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急救方案.CH.7(SB,NC-17,BVS背景)

标题:临时急救方案

配对:克拉克 肯特/布鲁斯 韦恩

等级:NC-17

警告:此篇人物性格设定等基于BVS电影背景,在电影里未登场人物的性格和设定则会基于‘JLA’背景

故事梗概:在正义联盟创建之前,总是有一段漫长的准备时光。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此文预计中篇,HE。



前情提要:Chapter.1   Ch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Kisses With Sweet Beer   带着点酒味的吻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布鲁斯问,他把那篇新闻放大,标题醒目而刺眼,他一个词一个词清晰的念出来,“‘世界为什么不需要超人?’

    “很显然就是当肯特先生破土而出,超人死后的半年的时候,莱恩小姐写出一篇这样的文章轰动了新闻界,一举夺得普利策新闻奖。”阿尔弗雷德站在他身后,语气平淡的称述着。

    “这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布鲁斯点开那段监控录像,明显那是个约会的情景,然后视频中的主角有两个人,一个是露易丝,还有一个是她的同事。

    “我想也许是三个月之前的事情。”

    布鲁斯直起腰,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说:“我觉得这个消息最好别告诉卡尔…”

    “虽然想象很好,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说,“但是我不得不遗憾地告诉您,肯特先生早就在一个月前就知道了。”

    布鲁斯听闻,立刻打开房子里的监控系统,当他看到卡尔在空中闭着眼睛静静盘着腿悬浮着的时候,布鲁斯松了口气。他关掉所有的程序,转过身看着他的管家:“为什么这些我一个都不知道?”

    “也许您正忙着解决高谭里的罪犯呢,”阿尔弗雷德说,“而在半个月前您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习氪星语言上。”

    “而你就让他一个人,独自溜出去,还没告诉我?”

    “我相信肯特先生有能力照顾好他自己,”阿尔弗雷德从容的回答蝙蝠侠的质问,“肯特先生只是跨过了一座大桥,然后穿过几个街区,在暗处知道的这些,您放心,一切都完成的无声无息,正如蝙蝠侠教的那样。”

    “我不是说这个,我…”

    “我觉得蝙蝠侠先生应该对肯特先生高兴才是,他把您交给他的技巧都用上了。”

    “而我会对他的擅自行动而感到生气,”布鲁斯恶声恶气的说,他抿了抿嘴,“我以为露易丝 莱恩深爱着超人。”

    “是的,莱恩小姐的确爱超人,所以她才会继续前进,而不是停留在原地,或者说,她用了半年来缅怀超人,而那篇文章就是她斩断过去的标志。”

    “啊,爱情。”布鲁斯冷嘲热讽。

    阿尔弗雷德过了一会才说:“不,布鲁斯少爷,您其实非常清楚。”

    布鲁斯抬眼看向阿尔弗雷德,他沉默良久。

    他开口:“是,我知道。”

    阿尔弗雷德岔开话题:“但其实我觉得肯特先生的反应很平静,这往往就代表了不正常,也许您应该跟他谈谈。”

    “你确定你要让我来跟卡尔谈谈这些事情吗?我?不会沟通,态度奇差,说不定立刻能把他心情给拉低,情绪不稳,这个庄园也没了。”

    “如果有适当的场所,就不会这样了。”阿尔弗雷德露出了一个笑容。




***

    



    “是什么让你想出到这种地方来的?!”克拉克大喊,在这充满了DJ的噪音还有敲击耳膜的鼓声,全黑的环境,不时就扫过脸上,身上和墙上的闪光的环境里,克拉克觉得眼睛和耳朵都备受折磨。

    “欢迎来到地下世界!”布鲁斯大喊回去,他从酒保手中拿过一杯还在着火的酒杯,里面的液体被渲染成金黄色,“我觉得这是个好素材!”

    克拉克厌倦这种明明就在身边还要声嘶力竭才能沟通的方式,他凑近布鲁斯的耳朵,依然还是要用比平常大得多的音调说道:“你认真的吗?这里?酒吧?”

    “好吧我承认,”布鲁斯把手中的酒塞给克拉克,“我只是想看看你喝醉的样子,我知道你从未喝醉过不是吗?”

    克拉克在这昏暗的环境里依旧能够看见布鲁斯的脸,他没有告诉布鲁斯,装作一切对他都非常陌生和模糊的样子。他看见布鲁斯原本严肃阴沉的脸,到这样的环境里突然就变了另一幅模样,仿佛那个花花公子亿万富翁不是他,那个黑暗骑士也不是他,他现在在这里,穿着廉价的T恤,就像个一直生活在这样世界中的一个小人物。

    克拉克转了转自己手里的酒杯,知道布鲁斯一直看着他,他仰头把那杯酒喝了下去。

    “味道怎么样?”布鲁斯问。

    克拉克啧啧嘴:“不怎么样。”

    布鲁斯立刻转头朝酒保那边打了个响指:“给这位帅气的年轻人每种烈酒都来一杯!”

