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 Those We Loved(油炸玫瑰,R,吸血鬼AU,ACT.1)

标题:For Those We Loved

配对:麦克斯韦 罗斯/雅各 弗莱

等级:R

警告:无

故事梗概:麦克斯韦 罗斯重新出现在雅各的眼前,那是鬼魂吗?还是像狄更斯写在他书上的故事一样,这个罗斯也是雅各神志不清的时候假想出来的?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但我多么希望我可以。这是那篇’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的番外,是后续的故事,短篇。







ACT.1




    这是发烧的第三天,也是他从那个潮湿的监狱里被救出来的第二天。

    雅各由于失去了左眼,连带着伤口发炎,使左半边脸都肿了起来。

    他被伊薇发现的时候还是半昏迷着的,带着点模糊的意识,知道那个跟随着自己十几年的,小时候会因为无法战胜自己而赌气,少年一起去印度流着汗水苦训,青年的时候越发的沉默寡言的徒弟,他倾尽一切知识教给他的徒弟倒在了这个囚禁了他一个月的冰冷的石板上。

    他感觉到伊薇抱紧他,口中轻声喃昵着没事了。就像很久很久以前,他们都还非常小的时候。雅各摔断了左腿消失了两周之后,带着整条腿的夹板和拐杖在导师的搀扶下回到伊薇的病房的时候,伊薇满脸的泪水,也不管自己也是伤员,朝他猛地揍了一拳,他措不及防的摔落在地上,伊薇紧接着死死的抱住了他。

    啊...就像这样,这么大了,还哭花了脸。雅各想着,觉得脸上一片冰凉。真可惜现在要是再给揍一拳,整张脸都会肿成气球了。

    他的声音如此之轻,但是伊薇还是听见了,她在他耳边哽咽的说自己绝对会记住这笔帐。




    作为伤患,雅各被软禁在房间里,他现在喉咙刺痛,头仿佛在火里,那热度堪比当年的阿罕布拉音乐厅的大火---现在那个音乐厅已经完全修复成功了,如果不是罗斯早就消失了,这个音乐厅的主人一定会是他---他看什么东西都是迷迷糊糊的,他就算是勉强能够坐起来,也是天旋地转。他第一次想要尝试这么干的时候,他从床上摔了下去。他已经失去了他的平衡力,对于一个刺客来说,这已经是末路了。

    反正英国的刺客组织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更何况他的徒弟甚至屠杀了不少他们的成员。复仇会随之而来。伊薇已经太久没有呆着伦敦了,而他却在刺客组织的排挤和命令之下周旋和妥协。

    所有在那张背景是沙漠的照片上的人都已经变了。

    他已经四十多岁了,体力必定没有年轻时候的好,康复力自然也没有。他失去了他左半边的视力,他也不再是黑鸦帮的首领,他也不再是刺客大师。如此的戏剧。

    在高烧的折磨下,雅各再次陷入昏睡。



    他又梦见五年前他和罗斯跳的最后一支舞,那个时候罗斯已经感觉有什么不对劲,雅各能看出来,但也只是从表面上,罗斯脸上非常的苍白,但是他的体力却不减当时他们初见的时候,他看上去一点也没老,雅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还是说已经上了年纪的人就显不出老了。他们在当时正在重建的音乐厅的舞台上跳了一曲。

    然后他又留下了一封字迹好看的信。消失了。



    雅各至今都没拆开看。


    那个时候就已经出现了有圣殿骑士被虐杀的消息,当时雅各还不知道是他的徒弟做的,他不太清楚罗斯离开的原因,但是无论他怎么打听,罗斯就像是鬼魂一样人间蒸发,就连那张照片上都没有他的身影,那个时候那边刺客组织拒绝给圣殿骑士照相,罗斯也并没有异议。

    雅各烧的神志不清的时候,甚至以为从来就没有罗斯这个人,一切都是他假想出来的。




    

    第四天的晚上,雅各听到医生对他姐姐说,如果再继续烧下去,会出事。扭过身,伊薇就对他说一起都安好。雅各知道一切,他装作他不知道。他想对伊薇说他已经不需要她来替他擦屁股了,要勇于面对事实啊姐姐。

    实际上他只是点了点头。


    半夜的时候他醒了一次,他看到有个身影站在他的床边,那个身形就像是麦克斯韦 罗斯的。

    “你相信有鬼吗?”雅各哑着嗓子问,他每说一句话都是折磨,但是他要说,这样疼痛会让他感觉到活着,“反正我相信。”

    “我相信,我亲爱的男孩。”那个黑色的身影弯下腰,伸出手轻轻覆盖在他的额头上,雅各觉得那是一双皮革手套,这场梦境太过真实了。

    “如果你是麦克斯韦 罗斯,即使是个鬼魂,我也很想一拳打到你脸上,虽然现在我不可能做到。”雅各说,他听到罗斯一声轻笑。

    黑影直起身子,雅各随着他的动作费力的抬起眼睛,他听到对方说:“随时都欢迎你的到来,雅各,等你好起来,现在,就不要说话了。”

    一直都是钝钝疼痛的,空洞的左眼此刻突然加剧了程度,雅各疼的说不出话。他只能攥紧被子,如同溺水的人大口大口的呼吸。

    他看到黑影拿起他床头旁柜子上的玻璃杯,里面的水都还是温热的,黑影坐在他的床边,温柔的搂着他的身体,扶他起来。雅各听从他的,但是这个动作让他觉得天旋地转,他觉得恶心,立刻干呕,由于没有吃过什么东西,他什么也办法吐出来,他本来以为这场荒唐的梦境就此结束。

    “我亲爱的雅各,请再坚持一下,”黑影把水杯凑到雅各嘴巴,雅各好不容易才能喝下水,即使是水,在滑过喉咙的时候仍旧是刺痛的,“喝下一半,雅各。”

    雅各很想说他不是小孩子了,但是他还是坚持着喝下了半杯水。

    黑影等了一会时间,缓缓的把雅各又平放在床上。

    雅各闭上了眼睛,疲倦席卷了他。



    雅各从阳光的照射下醒来,他看到伊薇正坐在他房间里的椅子上,捧着一本书看。

    果然昨天的一切都是他的幻想。




TBC

评论(8)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