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ACT.1.5(秦狗,R,野兽血统AU)

题目:Haven't Figured This Out Yet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等级:R

警告:有反社会的扭曲的价值观!血腥暴力的场景!

故事梗概:每个收尾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而艾登还没弄清楚约尔迪的作风。

作者有话说:一个和福来非常激动的讨论的梗。这篇文是最开始由温习Watch Dogs的第一章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然后吃掉福来的真·狗哥系列的图于是这篇AU就在和福来暗搓搓的脑洞之中诞生了!野兽血统AU设定。HE,长篇。



 @FrankFRE 北极咸鱼组又到了工作的时间啦!于是要给肥肠辛勤的污福喂食。-----来自北极咸鱼组的咸鱼琰这么说道。




ACT.1

SCENE.5    A Gentle Turn   微不足道的变化




    “这该死的狗怎么还在叫!!”

    他们在一种焦急和忐忑不安中等待着,他们等待着消息。而这个时候他们后院里的狗突然狂吠起来,刚开始是猛烈的,凶狠的叫声。这突如其来的叫喊倒是把屋里的一帮人吓得够呛。他们看着桌子上一动也不动的手机,沉寂着。他们宁愿看到手机突然从桌子上蹦起来,发出那样的恼人的声音。

    “谁,”离手机最近的那个人皱着眉头,他不住的抖着腿,那是一个紧张的人常常的下意识的动作,“谁快去把那只狗,让那该死的狗停止!!”

    想因此获取老大喜爱的下属们中必然有人自告奋勇,但是又有其他的因素阻止他们这么做,那只狗其实是他们老大当时很喜欢而买回来的,第二,虽然那只狗看上去很温顺,但是实则却非常的凶狠,这个屋里的所有人都被这只狗咬过。

    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没人敢动。


    “那个收尾人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没有。”回答这个提出疑问的小弟是站在老大左侧的人,他用目光瞟了瞟桌面上的手机,仍然是一片漆黑。

    后院的叫声越来越大,而就像每一个达到高峰一样,迎接它的总会是下落,那叫声突然就被掐断一样,变成了威胁性的低吼。

    这就像是警告,他们都已经把枪支攥到了手上,准备把无论来的是什么都给打穿,还要把对方钉起来---然后他们看到了一个人影。

    那确实是一个人,但是他们却没办法像想象中那样潇洒的冲出去给入侵者几发子弹。

    约尔迪 秦踏着轻巧的步子,大摇大摆的走进了后院。这里的主人不敢生气,他鞋子上淌落的血沾了一路,从门口那漂亮的大理石板砖,一直到这修剪的整整齐齐的鲜嫩的草坪上,红色的点染正好代替了没有任何花的存在。

    可是他们谁都不敢先冲开门去用手上致命的武器给这种不懂得礼仪的人身上开朵花。


    凡是有眼睛的都能看见被他们形容的就像看守地狱的刻耳柏洛斯一般的恶犬身上并没有束缚---即使有也会被那两个肉眼看不见的头颅撕碎—它却只敢站在原地,呲着牙,让一点点火星从缝隙中,随着喷洒出的热气散落出来。

    它仅仅只是低吼着,露出牙齿想要对方因此退却。

    约尔迪的身上也沾了不少血迹,他们在委托这个收尾人之前曾经听说过一些传闻,比如说这个收尾人性情怪异,行为举止也非常的让常人无法理解。他们对此已经有了准备,实际情况却大大的超乎他们的预期。

    他每踏出一步就会有少许的血从皮鞋上抖落,那恶犬嚣张的火焰便渐弱一份,它面对的的确是一个入侵者,但是守着地狱之门的存在都无法与之抗衡,它凶狠的低吼渐渐的变成了呜咽,最后变成了尖细的叫声。

