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Thinking Just Of Me.中(秦狗,超凡双生AU,PG)

题目:Be Thinking Just Of Me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警告:此章有极其血腥残忍的场面,不适者需跳过第一部分!!

故事梗概:那些记忆碎片是艾登拥有的,而把那记忆联系起来的绳索则是约尔迪的。

作者有话说:一直想玩超凡双生这个游戏,但很可惜一直都没有入手...设定采取超凡双生的,但有点改动。如果没有看过的小天使们不用困惑,在文中依旧会说清。摸鱼鸡血一发,大概是个短篇,时间是乱的,但我会尽力让顺序便于理解。







<大逃亡>




    【你的确知道我们现在是在逃亡吧?】约尔迪说,他坐在艾登的对面,对着窗子哈着气,不过他这么做,不会像其他真正的人类呼出的热气一样给玻璃盖上一层雾,随着他的动作,只有冰霜蜿蜒上去。

    “我知道,”艾登说,并皱起了眉,他看起来十分疲惫,“安静点。”

    【天啊我只是画个画,】约尔迪抱怨,他伸出手,在窗子上画了个火柴人,【你才是那个需要休息的人。】

    艾登盯着窗外,外面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他只能看见他自己的倒影。这辆动车开往芝加哥,整节车厢都只有他一个人,和一个鬼魂。

    “我必须要这么做,约尔迪,我必须要,”艾登攥紧了拳头,他尽管累极了,但还不肯闭上眼睛,他看着约尔迪,像是要确定什么似的低声说,“我怕他们找上妮琪,她还没有成年,我不敢相信如果他们找上她会发生什么。”

    【...你太多愁善感了,我很久之前都告诉你了,】约尔迪说,但是他还是点了点头,【难不成我还能阻止你吗?你还不是照样把我拉上了这趟列车。】     

    “…”艾登无言的盯着地上,他犹豫了半响,终于下定决心抬起头准备跟约尔迪说些什么,他刚刚张开嘴,那话语还未曾从齿唇之间跑出来,便又被突然的堵了回去,约尔迪已经不在刚才的位置了。

    他顺着他们之间的连接抬头看去,虽然他没有透视,但是他知道现在约尔迪一定在车顶上面。外面是狂风大雨,即使约尔迪是个灵魂------艾登很小的时候就担忧过对方的温饱问题,但是后来他意识到约尔迪根本不需要这些------艾登却从来不知道他是否真的能感受到雨水穿过身体的冷。

    “…谢谢。”艾登最后说。他缓缓的呼出一口气,仿佛能把这些天的逃亡积累起来的压力和痛苦驱除。他不知道自己如果真的是一个人能不能撑过这些...但是他知道他必须要感谢约尔迪。

    他发神的盯着约尔迪刚才不到半分钟划拉出来的杰作,在一边漫无目的的想着约尔迪这糟糕的画技和毕加索作品一样的抽象,一边抵挡不住长达两周的不停歇的奔波的劳累,阖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艾登背后的车厢的门被打开了,一个穿着警卫服装的人手上抓着一张毛毯走了进来。如果这个时候有其他的人注意到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人的动作非常的不自然,就连眼睛也是像电影中那种非常恐怖僵尸一样,全部是白色的。

    约尔迪操控着这个人,他在这个人的体内,他不怎么熟练的做着肢体动作,这并不能怪他,他没有多少机会能够这样操控人偶,这才是他第二次。

    他展开毛毯,轻轻的盖在艾登的身上。

    如果不是他附身的时候不能说话,他便真的想对艾登这个心口不一的人调戏一番,但是他却去拿了毛毯来给这个不知好歹的忘恩负义的一起长大的艾登盖上…约尔迪直起身,看到自己刚才随便画的东西正在慢慢的消失,正预示着他这个灵魂一样,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的痕迹------【那是被切开的肢体,有事没事别捧着手机玩,多看看艺术。】约尔迪想。

    他给艾登盖上毛毯之后就该做自己事情了。他掏出这个警卫身上的配枪,朝前面走去。

    【皮尔斯这小子不知道需要感谢我多少次的救命之恩,】约尔迪想,在前几节车厢里分布着好十几个要解决艾登的收尾人,他们顺着艾登的留下的痕迹追了过来,现代科技,信息数据...约尔迪知道这里面还有骇客,他们惹上了很大的麻烦,非常非常大,自从上次他们干掉了一个帮派的老大之后。他们就开始了这样的逃亡的生活,【他一点也不知道我有多照顾他,对吧?】

    车厢的门被打开,约尔迪抬手先是对离自己最近的两个人开枪,这具身体太笨拙,约尔迪也没办法操控他躲闪,子弹穿透他的身体,他被强制从身体里驱逐了出来,他看见这个人的身上蓝色的光电慢慢消散,又是一条性命从他手上夺走。

    约尔迪此刻笑了出来,他知道这里所有人的性命都会被他夺走。他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想打开门,却发现他们已经被困死在这里的表情。惊恐,愤怒,不知所措以及后面的即将出现的绝望,他对着落单的那个人收紧双手。

    这里将会是他作画的地点。约尔迪面无表情的撕碎一个人的胳膊,将他的惨叫折断在喉咙里,第一他讨厌这种噪音,第二他也不想让这些人吵醒艾登。

    他把每一个人都分开了,严格意义上的说,是每一部分。他撕开了有一些人的手臂,有些是腿,还有一些是更加隐秘的器官。他把这些东西随手扔,鲜血染的到处都是,人体组织挂在各种地方。

