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油炸玫瑰,R,ACT.5)



ACT.5




    他身旁依旧有人尖叫着跑过,哭声和求救的声音。雅各甩甩头,他的耳边依旧在鸣响,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有些模糊和陌生。他的头很疼,身体都有些不受控制。他从地上爬起来,在原地踉跄了一下才站稳。他的右脚不能使力了,雅各准备往前走一步的时候感受到右脚脚踝钻心的痛,他不知道这是意味着脚断了还是说只是扭了,他只经历过前者,而且断裂的还是小腿骨。

    雅各回头注视着浑身浴火的剧院,那就像是噩梦,火红的噩梦,带着恶魔的爪牙,席卷了一切。

    一直以来,他都是只管自己的快乐,伊薇一直在他身后擦屁股,他也许真的一路以来造成了太多的伤害,现在是他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酿成的灾祸。



   他突然想起自己还带着罗斯一起逃了出来,他环顾四周,发现罗斯正毫无知觉的躺在草丛里。一瞬间恐惧袭击了他,这太可笑了,他什么时候害怕过?但是他感觉手脚冰凉---他还不想罗斯死,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找这个恶魔问清楚。雅各几乎是狼狈的跳过去的,他踉跄着跌倒,俯身贴上对方的胸膛,随后他听到了稳定的心跳声,雅各松了口气。

    他感觉好累,只想睡上一觉,让这一切都过去。他不知道这场大火,他的姐姐又要奚落他多久,或者会和他大动干戈的吵架。他觉得现在的自己不是自己,至少不是刚刚来到伦敦的那个他。他本应该让这个圣殿骑士死在袖剑之下,或者是死于大火之中,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办不到,在那莫名其妙的一吻之后。

    该死!!


    雅各一拳打在泥土上,他在原地冷静了一会。

    他招呼来他的黑鸦帮的人,命令他们驾着马车,送他和这个昏迷的人去火车上。他知道伊薇和亨利去做任务了,没有个一天是回不来的。



    雅各在路上就在疲劳的攻势下陷入了黑暗。





    

    ‘雅各,他【He】真漂亮不是吗?’他记得罗斯对着漂亮笼子里的乌鸦说,他注意到对方的表情是那么的陶醉和痴迷,他当时不过以为罗斯是极度爱着那只鸟而已。



    他如今反应过来,那句话不是对着他说,形容鸟的,而是对着笼子里的囚徒,形容他的。


    一个想法击中了他。他想起亨利看伊薇的眼神,和罗斯看他的眼神虽然不同,但是他绝对认识那样的神情。

    曾经束缚他的被打破了,他不会乱杀无辜,这点他已经在工厂那里表现的相当清楚了,而罗斯让他随后就迈出了那一步,跨过了那条线。他感受到改变,但是他本能在排斥,他能因为自己喜欢就无论什么代价都做,那样,和他一路杀过来的暴徒,圣殿骑士又有什么区别?可是他依旧无法彻底拒绝。这正如他没办法彻底摆脱罗斯一样。



    为什么不呢?

    【Why not?】

    






    雅各醒来的时候,他看见罗斯坐在对面的椅子上,眼神直直的落在他身上。雅各缓慢地眨了几次眼睛,看着对方的脸庞有着不少的擦伤,平时一丝不苟的发型也显得凌乱。雅各张了几次嘴,最后说出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你没想活着。”

    “本来应该会有一场完美的落幕的,雅各,”罗斯的语气非常的平静,他的焦点没有移动,“我不得不说我有些遗憾,但是你,亲爱的,我永远都没办法预测。”他在微笑,带着一些疲惫,但是眼睛里的神采却熠熠生辉,死亡不过会使它更加耀眼。


    “哼...”雅各因为眩晕而不得不闭上眼睛,他依旧用鼻音做了回应,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他们两个的相处模式依旧和一切一样。

    “你的右脚受伤了。”

    “我知道。”

    “我在火车上找到了冰块,我去给你拿。”罗斯说,他站起身—这就是他一直盯着自己的原因吗?

