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ile Talking.#01(秦狗,PG)

标题:While Talking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警告:无

故事梗概:这是一份加密录音,它讲的不是腐烂的内幕,也不是能够来勒索人的秘密...它不过是一个简单而又普通的相遇的故事。

作者有话说:又是摸出来的咸鱼一条。依旧没有什么剧情,希望能看过这篇小短打文之后开心一笑便是最好的事情啦。




    20XX.7.18.代号BETA程序#1

    第一次测试

    ……声音指纹已识别成功,程序已启动.

    以下为录音文件#01




    ...艾登,我叫艾登 皮尔斯,下面是ctOS系统内部代号BETA程序第一次测试…标记为一号...我觉得这很蠢…(长时间的停顿)

    ……(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的声音,远处传来的声音)是你要坚持的,艾登!

    (叹气)我只是说这是一个测试,是你要这么做的。约尔迪,不要把血迹沾到墙上了,那真是该死的难弄下来,我不想早上一睁眼就看到凝固的褐色印记。

    嘿艾登你应该对我多一点信心好吗?......(远去的脚步声,关门声)

    …… 

    好吧...重新来,我叫艾登 皮尔斯,以及我真的觉得这非常傻,我很少录音,为数不多的几条录音是因为手受了伤没办法用只好记录了几个重要的事情…这种事情总让我觉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总而言之,这是T-Bone的研发的一个程序,我只是代为检测。T-Bone,这是个代号,总而言之他是个非常厉害的骇客,那个开发ctOS的人之一,被克...克拉拉称为传奇。克拉拉,一位…我的朋友,也是一位很厉害的骇客,帮了我很忙。

    …….(约十秒的空白)

    把它设定为最高等级,加密。

    好了,刚才说到哪里了?对,以上提到的人全部因为一件事情我才和他们认识的,但是这次要说的并不是关于那两位骇客的,而是一位收尾人。

    约尔迪 秦,也是被称为传奇的存在,芝加哥的收尾人,收尾人也就是那种做脏活的人,我也是,虽然我也会一些骇客技巧…跑远了,我当时就是因为这样的名号才去找他的。这次的录音是他的主意,就像之前我在录音里说的那样,不是在这里的录音,是存在我的手机里的------约尔迪一直都被称作性情怪异,行为举止也不符合常人...是的,他从没录过音,他说他想尝试新的花样,我嘲笑他,但是我还是这么做了...真该死,操。

    这样的缘由以后再说清,或者由他来讲。我就只是提一提,开个头,操,千万不要泄露出去,不然我会把那个人追杀到精神崩溃的,我又不是没做过。

    好吧,进入正题。约尔迪和我,反正有着一种非常复杂的关系,我也不好说到底是怎样的,反正我能相信他,他也会相信我,而且现在的关系更是比之前复杂…我早就应该知道,在搬进这个房子之前。我是不是应该先说一说我和他之间的关系?…不要。我想还是算了,反正我和他之前只是生意合作伙伴,严格意义上,就是金钱关系。

    他帮我报仇,我给他钱,就这么简单。但是那是大家都知道的情节,约尔迪和我在很早之前就撞见了,是的,那完全是一场灾难,而且第一见面礼非常的丰厚,他妈的是一枚狙击枪的子弹。天太黑了我没看清是什么类型的狙击枪的子弹,但是我能记得那枚子弹从我耳边划过去,我的左耳就像聋了一样,操,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耳朵痛。

    我那个时候才当上收尾人没多久,有些经验,但不是老手。那是一场死亡陷阱,但是我当时不懂,我只是觉得报酬非常丰厚,那些家伙简直像不要命了一样的想要追杀当时芝加哥黑帮的其中一位巨头,我就去了,就和许多傻子一样。然后当时天已经非常黑了,我躲在一个集装箱的后面,那个时候不知道是谁就触发了警报。

