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急救方案.CH.1(SB,NC-17,BVS背景)

标题:临时急救方案

配对:克拉克 肯特/布鲁斯 韦恩

等级:NC-17

警告:此篇人物性格设定等基于BVS电影背景,在电影里未登场人物的性格和设定则会基于‘JLA’背景

故事梗概:在正义联盟创建之前,总是有一段漫长的准备时光。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此文预计中篇,HE。






Chapter.1    Six Months   半年之后






    

    “你在洗碗。”

    “你听起来很惊讶,”布鲁斯把手上刚刚洗好还滴答着水的盘子放到左侧的架子上,他对着屏幕中的戴安娜说,“我很好奇我在你以为我会做什么。”

    戴安娜在屏幕的那边戴着个大大的黑色墨镜,她正坐在躺椅上,背景是金色的沙滩和蓝绿色的海洋,她在背景音里一片喧闹声中提高了音量:“你是说除了打架之外吗?”

    “…真好笑,”布鲁斯露出一个僵硬笑容,这引得屏幕那边的戴安娜笑起来,整个画面都在晃动,他等戴安娜笑完之后继续说,“你假期怎么样?”

     戴安娜在躺椅上翻了个身,把手机放正,举起了手上的马丁尼对着摄像头微微倾斜,看起来就像在碰杯一样,她说:“非常好,你呢?依旧在收拾残局?”

     “韦恩公司的老板不中用也是会做一些慈善事业的,”布鲁斯说,“我正在搜集他们的信息,你负责的人呢?”

    戴安娜发出惋惜的声音,她把墨镜推到额头上,晃了晃手里盛着冰块的酒杯,她说:“谁要是在你手下工作,谁就会被压榨的毫无生气,布鲁斯,我在度假,”她挑起一边眉毛,扬起嘴角微笑,“你能理解这每个字的含义吧?”

    若是放在半年前,布鲁斯也许看到这一幕还会想想这种不经意之间流露出来的魅力能够俘虏每一位男性,但是他现在正忙于对付手里的盘子和碗筷,根本没空欣赏,他把刚才装着苹果派的盘子先泡上水,然后他才继续和戴安娜聊天:“你要是在谁手底下做事,那个人可真不幸,因为不能对这样一位美人说不。”

    戴安娜说:“所幸我既不为别人做事你也不用雇佣我。”

    “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我还是要说明一下,”布鲁斯说,“韦恩公司的员工福利很好。”

    “我敢保证潘尼沃斯先生不同意你的话。”

    “我相信你是在上次的对话的时候把我的管家给收买的,”布鲁斯说,“他一直都在说你有多好。”

    “这是事实,你必须承认。”

    “收拢他们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布鲁斯把话题转移到重点上,“我一直在收集分析他们所有人的资料,在某些特定的时期去说服他们的可能性会更大,等我完成以后,我会把代号为海王和代号为绿灯侠的资料发给你。”

    “我不认为就这么一个邀请他们就会答应,布鲁斯,”戴安娜说,“我们的时间很充裕,多给他们一些时间,多给这个世界一些时间。”

    “我们的时间不多,”布鲁斯的语气变得严肃,他锁紧眉头,很显然又进入了‘蝙蝠侠模式’,他说,“卢瑟比我们先很多步得到了这些人的资料,他知道我的身份,他也知道你的,他知道很多超能力者的秘密,这代表着某些可能性他会把它们分享给某些不该知道这些的人。”

    “你是说那些嚷着要毁灭世界或者炸建筑的人吗?”戴安娜讽刺着,但是她并不否认这样的可能性,“但是卢瑟也并没有完全了解他们的一切。”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浪费这样的先机。”布鲁斯反驳。

    “我有空会去拜访拜访的,但是先说好,”戴安娜把墨镜戴回原位,“我不会强迫他们的意愿。”

    布鲁斯点点头:“我知道。”