    克拉克在黑暗中微笑着,他不知道布鲁斯能不能看见,但是他看着酒保熟练地在他们面前摆上一杯又一杯的酒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摇了摇头。

    “这位先生是瞧不起我们这儿的酒吗?”酒保误把克拉克的反应当做不屑,他故作严肃的对面前这两位说,“如果您能喝完这些还不醉的话,这单我请。”

    布鲁斯用手肘顶了顶克拉克的胳膊:“听到没,”他非常小声地喃昵着什么,其他人听不见,不代表拥有半个超级听力的卡尔听不见,布鲁斯狡黠的咧嘴笑着,“我可一分钱都没带。”

    意思就是,不是吃霸王餐然后落荒而逃,就要喝光这里的酒还要表现的不醉。

    克拉克盯着布鲁斯,这个人切换自己的身份非常自如,如果粗心大意,就会被轻易的骗过去。他取下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放到布鲁斯的手里。

    “如你所愿。”克拉克对他眨眨眼。

    克拉克首先解决的是放在最顶上还冒着火焰的那些酒,喝到后面就有一些酒保特意制作掺着伏特加的混合酒,看起来并不显眼,却后劲很足。

    布鲁斯则一改之前脸上的浮夸的表情,他静静地看着克拉克在众目睽睽下一杯又一杯的灌下劣质的酒精。克拉克原本应该是个典型的守规矩的上班族,他这种时候应该已经在自己的小房子里,跟他的母亲通话,或者直接飞到他母亲的身边,享受一顿热腾腾的晚饭。然后摇身一变成为救世主,披着鲜艳的红披风,受尽充满感激和敬仰的目光。

    而不是和一个阴晴不定的怪人窝在这种疯狂的肮脏的地方,窝在高谭的混乱的酒吧里。

    现在这个初次体验的氪星人喝干了最后一杯酒,他呼出一口气,全是浓重的酒精的味道,刺激的他一阵皱眉。他对酒保晃晃自己手里的杯子:“很抱歉你可能要破费了。”

    酒保看他吐字清晰,眼神一点也不散漫,就知道这样一条大鱼没办法得到了。

    克拉克压下了一个酒嗝,赶紧拽布鲁斯,示意他们离开酒台。

    布鲁斯回过神来,也不知道克拉克想做些什么,跟着他挤进了正在拼命扭动身体的人群里。

    “唔…”克拉克终于忍不住打了个嗝,费力的开口,“再不走就要露馅了。”

    “...你喝醉了?”

    “当然...唔…没有。”

    布鲁斯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他听到这句话,哭笑不得,他把眼镜架打开,想要给克拉克戴上。

    “他们…在干什么?”克拉克突然问。

    布鲁斯看了看周围:“你是说这些人吗?他们在跳舞,男孩。”布鲁斯帮着稳住克拉克被周围推挤着而摇摇晃晃的身体,“如果你想,我也能教你。”

    “没什么用。”

    “别那么绝对。”

    克拉克踉跄着,脸上虽没有笑容,他说:“谢谢你,布鲁斯。”

    布鲁斯正忙着拉着克拉克躲过一对年轻人干柴碰上烈火的亲热,他下意识就接了一句:“为了什么?”

    “我很好,真的,我完全能够理解露易丝的选择。”

    哦那个,布鲁斯反应过来,他那一刻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像说什么都非常不合适,于是他选择沉默。克拉克明明知道他们出来的目的,却装作什么也不知道一样,配合着他在这里胡闹。

    布鲁斯越想越觉得自己疏漏了,没想到就连超人也能骗过他。他想自己也许太过松懈,或者说在不知不觉中,就给出了自己的信任。

    他攥紧克拉克眼镜的支架,手上的眼镜也是韦恩出的钱。他看着克拉克那过分完美的脸,伸出手故意把眼镜戳到他脸上。

    克拉克不恼不怒,他看起来安静的不像话,在布鲁斯将眼镜架划到他耳朵上的时候,他微微的往前倾,将那来自外星结构的,似人类的嘴唇轻轻贴上面前人类英雄的嘴唇。

    不过也只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就像蹭过他的嘴唇一样。

    但那也足够布鲁斯尝到浓重的酒精的味道。

    而那副该死的眼镜已经完好的到了它该在的位置。

    “我看到你裤包里面塞的钱了。”克拉克如是说道,得到了布鲁斯用力的把他拽出酒吧的待遇。




***




    

    “你确定不会被抢劫吗?”克拉克说,“我听说治安不是很好。”这已经使用很谦虚的词了。

    “谁敢来,我就让他下半生都在噩梦中度过。”布鲁斯说。

    “看,这就是我不赞同你的地方,布鲁斯,你不能…”

    “你不是醉了吗!现在闭嘴安静的走回去!”布鲁斯斩钉截铁的打断这样的对话。

    克拉克闭上了嘴,然后又打了个嗝。

    “你不能逃避这个话题,”他又开口,“迟早都要面对的,等以后建立了联盟以后,会有更多人疑问。”

    “那就让他们说。”布鲁斯说。

    “可是我不想听到这样的声音。”克拉克说,语气平淡,但是很认真。

    布鲁斯连余光都没舍得给克拉克,他闷声闷气:“天真的超人。”

    “我是说,你不喜欢外来帮助或是任何外来的,”克拉克说道,“没人会说不,但是这样的方法…”

    “如果有人会像你一样敢来找我麻烦,我会把他打回去,给他一个致命的教训。”布鲁斯坚持不想和克拉克谈论这样的问题,又自知失言,于是闭上嘴巴不再说话。

    克拉克一直都和布鲁斯同一步速走着,他又忍不住打了一个嗝,难闻的酒味让他厌恶的皱眉。

    “拆了你的蝙蝠车,我很抱歉,”克拉克慢慢的说着,“那是一辆很酷的车。”

    布鲁斯没理他。

    “你觉得我还有机会以后能坐一坐吗?”

