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Thinking Just Of Me.上(秦狗,超凡双生AU,PG)

题目:Be Thinking Just Of Me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警告:无

故事梗概:那些记忆碎片是艾登拥有的,而把那记忆联系起来的绳索则是约尔迪的。

作者有话说:一直想玩超凡双生这个游戏,但很可惜一直都没有入手...设定采取超凡双生的,但有点改动。如果没有看过的小天使们不用困惑,在文中依旧会说清。摸鱼鸡血一发,大概是个短篇,时间是乱的,但我会尽力让顺序便于理解。








    <我能看见>



     艾登 皮尔斯对着面前的空气胡乱的挥舞了一下。

    “我知道了!!你不需要老是晃荡在我面前!!”小孩皱着眉头大声嚷着,他仰着头就像是在看什么东西,可是他面前什么都没有,“你会害我们被赶出家门的!”他压低了声音,说完还紧张的朝四周看。

    【如果不是你反应这么激烈,你爸妈才不会注意到。】有声音这么说道,像是飘在空气中的鬼魂般的动静。

    艾登一点也不害怕,反而看上去无比生气,他气呼呼的在原地走了几圈,又猛地抬起头:“你不会懂的!你知道大家会叫我什么吗?怪物!”他夸张的挥舞着双手,在空气中比划着,“而爸爸妈妈则会认为我是个神经病!或者他们会抛弃我!把我送进医院!送进那些研究所!”

    【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到这些的啊,艾登?】这声音围着艾登打了转,地面上的树叶都动了动,像是被鬼魂惊动了般,【哦对啦,我们有连接…】

    “没错!”艾登指指自己胸前,仿佛这样就能让那条只能他和这个鬼魂才能看见的紫色闪着白光的链条显现出来,这条连接自从艾登有记忆开始,它就存在了,连接着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他疯了一样幻想出来的鬼魂,他看不见对方清楚的样子,却能听懂他说的话,也是稚嫩的童声,看起来他们两个人的年龄是一样的,“你必须要答应我!约尔迪!不·要·再·随·便·动他们的电视了!他们总是以为我在看!妮琪才三岁!她怎么可能开启电视?”

    【那多无聊...你又不和我一起玩。】约尔迪的语气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我不能!你能不能别这么胡闹,跟你玩就像是在和空气说话交流!这样不仅显得我很傻,而且万一要是被看见了...你别来烦我了!让我一个人静静!”

    果然艾登不再听到约尔迪的声音,他奇怪为什么这次约尔迪那么听话的同时又不放心的四处查看了一下,然后艾登就看见他三岁的妹妹举步维艰的在后花园朝他走来。

    “艾...艾艾...”他的妹妹口齿不清的嘟囔着,并伸出了双手。

    艾登赶忙小跑过去,接住他妹妹的重量。妮琪手脚并用抱住艾登,并把口水蹭了艾登一脸,她咯咯的笑着,并伸出手指着艾登的背后:“艾艾...咚!奶…看!”[艾登,你看!]

    艾登扭转过头,他的脸挤着妮琪又软又肥的脸,他看见约尔迪仿佛非常惊讶的下降到和妮琪水平的高度,他小心翼翼的伸出手,轻轻地,他蹭过妮琪的手指。

    妮琪非常兴奋的发出了一声尖叫,接着咯咯的又笑起来。

    “她...”

    【能看见我,很显然…】





<第一次任务>




    “约尔迪...这非常重要,听懂了吗?”艾登攥紧了手中的枪,死死地抵着墙壁,说话声非常的轻,带着恐惧的颤抖,“我们就是需要拿到文件内容,这很简单对不对?所以别他妈的在那里笑了!”

    【放松,艾登,你这样老的快,再说我就是看到了很搞笑的事情才笑的,你啊,真是不懂得情趣。】约尔迪从天花板上钻下来,他轻飘飘地落在水泥地上------即使他根本就不需要这样做。艾登瞪着他,这毫无效果,他能看见约尔迪恶劣的笑容,随着年龄的增长,他能更加清楚的看见约尔迪了。

    “那你倒是看看场合!”艾登意识到自己的声音有点高了,他立刻压低,“这是我们第一次加入帮派之后的任务,不能搞砸了。”

    【…好,你说了算,艾登。】约尔迪说,丝毫没有一点一滴的反省的意味。

    “现在,这是计划,你进去把那些监视器搞定,我解决这一层的人,然后我会到电梯那里,帮我找到文件所在的位置,然后告诉我,懂了吗?”

    约尔迪点了点头,然后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手,一个蹩脚的致礼,也不知道他是从哪个电视节目里学来的,艾登翻了个白眼。

    等约尔迪消失在眼前的时候他才真正专注于手上的事,然后他发现自己刚才的紧张消散了不少,甚至手都没有再抖个不停了。

    该死的约尔迪。艾登骂道,不出意外地听到约尔迪反驳回来:【你知道我能听见,不用谢,皮尔斯。】

    

    其实楼上并没有任何有趣的事情,约尔迪漫无目的的四处逛着,他看见那些监视器或者是门锁就顺手破坏了,反正他就擅长这些,再不济就是附个身,拿着枪突突突的打一下。约尔迪并没有告诉艾登,其实他们已经被出卖了,这里的目标早就知道他们要来,多么有意思,他们通过监视器像是观察小白鼠一样观察艾登,在他毁坏监视器之后露出惊恐的表情。

    当然,没人能够看见他或者听到他,只有艾登。当事情发展的轨迹超过人们所预料的便有趣多了。约尔迪再一次穿过门,看见几个黑漆漆的枪口正对着他,他先开始愣住了,甚至有立刻闪开的下意识动作,随后他才意识到这些枪口都不是为他准备的,是那个正在下一层自以为自己消无声息的解决敌人的艾登 皮尔斯准备的。