    雅各挣扎着从沙发上坐起来,他注意到自己的右脚踝已经肿了起来,现在他知道他绝对是扭伤了。他觉得自己的脚踝就像是火烧一样,不动的时候就觉得像是被什么捆住一样。非常肿胀和僵硬,等到他想要移动一点就是钻心的疼。

    “如果能早一点处理会更好。”罗斯说,递给他冰袋,那充其量就算是一个口袋里面装满了冰块。


    雅各依旧接了过来,他整个脚踝都是肿的,所以他也不知道该放在哪里好,他抓着重重的袋子,一时间不知道是直接把脚塞进去还是抓一把冰出来盖在脚上。

    他看到面前伸出的手,那是罗斯示意他把冰袋交给他。他看了罗斯几秒,随即递给了他。罗斯半跪半蹲在沙发旁边,他脱下了自己的皮革手套,随手放在旁边的箱子上。他先把自己的袖子规规矩矩的整理好,然后开始十分熟练的处理。


    雅各在感受到刺骨的冰冷之后,觉得整个身体都在慢慢麻木。他看着罗斯随手扯下车上的一块窗布,把他的脚踝包裹起来。

    “伊薇会气疯的。”雅各说,他就让自己的整条腿都悬在空中---很久之前这是他和伊薇的基本功。

    罗斯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动作,他依靠在对面的刺杀墙上,一言不发。

    雅各想他现在的形象说不定从一个机智的刺客瞬间沦落为生活残疾的人,他咳嗽了两声,试图说点什么来挽救自己的形象:“你准备离开?”

    “啊…关于这个,也许是的,”罗斯终于恢复了他一贯的语调,这让雅各松了口气,“也许斯塔克认为我死了,介于他已经知道我联合你一起准备杀死他的信息,这说不定是一件好事。”他扭头看着刺杀墙,上面个个他手下的学生全部都被打上了叉,中间就是斯塔克的照片,斯塔克旁边那个占了不少地方的空白照片应该是属于他的。

    “也许?”

    罗斯扭过头来盯着雅各,这让他毛骨悚然,他们现在没有继续吵架,不过是一片假象,他知道他们之间有太多的事情还没处理。雅各看不透对方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还是下意识的往沙发里缩了缩。 

    “我亲爱的男孩,我的戏剧依旧没有落下,这可是一部让我都要拍手叫好的作品,如果第一个我觉得完美的结局无法达成的话,我会想办法让第二个上演,可这都还要你来做出决定,你可是其中的主角。”罗斯说,他戴上手套,指指墙上的照片,朝雅各走去。

    “我会送给你们一张照片的。”罗斯展露一个完美的微笑。

    雅各觉得大事不好,他警惕起来:“车上怎么这么安静?”

    “除了隔壁的你的手下以外,其他人都非常恰巧的不在。”

    “所以...?”


    “你的扭伤很严重,”罗斯说,“我会让路易斯帮你找最好的医生来上药。”



    雅各在原地思考了一下这句话的含义,结果下一秒就被罗斯从沙发上抱了起来,扛到了肩上。冰块因为这个动作从裹紧的窗布里掉了下去,雅各瞬间无法思考。

    这个人怎么力气比他想象的要大?!

    还没等雅各反抗,罗斯很平淡的说:“你想以后都不能攀爬吗?”

    一秒就把雅各的抗议噎死过去,他知道多大力可以打碎骨头,或者说把对方的关节脱臼,可他还真不知道这个康复过程。




    他只有乖乖闭嘴,谁叫他没遵守剧本把罗斯给救出来了。

    只求伊薇不要一路杀过来就好。

    




TBC





NOTE:这一章我修改了无数遍,脑海里回味了不少当时打游戏的心情...其实作为看客,我真的get不到他们俩撕逼的点,只能是说..在那些章节里面或是自由模式大家操控主角都可以随心所欲杀人流便感觉不到啥区别,但是游戏嘛必须三观正,而雅各虽然也是‘混乱’的代表,但也有设置:善良。不乱杀无辜我想大家也从序列8深深地体会到了【】可这个心机...拜托多少人都没有体会到好吗!!而且我一直觉得Jacob对Roth的态度非常迷啊,不好捉摸啊,感觉有点,但是具体是什么还是迷【毕竟对象死在手下了】真的是修改的我心累。但是我真的好喜欢他们俩这种爱你爱你就杀,但是能不能下手再说这种feel,特别迷的心态。


以及:听说Jacob配音的Paul唱的Jokes!Jokes!Jokes可以在游戏的酒馆里听到。我想听啊可是在哪里!!!?【Roth最后烧剧院状】




评论(10)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