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序列3.2(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3.2





    穿着火红色,边缘绣着金色的丝线的旗袍的刺客抱着几本书从休息室路过,她只是下意识的往底下一望,看到今天值夜班的雅各正漫不经心的趴在咖啡桌上,手上百般无聊的转着帽子。邵云把手上的工作一放,她听说这位英国刺客的任务失败了,但这并不算结束,委托人很显然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于是雅各 弗莱必定还要再去一趟。

    但是这样的雅各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即使把伊薇气的跳脚,雅各也不会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愧疚的,他似乎永远都是处于一种非常乐观的状态。不像现在,焉了似的,闷闷不乐。她在走过去安慰他和直接回’时间断层’里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选择不要轻易去打扰对方。也许弗莱先生正需要自己一个人独处。

    邵云抱紧了怀中的书,走进了工作室。




    与此同时在邵云正下方的英国刺客让帽子在手指尖上转了第一百二十圈的时候,一把攥住帽檐,自暴自弃的把头嘭的一声埋进帽子里。他模糊不清的抱怨声透过帽子闷闷的散出来,整个人都显得特别颓废。雅各在帽子里闷了特别久,直到他都要困得睡着了的时候,他终于想起要抬起头来换气。他睁开眼,店里暖色的光线突然不适应起来,雅各眯着眼睛,掂着手里的帽子。

    这是他的帽子。雅各看着上面系着的暗红色丝绸,这是他在属于他的那个年代拥有的帽子。雅各慢慢摸着上面的纹路。他坐在这空无一人的咖啡店里,享受着这唯一的寂静。

    这是他从奥伯龙那里拿来的帽子。


    这才是他一直都非常困扰的一点。他的任务失败这没有什么,失败了再重新来过不就好了吗?但是让他知道了对方的长相,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他的小刀都还在那个奥伯龙的手里!

    雅各等魂不守舍的回到时间断层的时候才想起来这件事情。


    “人会有转世吗?”雅各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揪着肖恩问。

    “原来那个时候都特别迷信啊…”肖恩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而吓了一跳,半响才反应过来。

    “如果你想知道,狄更斯也是请我和伊薇侦查过很多次案件的...你知道,像什么幽灵社之类的…”雅各回答,他话锋一转,接着问着,“有没有可能有人和以前的人长得很相似?”

    “有...可能性非常的小。”肖恩给予了他回答。



    雅各上下浮动的心情由这个答案而突然就偏向了一边。他在椅子上坐落难安,如果可以他真的非常想用现代科技,在时间断层里的电脑好好搜一搜这个人,他不知道再见面对着奥伯龙说些什么,他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下手。

    真是一件苦恼的事。

    雅各憎恨当时能够利落下手,而现在却因为发觉了自己对罗斯的感觉而对一个长得特别像的人无法下手的自己。

    他把帽子戴在自己头上,熟悉的重量轻轻的落在他的身上,他恍惚之间仿佛到了以前的生活。他转悠到咖啡柜台附近,准备为自己调一杯玛奇朵。

    等他正埋头在白沫上添上最后一笔焦糖的时候,咖啡店大门被推开,挂在门上的铃铛发出了清脆的响声,雅各没有想这是半夜,怎么会有人来的问题,他头也没抬,只是提高声音:“欢迎!”

    顾客没有回答他,雅各也没管,他不相信这个时候有人要抢劫或是真的能够打的过他,他闻着扑鼻而来的咖啡香,心里再次确认了阿诺真是做饭的一把好手。


    “非常浓郁的咖啡味道。”来人开口,他拄着手杖,从进门开始就先顺着右边的走道,像参观什么艺术作品一样,慢慢打量着整个店铺。

    雅各那个时候正倒着坚果碎粒,他从这句话一下子就分辨出来的不速之客到底是谁。他只是差一点就把整个瓶子里的坚果都倒进咖啡里而已,这没什么,比起马上就要来临的麻烦,这一点也不算什么。雅各深呼吸,他抬起头,看到前两天还在他刀下的亡徒此刻就像是走进了他的王殿一样巡视着周围。

    “这是咖啡店。”雅各说,他一个一个字说的很慢,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对方,而奥伯龙也终于舍得把视线从墙上移开。

    他面带着礼貌的微笑看着刺客,他熟练的接住话:“很漂亮的咖啡店。”



    这是一个很荒谬的场面,明明奥伯龙知道自己想要他的性命,而此刻却一个保镖也没带的,大摇大摆的走进这间咖啡店。他们就像是旧识一样聊天---如果奥伯龙是罗斯的话,那他们就是旧识。

    “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雅各问,他的表情一定非常的严肃,他没有一点想笑的意味,也没有一点想和奥伯龙熟络的意思---他毕竟不是罗斯。雅各这样告诉自己。

    “美丽的黑鸦为我指明了方向,他带着红色的丝带,留下来一串过目难忘的痕迹。”

    雅各只是觉得特别奇妙的一种即视感,他熟悉那语调,他熟悉那笑容,他甚至熟悉这幅面容,只有时代,名字和记忆都不一样。他这才发现这场对话开启的是有多么轻易,他们之间的对话是那么的自然。

    他看着自己手上冒着热气的咖啡,注意到对方的视线停留在自己的身上,雅各猜测他是在暗示那顶帽子---他抬手按住了帽檐,不由自主的就说:“我的。”

    他看到奥伯龙先是略带吃惊的表情,随后扩大的笑容:“是的,你的。”


    雅各不确定自己是否是因为咖啡蒸腾的热气而让脸微微发烫,还是说因为其他的原因。





    奥伯龙面前摆着一杯现调好的卡布奇诺,少糖,雅各只是根据罗斯的口味而调的,没想到对方真的很喜欢。

    “雅各…叫我雅各就可以了。”

    “我亲爱的雅各,正如你所知道的我的名字,”奥伯龙微笑着,喝下一口咖啡,“我来是跟你说一些你并不知道的事情,我当时摇头,是真的手上没有你说的那些资料。”

    “你没有?那谁会有?”雅各反问,他轻易的就相信了奥伯龙的话语,他居然如此的心甘情愿。

    “那正是我想和你讨论的,雅各,首先我非常感谢你当时为我解决掉楼上的狙击手,”奥伯龙注意到对面的刺客因为他捅破的事实而移开视线,他觉得雅各的一举一动真是非常符合他的口味,他不禁心情非常愉悦,“我没有资料,但是我知道委托你来杀我的人有。”

    “你怎么知道?”

    “只是因为我挖掘到了一些他的小尾巴而已,”奥伯龙重新露出微笑,雅各觉得奥伯龙似乎一点也不被这种事情而困扰,“我知道他是个圣殿骑士,你曾经听说过这个组织吗?”

    雅各顿了一下,点点头。


    “那就是了,他手上有你想要的资料...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话,你尽可完成你第一次未完成的任务,我随时欢迎你的到来。”奥伯龙说。

    雅各觉得很久以前的一幕又再次上演,他看到奥伯龙站起身,准备离开,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雅各随即也站起来,他叫住了奥伯龙:“等等!”

    奥伯龙握着手杖,转过身来等他的下文。

    雅各张了张嘴,第一次没能开口,他看着奥伯龙,内心的直觉在拉扯着他,他下定决心,终于开口:“我跟你一起走。”

    他看到奥伯龙感兴趣的眼神,忍不住再加上一句:“他派人追杀你,我会保护你的性命,到时候你要是死了,线索就断了。”



    即使这句解释也没能阻挡奥伯龙如火一样炽热的目光,在雅各的内心深处燃烧。




TBC


评论(10)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