期合约(DCEU/R/哨向)【15】

Summary:克拉克和布鲁斯只有181天的时间去解决他们之间精神契合度只有3.7%的问题。


CP:哨兵!克拉克·肯特/向导!布鲁斯·韦恩


NOTES:三大设定中的哨兵向导世界观 | 是的之前发过但是很长时间没写了于是决定全文修改 | 全人物均基于DCEU | 他们太美好,我不拥有他们 | 


前情提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



| 25 日(接上)








14:21 来自:没头脑

什么也没发现,现在过来。

 

 

这个消息姗姗来迟,当布鲁斯看到它的时候,克拉克已经敲响了门。

阿尔弗雷德去开的门,而他只能站在原地,盯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那行字而挪不动脚。

他不应该对克拉克的欺瞒而吃惊或是生气。按照常理,他会去查清一切需要知道的事情,任何的藏匿都毫无意义。就算退一万步来说,他又何尝不是这种半真半假的人?一开始他就对超人有很多负面的评价,至今他也不觉得超人是完美的。

克拉克并不完美,实际上,他在地球上被养大而成为人类的一份子,自身本就有很多不足。

如果他早就知道这点了,但现在为什么又对这件事而略有失望之情。他难道潜意识里也将超人当成所谓的神一般的存在吗?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就在布鲁斯即将触及到答案的一角时,克拉克推开了门。

 

 

“这就是白噪音室?”克拉克环顾着四周,用手触碰着周围的墙壁。  

他的脸上是好奇,并且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表情。这样一来,布鲁斯的猜想便得到了证明。

“它是专门设计给哨兵向导用的隔离房间。”布鲁斯说。

“但似乎并不常见。”

“目前拥有这种房间的人很少,”布鲁斯说,“而且除非是不得已,我并不推荐使用它。”

克拉克似乎在听周围的动静,几秒之后他开口道:“容易产生依赖性?”

布鲁斯此时向他投去一瞥,“它不仅可以很大程度上屏蔽周围的声音,最重要的功能是屏蔽大范围内的精神波动。”

克拉克说:“就算如此,如果刚刚觉醒就能用到这个,倒是少了不少麻烦。”

虽然这么说,但是布鲁斯并没有在他的脸色看到惋惜或是遗憾。正如他猜想的那样,克拉克的觉醒与自身细胞变异带来的超能力一同出现,靠着自己的能力将这些变化压制下来,的确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他解释:“很多人会在觉醒的那几日内被送进塔内,除此之外,在日后的结合热和无法掌控自己能力的时候,也会用到白噪音房。虽然我们并不符合以上任何一个条件,但也同样处于如果出了任何一点意外都会有无法挽回的后果的局面,所以不得不使用白噪音房。”

“我知道,”克拉克将外套脱下来,显得不那么拘谨,“你会帮我建立一个屏障。”

“不是一个屏障,而是唯一的屏障。”布鲁斯随即否认道。

“别那么严肃,布鲁斯,”克拉克说,“我从来没有以一个受害者的身份参与整个事件,以后也不会。”

布鲁斯一愣,并未料到克拉克会这么说。也许他的潜意识里有过这样的念头,也许是他那愧疚感在这么久以后仍在作祟。但他并没有抓住这点思绪更加深入的思考。是他自己毫无察觉地表现了出来让克拉克都能看出来,还是不过是他随口一说?

就算是一句无心之语也足够奇怪了,更别说他是故意说出口的这种可能性。

布鲁斯不过是沉默了两秒,之后他开口:“你知道这种意味着什么吗?”

这点对于克拉克是无法得知的。他们并不是结合了的哨兵向导,自然也没法轻易地就得知对方的状态。

克拉克并没有如他想象中那样皱起眉头不耐烦,他反而是站在这光线微弱却异常安静的空间里,很坦然地看向他。他说道:“明明吃亏的是你这个向导……一般来说,完全在他人世界里建立精神屏障是在结合之后才发生的事情,不过现在时间紧迫,所以要提前行动。”

“并且我们并不会真正的像普通哨兵向导那样结合,也就是说这一步是必然会发生的。”布鲁斯说。

他没有提起另外一个原因。屏障可以在他人世界里建成,也能由创造者将其撤离。他从未进入别人的世界为期建立屏障,况且以他现在并不完全的向导能力……

布鲁斯打住了自己的念头,说道:“那就准备开始吧,时间还早,如果失败了还有余地挽救。”

“这次我需要做什么?”克拉克问,“仍然需要肢体接触?”