    而这个时候约尔迪已经站在了这头犬的面前,这伤人无数的狗垂下了它的耳朵,低下了头颅,任那只沾满了鲜血的手触碰它的头顶,然后慢慢的抚摸着,甚至擦过它的耳朵。

    约尔迪的双手都是鲜血,干涸的,也有还没干的,暗红色带着疏落的温热落在看守犬的头顶。像是一个带着更加浓稠戾气的使者敲响了沉重的大门,他既不是用恶魔就能简单形容的,也不会是什么白色的信鸽叼着橄榄枝扑腾着翅膀善意地带来信息。

    约尔迪如此简单的就驯服了地狱之犬,为自己的战利品点缀上标记,手掌之下的狗竟摇了摇尾巴,晃着它红色的头哈着气。

    他们看见约尔迪笑了。


    笑容不一定代表开心,笑容还会有很多其他的含义。他们并不敢轻易揣摩,毕竟这一幕放在任何一个正常人的眼睛里都是十分变态的。

    他们打开了门,把武器藏进身后,像每个在生意之间尔虞我诈的普通人一样:“约尔迪 秦…?”

    被叫到名字的人直起腰,他收回手,转过来面对他们,他依旧带着微笑,那句话叫什么来着:伸手不打笑脸人。于是刚才还紧张的觉得手脚冰凉的老大勉强扯出了一个微笑。

    “你们的委托我已经完成了,由于一点小意外…”约尔迪说,‘小意外’带来的满身血迹吗?他们质疑却又只能埋在心里,“手机被某些小猫小狗从天台上扔了下去,所以想着顺路于是就自己亲自过来跟你们说一声。”




    他的手机,现在也许正在那片废弃的空地的杂草里躺着,也许就像这些人藏着枪在背后一样,他的手机被流浪汉捡着揣进了衣服包里。

    若是像电影那种慢镜头回放,也不知道摔没摔坏的手机会带着泥土的碎屑漂浮起来,然后以一种完美的弧度飞向之前约尔迪在的楼顶。这个故事的中心并不是一个随处可见的手机,即使那上面有无数有头有脸的人物的联系方式。

    收尾人松开狙击枪,枪把由于失去支撑力而缓缓的向下倾斜,支架则承担了起了大部分的重量,维持了平衡。

    他知道失去理智的兽人是什么样,不会是那些热衷于想象的人,比如那些喜爱编故事的,凭借什么吸血鬼的烂俗的爱情就能夺得不少青少年甚至中年人的心的人写出来的小说中的形象,也不会是某些神经质的疯狂痴迷研究兽人的科学家预测的那样。真正的样子,就应该是艾登 皮尔斯现在的模样。

    他不会褪去全身人皮。艾登,这长着一对兽耳,呲咧着尖锐的兽牙的人类,没有自然深处那种野兽的皮毛,反而他露出来的皮肤都是如普通人一样干净,散发着淡淡金色光芒的兽瞳紧缩着,正常人是无法注意那黑漆漆的瞳孔里的运动的。

    约尔迪若是那种人的话早就不会走在这片土地上了,这周围的一举一动都会刺激这个已经失去理智的...他知道艾登是犬类,但又不完全是。也许是狼犬的混血,他不关心,一个没有人类意识的兽人也不过就是野兽,这在约尔迪眼中并没有什么区别。他见过很多这样的人,无法承担压力,任由这种愚蠢的原因冲垮自己。

    他本来不应该关心这些的,约尔迪向前走了一步,对方眼睛的光亮猛然增强。他立刻举起双手,像一副投降的样子,他退让:“噢噢噢...别急,皮尔斯先生,是你要我到这个地方来的,现在我来了,所以你的委托任务是什么?”

