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ven't Figured It Out Yet.ACT.2.3(秦狗,R,野兽血统AU)

题目:Haven't Figured This Out Yet

配对:约尔迪 秦/艾登 皮尔斯

等级:R

警告:有反社会的扭曲的价值观!血腥暴力的场景!

故事梗概:每个收尾人都有自己的风格,而艾登还没弄清楚约尔迪的作风。

作者有话说:一个和福来非常激动的讨论的梗。这篇文是最开始由温习Watch Dogs的第一章的时候开出来的脑洞,然后吃掉福来的真·狗哥系列的图于是这篇AU就在和福来暗搓搓的脑洞之中诞生了!野兽血统AU设定。HE,长篇。


 @FrankFRE 凑一个投喂!




ACT.2

SCENE.3    If You Are Awake   如果你醒过来




    “皮尔斯?”约尔迪开口,“艾登 皮尔斯?”他说出来的话是带着试探的。

    委托人盯着他,即使变成了绿色的眼睛,中间的兽瞳依旧没有任何变化,他并不能确定对方到底有没有清醒,也许这只是一时的理智与疯狂的碰撞,就像那天天台之上。

    “能听得见我说话吗?”约尔迪在艾登的面前晃晃手,可是对方却连眼皮都不眨一下。这样的状态总是让约尔迪有点起鸡皮疙瘩,他会回想起那个时候在那些白色的仪器之间的全兽化的那些可怜的人,也许不应该称他们为人,也许已经折磨的不成人形,他们已然成为了实验室的动物。失去了自己的意识,呆滞的,就像床头摆放的娃娃似的。

    他们的眼神就和艾登 皮尔斯现在的一样。

    “好吧...”约尔迪把手上的绷带一点一点的松开,挂着还沾着点点血色的白色布条伸到艾登的面前,“闻到你口水的味道没有,我其实还是犹豫要不要去打狂犬疫苗。”

    约尔迪几次想把绷带绕回去却以失败告终,他索性就把所有的绷带全部拆下来,扔到地板上。他的目光又回到艾登身上,发现对方的眼神也随着他的动作在慢慢的移动,倒是像刚刚入世的幼犬,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血,当然。

    约尔迪看着自己已经愈合的差不多的伤口,也不知道是该自我表扬一下自己特别有责任心还是该骂艾登这种灾星。

    “等着。”约尔迪也没管艾登到底能不能听懂,他从站起来,艾登并没有随着他的动作移动,约尔迪走向浴室的同时甩了甩手,没有受伤的那只。他抬头望向镜子里的自己,血红色的眼睛,和所有的野兽一样的兽瞳,显示了他到底是个怎样的生物。他弯起了嘴角,镜子里的他也笑了。于是他举起自己的左手,那双手变了,不再是人类的模样,它长着恐怖的利刃,兽类的爪牙,但也仅此而已。没有毛发,没有膨胀,也没有变大,只是单纯的变了指甲的样式。

    约尔迪对此倒是很满意,他将自己的手仔仔细细的洗了一遍,还打了两遍的洗手液。虽然他不是个医生,但是基本的常识还是知道的。

    艾登一直坐在床上没动,约尔迪把手伸到他面前的时候连水都没得及擦干,伸到艾登面前的是右手,上面一排牙印结的疤痕都还没掉,约尔迪知道,不多过半天,等他撕开这些疤,就会露出淡粉色的新肉,带着生长的瘙痒,和没经过任何考验的脆弱。他用比刀刃还要锐利的指尖,没有任何犹豫地就撕裂了那些初生的东西。

    鲜血汩汩的冒出来,顺着约尔迪的手蜿蜒着,争先恐后的滴落在地上,有些还溅到了艾登的脸上。约尔迪闻到了空气中猛然变强的,艾登的信息素的味道,他随即就看到到艾登猛地仰起头,瞪着他,兽瞳并没有消失,但是同样没有消失的还有他代表理智的绿色的眼睛的颜色。他看起来就像随时随地就能打约尔迪一拳。

    他在生气,约尔迪略带着惊讶的发现,这说不定还是件好事呢。于是他把自己流着血根本没办法在一刻钟止住的手刻意靠近艾登的鼻子,谁知道艾登这个时候往后倏地一退,约尔迪没把握好力度,直接把血蹭了艾登一鼻子。

    艾登喉咙里发出低吼,血腥味的刺激夹杂着另一个侵略性异常强烈的信息素,这彻底惹毛了本来就不稳定的艾登。他伸出手,一把抓住了约尔迪的领子,以一种异常快的速度,不过一个呼吸之间,摁倒在床上的人就是约尔迪了。

    约尔迪还不紧不慢的把手放到自己嘴边,舔舐着上面的血:“之前的西服,还有这个安全屋的家具,以及不要白不要的血可都要算在你头上,皮尔斯。”他扭过头 ,朝旁边啐了一口,将刚才卷入口中的血吐了出来,还皱起眉头啧啧嘴,觉得自己的血味道一点都不好。他看着自己上方的艾登,他一脸厌恶的揪着自己的领子,之前的口枷上的铁环还随着之前动作带来的惯性晃动着,发出碰撞的声音,最后还是约尔迪没能憋住,他先笑了起来、

