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ACT.1.1(秦狗,R,野兽血统AU)

题目:Haven't Figured This Out Yet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等级:R

警告:有反社会的扭曲的价值观!血腥暴力的场景!

故事梗概:每个收尾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而艾登还没弄清楚约尔迪的作风。

作者有话说:一个和福来非常激动的讨论的梗。这篇文是最开始由温习Watch Dogs的第一章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然后吃掉福来的真·狗哥系列的图于是这篇AU就在和福来暗搓搓的脑洞之中诞生了!野兽血统AU设定。HE,长篇。



 @FrankFRE 来张嘴吃粮。很多细节和设定都是和福来一起讨论的,她就是我住的北极圈的强力的战友,坚实的同伴!!



==========




ACT.1

SCENE.1    The Devil   恶魔






    

    达内尔走进这个暗无天地,又脏又臭的,弥漫着过期食物和下水道潮湿的霉味的小房间。他穿着街上廉价的白色运动鞋,鞋尖还带着在芝加哥街上逆着风向行走而粘上的枯叶,他厌恶的皱起眉头,双手插在裤包里,嚼着口香糖,把鞋尖在更脏的水泥地狠狠的蹭着。这个行动之后他得到了一个完美的黑色,带着灰色痕迹的鞋子。

    “嘿!你回来了!”杰罗姆今天依旧戴着,用达内尔的话来说,就是那种老土又掉价的灰色的帽子,上面原本有的图案被凌乱的刀痕切割的不成形状,结果被杰罗姆有自己用马克笔随便在上面画了一个竖着中指的图案,但是他的水平又太低,无论是谁瞟一眼都觉得像男人的那个部位。

    他今天又顶着这猥琐的帽子,黑黝黝的脸在这个小房间里更给达内尔一种头痛欲裂的感觉。他把手上顺来的钱包往中间的桌子上一甩。那钱包非常精准的掉落在散落的扑克之间,昏暗的黄色灯光下掀起一阵小小的灰尘,在达内尔这个角度则看的一清二楚。他无视那些因为这个举动打断他们唯一娱乐活动而大声抱怨的‘兄弟’们。

    “看看你们!”达内尔走下楼梯,他一边大声说,一边不管投过来的恶毒的目光,当然了,他们这个时候没有扑上来揍他的原因非常简单,达内尔恶意而又好笑的摁下了开关,刺眼的白色灯光一瞬间充满了整个房间,愤怒的叫唤又一阵一阵的爆发,大多数窝在这里的毒虫或是黑帮小弟都因为长时间不见光而受不了这突如其来的强光而痛苦的捂着眼睛,“嘿!怪胎们,我知道你们不是真正的人类,但好歹你们也要表现的像个...正常人,行吗?”

    说着他比了个引号的动作,语气里包含的讥讽和鄙视甚至能够浓烈过这房间里难闻的味道。



    这话一出口,所有的人都盯着他,要是换成别人一定会被他们露出来的尖牙和变化了的眼睛而吓得大叫老妈外加屁滚尿流,但是站在这里的不是别人,而是达内尔。在业内都被称为别惹的疯子。是了,这就是他们为什么还窝囊的待在这个垃圾的地方又对达内尔敢怒不敢言,要知道,达内尔那件一成不变的黑色夹克里面可塞得满满的都是炸弹。

    这个疯子就这样悠然自得的站在那里,吊儿郎当的,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自己身上会走火。他看起来真是该死的得意,他像是巡视自己领土的动物一样,杰罗姆想,他紧张的揪着自己的衣服下摆,目光随着达内尔的动作而移动。他当然不是像达内尔那样的疯子,操他妈的,没有谁会像他一样,一个纯粹的人类,他都不敢用普通人来形容达内尔,而在这片小地方其他还有呼吸的---当然不能算那个角落里已经躺了有一个小时的死人---都是见鬼的兽人。可就是这群兽人也不敢扑上去,咬死那个混蛋。

    “这就对了,当个乖男孩,”达内尔满意的看着所有人的反应,他在心里啐道,不管是不是个变异人,或者拥有更强壮的力量又如何,还不是庸俗的想要活命。他慢吞吞的走过他们身边,听到他们喉咙里翻滚的低吼,他走到杂乱不堪入眼的桌子旁,上面散乱的包装纸沾着已经冷却的芝士酱,或是几片青菜,还有掉落的薯条的碎屑均匀的占据了每一片土地,他甚至觉得这已经不是一群动物的居住地了,已经沦落为老鼠的居住地了,说到老鼠,达内尔抬眼,看着他们,“宠物就应该有宠物的样子,还有啊,杰罗姆?你是不是把你们家都搬这里来了?我怎么都能听见吱吱的叫声?”

