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ACT.1.2(秦狗,R,野兽血统AU)

题目:Haven't Figured This Out Yet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等级:R

警告:有反社会的扭曲的价值观!血腥暴力的场景!

故事梗概:每个收尾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而艾登还没弄清楚约尔迪的作风。

作者有话说:一个和福来非常激动的讨论的梗。这篇文是最开始由温习Watch Dogs的第一章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然后吃掉福来的真·狗哥系列的图于是这篇AU就在和福来暗搓搓的脑洞之中诞生了!野兽血统AU设定。HE,长篇。




 @FrankFRE 来张嘴吃粮!!终于和福来搞定了大部分这俩人的设定【】啊人体真奇妙。





==========






ACT.1

SCENE.2    Is In The Detail   隐藏于细节之中 






    如果他有选择的话,他更希望自己能够缩在外面房间里的角落。宁愿外套沾上不知道在那里沉寂了多少年的灰尘和闻着难闻的潮湿的味道,也不要到这个房间里。

    杰罗姆不情不愿的举着简陋的餐盘,天啊那个餐盘看起来,摸起来可真是太要命了,看看上面的铁锈有多少?硬的像个石头一样的面包,杰罗姆觉得那玩意能够把一个人的脑袋砸出血。还有白水,那真的能喝吗?难怪皮尔斯拒绝吃任何东西。杰罗姆半是同情半是惋惜的感叹,这声感叹也不知道有多少成分给那个半死不活的人,像他们做这行的,能够自保就不错啦,还为其他的人担心,真是吃饱了撑的。

    杰罗姆摇摇头,其实他大部分都是为了自己的待遇而怨声载道,可他又有什么办法呢?他身上是属于老鼠的血统,不像外面那几个人,身上流淌着那种捕猎者的血统,他除了能够摇摇他那收回去的并不存在尾巴,跟个臭屁虫似的围着那些人的命令团团转,还能干点啥呢?

    就像这样,他被命令去给这个人送饭,原因就是一个,那就是他们懒得看见对方那张脸。其实他们肯定也不希望自己比普通人更加敏感的鼻子在这个暂时牢房里受到酷刑。杰罗姆皱起眉头,差点眼睛一闭昏过去,这个房间里的臭味和血腥味混在一起真是一记重力毒气炸弹,冲的杰罗姆脚下一个踉跄。

    这气味传播特别迅速,外面的几个打手瞬间就闻到了,他们大声抱怨,怒吼着让杰罗姆关上门。

    杰罗姆立刻照做了,他真是怂,但是每一次这种对于自己这种窝囊的行为的后悔和其他人欺压的举动而生气都只能打碎了吞进肚子。他可真想有一天出出气啊。

    内心纠结是一码事,杰罗姆依旧还是需要来和这个快要死的可怜人呆在一起,分享分享他们悲惨的事迹。皮尔斯从来没回应过,全是他一人自说自话,但是这种要命的小空间里还要保持沉默,那简直不如杀了他。



    杰罗姆把角落里的椅子拖过来,发出一串刺耳的摩擦声,但是被绑住的皮尔斯一点反应也没有。他颤颤巍巍的把装着硬邦邦的食物的放在对方的腿上,然后就像触电一样猛地收回手,并往后退了几步,他紧张的抓着自己的手,却发现对方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依旧是那副昏迷的样子,仿佛昨天他看到的那双属于野兽的眼睛是自己想象出来的。

    但是他绝对相信那是真的,那些兽人在围捕这个人的时候的传闻他听说了,这个人当时就像疯了一样,不要命似的冲出去。他的速度非常快,他的力量也很大。杰罗姆看到那几个兽人都已经半兽化了,扛着浑身是血的艾登 皮尔斯回来的时候,他几乎吓得都站不稳了。那些血不只是皮尔斯的,他能闻出来,还有不少都是混着这外面六个人的血。

    说他没有野兽血统?鬼才相信。



    “别怪我没说过啊,”他跨过椅子坐下来,双臂交叉撑在椅背上,他把头耷拉在手臂上,“我虽然很同情你,你知道,就是那种出于你我处境很相似的那种心情,你说你惹谁不好,偏偏是那个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人,你看,还把致命弱点都留在芝加哥,你家人,我以为你懂这行的规矩。”

    他取下帽子,用大拇指来回摸着那个他亲自画的标记,他不是没听说过他人对这个东西的评价,他只是装作听不见而已。想到这里,加上前一阵子受的气,他真是越想越愤怒,他不能对任何一个人宣泄,只有面前这个半死不活的人。

    所以他这心中的怒火真是越积越多,他慢慢收紧手,把这受尽嘲笑的帽子扔到地上:“操!该死的!那群该千刀万剐的混蛋仗着自己的主人欺压其他的人!我他妈的该死的是个废物!我真想有一天能够拿着他妈的枪口捅进他们喋喋不休的嘴巴,打穿他们的喉咙,看着他们痛苦的在地上流血,然后让…”他由于越说越激动,说到这里竟然满脸都涨红了,他一口气喘不上来,不得不咽了口水,中断了一下,继续说道,“操!让他们求我放过他们!然后我会…”

    他被一句话语打断了,那凭空出来的语言并不是外面的人,这墙壁很厚实,声音基本传不出去。这里只有两个人,那句跟个才抽了一口烟吐出的烟雾般模糊的话就和劣质烟的味道一样,差点把杰罗姆呛死,当然是被他自己的口水。

    这话是这么说的:“你说完没有。”



    杰罗姆吓得闭嘴不敢出气,他知道一定是这个神经病皮尔斯干的好事,他在说话,即使他看上去和刚才要死的样子没什么区别。他那干裂的嘴皮子轻微的颤动,那句话就这么跑出来了。

    “操!操...”他第一个字说的很大声,但是又做贼心虚的变回了正常的音量,他舔舔自己的嘴唇,“老兄!拜托你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好吗?!”