    没人能够想象到那是一场怎样的混战,我身上有一把冲锋枪,一把消音手枪和一些手雷,这是我当时能搞到最多的东西了,然后我抬起头,那枚子弹就这么出现了。

    全场都是枪声,我没法分辨子弹发出的确切位置,只能凭借最后的直觉,两眼发昏的朝那个方向射了一颗子弹。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多非常恰巧的事情,我那个时候还一点骇客的技能都不会,没法一摁手机就引爆那些电箱,但是那枚子弹就是打进了一个小电箱,然后小电箱嘭的一声爆炸了,蹦出了许多火花,也许是其中的火花引爆了下方的发电机之类的,造成了大停电,这下枪声倒是没有了,我在原地缓了一会才从耳鸣中恢复。

    BTW,那个时候我就觉得这种情景带着无法言说的美。

    周围一片漆黑,那个地方在荒郊野外,也许所有的黑帮老大的习性都不一样,有些喜欢大摇大摆走到街上,去参加什么夜总会,也不会被杀死,有些躲进水泥砌成的堡垒里,让无数精英老兵守护也难逃一死。那个地方离城市太远,周围一盏灯都没有,我也和其他的人一样没法看清周围。

    我不知道那枚子弹打中约尔迪身后的电箱的时候有没有炸伤他,但是后来我知道了。他从未失手过,这是我后面听到的传闻,这是真的。

    直到现在我也觉得约尔迪是一个最不能与之为敌的存在,我不清楚他到底从哪里学到那么多技巧的,也许是实战,他身上的伤疤倒是不少,有刀伤也有枪伤…(又是一阵沉默)

    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收尾人之一。在那个时候就已经是了,除了我那个时候完全没听说他这个人。

    这完全不能怪我,我还正在摸索阶段,所有的一切都是从小学来一直积累到现在的。回归正题,我当时攥着枪,手上全是汗,然后心跳的特别快,完全没办法停止颤抖,又紧张又激动,而且我当时真的对那个朝我射击的混蛋很生气。等我的眼睛终于适应黑暗之后,我站起身---然后哗啦一声,那个混蛋早就在我身后等着了,拿着枪口顶着我的后脑勺,我完全不知道约尔迪当时是怎么找到我的,我也没听到背后的动静,终归还是经验太少,反正约尔迪就拿着他那把喜欢的冲锋枪对着我的脑袋,随时准备开枪------

    ……(开门声,脚步声)

    今天就到这吧,后面就让那混蛋来说吧,他不正好兴趣盎然吗?而且我要去拿酒精和纱布了,他身上的血腥味太浓了,而且我刚才看的时候发现应该是后背受伤了,也许是肩膀…(叹气)他估计又要絮叨他那珍贵的西服什么之类的。

    (椅子和地板的摩擦声)

    我是不是没有提?约尔迪和我现在是共同支付房贷的关系,虽然我们完全有钱直接买下这栋别墅,但是那样就太可疑了,我可不想又体验一回被炸的感觉,而且又是约尔迪的坚持,真是该死的坚持,非要住在固定住所里,我本来是一直想住在安全屋...但是现在也不坏。

    现在,结束录音。

    …(脚步声远去,床垫下陷和吃痛的叫声)

    我现在是伤员,就不能温柔的对待我一下吗?

    是你非要那么软的床垫的,这只是惯力,咬着,我要倒酒精了。

    哦艾登,我更希望咬着点别的什么东西...操,我是说真的!你倒酒精就跟倒水一样!


    …… 

    20XX.7.18.代号BETA程序#1.结束

    …… 第一次测试结束,记录ERROR,整理保存.

    程序结束.

    

    

    

    


    TBC



NOTE: @FrankFRE 投喂粮食!


以及为什么野兽AU没更了呢?为啥一直在这里摸鱼呢?

答案:这文是污福和我一起构思剧情设定的,很不幸的是我们在一个肥肠肥肠重要的设定上卡壳了,于是先歇息【【你

    

    


评论(7)
热度(85)
  1. Prisoner of Earth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
    工作人员日常存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