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ACT.1.3(秦狗,R,野兽血统AU)

题目:Haven't Figured This Out Yet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等级:R

警告:有反社会的扭曲的价值观!血腥暴力的场景!

故事梗概:每个收尾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而艾登还没弄清楚约尔迪的作风。

作者有话说:一个和福来非常激动的讨论的梗。这篇文是最开始由温习Watch Dogs的第一章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然后吃掉福来的真·狗哥系列的图于是这篇AU就在和福来暗搓搓的脑洞之中诞生了!野兽血统AU设定。HE,长篇。




 @FrankFRE 张嘴吃粮啦!!请一定教我如何辟谷【什么






ACT.1

SCENE.3   Take Care Of The Little Tail   注意你的小尾巴




    如果每个在黑道走的人,就姑且算是黑道吧,谁会在意这些老土的称呼呢?总而言之,要是这些人有一本‘在社会混的一百条守则’的手册---当然其实是没有的---在那些不能轻易招惹的人中除了那个不能说的存在,也就是这些黑帮的老大会把他那证件照一样大小的照片啪的一声贴在上面,那上面还会有约尔迪 秦的信息,有没有照片倒是不知道了,你看,大家都认识老大,所以就算是他在你面前悠闲的散步走过去,也没人敢轻易动手。

    约尔迪 秦,在这行的名声相当好,来自于他几乎不失手的闪闪发光的业绩和完美的服务。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样等级的委托都有相应的代价,对于约尔迪 秦来说就是钱。没人会像个道貌岸然的正义人士用一种陈腐的口吻讥讽这种行为,也没有人敢,凡是做这一行的,冒着生命危险还和那些穿着制服,胸前带着徽章的,开着车红蓝光呜啦呜啦满大街转的人来回斗智斗勇,图个什么,不就是钱吗?

    这么说起来就会显得分外的俗气,可是约尔迪 秦一点也不在意,他每天还是照样揣着枪,杀着人,做着自己这行,保持着职业操守。而敢说他闲话的人,如果没挡着他的道,就还活的好好的,像这种话说多了,也没了乐趣,更何况约尔迪的声望越来越高,大家也不会附和,于是这样的言语便消失了。但要是像那种不识趣的,非要找点麻烦,据传言这种人的名字再也没在ctOS的系统上出现过。

    如果想要找约尔迪帮忙也很简单,只要在这条道上,有钱,约尔迪是很乐意帮忙的。虽然找他做事的人并不能用络绎不绝来形容,但是他也很忙,有的时候推迟委托也是常有的事情。比如说像这个艾登 皮尔斯。他听说被派出去的杀手没能干掉这个人,反而杀死了他的家人。约尔迪不禁为这个收尾人感到惋惜,像一个复仇又不管不顾的人,最难对付了。

    而现在这个估计被怒火和仇恨搞的没什么理智的人找到了他,他对于给他大笔钱,带来生意的家伙一般都不拒之门外,不过这次有点小意外,他本来应该早一周回复这个人的消息,但是他的上上个任务和上个任务竟然有联系,他们联起手来对付他,这花了他不少时间去把烂摊子给收拾干净。等他把自己心爱的一套西装---却沾上了那几个人该死的血迹---愤恨的扔进垃圾桶的时候才想起来这回事。

    可是艾登 皮尔斯一直都没再来烦他。

    这并不能阻止约尔迪穿着他新的一套灰色西装,坐在靠近河岸的一处咖啡厅里享受着下午的阳光,并等着这个新的委托人找他,他们在一周之前就约好这个地方了。他拿起装着咖啡的纸杯,还剩下一半的褐色液体随着惯性转悠着,把所剩无几的热量给散发掉。艾登 皮尔斯迟到了,是因为疑心太重而正在暗处观察自己?还是说被追杀的人给弄死了?

    约尔迪把手上的纸杯放下,他觉得那又苦又凉的饮料简直侮辱了咖啡的称呼,为什么没人给他一个任务,整顿整顿咖啡师的质量呢?他保证他能把黑漆漆的枪口戳到那些半桶水的业余人士的脸上,把他们吓得屁滚尿流,再也不敢靠近这些现代产品一步,让他们好好体验一下纯正的手工咖啡爱好者的愤怒。当然啦,没有人有这种心思,干这一行的大部分人都没什么享受生活的情趣,劣质的酒精就完全能够堵上他们张口闭口都是脏话的那张嘴。

    即使是奉行着顾客至上的法则的收尾人,也因为无聊而只能吞下这能杀人的液体而不耐烦。他把纸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站起来,拽了拽自己的西服,试图想让上面因为坐着而起的褶皱消失。他失望且带着一点点不爽的离开,时间就是时间,不能因为他放了他一周的鸽子,于是就选择这种时候报复回来啊。