    他大笑起来,没人应和他,但他一点也不觉得尴尬,笑完就继续说,一点也没注意到杰罗姆那涨得通红的脸和攥得骨节发白的拳头。

    达内尔背着手踱步到电脑旁,想起了他今天走到这个肮脏的地下的主要目的,他并不是来嘲讽那些长得人模人样,但在骨子里又是个畜生的种类,当然那也非常值得他来嘲弄,但是最主要的还是老大的任务,他嫌弃的看着鼠标上站着食物的残余,他转过头来命令站在角落里的老鼠:“你,杰罗姆,过来,物品怎么样了?”

    被他之前侮辱过的老鼠磨过来,他想要掐死或者是咬死面前这个人,但是他却窝囊的退却了,和这里所有的人一样的理由。杰罗姆打开电脑,清晰的图像从隔壁更加肮脏破旧的房间通过老旧的都快要断掉的传输线,把由无数个冰冷的数字显示在这由一个一个小块组成的屏幕上。达内尔口中的物品,被四个分布在天花板角落里的摄像头严密的监视着。

    还泛着隐约的雪花的监视画面坦然的告诉了所有人它们的质量,而达内尔显然也没有抱有任何的期待,他怎么可能相信一群肌肉发达的‘变种人’能够给他什么好的惊喜。他贴近屏幕,几乎要把他那双眼睛给贴上去。

    “为什么他看起来像死的一样?!”达内尔大声吼着,猛然增加的分贝让这里所有耳朵都比普通的人类灵敏的半兽人都痛苦的别过头去。

    没人回话,只有可怜的杰罗姆孤零零的站在那里,达内尔用手指狠狠地戳着屏幕,杰罗姆能够清楚的听见指甲和液晶屏幕碰撞的声音,他因此而缩了缩脖子。

    “如果你还有你那老鼠的耳朵!!杰罗姆!就把它显现出来!即使你全身上下都和正常人长得一样,我也不见得你的脑子也能匹配得上,我上一次说的什么?嗯?”

    “你说这是上面要的人,要保证他活着。”

    “那你愿意张开嘴巴跟我说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达内尔继续指指点点,他的指头落在画面上那个男人的身上,他低着头,被捆在椅子上,四个摄像头紧紧地盯着他,却也只能看出是一副重度昏迷的模样。这个人的嘴唇干裂着,翻着白皮,他的脸上还有干了的血迹,黑色的帽子遮住了他一半的脸。

    如果都是在这行的,有一些明眼人就能看出这就是芝加哥最不能说的那个人想要追杀的人:艾登 皮尔斯。



    杰罗姆吞咽着,连忙摆手:“他已经不肯喝水吃饭一天半了,加上你要求的折磨,他已经昏过去了。”

    “还是什么都没说?”达内尔觉得头痛,他的老大就是让他来套这个人的信息的,这道上很多人都出钱买为什么芝加哥最顶层的首领想要这个人的性命的信息,倒不是这个大头从不轻易杀人,而是他想杀的人一般都不会他亲自下发命令,一般都是他的手下帮他解决或者是亲自动手。所有的人都想知道他到底干了什么事,惹了这么大的麻烦,以及很多人也想要他的性命。

    他们得到了艾登 皮尔斯,说来也简单。达内尔盯着屏幕中的通缉犯,他想起他们把这个价格等于一大把一大把黄金的目标抓到的时候,这个人明显精神不对劲,身上甚至还有不少的伤,他看起来完全像失去神智一样。可怜啊,非要去惹不该惹的人,结果被追杀太久逃命疯了吧。达内尔想着,可嘴上却丝毫没有一丝的同情,显然是幸灾乐祸:“物品只有活着才有价值,听到没有!你们这几个人…不,你们这几个杂种死几次都都抵不过他活着带来的价值!知道吗?!这可都是钱!”

