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ject.序列5.完结(油炸玫瑰,R,现代AU)

序列5




   贝罗是一个‘半桶水’。顾名思义就是他不是完全的一个黑鸦帮的小弟,他先是从暴徒帮的小弟中途跳槽到黑鸦帮的。他本来在暴徒帮当小弟当的好好的,没有什么争斗,每天上班晚,下班早,甚至连夜宵都会在工作岗位解决,生活非常舒适。直到有一天非常明媚的早晨,没错就像今天的太阳一样明亮,在伦敦其实是非常罕见的---他所分配的地区上空的宁静被刺耳的警报给彻底打破。

    他在河岸街,那是一个非常非常舒适的地方,不但整个暴徒帮的首领在这个区域,而且这里也靠近警戒最严密的白金汉宫。他的搭档贝拉是一个技术非凡的狙击手,她先是来自白教堂区的,后来由于表现优秀则调到了这里,她总是对他的好运而面带讥讽。是啊大家总是费尽心思想要从最下面的位置爬上来,但是他却一下子由于地理优势则免去了许多痛苦。

    但是很快,伴随着那天早晨恨不得震破每个人的耳膜的警报,他也知道天下总是没有白吃的午餐。



    贝罗拽着马绳,试图别让这匹受惊的烈马把自己从座位上甩下去。他听着马匹异常惨烈的叫声,周围路过的行人不断对这烦人的噪音挤眉弄眼,蹙眉咒骂。他以着自己坚强而又厚实的脸皮,假装看不见这一切。他是一个心理素质特别强大的黑鸦帮的小弟,即使是看到自己的前首领和现首领从着火的剧院里跑出来的时候也面不改色。

    说到这里,贝罗同情的看了看旁边的马匹,他知道这是属于前暴徒帮首领的专属马匹,经过重重筛选,精细的照料,温柔的使用---本来这三条是一一对应的,不过听说他的现老大和旧老大闹崩以后---当然这是他听过的最正常的版本,像什么罗斯先生告白失败被帮主当众拒绝结果恼羞成怒却还附赠定情信物加上一场情深深雨蒙蒙的火烧剧院的年度大戏---帮主大人就抢过这匹马一路追杀所有在河岸街的圣殿骑士,听说那一天所有的马车都惶惶不安,实在是叫声太过凄惨。

    所以这匹马一看见帮主大人就想死亡的心情他也理解,他也是坐过帮主大人驾驶的车的勇士。

    他在这里完全是被贝拉一脚踹过来的。贝拉也在河岸街被这位弗莱先生占领以后当了黑鸦帮群众之一。她对暴徒帮和黑鸦帮的消息都是十分熟悉的,她在面目凶恶的把扔到车上的时候说的是:“罗斯先生说今天晚上他需要一辆马车在剧院外面等着。”

    他看到刚才还对他投以鄙视的目光的群众们被剧院的冲天大火吓得魂飞魄散,反而刚才悲鸣的马现在倒是显得尤为平静淡定。他对马匹投去一瞥,在目光的交谈之中他读懂了马儿面对无法逃避的现实选择的屈服。

    他伸手拍了拍马屁股。



    “罗斯先生,弗莱先生。”他镇静的开口,注意到他的帮主走路有点一坡一坡的,他们两个的衣服都显得狼狈不堪,尤其是帮主的,领口大开,连最外面的衣服都还没有扣上扣子,他装作什么也不懂的样子,并在内心和刚才的马儿一样痛苦,他真的没想到流言蜚语也有真的一天。

    雅各朝贝罗挥了挥手,先踏进了马车。这让贝罗吃了一惊,他以为雅各会抢过驾驶的座位,他都已经做好最坏的打算了,罗斯先生跟着雅各挤进去。

    “追着左上方的马车!别跟丢了!”帮主的命令从身后闷闷的传出来。


    贝罗看见了那辆马车,他没多问---像他这种小弟还多问什么---他拉紧了绳索,马车便不紧不慢的跟着前面明显是在逃命的马车。

    “你刚才想说什么?”帮主的声音不像是生气,但也绝对谈不上高兴,哦贝罗才不关心他们两个在剧院里干了些什么才能够摩擦起这么大的火---好像不太对。

    前面的马车横冲直闯,撞翻了不少的店铺,但是这两个人没有一个再说接下来的动作。

    “这是双人的记忆同步,我亲爱的雅各,”听到这里贝罗简直牙都要酸倒了,但是他只能继续咬着牙忍着,一个以戏剧出身的人,带点夸张总是正常而可以理解的,“我比你先到UB,那段记忆我已经先同步了,但是没想到像这一段的记忆需要双人同时都在场,不过我们已经修复了,不是吗?”