    他把目光从屏幕上转到水池里,那里泡沫泛滥,也许刚刚泡着的盘子上的面包残渣已经软化了,布鲁斯想,他刚要伸出手去够那个盘子的时候,他原本以为要结束视频通话的戴安娜说话了,她的声音这次放的很低,语气就像说今天的天气非常好般随意:“你还没放弃。”


    布鲁斯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他没否认但也没承认。


    他一直都还在寻找超人,克拉克 肯特是否还有生还的可能性。他并不是像那些超人的狂热崇拜者,空有幻想来的一个想法。他收集了很多的证据,他曾经分析了超人曾经拖着那致命的炸弹和毁灭日到外太空的过程,超人本来应该就死了,但是他没有,但造成这样的结果的原因有很多种,他没有更加详细的数据,当事人也都不在了,他只能靠自己的推测。

    而更加让他一直怀着这样听起来疯狂的想法的,是那个像梦一样的场景,那是他们站在一起战斗之前,有个人穿过像虫洞一样的光圈,告诉他他关于超人的想法是对的。布鲁斯反反复复的思索了很久,他怀疑那是能够穿梭时光的人,而那个人,他近来回忆着,像极了那个代号为闪电侠的男孩。

    先不论未来发生了什么,他首先知道的是,超人还活着,所以才会存在闪电侠的人告诉他关于超人的看法是对的。


    戴安娜从这个反应就已经知道答案是肯定的,她没有叹气,也没有显得很高兴,她等了一会才开口说:“你始终没有告诉我原因,我也选择相信你,你做事总有自己的理由,但是…”

    戴安娜说:“你需要给自己放个假了,大老板。”



    “我要同意戴安娜说的这句话,”另一个声音从布鲁斯背后传过来,布鲁斯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转过身,“布鲁斯,你确实需要休息,你看看你脸上挂的黑眼圈。”

    说话的人是肯特夫人,布鲁斯对她微微点头。肯特夫人今天穿着一身简朴的麻布米色的衣服,她走到布鲁斯身旁,布鲁斯往左边挪了挪,腾出个位置给肯特夫人。

    “晚上好,肯特夫人。”

    “哦,请叫我玛莎…”玛莎装作不高兴的皱起眉头,但是很快她就笑了,额头上和眼角上的皱纹因此都舒张开,“我纠正了布鲁斯至少三个月,现在又要来一遍吗?”

    “好,”戴安娜微笑着,她立刻就修改了自己的用语,“玛莎,我现在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先去晒太阳了。”

    “希望你玩的愉快。”

    “谢谢。”

    视频通话被戴安娜利落的切断了。


    气氛并没有因为戴安娜的离去而冷却,玛莎先开的口。

    “今天的饭菜还对你胃口吗,布鲁斯?”她问,她拿起水池里搁置的盘子,熟练地清洗起来。

    布鲁斯自觉地把战场让给对方,他只帮着递盘子,他知道也许自己有很多擅长的方面,但是绝没有家务这一项,他回答这个养育光明之子的母亲:“非常美味,我很感谢。”

    “你让我想起克拉克,”玛莎说,这让布鲁斯愣了一愣,“他在学这些家务的时候也是笨手笨脚的,我当时也是挺着急的。”

    布鲁斯在原地斟酌着不知道该接什么话,他们从不在玛莎面前提起克拉克,或者是超人,生怕触痛玛莎。

    “哦瞧你,我的孩子,别这样一副表情,”玛莎说话的时候抬起头带着笑看了一眼布鲁斯,“和克拉克一起拥有的回忆是我最幸运的事情之一了。”

    布鲁斯觉得玛莎和阿福都有一种常人没有的超能力,他时刻都注意保持自己脸上的神态,然而他们总是能忽视他精心戴上的伪装,戳穿谎言。他明明刚才脸上是最正常的表情。

    “因为他控制不好手上的力量啊,”玛莎接着说道,“那一段时间盘子都碎了不少。”她说着就不禁微笑起来,仿佛手上拿着的是那个时候从克拉克的魔爪下幸免下来的为数不多的盘子。

    “您通过让他洗盘子来控制力量?”

