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序列4.1(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4.1




    英国刺客费力的睁开比平常沉重不少的眼皮,从窗户散射的金色的阳光让他不适的眯起眼睛。他陷在柔软而又温暖的被子里,像是一尊雕像无法移动,他缓慢地眨了眨眼睛,在努力回忆起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才会时隔这么久感受到像是肌肉酸痛的滋味,他还记得上次感受到是为了成为一名刺客而做的体能训练。他仔细的回忆着,昨天应该没有和黑鸦帮的小弟一起出去喝酒,也没有打黑拳受伤---

    窗子外面传来尖锐的鸣叫,比他们的火车拉的汽笛更要刺耳,雅各皱起了眉头,他不记得英国会有发出这样声音的东西在街道上---他把视线移向窗外---然后他终于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在那个下意识中的世界里了。

    他在把自己从床上撑起来的时候差点眼前一黑,不仅是腰特别酸,而且那个难以启齿的地方也有着肿胀的感觉,总觉得奥伯龙的东西还在里面一样。雅各抓过来几个枕头,发现床上一点也不凌乱,他想不出来有任何其他的可能性,一定是昨天在床上折腾完之后,他们去浴室做清理的时候又来了一次的那个时间段有人来收拾过。

    雅各觉得气血都在争先恐后的往脸上涌,意识借助羞耻而变得清晰,脸也跟着烧了一样。他浑身都是赤裸的。雅各意识到这点的时候想要找到自己的衣服,但是整个房间里完全没有他衣服的身影---雅各也尝试下了床,但是腿就如同做了几百个下蹲一样酸痛而颤抖着,不肯支撑起他的重量,尤其是大腿根部。

    雅各放弃了。


    这个时候当雅各正在把自己使劲往被子里面钻的时候,门先是被礼貌的敲了三次,雅各连头也没抬,除了奥伯龙还会有谁?

    被猜中的角色端着一杯柠檬水走了进来,他看起来衣冠整齐,一只手还拿着一本硬壳书---又是莎士比亚。

    “早上好,雅各。”

    “早上很不好,”雅各撑起上半身,被子从身上滑落,露出蕴含着男性爆发力的完美的躯体,上面稀稀落落的横着红色的印记,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更加色情和罪恶,奥伯龙的目光沉了下来,但是又恢复了原样。雅各清了清喉咙,试图让自己的声音不要因为纵欲过度而显得沙哑,他接过奥伯龙手上的水,“作为你的保镖我要正式提出辞职。”

    “请允许我礼貌的回绝,出于私心,”奥伯龙笑着,拖着放在房间角落里的暗红色木质的椅子到床旁,他把仲夏夜之梦放在腿上,接过雅各喝了一半的柠檬水,“但如果是任务的话,是的,你很快就能完成这个职位的义务。”


    “拷问出结果了?”

    奥伯龙点点头,他翻开书,翻到他之前读到的地方,他的手指轻轻掠过泛黄的书页上的黑色字体,雅各注意到那是‘奥伯龙’,他说:“这个世界正如其形状一样,总是会特别巧合的回到原点,圣殿骑士...就在法国,也就是你们咖啡店所在的那片区域。”

    他的目光难以捉摸,他微笑着,而雅各熟悉他的笑容,当罗斯非常生气的时候,就会露出这样的笑容,以此类推,他觉得这个也适用于奥伯龙。

    “那真是...出乎意料。”雅各下定结论,他翻了个身,仰面躺倒在床上。

    “人生就是要充满意外才有趣,当所有事情都能预测的时候就了无生趣了,我亲爱的雅各。”

    “总有东西完全能够想到,比如说你手中的这本书。”雅各回复,他把皱成一团的被子蹬着,那可怜的布条只能隐约遮住重要的部位。

    “经典是永垂不朽的,”奥伯龙说,语气里带上了愉悦的情感,“如同这本书一样。”

   雅各闭着一只眼,睁着一只眼,带着慵懒的气息。他想起之前属于伊薇的那节车厢里的书架上摆满各种各样的书,其中有一本就是现在奥伯龙手中拿着的。

    “莎士比亚的...”作者的名字从雅各嘴里一顿一顿的蹦出来,“真是搞不明白你们这些人为何对这样的作品而着迷...算了,各有各的爱好。”


    奥伯龙微笑着,他探出身子,阳光此刻恰好从打在他梳的一丝不苟的头发上,将表面的黑棕色发丝染成透明的金色。雅各僵着撑起上半身的动作没有动,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这一幕发神。

    世界上真的存在那种神奇的花蜜吗?‘奥伯龙’将其滴落在睡着的人的眼上,当这个人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他便会深深地爱上这个人。