    他扭头最后看了一次这个马上就要命丧其他人手上的艾登 皮尔斯,他们老大让他活着,好把他转手以比通缉令里面更高的价格卖到其他人的手里,虽说那位大头想让这个人死,但是听说被委托的那个收尾人只杀死了他的一个家人,结果目标还活的好好的。好吧,姑且算活着。达内尔看着屏幕中那个被传的神秘的人,他不是不好奇,但是好奇也不能换命或是钱,到哪里这个人都是个烫手的东西。

    “后天,后天我们就要把他交出去,”达内尔一字一顿,放低声音,这通常是用来审讯犯人的最低级的手法,但是这低劣的效果也对这个畏首畏尾的败类有用,他瞪着杰罗姆,语调严肃,也许对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达内尔,他吓得迅速往后退,“我希望,我后天看到他的时候,他表现的,活生生的,我不管他要流更多的血或是吃到吐或是断多少根骨头都行!”

    达内尔的鼻尖甚至都要刺到杰罗姆的脸上,他直到对方迅速并带着恐惧的点点头才满意的站直。他挺直了腰板,环视着四周,但是其他的人,不,其他的生物基本不把他放在眼里,他虽然心中窝火,但是又不会真正的动手,别看这些怪胎和常人看上去没什么不同,等他们情绪激动的时候,无法控制,就会有一部分化成野兽,真是披着人皮的怪物啊!

    他在走到楼梯之前,看见了放在最右侧柜子上方的手机,那上面还带着血迹,不是这个手机主人的,而是他的手下。那个疯子,达内尔骂道,真是没想到他这么能打。

    “还是没办法破解那里面的东西?”

    “没办法,”回答的是一直保持沉默的,坐在最暗处的瘦瘦高高的一个人,他带着眼镜,整个人的风格和这里完全不一样,他如果不说话,达内尔基本都不会注意到这群暴力分子里面居然还有一个懂得一点智慧的人,“被严格的加密了。”

    果然真的不应该有任何期待,达内尔翻了个白眼,反正期限已经到了,得到信息与否并没有什么区别。他耸耸肩,那件被所有人惧怕的夹克,其实也就是惧怕夹克里揣的东西,这个动作让所有人都紧张起来,但是什么也没发生。达内尔非常得意的宣布,就像他是什么最顶端的存在一样,但是他也只不过是一个人手下叫的特别厉害的一条狗,只有他自己不觉得罢了。

    “那这个破手机就交给你们处置了,反正你们要是拿着,就有那胆量承担后果,要是不敢,就销毁了吧。”

    说完他就高傲的仰着头从窄小的楼梯爬了上去,那趾高气扬的感觉像是从皇宫里出来的国王一般。




    其中的一个人愤恨的一拳头捶在木桌上,那可怜的桌子发出了破碎的声音,等他松开手,发现那桌子从中间已经有了一条缝。其他的人发出嘲弄和不满的声音,纷纷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了。

    只有杰罗姆胆战心惊的环顾四周,发现一如既往的没有属于自己的位置。他就是这么备受排挤,到哪里都是。他叹了口气,结果这口气还没从嘴里出完,就被那个力大无穷的家伙的一声怒吼给咽回了肚子里。

    “把那该死的屏幕关了!!发出的光真是让老子头疼!”

    杰罗姆正了正自己的帽子,动起他的小短腿跑向电脑屏幕赶紧按照他们说的做。这些人火气大,又被达内尔欺压,火气一直没地方发泄,又不能真的打这个什么皮尔斯,他可不想成为出气筒。

    于是他准备关掉窗口。也不知是身后传来的恼怒不耐烦的语气词让他手抖了还是刚才达内尔带着他一身致命的炸弹靠近他留下的后遗症,总而言之,他不偏不倚的在这个时候,准备点击的时候顿了一下,他就看到了差点让他尖叫出声的一幕。

    刚才还半死不活的目标,此刻抬着头,看着其中一个摄像头。他的脸色差极了,嘴唇也是干裂的,右侧血迹从太阳穴一直流到他的衣服里,凝固这,呈一种红黑色,他的神情就像是游戏里的僵尸一样可怕。但这还不算最吓人的,杰罗姆马上关掉了窗口,整个屏幕陷入黑暗,他捂着自己的嘴巴,生怕喊叫声泄出来,他瞪大眼睛,但那一幕仍在他脑海里盘旋,如同幽灵一样不散。

    那个皮尔斯的眼睛居然在发着绿色的幽幽的光,就像那种,半夜走到路上,在黑暗里盯着人的那种失控的野兽的眼睛一样。





TBC



NOTE:又开新坑,一个奋不顾身的坑【】

评论(1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