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序列3.1(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3.1



    如果街上来来往往的人留心注意的话,他们就会发现有一个男人已经在阿罕布拉音乐厅附近鬼鬼祟祟的转悠半天了。这个人就是雅各 弗莱,很显然他对现代的所有建筑都变得光溜溜的非常的不适应。想想不久之前的建筑都还是大部分由真材实料构造而成,而现在很多建筑都由玻璃建成,尤其是圣殿骑士的总部,全是玻璃大高楼。但他又同时非常庆幸英国人的传统,正是这种传统,在除了城市中心的关键的建筑以外,很大一部分的房屋都还保持着旧时的模样。

    至少白金汉宫的外面都基本没变。

    他的手机是艾登送给他的,据说是特别定制,有些别的手机没有的功能。现在他正一手拿着手机拍照,一手在屏幕上戳戳戳。其实一指禅戳出来的内容很简单,就是跟他这次任务的联系人艾登聊天。


    艾登其实非常不想回复,他几乎是一秒钟就能回复,而他如果要等到雅各的回复则要好几十秒才能有几个字,并且从来都不能一句话发完整。

    看,艾登的目光从工作室里的大屏幕扫过放在左上方手机的小屏幕上,雅各发了三个字:嗨艾登!艾登伸手,越过震动的手机,拿起了正在冒着热气的咖啡,刚刚凑到嘴边,就连浓重的咖啡香气都还没触及到鼻尖的时候,手机屏幕又亮了起来,这次有四个字:我想问下。

    艾登差点把纸杯给挤爆。他喝下一口咖啡。苦涩的饮品带着对口腔和喉咙都有些过于热的温度掉落下去。他不得不说这是他能够找到的为数不多的,咖啡味道很纯正的店铺了。他就算是对雅各这种说话大喘气的行为而感到无语,也不能把手中的美味当做替罪羊。他还没等咽下去第二口咖啡,手机又开始震动。这是第三句话,第三条短信了:为什么奥伯龙在阿罕布拉?



    雅各这边则收到了艾登的一条语音,大致意思就是...别来烦他。

    他吧唧着嘴,讪讪的收好手机。

    他不是不确定任务的内容和目标的出现地,他只是非常单纯的不想进阿罕布拉音乐厅。踏进那里面的感觉非常奇怪,更何况还要正装出席,这就说明他什么装备都不能带,也许能在袖子里藏一把小刀。

    如果罗斯还活着,雅各想,如果他还活着,会不会买下这个音乐厅?

    雅各的想法自然是随意蔓延的,他虽然这么想,内心不愿意,但是仍要硬着头皮走进去。

    他的鹰眼视觉告诉他目标就在音乐厅的最高层,一个贵宾区。他的任务就是先把目标要挟出去,再到小巷里拷问出他藏匿的刺客信息。

    可是他一踏入音乐厅就觉得头晕脑胀,先不说舞台上的女高音和他费了不少力气才找到入口,还打昏了一个工作人员。他觉得这密密麻麻的人群和无比安静的环境,除非是全部人都又聋又瞎他才可能把目标活捉出去。

    所以就不能为了贪图一时的利益而答应这种任务,果然他还是比较适合直接冲进去打打杀杀。

    



    雅各接住瘫软下来的身体,小心翼翼地把守卫藏在拐角处。扭头发现还有一条腿横在外面,雅各拉了拉兜帽,用脚很嫌弃的把对方一点点的踢进去。非常好的是这个音乐厅的贵宾区并没有门,所以他从这里都能看见目标站立在隔间的边缘上,背挺得很直,带着一顶礼帽。

    雅各悄悄地将小刀握在手上,他可以制造一些烟雾,装成火灾,再趁着慌乱把目标打昏,抗出去,或者是活捉。但是这样估计全世界都知道这里有骚乱,目标会变得无限的大,这可是伊薇绝不愿意看到的...雅各弯着腰,悄悄的走到对方的背后。


    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目标会突然转身,雅各完全是出于下意识的反应,他猛地抓住对方的肩膀,硬生生的把对方的动作给中断,他把对方狠狠的压在栏杆上,小刀警示性的抵在对方的背上,他俯身在对方的耳边低声的威胁:“别出声。”

    对方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这不对,他没觉得对方在害怕,就像是早就知道这一刻的来临…这是陷阱吗?由于目标背对着他,他也不太确定这是不是替身,只有等走出去才能确定了。雅各在小刀上施加力度,禁锢着对方的双手,雅各从这个角度看出去,发现没有人发现这边的异常,舞台上的女高音正好在唱到最尖锐的时刻。