    奥伯龙的吻落在他右侧的眉头上的伤疤上。




    他们之后并没有浪费时间,雅各和奥伯龙在伦敦停留了一两日,他们便快步前往法国。由于这次带着奥伯龙,他是完全属于这个时代的,所以雅各并不能用肖恩给他的瞬移的设备直接回到他那个时代,然后再回到时间断层。他体验了一把以最正常的流程搭上飞机的体验,雅各只有一个感想,那就是他坐的脚都麻了,虽然他们是坐在’头等舱’,当然奥伯龙出的钱。但是他中途睡着了无数次,感觉整趟旅程下来,他睡醒就吃,吃完又睡…无限的循环,而且有很多次他都是从奥伯龙的肩上醒来的。

    雅各有很多次都想说他不用吃东西,但是他又不可能对奥伯龙解释清自己的来历,所以只有用沉默来应对。


    他和奥伯龙是否就在法国终结?他们的合作关系由那场疯狂变得复杂。雅各既没有向UB说明自己了解到的事情,也没有向他们说明这次的刺杀目标由奥伯龙,变成了委托人。他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证明奥伯龙说的是真的,他只是希望这一切都是真的。

    但希望也仅仅是希望而已。就像他小的时候千遍万遍在内心希望父亲的回来,期盼一切都不是像其他人那样讲的那样。然后正如他期盼的反极端一般,所有不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他从此再也不相信没有行动的想法,他从来都是一边行动一边计划,没有期待就没有失望。

    可是他这次却如多少年前一样期待了,他不愿结果就会想那多少年前的一样,袖剑上沾满滑落的血。



    “你曾经说过,”雅各在黑暗的空间中低声的喃喃着,“如果事情不是像你说的那样,我大可来取走你的性命。”

    他感觉奥伯龙的目光转过来,停留在他身上,雅各因此而抬头,黑暗中他没有开启鹰眼,却依旧觉得自己和对方的视线相撞。他听见奥伯龙的语句:“是的。”

    雅各听到这句话之后,没有回应,他把目光移开,出神的凝视着空无一物的前方,让自己的思绪放空。这样的承诺并没有让他放松,反而使他的心情更加沉重。



    雅各昏昏沉沉的下了飞机,他觉得腿都僵硬的不是他的了一般,他出了飞机场之后踉跄了几次才找回感觉,奥伯龙跟在他身后半个身子的距离,他们的车子在不远处的角落里等着他们。

    雅各揉揉脸,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他转过身来准备让奥伯龙走到他的前面,正在这个时候,他看见奥伯龙朝他跑过来。

    再怎么迟钝,雅各也是意识到这里有埋伏了。他和奥伯龙迅速的躲在汽车的背后,周围有着不少的烟雾弹散落在他们周围,伴随着稀稀落落的脚步声和上膛的枪声。

    雅各开了鹰眼,他能看到不少的树后都有人拿着枪比着这里。如果这唯一的遮挡物被炸开,雅各不知道像他这样的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人会怎么样,但是他知道奥伯龙一定会死。所以他绝对不能随便鲁莽的冲出去,他的飞刀没有子弹多,也不会比子弹快。


    “现在我们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了。”奥伯龙举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屏幕中央带着一个明晃晃的红点。

    “所以这又是一个危险的诱饵?!”雅各皱着眉压低声音,“如果今天你死在…”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了,雅各,你看,我们是不会死在这里的,”奥伯龙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透明的立方体,中间浮动着几片碎片,雅各觉得那像是在时间断层里散落着的资料一样,“准备好另一场冒险了吗?”


    雅各顿住,他挑着眉疑惑的看着奥伯龙,最后终于妥协的点点头。



    奥伯龙举起手上的物品,伴随着第一枚子弹从他们头顶划过,奥伯龙将立方体狠狠的摔在他们中间的地上,顿时破碎的声音充斥了周围,带着白色的光芒。

    雅各被强光强迫的闭上眼睛。





    身旁是嘈杂的交谈声,雅各慢慢的睁开眼睛,他站在泥泞的道路上,这条小巷很窄,但是两旁却依旧摆满了商贩的小铺,还有不少的孩童打闹着从他的身旁跑过。


    这是伦敦...那个时代的伦敦。



    没时间细想,雅各环顾四周,没有发现奥伯龙的痕迹。这一切都诡异极了,雅各不禁从人群之间挤出去,好不容易穿过了小巷,他爬上楼房,看到这条小巷的后面有一个类似于广场的地方。

    这个地方和他那个是时候的伦敦很像,但又不完全一样。

    雅各从房顶翻下来,落到广场上,他不知道这个时候叫奥伯龙会不会有用,但是他还是这么做了。


    雅各等了一会并没有任何回应,他在心里嘲讽了一下自己愚蠢的行为,刚准备离开,就听到背后传来稚嫩的童声。



    他转过身,看到穿着破旧的衣服的一个小孩睁着大大的眼睛,望着他。



  “你是在找我吗,先生?”




TBC




评论(8)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