    艾登这个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装束,他像是被烫着一样立马松开了约尔迪,退后了几步,粗鲁的扯开了自己嘴巴上的皮革,他尖锐的利爪没能控制好,还是刮破了他的脸,但是那细细的血丝不过几秒就恢复了原样,艾登依旧是那一副野兽的样子,但是约尔迪想,很可能眼睛刚刚变绿的时候,艾登就恢复了神智,只是没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等自己的血刺激他之后,说不定就好了。

    “这种形态恢复力可真快,”约尔迪依旧躺在床上,他抬起手,看看自己依旧血肉模糊的右手虎口,不由得觉得自己做了个亏本买卖,“那个口枷也要归到你的账上。”

    回应他的只是低吼。

    约尔迪坐起来,确定刚才那一声是艾登发出来的,而不是还在屋子外面转悠找不到入口的跟踪的那几个次等的野兽失去耐心而发出的噪音。

    “你不能说话?”约尔迪挑起眉头,这又是新的一个难题了,但这已经不归他管了,他只需要拿到任务,然后利落的解决掉。虽然艾登很有趣,但是他也没时间跟艾登再耗下去,他总是三分钟热度,拿钱办事,公事公办,私事...还真没出现过。

    他看着艾登锁紧眉头,也许正在为自己无法控制身上的变化而困扰,也许艾登自己都不知道,约尔迪饶有兴趣的托着下巴,虽然野兽的样子是不属于正常人,他在心里给正常人打了个引号,但是毕竟还是身体的部位,而耳朵也是最诚实的一个地方。约尔迪从床上站起来,他慢慢走到艾登的面前,艾登和他差不多高,约尔迪思绪飘着,然后他真的无法忽视艾登头上耷拉的很明显的耳朵。


    “你只需要摇头或者点头。”他说,也算是无奈之举了,“至少让我确认一下。”

    “你叫诺安 坚金斯。”【注1】约尔迪问。

    艾登连眼皮都没动一下。

    约尔迪回望着他,眼神也很绝望,他更喜欢艾登没什么理智的时候,现在说还晚吗?“你要让我杀人还是找人?”

    艾登先是环顾了四周,看到连一个手机,或者电脑都没有,他又无语的看回去。   

    约尔迪起身走向房间里唯一一张桌子,他拉开抽屉,从里面抖落出来一叠照片,这个时代想要得到什么消息不可能?

    “这张照片,”约尔迪双指夹着一张看上去是偷偷拍的照片,在艾登的面前晃了晃,“你知道是谁吗?”

    艾登的目光一下子变得尖锐,他没了之前的放松,一下子就立起了浑身上下尖刺,当然了,耳朵也立了起来。

    “你妹妹。”约尔迪说,“不要说我没有提醒你,皮尔斯,这张照片是有人给我,希望我帮他找到你的妹妹,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掺和你们之间那些烂事,放心,我不会跟钱作对,毕竟还是你给的钱多。”

    艾登根本没因为这种说辞就放下心,约尔迪也无所谓的耸耸肩:“算了你以后就会知道。”


    约尔迪朝他伸出手,那只还完好的,艾登疑惑的看回去,对方解释:“这是一个允许,你想要复仇,我想要个名字,你要的那个人的名字,虽然说做的事从来就没被人歌颂过,也不正义啥的,但是要几个基本的小技巧还是有的。”

    艾登答应了。

    约尔迪收回手,他绕到艾登的背后,并示意艾登别转身,不出一秒,刚才还摆在他面前的手就缠绕上了他的脖子,温热的,和他的冷血不同,带着薄茧的触感,将人类最脆弱的部位收拢在手心,他的喉结戳着约尔迪的手指骨,他不由得绷紧了全身,这样危险的动作没人会对他做,也难怪刚才约尔迪先会朝他询问,如果不是早有准备,他也许就会在约尔迪刚刚碰到他脖子的时候和对方已经打起来了。

    “现在说吧。”

    约尔迪低沉的声音近在咫尺,他原本算不上有磁性的声音此刻放低,且就在耳边带着热气喷撒着,轻佻也消失了,艾登一阵寒颤,强迫自己把声音在喉咙里发出闷闷的声响。

    在他说出名字的同一时刻,约尔迪也在他身后说道:“莫里斯。”

    伴随着这个名字公布于世,约尔迪立即将手拿开。艾登转过身看着约尔迪,他现在已经开始大大咧咧的包扎着自己的伤口了。

    “怎么?”约尔迪一边包扎,一边抬头对上艾登探究的目光,“不过就是个小技巧,小的时候在街边用来骗路人钱的,没想到这种时候也能派上用场。”


    在一个破旧的安全房里,艾登 皮尔斯以这一生最不堪的形象对着一个陌生人,然后在这十多年来,听到的第一个实现的承诺。


    约尔迪说:“莫里斯会活着出现在你面前的。”


    他当时神情恍惚,意识都无法集中,他又累又绝望,长久的内疚和愤怒燃烧着他的生命。

    但是他真的相信了这句话,头一次。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真的是已经完了,就连一个陌生人的话都敢相信,或者约尔迪 秦就是给他这样的一种感觉。



    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





TBC



【注1】诺安 坚金斯:艾登 皮尔斯的配音。




NOTE:今天在蒸桑拿之中考完了试,回来决定小小的放飞一下自己。






评论(8)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