    这幅场景若是放在任何一个只是到这里来消磨下午时光的普通人的眼里,就是这个穿着非常规矩的人被某个不懂得礼仪的人放了鸽子。但是坐在咖啡厅最角落里的老鼠却不这么想。他正是这个放鸽子的人,但是他不是艾登 皮尔斯,也不是任务的委托人,他只是一个偷偷捡便宜的小弟。正是因为如此,他便更不能让自己唯一的救命稻草就这么轻飘飘的走了,所以他慌忙的起身,他坐的椅子因此而摩擦过地面,发出刺耳声响。老鼠并没有管这个声音给别人带来多大的困扰,他没注意他人的表情,他也不关心。

    他的眼睛里只有那个穿着灰色西服的人。杰罗姆暴力的推开走在他前面慢悠悠的行人,无视他们的咒骂和抱怨,他加快脚步,约尔迪依旧保持着那样的速度,杰罗姆按耐不住的想要伸出手拍拍对方的肩---事情总是会在这种时候发生变故,杰罗姆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的手,也没看清他的动作,他只是觉得自己的脖子一紧,这倒不是因为约尔迪掐住了他的脖子---他只是抓住了他的领子,方向非常的精确,一点也没偏,他就这样拽着杰罗姆的领子---下一刻杰罗姆能够思考的时候是带着后脑勺的剧痛,蜷缩在地上,而眼前模模糊糊的只有对方那双干净的不正常的黑皮鞋。

    “嘿,你知道上一个敢手上带着咖啡渍就来碰我衣服的人是什么下场吗?”杰罗姆听到传说中最厉害的收尾人这么说道,他的声音不是他想象中的低沉,也没有带着冷酷啊之类的跟故事里那种老大级别的人的那种感觉,反而是一种轻佻,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保证他想要听的人绝对能听得一清二楚,他看见那双黑皮鞋走动着,“啊他现在应该正在河里和那些鱼相会,我不知道他能不能看见美人鱼,我倒是希望他能看见,这样他就能体会一下我当时想要对他做的事情,只可惜他在被吃进肚子之前没能先享受一下美妙的歌声和惊人的容貌。”

    杰罗姆不得不咳嗽着,但他发誓他绝对不是故意的,约尔迪抬起脚,用鞋尖抵着他的肩膀,准确的说是右肩,猛地发力将他钉在墙上。杰罗姆没骨气的尖叫起来,他的右肩非常恰好的,在几天前才受了伤,现在还包着纱布。

    “嘘嘘嘘…”约尔迪说,他把食指放在双唇之间,这让杰罗姆紧皱着眉头,抬着还有些冒金星的眼睛起来,他看见的是一个恶魔,这和传闻完全一样,他甚至觉得传闻都还有些模糊了事实,就像童话故事一样,把一些非常残酷的事情极大的弱化,让大家都知道,却对此没有什么感觉。那是一张淡漠的脸,他对折磨别人甚至已经没有什么感觉,他是故意的,杰罗姆咬着牙,觉得血都从纱布里喷涌了出来,他知道约尔迪一定是故意踩上去的。他面前的这个恶魔收敛着他身后黑漆漆的翅膀,只是拿着被地狱之火淬炼过的三叉戟,刺进他的右肩,开着玩笑,“别发出太大声音,”他这样说着,还摆出了一副很无奈的样子,他用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太阳穴,“我有偏头痛,我讨厌那些给我带来不快的事物。”

    他说完这些并没有收回脚,没有结束这场他主宰的酷刑,他只是把武器刺得更深,让鲜血染红杰罗姆的衣领。他看了看自己的手表:“你已经盯了我有将近一个小时了,如果你是别人专门雇来跟踪我或是监视我的,那我只能可怜那个人真是瞎了眼睛,”他满不在乎的陈述,顺便理了理刚才由于把杰罗姆甩到墙上而弄乱的袖口,“我能给你这个委托人推荐更好的人,如果你能告诉我对方的名字的话。”

    “我我我不是...”他终于能够在疼痛之间抽口气,杰罗姆大叫,“不是来跟踪你的!!”

    “啊所以刚才鬼鬼祟祟的缩在角落的人不是你咯?”

    “确实是我,但…”杰罗姆面对被戳穿的谎言而结巴起来,他的眼神飘忽不定,谁说不是呢,老鼠和所有说话一般都会是这样,做贼心虚的样子,看上去真是让人心生疑惑和反感,可是他偏偏就是遇到了约尔迪,那把黑色的冲锋枪---他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掏出来的---黑漆漆的枪口就已经死死地抵在他的额头正中央,杰罗姆吓傻了,他呆呆地,惊恐地瞪大了眼睛,徒劳的大喊大叫。

    约尔迪发出了沉重的一声抱怨,他恨不得能连续翻几个白眼来表达他的无语,他真想一枪就解决这个惹得他头又开始痛的根源,但是他却用这把从上个任务目标那里得到的战利品使劲顶了顶对方:“你那熏人的老鼠的味道我隔着一公里都能闻见…不要说话,是的我知道你有野兽血统,一个完全不懂得隐藏自己气息的老鼠…上帝啊...你能闭上嘴巴不要发出噪音了吗!”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杰罗姆就像硬生生地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叫声转瞬化为尖锐的抽气,全部哽在喉咙里。

    “艾登 皮尔斯!!!”他在一段宁静之后开口,发出的声响却和之前尖锐的假声一般,破了音,他顺了顺喉咙,重新开口,“是艾登 皮尔斯让我来的!”