    “资料在哪里?奥伯龙?”雅各继续问,他能看到目标的一些右侧的面容,带着刀伤...雅各因此而想起罗斯,他一瞬间期望过这个人就是罗斯,但他又把这种异想天开的想法掐灭,带着复杂的心情,他示威一样的加重了手里的力度。

    对方摇了摇头,雅各皱起眉头,从他那个时代所有的人都是,非要动粗才肯如实开口。雅各准备给他一点恐吓,以尽快得到答案,就听到外面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即使过道上铺着厚厚的毛毯,能够吸收绝大多数的声音,但雅各还是听到了,他拽着奥伯龙就往房间里的角落去,那里有一片厚重的深红色帘幕,他能藏在这里。

    “别轻举妄动。”他最后威胁。


    走进来的是一个非常普通的保镖一样的角色,雅各观察,保镖取下墨镜---现代人都喜欢戴墨镜来耍酷吗??—他说:“奥伯龙先生,请尽快离开,有狙击手在周围。”

    雅各感到了疑惑,难道还有其他的人想要这个人的性命吗?但是他也毫无办法,他需要奥伯龙活着才能给出资料,他要是让奥伯龙离开,估计就没法再找到人了。

    “嗯。”



    奥伯龙开口说话的一瞬间雅各就已经陷入了震惊,他完全没发现自己已经松开了手,他下意识的就往后退,直到背靠上坚硬的墙壁,他才发现自己本来就没有退路,冰冷顺着他的脊背往上窜,他的小刀落到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他绝不会认错那个声音,带着沙哑低沉的声音…那个声音曾陪伴他穿过伦敦的大街小巷,曾在火车喷散出来的白雾之中越飘越远,曾伴着醉人的美酒一起咽下肚,曾在大火之中构成无法醒来的梦魇。

    他仿佛又回到了很久之前的阿罕布拉剧院,仿佛那呛人的硝烟依旧弥漫在他口鼻之中。

    然后那场最后的谢幕的主角带着刺眼的微笑转过身。


    奥伯龙转过身,雅各看到了他的全部面貌。一模一样的刀疤伤痕蜿蜒在脸上,和当年一样有神的眼睛,总像是能够讲故事一样充满情感。奥伯龙取下了头上的帽子,拿在手上,像是研究什么似的观察着。

    沉默蔓延在他们之间。


    雅各一动一动的盯着奥伯龙,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他既无法张开嘴巴,也无法移动。只有目光随着奥伯龙的动作而移动。

    奥伯龙蹲下来,他们之间隔着厚厚的帘幕,但是雅各凭借鹰眼视觉依旧能够看清对方神情的每一处细微的变化。奥伯龙长得和罗斯一模一样。这是雅各现在唯一能够想到的。他从未仔细的看过罗斯的脸...直到现在。

    奥伯龙看着帘幕,就像他也能透过布料看到这名刺客一样,他微笑着,将帘幕微微撩起,将手中的礼帽递过去,非常精准的扣在了想要刺杀他的刺客的头上,他因此也注意到对方想要阻止他动作而伸过来的手一顿。


    “这片区域是我的,你背后正好是暗道,你的直觉倒是非常的不一般啊,刺客,”奥伯龙说,带着无法压抑的赞叹,如果他的保镖在这里,就会又要说他这种病态的惹祸上身的毛病,他完全可以大叫一声,就会有好几个带着枪支的保镖来杀了这个刺客,但是他不想,他听到了这个刺客的声音,带着点轻浮的尾音,迷人的伦敦的口音,他无法拒绝这种邀请,“带着这顶帽子,你就能找到我,我不会走的。”

    他站起身,帘幕随着他的动作而被放下,摇摆着。他虽然没有看到对方的面貌,但这也足够了…他的’灰姑娘’掉了东西。奥伯龙在放下帘幕的时候顺便捡起了几分钟之前还威胁着他性命的小刀,上面还带着刺客温热的体温。



    当他走出这个隔间的时候,他听到了身后暗道的响声。

    




TBC




NOTE:眉毛说:请尽快更文不然就会没人吃粮。我深深的觉得眉毛不当主催简直屈才xxx眉毛是个非常可爱画风非常奇清的人...愿意和我这个理解能力低下的人耐心的扯了半天。简直感谢。





评论(13)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