    他从那些夺人性命的武器毫发无损的走过去,约尔迪站在他们身后,静默的看着他们。

    “约尔迪?”艾登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他本该告诉艾登消息的。

    他迅速的掠过一层层的遮挡物,顺着他们之间那根连接找到了艾登的位置。

    艾登皱着眉头看着他,他除了气息有点不稳之外,一切良好。然后约尔迪回复:【在两层之上,右边的房间里。】

    当然他乱说的,事情到了这种地步,就算是得到那份文件也没有任何用处了,他们,他,艾登不过是他们帮派战争的牺牲品------艾登必须要明白。

    约尔迪跟着艾登飘进了电梯,他知道那房间里有什么等着,数十发子弹,背叛,鲜血,疼痛。

    而艾登必须要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除了他自己谁也不要相信...好吧,姑且再算上他这个背后灵。他从来都是站在艾登前面保护他的,这一次也不会是例外。

    





<我的手上沾满了鲜血>




    这件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但是也许只是艾登发现的太晚。

    约尔迪作为灵魂随时飘荡的时候,无所事事,只有观察周围------拜托他不想听课。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约尔迪飘到艾登左前方的座位,那里坐着一个男孩,不高不矮也不胖,年龄就和艾登差不多,都在读小学…无聊无聊。他是真的太无聊,并不想给艾登惹麻烦,或者他想,但是艾登并不理他,他们正在吵架的阶段,艾登从来不喜欢他,约尔迪没花多少时间就意识到了。

    在他第三次把这个男孩的笔弄掉地的时候,他接受到了两道凶狠的目光,一个是来自艾登的,约尔迪很心满意足;还有一个是来自讲课的老师的,但是这道目光是赐给这个男孩的,约尔迪也很心满意足。

    “别去烦他,也别来烦我,约尔迪!”艾登这样在脑海里跟他命令着。

    约尔迪并不生气,他撇撇嘴,飘出了窗外。

    艾登不记得了,这也许比较正常,毕竟不是所有人背后都跟着一个灵魂,艾登的记忆力不是很好,这个男孩很早之前就欺负过艾登,他现在不就是弄掉了他的笔而已吗?可是约尔迪能记得,他能记得每一副嘴脸,记得每一件事情。

    好几次这个男孩都朝艾登扔着恶毒的目光,也许是因为艾登比较受女孩的欢迎?他也不太懂,比较他和艾登是同年龄,不过是稍微懂得多一些,从四周的灵魂那里听来的故事。

    千万别找艾登来说话哦,约尔迪恨不得写个牌子立在艾登头上,每一个满怀着交朋友的信心的女孩和男孩凡是和艾登这个闷葫芦说过话,都会仿佛考试不及格一样沮丧,约尔迪真的很心累。

    这个故事的终结发生在当天下午,约尔迪跟着艾登后面,盯着他背着的书包发神,然后嘭的一下,这个书包就从眼前消失了。约尔迪抬眼,看到艾登被一个个子在同龄孩子中算高的,也很壮的胖小子给撞到了左边的墙上。

    难道这就是那些大人们说的校园霸凌?

    他的艾登表情僵硬地瞪着他们,但没有尖叫或者怒吼。那个早就看艾登不爽的男生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约尔迪很想回家去玩,他不担心艾登打不赢这些人。也许艾登的爸爸妈妈不知道,妮琪也不知道,但是约尔迪知道,他就是那个共犯,他出去,跟踪艾登的爸爸,学他们打架,把他看到的分享给艾登。

    约尔迪也知道艾登从来就不像那些同龄的小孩,不仅是拥有他这个灵魂。

    就像这样,艾登一拳打在这个牵制住他的男生,鲜血立刻从对方的鼻子里喷涌出来,后面涌上来的几个小子也只狠狠的打了艾登的肚子一拳和擦过右脸,他们都输得一败涂地,像窝囊废一样哭嚎着跑开。

    艾登擦了擦脸上的灰,一言不发的捡起书包就走了。

    也学对于艾登来说,这件事情就算落下一段,可约尔迪是约尔迪。

    他跟着那个挑事的男生,跟着他回到他的家门口,他看他掏出钥匙,然后他行动了。

    就像那些孤魂告诉他的一样简单,他只需要伸出他的双手,轻轻的搂住他的脖子。他看到男孩痛苦的表情,激烈的挣扎,隔着门就是他能够求救的人,但是这没有任何用,约尔迪面无表情的收紧手指,他看到男孩涣散的瞳孔,突然松开了手。

    剧烈的咳嗽刺穿了他的身体,约尔迪在空中步伐不稳的飘荡了一下。他不是下不了手,而是他的力量不够强大,他无法抓住这个男孩的喉咙那么久。这和艾登也有关系,他们总是相辅相成的,如果艾登强大起来,他也能做更多的事情。

    男孩咳嗽着说不出话,直到他第十次尝试终于把门打开之后连滚带爬的跑进去,屋子里传来一系列物品掉地和大人们的尖叫声。

    约尔迪只觉得非常无趣,他顺着紫色的线索追回去,什么也没说的看着艾登沉默的走着。就像和前几天一样,艾登咬紧了嘴唇就是不打算和约尔迪说话。

    约尔迪飘荡了一会,终于叹了口气,他伸出刚才差点收割了生命的手,贴上艾登的右脸,那淤青的痕迹渐渐消失了。




TBC



NOTE:摸鱼一时爽...


评论(8)
热度(58)
  1. OceanPure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
    工作打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