    约尔迪朝后面飘去,他的身体轻易的就穿过了门,那片炼狱就消失在了他的面前,他转过身,艾登依旧不怎么安稳的睡在座椅上。

    【所以啊…】约尔迪拍了拍手,这是个多余的动作,一个伪人类动作,他站在原地摇摇头,【他真是个讨厌的人,你说我怎么会让艾登长成这样的大人呢?】






<一个开端>





    “我知道你的存在,”戴米安斜靠在墙上,双手抱在胸前,戴着个软帽,他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自言自语,“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但是我他妈的就是知道你。”

    其实不然,约尔迪正好探出了半个身子,一般在走廊上,一半在屋里,屋里是在学习骇客技能的艾登,他正在试图攻进一个服务器。

    “别不说话,”戴米安说,“你每天都跟着艾登...哦你是不是特别惊讶我为什么知道,我是个骇客,现代科技暴露了你,兄弟。”

    约尔迪从墙里面钻了出来,他没有靠近戴米安,也没有做出任何可能暴露他的动作。他一开始就有这种直觉,他非常讨厌这个人。先说好他可没有什么通灵技能,他不可能看见这个人的灵魂到底是什么颜色,也不知道他本性到底如何。

     现在他知道了。

    “其实不是我说,你的存在不是秘密,”戴米安笑着说,“据我黑到的资料,已经有不少部门在专门研究你们这种东西了。”

    “你知道你在现在这种时代其实也没啥用,除了操控操控人,隔空杀个人,能力毕竟有限,像是更改系统,这些我们骇客都做得到,等艾登学会之后...你觉得他还会需要你吗?他从来不在我面前或者任何时候暴露你,我曾经有一次全天观察你们,但是没有,你就像完全不在他身边一样。”

    约尔迪必须要承认,戴米安说的是对的。






<没人能解释一切>





    艾登已经在这里淋了一天的雨,约尔迪静静的站在他背后。

    他全身上下都包着绷带,那场车祸让他的右腿现在还是骨折的状态。他的脸上也是左一块淤青右一道伤痕。如果是普通人,这腿算是一辈子都好不了了。但是有约尔迪在,艾登从来都不在乎这些。

    约尔迪反省了自己是不是帮艾登收拾烂摊子太多才导致现在的场面,如果他真的是个人类,现在他的名号一定响彻芝加哥,他一定是最棒的那种收尾人。

    想归想,但是约尔迪还是飘了过去,他半跪下来,手刚刚要覆盖上艾登的右腿的时候,已经保持着跪姿一天人突然朝他扑来。毫无意外的,约尔迪几乎连动都没动,艾登从他身体穿过去,可那一拳头还是朝他脸打了过去,那带着全身的力气打出来的一拳,只打中了空气。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是她…”这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像是鬼,又像是历经磨难的恶魔,“她才那么小,而且是妮琪的...天啊…”

    一直积累的情感终于全部爆发,约尔迪冷眼旁观,他看着艾登狼狈的倒在地上没有力气爬起来,他已经在精神崩溃的边缘了。

    “你为什么没有发现他们...或者说你发现了,但是你从来都不会管是吗?就像我们第一次去帮派任务,你让我去那间房子里,全是枪…”他说,“你早就知道我们被出卖了,你却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就像很多次很多次…”他说出的话语残缺着,语序混乱。

    约尔迪并没有开口说话。他知道艾登这个时候根本没有理智可言,他那个时候正在逗妮琪的女儿玩,这个女孩就和小时候的妮琪一样,能够看见他,但是不知道长大了会不会像妮琪一样,再也看不见他,也记不住他。

    他只能保护一个人。

    谁都知道他会保护谁。

    如果艾登总是不说话,只怕会被自己闷死,还不如现在全部爆发好了,连带着以前的一起。约尔迪干脆坐了下来,他和艾登总是连接在一起的,无论是知觉还是情感,无论是能力还是经历。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为什么不说话?!约尔迪!?”

    你为什么会存在?约尔迪恍惚间想起小时候的艾登曾经挂着眼泪花愤怒的质问他。

    【你叫我怎么回答呢?】约尔迪抬头看着阴暗的天空,雨水直直的从他身体穿过去,【嗯?艾登?其实我也不知道?】

    艾登没说话,只是气息不稳的呼吸着。

    约尔迪此刻也没有说话了。他和艾登上次说话已经是很久很久之前了,他们俩由之前的形影不离,到形同陌路,直到现在,一场车祸改变了一切。他学习了不少东西,来自另一个世界的,溜出来的恶灵那里,学到了不少不可言说的事情。

    他会不会也变成那种恶灵?失去自我意识,飘荡在这世界?约尔迪低头看着,他们之间的连接依旧是发着亮光,一点也没因为他们之间感情的疏远而黯淡。

    【我会找到那个收尾人的,艾登,】约尔迪看见了妮琪的车以一种焦急的速度奔过来,并一个急刹停在墓园门口,【...总有一天我要找你收费,而且非常昂贵,我是认真的,皮尔斯,你就是个麻烦精,太会给我惹事了。】

    艾登只是从鼻子里哼了一声。

    【如果你腿就是因为今天瘸了,我告诉你,艾登,我会非常嫌弃你。】

    “...我知道。”

    【真不让人省心。】




TBC

评论(6)
热度(51)
  1. Prisoner of Earth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