    “…做梦吧。”

    克拉克笑了,他耸耸肩,抬头看着高谭的天空,那和他居住的城市的天空很不一样,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很舒适。

    他们身边飞奔而过一辆兰博基尼,速度已经够开好几张罚单了。带过的风把克拉克的头发全部吹乱。

    “我记住那个车牌号了,”克拉克嘟囔着,把自己的头发压下去,“不会是你公司的吧?”

    “高谭人都会这样,不是只是蝙蝠侠的特权能够旁若无人的这样开。”布鲁斯干瘪瘪的回应。

    “我懂了。”又是一辆飞车飚过,克拉克只能朝人行道的内侧移动。

    庄园离他们近了,他们刚刚去的酒吧原本里韦恩庄园是有一段距离的,但是由于布鲁斯带着克拉克抄了近路,他们不过花了二十分钟就走到了侧门。

    一路上布鲁斯的心跳都十分稳定,那是特意的,精确掌控自己身体的一种表现。克拉克听到那沉稳的心跳一下一下跳动着,回荡在沉寂的夜晚。他们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任何的意外,这在高谭不可能发生。克拉克看着布鲁斯挺直的背脊,突然有种错觉,他和黑夜融为一体,一直一直守护着这座城市。

    如果没有遇到罪犯,那就说明是布鲁斯特意绕开的。蝙蝠侠对他的城市的线路了如指掌,避开麻烦不是难事。

    也就是说布鲁斯并不想让他看见高谭的罪恶。

    也许是因为他天真的想法,觉得什么事情都可以‘正义’的解决。其实他早就错了,他自己从一开始就亲身经历了,相比起蝙蝠侠来说,他才是那个毫无规则,没有任何底线,也没有限制的人,如果他想,他也能成为一个超级恶霸。

    “别傻了,你想的都是错的,你喝醉了。”布鲁斯冷不丁的开口。

    克拉克一愣,以为对方有读心的超能力。

    他们站在庄园的门口,一切都太寂静了。克拉克看着布鲁斯,他把眼镜小心翼翼的取下来,握在手中。

    “现在回去睡觉,明天还有很多训练。”布鲁斯对他说,双手揣在裤包里。

    克拉克木讷的点点头,他机械的抬起脚,朝庄园里面走去,也许他会迷路,也许不会。但是他在走开了几米之后猛然顿住,然后又大步走回来。

    布鲁斯皱着眉头看着克拉克这出乎意料的动作。

    克拉克大步走到他面前,然后又突然停下来,活像个醉鬼。

    布鲁斯这才反应过来,这种眼神他知道是什么意思,他曾经见过很多次。他应该拒绝的,但是他不能,他就算没有超级嗅觉,也能闻到埋在酒精味之下,和他身上一模一样的须后水的味道,还有克拉克头上和他一模一样的洗发水的味道,以及他身上那身完全是韦恩家的衣服。

    他看着克拉克的眼睛,发现其实对方的瞳孔周围是一圈翠绿色,在夜色之下就像墨色的石头。

    他没能拒绝,反而还投降,不知道是个巨大的错误还是幸运。

    光之子眨着全世界最美丽的蓝色的晶石靠近他,他们就在韦恩庄园的门口热切的吻住了对方。他们就像童子军一样,吻得毫无技巧,甚至有些粗暴,他们谁也不在意,都全身心的投入进去,舌头搅在一起,双手死死地揪着对方的衣服。

    当他们放开对方的时候,则是呼吸剧烈。可是他们仍然盯着对方。

    克拉克最先开口,他舔了舔嘴唇,带着笑容。他说:“晚安。”

    布鲁斯张了张嘴,对着克拉克离开的背影没说出任何话,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他才暗骂了一句混小子,克拉克根本没有任何醉意,看看他那眼睛就知道!

    “我能叫肯特先生为克拉克少爷了吗?”阿尔弗雷德从门口走进来,看样子已经看完了全过程。

    “你一定等待很久了是不是?”

    “哪能啊,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跟在布鲁斯的身后,“我是觉得时机到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这可说不清,我只能说也许是几个月前吧。”阿尔弗雷德微笑着模糊这个话题。

    布鲁斯瞥了他一眼,直径走回房间,而阿尔弗雷德一直跟在布鲁斯的后面。




TBC



NOTE:恋爱建立在坚固的友情之上,当友情坚固好了,嗯!是时候上了!!



评论(12)
热度(295)
  1. 夙夜长生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