    没人回应他,当然了,他也没等对方的反应。

    “天啊你吓死我了,你知道像我们这种人,像你这种,这种有野兽血统的人,不管这血统有多纯,总还是会有那种野兽的某些特点的,你不知道吗!老兄!老鼠就是耳朵特别尖!胆子也不算大!不过这应该是因人而异啦,我的血统不纯,但是鼻子我敢说我够灵!”

    他自说自话,就像舞台上的一个丑角。杰罗姆自己也意识到了,他咬了咬牙,把怒火压下去,他这个时候还不能跟这个人摊牌,他还需要这个人,非常的。

    他先是神经的耸着个肩迅速的查看了四周,他把脏兮兮的帽子从地上捡起来,把可怜的帽子挤成一团,皱巴巴的,带着地上的灰尘和手心里汗水黏在一起,他的手不消一刻就已经变黑了。杰罗姆一点也不在意,比起他即将要干的事情,这点东西就随便了,脏不脏的,是不是夹着个尾巴乞求别人,只要他能忍过。

    “嘿,老兄...”他压低声音,生怕外面那些耳朵尖的人给听了去,“我搞到你说的东西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藏在皮囊之下的恶魔睁开眼睛,他那绿幽幽的眼睛现了出来。那是只有似人非人的野兽才能拥有的细长的瞳孔。

    杰罗姆被他盯得直打了一个寒颤,他哆哆嗦嗦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抑制住了想要逃跑的冲动。这是他的本能在拼命求救,一种对生的渴望。他才不想被这种人盯上,那真是生不如死!

    他继续压着自己的声音:“你想要找的那个人我找到了,用业内的办法,他真是太有名了,你知道吗,真的是个传奇!哇,老兄,我简直不敢相信,第一是他的成绩,第二是他的价格。”

    皮尔斯毫无反应的看着他,似乎连动个嘴皮子都已经没力气了,他的脸色糟糕极了,嘴唇都已经开始变得苍白,似乎身上的伤口流的血和断绝食物所带来的能量的缺乏让他已经快到极限了。

    杰罗姆因此而壮了壮胆子,他清清喉咙,他无不得意的宣布,那动作像极了昨天的达内尔:“我敢保证我能找到约尔迪 秦,这个传的非常神的收尾人,你不是也想找他吗?鉴于你给我的这个提议和钱的资助,我可以帮你把遗愿也一起拜托给他。”

    皮尔斯继续盯着他,连眼睛都不眨一下,他看上去双眼无神,意识涣散,他像是真的认命了一样,知道自己估计是逃不过这一劫,他极其缓慢地点了点头。

    谁说没有人会不喜欢这种场景?看着对方屈服,无论是哪一种形式的屈服都会让他爽上了天,他激动的心情明明白白的写在脸上。他愉悦的,且放松了警惕,谁说想要复仇的人是最恐怖的?他今天,杰罗姆本人,就要验证这是错的,这个艾登 皮尔斯乖的就像一条驯养的狗一样,说不定他的血统真的就是狗呢,看看他微微张开的嘴巴里的尖牙。

    杰罗姆看见皮尔斯的嘴巴一张一合,虚弱的连个声音都发不出,他不得不撇了撇嘴,讥讽和同情一并涌上来,他也同时注意到对方的眼睛散发出的光是时隐时现的,就连兽瞳都没办法保持---他听说血统越纯越需要更大的意志力来控制,然而不管到底纯不纯正,只要带有这种血统的人情绪不稳,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变化,像是什么耳朵啊,尾巴啊,牙齿或者是爪子会显露出来---就像皮尔斯一样,可怜啊,已经处在崩溃的边缘了吗?

    杰罗姆靠近皮尔斯,一点也不担心对方会攻击,他听到这苟延残喘的野兽用虚弱的气声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别忘带上我的手机,我和他的交易在手机里。”

    杰罗姆直起身子,他带着怀疑的目光看了看对方,而对方早就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偏过头去,闭上了眼睛,又变成了那僵硬的雕塑,没人能够看穿他在想什么。

    杰罗姆踹了踹自己身旁的椅子,把手揣进裤包里,迅速的走出了与恶魔交易的牢房。



  

    “他还活的好好的!”杰罗姆没好气的说,让那些生怕这个物品死了而得不到报酬的打手们安心,他故意重重的摔上门,“一定能撑到明天早上!”

    其中一个人示威一样的朝他挥舞拳头,警告他别再用那么大力关门。他讪讪的抓起桌子上的钱,按照惯例,又该他出去买东西了,像什么吃的喝的。他驼着背,戴好帽子准备走出去。

    可也像往常一样,他的脚还没落在楼梯上,身后的那一群人就已经开始闹了起来,他们打着德州扑克,咒骂和尖锐的笑声混在一起。

    老鼠趁着这个空隙,他猛地抄起了柜子上的手机,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快步走出了这个乌烟瘴气的地方。

    可事情总是有些小插曲,比如说那个瘦高的人,他吐着冷血动物的鲜红的信子,把话语嘶嘶地传给他身旁的人。他是一条蛇,对于某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他非常的敏感。

    他让猎豹跟上去。





TBC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