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油炸玫瑰,R,ACT.1)

标题: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

配对:麦克斯韦 罗斯/雅各 弗莱

等级:R  

警告:无

故事梗概:这个故事要从很早之前,当雅各还不是刺客大师,还未领导让人闻风丧胆的黑鸦帮的时候说起。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但我多么希望我可以。算是半AU,序列8大家都知道…私设罗斯没有死。具体情况会在文中说明。甜,治愈,轻松向。大概是个中篇。









ACT.1







    雅各 弗莱第一次听到麦克斯韦 罗斯的名字是他刚刚到白教堂区没有多久。很显然他对于很有名的人的姓名都一概不知---他的姐姐伊薇 弗莱就充分的对此表示了鄙视和白眼。他当时撞上狄更斯的时候的确没有意识到对方是个多么有名的人,他的一个亲笔签名可能比他掠夺几百个红衣暴徒的财产还要值钱(哦他才不在乎那些红衣暴徒的帮派叫什么名字也许就是暴徒帮,反正他们的首领都是圣殿骑士)。

    随后他和伊薇从亨利那里得知了伦敦面临的最大的危机就是斯塔克,一个圣殿骑士,大团长。他当时就想,杀了斯塔克问题都解决了,却没曾料想需要这么复杂的后备计划和周密的布局,而他的姐姐希望找到什么伊甸碎片和神器。他才不需要那些东西,那些争执...他想要自由,自己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不愿意做什么就不做什么。他不希望自己就束缚在刺客的传统意识里面,什么必须要守护并寻找伊甸碎片,夺回神器啊之类的。那些就交给伊薇做好了。

    他想有一股自己的势力,以此来对抗斯塔克的势力。他这样想着,于是就照做了。

    他的帮派最初建立是来源于他在白教堂摧毁的暴徒的一个据点,当时那些煤渣帮的成员已经溃不成军,他站在屋顶上,寻思着这是个好机会,他能通过给予他们自由而收服这些人。

    在他占领了白教堂区之后,他的成员都在往常暴徒帮聚集的街道上,自由而又愉快的交谈,酒馆里回响着他们的歌声。他想着这就是他想要的,这一切。




    弗雷德在接过他活捉的一名圣殿骑士之后,他表示了极大的感谢以及一些消息。

    “这也许能给他们带来一些打击,毕竟之前罗斯给我们的苦头已经吃的够多了。”弗雷迪把这个倒霉的圣殿骑士五花大绑踹进马车里,他翻身骑上马车,这样对雅各说。

    雅各则挑起一边眉头,完全不知道对方嘴里说的人名到底是谁。

    “你不会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弗雷迪看着雅各一脸的‘有话快说’的表情,“他就是伦敦最大的罪犯的首领,也是一名圣殿骑士,你所有看到的这些暴徒,这些占领一方土地的圣殿骑士,都是他的手下。”

     “这我还是第一次听说,”雅各自己思索了一下,他用手中的手杖顶了顶自己的帽檐,向这位探长示意,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终有一天他会栽在我的袖箭之下。”

    他的势力还不够,他的黑鸦帮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但是所有挡在他面前的都不是问题。



    雅各任凭他肩膀上的黑鸦向天空飞去,他从房顶上跳下去,正好稳稳的落在他们的火车上。这是他们昨天才占据的藏匿点,在整个伦敦到处跑真是个不错的主意,四处的漂泊,他喜欢。总是有一个归处,但又漂泊不定。他从车顶翻下来,走进车厢里,抬眼就看到伊薇正在翻弄桌子上的资料,凭借着他绝佳的视力,他第一眼就扫到了伊甸碎片。

    “如果你持续以这样的方式上火车,很快我们就需要换个新车顶了。”伊薇头也不抬的说,她迅速而又利落的把所有散落的文件归类。

    “那样正好,”雅各取下头上的帽子,随手扔到了沙发旁边的钱箱上---那里面还没有什么积蓄,很快,就像所有的新鲜血液---他斜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搭在沙发扶手上,另一手则放在沙发背上,“这个火车上的装饰也蛮旧了,这下正好全部换一批。”

    “我亲爱的弟弟,等你有了钱再说吧。”伊薇嘲弄着。

    “很快,我亲爱的姐姐,很快。”雅各回复,他看着不远处的刺杀墙,上面九个人,目前他们解决了一个,还有八个,六个还不清楚是谁---好吧也许只有五个,毕竟他觉得那个什么麦克斯韦 罗斯也应该是上面等待被解决的一个。





    那是他第一次听到麦克斯韦 罗斯的名字,很快他就忘记了这个非常复杂的名字。







TBC

评论(12)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