“这里的环境足够安全,你只克制你自己别对我发起攻击也别一同出现在精神世界里。”

 

 

然而他又将克拉克蒙在了鼓里。建立屏障就凭他们现在而言是不可能失败的。

专业的向导心理医生有能力为患者提供减轻外界带来的痛苦的支持,那就是在他们的世界中建立自己的精神屏障。即使这意味着隐私会很大程度上暴露,但在那种情况下,又有什么必要遮遮掩掩?

可布鲁斯的确不需要克拉克本人再一同出现在精神世界中。他不是专业的向导,为了使屏障不出疏漏,也为了他后面的计划顺利执行,他都必须要撒这个谎。

 

 

他的落脚点是上次见过的那片麦穗地。金黄色似乎漫上来不少,一眼望去,还是能看见隐约藏在之间透蓝色的冰晶。他已然站在了精神世界的边境。

倒不是说整个世界就像是被切割好的正方形般就此结束,相反,如果光是用眼睛看,整个世界漫无边际。第一层世界需要去迷惑他人,也是会考验哨兵向导本人的一层世界。不被迷惑就能看出世界的真实面貌------如此说来,从上次建造世界开始,克拉克似乎再也没动过这里了。

没有抵御入侵者的攻击,就连最基本的防御也没有。

既然已经跟克拉克说过几次这件事了,他也不必不停的重复。即使克拉克吃了亏,所有人都要倒霉,尤其是他,但也并不是说这样不好。

仅仅只是想了片刻,布鲁斯便准备动手了。他站在边缘处,将手心贴合在这个世界自身的屏障上。一些起伏的情绪顺着就闯了进来,积极的或是负面的在一瞬间内都从他的感知里钻了出去,他还来不及仔细琢磨,便消失了。

这是正常的,属于克拉克潜意识里的感情。

捏造屏障最需要平和心境,不能影响克拉克原本世界中的意识。布鲁斯只得放空思想,像是把自己的投入一个任务中那样约束自己的行为。

建立屏障的最好时期是在双方精神结合的时候,借用两者的力量会使屏障更加稳固,也更加契合自身。发生意外的时候,还能够因为这种结合而使克拉克能够有能力自己修复屏障。但如今他们两个人契合度不够,更不会真正地精神结合。

 

 

这篇田野中的风渐渐地停歇了,原本是从蓝天到黄昏渐变着的天空也聚集起了厚重的云朵。黑压压的一片,任何光线都无法渗下来。

“堪萨斯农村的夜晚也很美丽。”

有一声音从后方传来,从麦穗之间走过时窸窸窣窣地,最后停在了几米开外的位置。

此刻,布鲁斯的计划才成功了一半。诚然他让克拉克别来捣乱,但如果有外来者而本体意识并没有出来的话,站在这里的就会是来自第一世界潜意识的化身。

布鲁斯侧身,正好看见克拉克穿着敞开着领口的红色格子衬衫,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在空中微微一划,上空就落下了一道冷色的光,正好横在他们之间。

他仰头看去,那些遮住了天空的云有了退散之势,月光是从那缝隙中漏下来的。没有等待太长时间,所有的云都全部散了,只留下了漫天繁星和残缺的月亮。

布鲁斯是外来者,虽然只是建立了一道屏障,但若是侵入的力量太大,就会引出潜意识体主动调节平衡。

布鲁斯并没有离开边缘很远,一是他必须要等屏障完全合拢,二是他对潜意识的克拉克还不够了解,不能轻举妄动。若是一步走错,他所要展开的行动都会失败。

那头的克拉克倒是不怎么介意,反倒是抬手轻轻拂过麦穗顶部,随即抬眼看向他,说道:“你有没有试过躺在草垛上?”

布鲁斯随便一个地方都能将就。若是要说一个相近的,那就是他躺过卡车后面的枯草堆。

还未等他回应,只见克拉克直直地朝着后面就倒了下去,压倒了一片麦穗。或许是麦穗过于繁密,又或者是因为克拉克自己创造出来的,他就像是躺在了柔软的棉花上般,还略微地弹了几下。

他拍了拍身旁的位置,说:“不试一试?”

