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油炸玫瑰,R,ACT.4)

ACT.4





    决裂就和他们变成友好的合作伙伴一样迅速,让人反应不及。

    至少对于雅各来说。他还夜晚里的梦境中还在上演他和这位圣殿骑士踏过这片土地,越过其上空,在敌人的鲜血和痛苦之中舞蹈。真是奇怪,雅各想着,他明明就不会跳舞,却这么自信的就把手放在了罗斯伸出的手里。他感受到隐隐透着人体温热气息的皮革手套,他看着罗斯眼中似乎带着火焰般炽热的感情,他知道他们身处阿罕布拉音乐厅,火红色的背景,如同火焰的花纹蜿蜒在柱子之上。

    他和罗斯站在舞台的中央,雅各想,本来他应该感到不适应,但是除了欢愉和自由的喜悦,他什么也感受不到。罗斯笑着,依旧是那样的捉摸不透,雅各不是没有注意到对方脸上的刀疤,可这对于这样的狠角色又有什么奇怪,身上的每一处伤痕都是过去的勋章。雅各记得自己明明是想拒绝的,但是面对罗斯的微微欠身伸出手的邀请和莫名的内心的涌动,他接受了。

    罗斯握住他的手,带动他的身体。原本在刺杀和战斗中灵活敏捷的身体此刻却展露出的是力不从心的笨拙。雅各想要说话,他低头却看见他们每一步都溅起鲜血,在飞扬的血水之中,雅各只觉得自己被对方的巧劲一拉,撞入罗斯的怀中。身体的碰撞发出沉闷的声响,但是雅各却无法说出话,他瞪大了眼睛,那发出的闷响像是在他心里一般。心里痒痒的,像是有什么他本该发觉的事实却一直忽略,雅各注意到这个动作之后,他们周围都是像火花一样星星点点的橙红色微光。





    雅各从这样的幻觉之中醒过来,他意识到自己确实在阿罕布拉音乐厅里,而他的袖剑才刚刚收割了一个暴徒帮的性命。他把手上的尸体扔进隔间之中,带着脸上的面具,装作若无其事的从房间里走出来,混进人群。

    他想起来自己究竟是来做些什么的。这个城市第八位的圣殿骑士,麦克斯韦 罗斯的性命,雅各需要亲手去结束。




    他十分混乱,他知道现在自己很生气,但是也很矛盾,他带着不解和冲动。在争执之后他什么也没想,当天晚上就去找罗斯算账。他的一贯作风是直接取走圣殿骑士的性命,绝不拖泥带水。但是这次他不想,他更想揪着罗斯的领子大声问他为什么。

    可又有什么回答的呢?就像罗斯在房顶上说的一样,他喜欢的,为什么不能做?他遵守着自己那唯一的道德底线,却又如今显得突兀。他杀过多少人?警察,圣殿骑士,暴徒帮,科学家和医生都在他的手上丧命,也许他们有些无恶不作,却又有些是不得不听令,无辜的人。他和罗斯的决裂太过匆忙,他总是那么鲁莽,伊薇很多时候都是对的,尤其是对她亲弟弟的判断。

    也许当初真的应该听伊薇的,别去。




    即使如此想,雅各却已经站在了罗斯头顶的支架上。大火借着酒精的力量早已迅速的吞噬周围一切,梦境之中就着鲜血和火焰的舞蹈重新显现。他一路走来,杀了四个’罗斯’,看了舞台上为他精心准备的节目,疯狂是他唯一看出来的。他只能藏在镀金的面具之后,任本来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地方渐渐没入火海。

    雅各讨厌自己为什么这次没有办法干脆利落的解决一切?仅仅因为目标是罗斯吗?他越想心情越烦躁,恨不得立刻杀了罗斯泄恨。



    雅各看着底下的罗斯,他扔掉了脸上的面具,金色的面具被火光映成红色,掉落在罗斯背后的舞台上。

    即使是这么混乱的情景,罗斯依旧注意到了背后的声响,他转过身,看到了有着碎痕的面具,随即他抬起头来,看到了站在支架上的雅各。

    雅各对上了罗斯的目光,那里面没有他猎杀其他圣殿骑士时,他们知道自己死期将近时无法避免的恐惧,那里面是早已预料到的悠闲和无法理解的疯狂。雅各被这热浪灼痛了眼睛,他扭过头狠狠地闭上眼睛,手中的袖剑切断了面前的绳索。

    被倒吊起来的同时,罗斯脸上的面具也掉落,和雅各的面具躺在一起,正如往日他们的并肩作战。


    雅各站起来,他探出身,死死地攥紧罗斯的衣领,把他从绳子的束缚中挣脱出来,雅各把罗斯愤怒的甩到铁板上,他攥着领子没有放开,他从未这么近距离的和罗斯面对面,可是他完全不知道对方在想些什么。

    “啊!亲爱的!多么完美的一个晚上!就差一个最后的落幕了!”罗斯近乎是喊出来的,带着戏剧性的夸张,他挥舞着双臂,带着张扬的笑容。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做这些!?”雅各终于做了他一直想做的,他不同于罗斯的激动,他的声音很微弱,但罗斯依旧听到了。其实雅各想问的不仅这些,他知道罗斯知道结局必定是一死一伤,却依旧写了信给他,邀请他跳一曲致命的双人舞。那为什么还要做这些,在雅各几乎已经...已经...

    罗斯解释了,他为他亲爱的男孩解释了,带着常人无法理解的扭曲,可他亲爱的男孩一定会明白的。

    那么只剩下一件事了。



    “为了相同的理由,我什么都愿意做…”罗斯说着,他的双目里染上了从未有过的亮光,雅各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有什么会发生,但是他已经无法躲避。

    带着硝烟味和血的气息钻进了他的嘴巴,梦里握住他手的皮革手套摁住了他的后脑。他被拉入一个倾尽一切的吻。那个吻却和这周围的一切都格格不入,太过温柔,本来雅各以为自己的嘴唇会流血,但是什么也没发生,罗斯仅仅是过了两秒就放开了他,他笑着:“为什么不呢!”【Why not?】


    雅各带着震惊,他又气又恼,举起了自己的右手,袖剑已经弹出。罗斯只是微笑着看着。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本该刺穿对方喉咙的袖剑偏了锋,他用了大部分的力气打了对方一拳,使对方陷入了昏迷。




    雅各气喘吁吁的站起来,他浑浑噩噩,环顾四周,火焰已经包围了周围,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活着走出去。他看着陷入昏迷的罗斯,咬牙切齿却又偏偏不能把对方扔在大火里。他怎么能让这个混蛋就这么死?他偏不给他期望中的那场完美的落幕。

    他把对方扛在肩上,落地的时候脚踝一阵剧痛,雅各咬咬牙,带着另一个人的重量在重重烟雾中跑上了楼梯,他呛得视线模糊,不得已必须扶着墙来支撑重量。他透过鹰眼看到只要再翻过一个楼梯,再下一次楼就能抵达出口了。

    雅各踉踉跄跄的跑过一个有一个的着火的木质柱子,他看到出口离自己越来越近,爆炸声也离自己越来越近,雅各把肩膀上的罗斯扔出去,自己也往前一跃,被身后的爆炸的冲击力波及,一时间失去了平衡,他许久没有体验过狠狠摔倒在地上的痛楚了,一阵耳鸣之后,雅各陷入了短暂的昏迷。



TBC



NOTE:后头终于要写各种甜腻腻的日常了!!

评论(14)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