    “当然啦,虽然我那个时候最开始是想着让他别偷懒,帮点忙,”玛莎说,“就像我之前跟你说的那样,如果他情绪不稳,捏坏东西也是很常见的事情,这让我也苦恼了很久,小男孩嘛,火气大很正常。”

    布鲁斯听到这,想起了四个月前玛莎就开始跟他时不时的讲克拉克,超人的过去,他这持续隔几周就来看望玛莎的半年来,他已经听完了克拉克的整个高中黑历史,他想,如果他把这些内容写下来,然后给超人看,会不会被他的热视线追杀,毕竟如果阿福要是对超人讲自己的过去的糗事,他也估计是相同的反应。

    “我本来一直以为,现在的年轻人根本不懂礼貌,或者说太张扬,可是看到你和戴安娜,也许我只是井底之蛙,我发现你们礼貌的过头了,”玛莎带着开玩笑的语气打趣道,“或许是时间没到,还没能遇到对的人。”

    布鲁斯递给玛莎最后一个盘子:“这挺正常的。”那些成长的过程总免不了遇到或糟糕的或好的人。

    玛莎笑了,她笑出声,连肩膀都在抖动:“傻孩子,我是说,”她看着布鲁斯,眼里映照着天花板上吊着的暖色的灯光,“我很高兴克拉克能有你这样一个能够,他能完全信任的朋友。”

    布鲁斯哽住了,他已经太多年没有听过这样的话,没有处在这样一个安宁的环境中,享受这样一顿家常的晚餐。玛莎时常让他想起自己的母亲,虽然他关于自己母亲玛莎的记忆已经模糊不清,但是始终能够通过想象构造出一个假想的世界,而克拉克的母亲的出现让这个世界逐渐清晰起来。

    他无法承受玛莎的目光,他转移开视线,听着水流的哗哗声。布鲁斯调整着自己的情绪,他其实是个多么糟糕的人,尤其是在和玛莎的交谈之中对她和克拉克了解的更多的时候,他更是这么觉得,没有人会像表面上看上去一样,他有的时候会庆幸自己没有掷下那最后的长矛。

    虽然最后还是那根长矛间接地致超人于死地。

    布鲁斯最后开口:“我很幸运,能让你的儿子在那样一场…大战之后,他还能把他的背后交给我。”

    信任,这是多么罕见的一个东西。

    玛莎关掉水,她擦干净自己的手,转过身来认真的看着布鲁斯,她说:“或许可以说,你们能在对方生命中出现,对于双方来说都是一件很幸运的事吧。”

    除了抿紧嘴巴,布鲁斯不知道该做出任何其他的反应。

    “再说了,”玛莎毫不在意布鲁斯的反应,在她的眼里,布鲁斯就和克拉克一样,是个没长大的男孩罢了,“男孩子有时打架之后感情更深呢。”


    布鲁斯笑着摇摇头,他刚准备开口,却停了下来。

    “怎么了?”玛莎注意到布鲁斯的动作。

    布鲁斯解释道:“没什么,公司亡命连环电话啊…”他无奈的摇摇头,示意自己需要出去接个电话,“我先出去一下。”

    玛莎点点头,她对着布鲁斯开门离开的身影喊着:“别迷路了!”显然这是个玩笑。



    布鲁斯带上门,站在门口抬头看着这平凡的房子,从窗户投射出暖暖的光,甚至能照亮一些房子周围的金色的麦子。

    他只是站在原地感叹了一会,随即想起自己出来到底是要干些什么的。

    布鲁斯扯下自己的领带,攥在手里。他已经感觉到这个房子周围有人在监视他们很久了,他感觉不到威胁,但是被看着的感觉很不自在。

    他希望自己多疑了。

    




TBC



评论(21)
热度(3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