布鲁斯没怎么考虑就拒绝了。他固执地站在那里,只是手从屏障那里撤离了。

“至少坐下来,”克拉克接着说道,丝毫不让步,“毕竟等你的屏障完全建成还有段时间。”

 

 

僵持了一分钟,布鲁斯退了一步。他并不擅长和克拉克毫无恶意的目光对峙,也不想白白浪费时间,便选择顺着克拉克压倒的那片麦穗坐了下去。加上另一个人的体重也只是略微陷下去了些,并没有挨着泥土。

克拉克接着也坐起来,几乎和布鲁斯肩碰肩了。他折了一束麦穗,在面前晃来晃去。

他说:“你真的相信第三世界吗?”

布鲁斯说:“你不信?”

“只是觉得你会如此信任这个方法有些奇怪而已,”克拉克说,“除了自己探索的出来的,其余的都会保持怀疑态度。”

布鲁斯嫌麦穗在眼前晃着心烦,一把夺了过去,抓在自己手中。他瞥向克拉克,说道:“有这种可能性就必须要去尝试。”

他说:“你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实你曾经去过的世界是第三世界,也许只是因为你神志不清。”

布鲁斯说:“看来你觉得第三世界很荒谬,这也就是你将注意力放在其他方法上的原因?”

克拉克明显愣了一下,但却也没有被戳穿的尴尬。他说:“我的确不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没有几个人能找到的第三世界上,或许那些故事都是骗人的。”

 

 

潜意识体更容易沟通,也更容易套出实话。这也是布鲁斯选择这个时候为其创造精神屏障的原因之一。他要警惕暗中指使那个哨兵来攻击克拉克的人,也还要提防卢瑟煽风点火。这样的行为能一举两得。

克拉克·肯特容易被看穿,但最近却又揣测不准他的心思。当他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旁观者和陌生人的时候,一切都是那么的清晰;现在关系近了,就模糊了起来。

 

 

布鲁斯说:“你还要继续调查下去,即使这对你的最后判决一点帮助都没有。”

“我也是一名记者,”克拉克说,“当然我并不是说我会放弃你的方法。”

“真是个好消息,”布鲁斯讥讽,“我怎么会指望你出力。”

“你要去找卢瑟,”克拉克则说,“不是吗?”

貌似是一个突兀的转移话题,但布鲁斯明白这是克拉克接着上面的话继续聊。

半晌,他说道:“……我的确不信第三世界的存在。”

这和他最开始说服克拉克执行他的计划恰恰相反。克拉克只是略微沉思了几秒,便笑着说道:“下次再来的时候,试着躺下来吧,能放松身体。”

布鲁斯错开视线,转而看向远处。潜意识体有时会冒出一些毫无逻辑的语句,也算是代表了本人思绪的转动,不足为奇。他没有做出答应,只是一言不发地等着屏障最后的融合。

他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了。可坐在这麦穗上,总是有暖意往上爬,而且克拉克离他极近。他不能再在这里待下去,一旦他离开,想必潜意识体也会消失,真实世界中的克拉克不会记得有这样的对话。

事不宜迟,布鲁斯在屏障搭好的一瞬间就从这个世界抽离了自己的精神力。

 

 

可接下来的事情并没有如他所预料的那样进行着,克拉克仍在原地不动。

“布鲁斯也有疏忽的时候啊,”克拉克说道,目光紧紧地定在布鲁斯消失的位置,他拿起丢在那里的麦穗,他的哈佩雕从天上长鸣着落在他的肩膀上,“没发现我并不是潜意识体……不过我也算是知道了布鲁斯的想法。”

他的喃昵顿时消散在翅膀扑棱着的声音中。克拉克苦笑着弯着食指轻轻地刮着它的脑袋,许久才叹息着:“还是找个机会告诉他吧,”

 

 

“关于我不是个真正的哨兵的事实。”

 

 

 


TBC



NOTES:感谢大家等待!最近更的慢了点 十一出去浪了 回来之后就很忙 然后还有游戏

评论(1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