    



    对话的两位主人公坐在各自的对面,雅各蹬着罗斯,对方的脸上还有他之前一拳打上去的痕迹。

    他们打了起来,在罗斯把他撂倒以后,雅各像对付一个街头恶霸一样,一拳头毫不客气的打了上去。罗斯吐出了一口血,他们扭打在一起。可那之后过根本算不上打架,倒像是两个恋人之间不痛不痒的打闹。当雅各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晚了。他们的獠牙伸了出来,却不是对着致命点,而是对方的嘴巴,他们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嘴里,企图要以闷死对方的策略在战斗中取胜。

    当然他们两是个平局,他们把力气都花在撕扯对方的衣服上,雅各扯掉了几颗罗斯的扣子,而罗斯则成功的解开了雅各的皮带。这下胜负分明。胜利者用他最尖锐的武器捅进失败者的身体,失败者在地上攥着胜利者的衣服疼痛难忍的扭动着,却在对方刺得更深入的时候大声叫着,把自己所能感受到的知觉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这是胜利者应得的奖励。



    “我真不敢相信他们居然和你一起骗我?!”雅各扯了扯衣领,试图遮住锁骨上明显的吻痕,“伊薇也是其中之一吗?!”这个任务是伊薇给他的,这不难让他联想到某些直接的因果。

    而罗斯,则非常满意的看到他做的标记:“不,弗莱小姐并不知道,我是作为间谍,或是说是卧底,为了这次的目标而故意显得像是个现代人而已,说到这个,”他探出头,看了看前方依旧在颠簸狂奔的马车,“躲藏在记忆链里面的那位看来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


    他们正在追的这位圣殿骑士,其实就是现代的圣殿骑士,想要找个借口靠近UB并躲在刺客的记忆链里窃取信息。雅各一脚踹开车门,这让本来就在急速奔波中的马车使劲晃了晃,但是罗斯看上去一点也不被困扰,他只是撩开车帘,仿佛车外沿路的泥泞和混乱的场景是一场极为精彩的表演。

    雅各迅速而熟练的爬上车顶,他让贝罗坐过去点,自己开始驾车,因此完全没有注意到同伴突然变得惨白的脸和以极快的速度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



    那场战斗,被黑鸦帮成为传奇的一幕之一,听说黑鸦帮帮主是如何如同黑夜里鬼魅的影子一样追上了圣殿骑士的马车,追的他们走投无路,惊慌失措,屁滚尿流。又是如何像战场上骁勇的斗士,手中的金鸦雕像的手杖在空中优美而致命的划出一道道冷光,以陆地为画布,鲜血为墨水,画出了一幅惊世奇作。最后在支离破碎在地上翻滚的马车上潇洒的跳下来取走圣殿骑士的性命。

    可真相只在一个扶住一旁墙壁不住的呕吐,脸色惨白的黑鸦帮小弟的嘴里,贝拉表情淡漠的拍着对方的背,一边听黑鸦帮群众激动地,唾沫横飞的描述。



    至于现代这边,肖恩非常有幸尝了一次雅各的饭,听说他没来上班一个月,他的班都是由雅各代理的,但是当事人之一倒是很高兴的哼着调调,毫不愧疚的站在咖啡机旁边擦着杯子。

    常常去咖啡店的青年们和少女们都不止一次的看见那个在柜台前调制咖啡的非常帅气的英国小伙子和另一个更加成熟的男人接吻,有些女孩在心碎的同时也对他们两个表示了支持,还有一些男性顾客则暗地里偷偷吐槽英国人大部分是同性恋。要是这么说,爱德华 肯威可就不高兴了。他非常爽快的在咖啡店里违反规定的用酒喝倒了所有这么说的人。

    最后是被海尔森 肯威拖回去教育了。

    有一段时间,所有,无论是AC还是Order还是WD的部门都看见罗斯先生顶着一张没有胡子的脸出现在咖啡店里,T骨讪讪的给了艾登十美元。

    当然后来这种公共场合接吻也被英国帅气小伙子的帅气的大姐头给敲了一拳而变得克制起来。

    她知道这个店子里还有其他的情侣,开了先河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她非常不想她会对着前辈祖先阿泰尔和艾吉奥吼着注意公共场合的那一天到来。


    雅各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用掉年假,他和罗斯去了意大利,艾吉奥的那个时代。

    


    雅各觉得他们以后还会去更多的地方。想问为什么吗?

    黑鸦帮的帮主坐在草地上听着罗斯用意大利语吟诵着他完全听不懂的诗句。

    他闭上眼睛享受着太阳温暖的照射,他其实也不知道。



    他只是在靠过去吻住罗斯,打断这复杂而生涩的外国语言的时候,觉得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END




NOTE:啊这篇到这里就完结了!!感谢一路大家的支持!像是连载这种东西,没有大家的支持就不会有被填完的一天。好,现在来说点其他的,一篇长文总是有提纲,而像我这种总是写着写着就会其他部分和大纲设计偏离,有一些小细节总是会在写的投入的时候忘得一干二净。所以写出来的故事也是感觉没有那么顺眼,但是还是艰难的产出来了,我的作品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像是什么BUG啊,故事设计啊,描写啊。【在此要感谢指出BUG的小天使:不能来御好烧吗和重度幻想曲】。啊我希望以后我在写的时候提升自己的水平以及产出更好吃的粮食!!


以及关于本子,非常正经的本宣会在下周出来,通贩的话链接会在两周之内贴出,第一次出本,各种手忙脚乱,但是终归还是七零八落的大致情况弄清楚了!!【握拳】会尽力不出差错的出本的!!那么我这几天就会肝两篇纯pwp番外了!这是收录在本子里但是不会公开的肉哦,有关键词可以提供:一篇是以‘You'll Never See The Ending Coming‘为背景的,车震。还有一个是以这篇为背景的在剧院里的浴室play,清理。【你们都懂】。然后本子还会收录现代小段子以及某位太太的封面和free talk,在下次本宣的时候大家就会知道啦!!


谢谢!!





评论(10)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