    这恶魔猛地张开了他背上漆黑的羽翼,炽热的三叉戟从他肩膀上撤下来,杰罗姆长松一口气。

    “有意思,第一次听说这样来完成合约的,不过生意就是生意,”约尔迪的态度有所转变,但是他依旧带着疏远和嫌弃,不要问杰罗姆怎么知道的,他就是他妈的知道,“你知道合约是什么吗?嗯?”

    老鼠一听以为约尔迪是说那部手机里的合约,他在心中窃喜,果然皮尔斯没有骗他,于是麻溜的掏出那个他们一群人都没办法破解的破手机,交给约尔迪。

    约尔迪迟疑了一下,这给老鼠徒增不少压力,但是还好,没等到老鼠手抖得连手机都拿不稳,约尔迪就接了过去。

    “皮尔斯人呢?”他一边翻动手机一边问。

    “他...反正是活不过明天了。”

    “哦。”

    杰罗姆惊异于约尔迪的冷漠,明明付了那么一大笔钱,却丝毫对委托人的生死不关心,太冷血了。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现在一直在抽痛的肩膀,忍不住的开口:“皮尔斯跟我达成了协议…他说我的要求就是他的,我想让达内尔永远不再出现在ctOS的系统中…你明白的吧…我想让他死!”他越说越压低了自己的声音,说到最后甚至带上了恶狠。

    一个被欺压久了的可怜人,无能为力的复仇,满腔暗暗的怨恨,这样的人他见多了,不管是活的或是死的。约尔迪只是用余光瞟了身旁这个老鼠一眼,他在非常非常久之前,久到他都没什么印象了,他不太确定是否是那个时候他对这种人还有一丝的同情,这些可怜之人总是有可恨之处。他收起手机,速度非常快,老鼠只来得及看清那个手机的屏幕,散发着淡淡的蓝光,有一个对话栏浮现在屏幕中间。

    他带有疑心的瞄了一眼约尔迪,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破绽,他就把那当成了约尔迪和皮尔斯之前的合约。他感觉今天简直是他最幸运的一天,之前所有的苦难都已经过去了,他甚至觉得脚下轻飘飘的,是他从未体验过的快乐。他想,他终于有一天能够摆脱那些该死的神经病...然后他真的感觉自己轻飘飘的,倒不是因为他的野兽血统让他变异,真的可以飞上那么一小阵,没人能,他之所以觉得自己飞起来,然后狠狠地和地面来了一个致命的亲吻,就是因为他面前的人。

    “我最烦你们这种内讧的了,”约尔迪面色不善,他拿起那把冲锋枪,熟练的上膛,而杰罗姆趴在他身后的地上痛的搞不清东南西北,“你看,你来找我,却把生意之外的麻烦带过来,天啊我还以为他是来接应你的,或者是保护你,看来真是我想多了…我是一个非常称职的收尾人,但是下次还是请你把你身后的小尾巴照顾好,我讨厌做生意合约之外的任何事,比如说保护你的小命。”

    杰罗姆看到自己非常熟悉的猎豹出现在面前,他的尖牙和兽瞳都出现了,甚至连兽化的爪子都已经撕开他那人类伪善的外壳,破碎的棒球衫纷纷落于地上,杰罗姆这下没有大叫了,他也不敢,他的胆都要吓破了---他知道这群人对待叛徒的下场。

    “请帮我告诉皮尔斯先生,”约尔迪这个时候开口,他的声音依旧保持着轻松和随意的步调,他对面前的兽化的猎豹一点也不紧张,可这倒是把老鼠给吓坏了,“我这套西服是新买的,在约定的价钱上我觉得他应该再加上这件衣服的价格。”



    这是杰罗姆吓昏过去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TBC





NOTE:这章更完就做一条快乐的咸鱼了...这篇文并没有固定的更新时间规律,全凭一时鸡血和福来的监督...所以更一章就吃一章吧!【不】以及下面两三个月会非常的忙,会忙成狗哥【?】所以一周可能会更也可能不会,过了这段时间应该就能恢复更新速率了,总而言之就是给一颗定心丸,应该是不会坑的【嗯应该。






    

    


评论(1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