    他本不应该关心这些,留下来的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要知道皮尔斯交给他的委托是什么,他不能收了钱却什么都不做,他在尽力让自己准备做的一件基本上会失败的事情成功,听上去挺拗口的...其实不过就是,一个完全兽化的人,基本不太可能再恢复了。

    其实如果真的有可能---当然啦他怎么可能知道,他是个完美的收尾人,又不是个天才的医疗家---他非常想和拥有另外一个眼睛颜色的艾登 皮尔斯对话,至少有另一种颜色长着这一双耳朵的皮尔斯先生还有神智,还是个半人类,半兽化的模样。

    这野兽张开嘴巴,吐露的并不是人语,而是与生俱来的低吼,预示着一个动物本能的对领地侵犯者的威胁。

    “其实我真的不想再和另外一个兽人打架了,你知道这套西服有多贵吗?皮尔斯先生,虽然没有你付的钱多,但是这额外的费用...那个老鼠估计也没跟你讲,算了,我是一个非常负责任的收尾人,这套西服就当我的诚信保证金好了。”

    他絮絮叨叨,这在野兽的眼中是非常不可理喻的,对于一个感觉到威胁的野兽来说,下一步他应该做什么?他应该扑上去,把他的嘴巴撕烂,咬碎他的喉咙。

    他并没有听从意识的指挥,因为直觉制止了他。


    约尔迪又朝艾登靠近了一步,他的眼睛开始变色,本来是深棕色的眼睛一下子沉淀下来,隐隐涌动着狠戾的暗红色光芒,艾登浑身上下的戒备都立了起来,他才发觉站在他面前的并不是刚才混乱之中那些不值一提的人渣,也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和他一样的兽类。浓重的信息素冲破了他规划的领地界限,他低吼着但却无法动弹。他也许并没有人类的思想,但是直觉却非常准确。

    面前的同类的信息素完全盖过了他的,这是在真正开战之前气势上的决斗。他就已经输了。但是他不能放弃,他还是需要站起来,就像在饥饿和疼痛的打击下他依旧挺了过来,他还需要站起来,可是他站起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他并不清楚约尔迪是什么时候动的,就只是这个半兽化的人缓缓的朝他走了一两步,他的下巴就一阵剧痛,他被牵制着抬起头,直直的和那双暗红色的眼睛撞上。下意识地,艾登发出低吼。这个半兽人半跪着,和他在同一高度,他压抑的信息素笼罩着。他只觉得所有的空气都要从肺里挤出来一样。

    约尔迪发出一声惊叹,他始终带着笑容,就像只狡猾的狐狸一样:“居然真的能变色...你挺让我惊讶的,皮尔斯,我从没有见过绿色的眼睛…很漂亮,像我之前合作过的一个黑市的委托人送给我的一颗绿色的...玉石?你若是能够恢复,也算是缘分,不过先说好,这都是为了生意,我会找那些传闻中非常好的治疗师帮助你的,就当做额外的礼物吧。”

    他捏住对方下巴的同时,皮尔斯的右眼就从金黄色变成了深绿色,他从不吝啬自己的情感的表达,他的确感到惊讶。而皮尔斯的脸上全是血迹,有些是他自己的,有些是那些尸体已经变凉的人的。他伸出另一只手,着迷的让自己的手指沾上那些血迹,他把这些痕迹涂抹在艾登的脸上,而艾登呲着牙,头顶的耳朵因为这样的行为和对于自己信息素的退让而不时的抽动一下。

    他猛然之间就松开了手。


    艾登的头颅垂下来,他的整个身体都朝后面仰去。约尔迪快速的拉住了艾登的衣领,他把这个陷入昏迷的野兽拽回安全地带。一个完美的气息攻击。约尔迪对自己的作品得意洋洋,却无法忽略刚才自己冒出的一个念头:他真的很想知道摸那双耳朵是什么感觉。

    可是他没有做,也许以后,也许没有以后,反正过一会这些感觉就会消失。约尔迪把艾登扛起来,他看了一眼自己的狙击枪,决定顾客是上帝。

    他站在刚才艾登占领着的那个边缘,这是杰罗姆气喘吁吁跑上来的时候看到的最后一幕,他猛地推开门,看到约尔迪稳稳地扛着艾登,就那么轻飘飘的跳了下去。




TBC




NOTE:其实文中的这一幕感谢污福也是有美味的图的!!虽然情景不太一样发生的背景也不太一样但是这种感觉是一样的!!!*摇摆*请走这里:http://frankfre.lofter.com/post/1d5bce65_a81624c




评论(9)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