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急救方案.CH.8(SB,NC-17,BVS背景)

标题:临时急救方案

配对:克拉克 肯特/布鲁斯 韦恩

等级:NC-17

警告:此篇人物性格设定等基于BVS电影背景,在电影里未登场人物的性格和设定则会基于‘JLA’背景

故事梗概:在正义联盟创建之前,总是有一段漫长的准备时光。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此文预计中篇,HE。


前情提要:

Chapter.1   Ch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What Happens, Happened    该来的总要来





    

    卡尔把手上的咖啡放到桌子上,开始查看戴安娜发给他的资料。

    “你现在已经咖啡上瘾了吗?”

    卡尔一边快速扫过关于那位他们所掌握的超级英雄资料里唯一没有见过面的绿灯侠的信息,得知现在对方不知道在哪个星球上执行任务,他又举起咖啡杯抿了一口:“我现在才开始理解我的那些同事们为什么每天早上必须要一杯咖啡了。”

    “这相当于轻微的毒品了,”戴安娜指出,“你变了。”

    “我经常听到布鲁斯这么说我,”卡尔往后靠,舒服的坐在皮椅上,“他已经不仅一次冲我露出可怕的牙齿,准确的来说是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并说神也有缺点,而且还挺多的。”

    戴安娜能想象到这样的画面,“布鲁斯真的很恨你。”

    他在浓郁的咖啡香味里笑了,“是啊,”他撇撇嘴,“每天眼里都是一个大写的‘堕落’的字眼。”

    “也许你真该好好想一下自己的原因。”

    “每周三次晚上魔鬼训练,然后白天的身体控制训练,还有做回老本分的工作------采访写稿子,”卡尔扳着手指头数着,“我想布鲁斯已经从虐待我的过程中收获了足够多的报酬。”

    “然后你反过来窃听他,布鲁斯是在夜巡吗?”

    “这我要说清楚,”卡尔举起手,在头上做了个引号的动作,“我这不是窃听,而是在完成蝙蝠侠交给我的任务。”

    “你去过蝙蝠洞吗?”

    “唔...三个月前被批准了,”卡尔想了想,“我认为从一年前他想杀了我,再到半年前发现我之后直接回庄园,到现在这样,已经很不一样了。”

    戴安娜说:“超人之死已经过去一年了…很多事情都变了。”

    卡尔喝干了最后一口咖啡,他沉默的和戴安娜互相看着,他们之间隔着大半个地球,但事实其实他们之间隔着的不过是一个人类科技创造出来的电子屏幕罢了。

    “不,戴安娜。”他最后说。

    “你还是想说这个世界没有准备好吗?或者说,是你自己并没有准备好。”戴安娜并不对这个回答困惑,她只是单纯的想知道。

    “你肯定也读了露易丝的‘这个世界为什么不需要超人’这篇文章,”卡尔说,“说实话,我非常高兴她能这么写,她是对的,关于超人,你看世界没了超人也非常的好。”

    是的,那些曾经路过大都会的超人标志会献上白花,甚至会落泪的人越来越少,到现在,那个空坟墓不过像是一个现代建筑,有的时候,匆匆行走的人们会抬起头,对那一度成为过他们信仰的标志投去一瞥,便再也没有任何的举动,他们会低下头来,瞬间忘掉刚才的事情,跻身进忙碌的人群之中,回到正常的世界。

    戴安娜无法否认卡尔是错的。她说:“也许布鲁斯没有告诉过你,但是…”她曾经对这个世界失望透顶,她曾经决定再也不会来,可是她现在在这里,“有人一直把你当做对于这个世界最后的连接。”

    她巧妙地转了一个弯:“所以你和布鲁斯…?”她问到了这次通话的最初的目的。

    卡尔用笑声打断了她,“布鲁斯非常直接了断的拒绝了我,如果你想知道这个的话。”

    戴安娜耸耸肩:“我一点也不惊讶,但你也从来没停止。”

    “布鲁斯只是说,他现在这样的年龄不适合处于这样的关系,”卡尔说,“但并没有拒绝其他的行为。”

    “比如说格斗训练的时候像两块橡皮泥黏在一起亲吻?”戴安娜补充,“不要让我提醒你我已经活了多久了,年轻的卡尔。”

    “至少一切看起来都好。”

    戴安娜摇摇头,她说道:“布鲁斯变了很多,我觉得这应该是件好事。”她说,“我知道你清楚这其中的意思,你所要承担的。”

    “我非常清楚,”卡尔回答,“你想知道的,是蝙蝠侠有能力在半年里收集并把所有人的数据分析出来,然后在几个月里将所有的英雄集结,却对我的恢复束手无策,这不像他,是吗?”

    “听起来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卡尔犹豫了一会点点头,“我知道。”他转动自己手上的杯子,并从座椅上轻飘飘的飞起来,看起来并不为这个世界所有的规则束缚。他仰着头,盯着书房的天花板,“问题并不在他身上,他已经做的足够好了,甚至到了无法更好的地步。”

    “是我的问题,”卡尔说,“我明明知道哪里出错,我也知道待在布鲁斯身边对能力恢复毫无帮助,可是我却依旧这么做,我想要了解布鲁斯 韦恩,我想要了解蝙蝠侠,这些东西并不是作为克拉克 肯特采访几次或是超人和蝙蝠侠并肩作战几次就能够了解的,现在我得知了一切。”

    “你并不准备告诉他。”

    “当然,告诉他我就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就像我之前说过的,这个世界没了超人,也一样好。”

    “他始终会知道的,我很惊讶他会花这么久才意识到事实。”

    “这就是布鲁斯,总有一些意识在他深处他自己也不知道,就像我也一样。”

    “你无法拯救每一个人,卡尔,你必须明白这一点。”

    他在空中伸展他的身体,喃喃自语:“我会救他的。”

    戴安娜只是用着非常平淡的语气:“你们总想着救其他人,却也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被拯救的人,或者说,需要被拯救。”

    “戴安娜…”卡尔看着她的眼睛,“我相信着,所以再大的不可能也会变为可能。”

    “我之前一直对这个世界充满了失望,卡尔,”戴安娜说道,她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我相信,布鲁斯也一样相信,你能改变这一切。”

    “不是我,”他面对同样强大的女战士说道,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拥有超能力,有些人愿意用这个能力去伤害他人,有些人,就像加入未来的联盟的那些英雄,无论再怎么无闻,却也是能够撑起一片天地的英雄,“是我们。”

    戴安娜点点头,笑着移开了目光,纵使心里有着复杂的滋味,也在此刻埋于尘土之中,她想告诉卡尔的不止这些,她还想告诉他:“卡尔,你和布鲁斯之间的距离不仅只是…”她的目光回到屏幕上,那头已经没了人影,空荡荡的,只留下红木书柜,“寿命的长短…”




***




    “布鲁斯少爷,我需要您集中精神听我说,您需要呼吸。”

    阿尔弗雷德说了第二遍:“布鲁斯少爷,呼吸。”

    站在他身旁的黑夜骑士终于发出了微弱的气声,他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是冰的,血液仿佛停止了流淌。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的感受了。小丑尖锐的笑声在他身边回荡,他原本能够控制自己的心跳,而不是现在大声的几乎能够盖过阿尔弗雷德的声音。可是他还是听到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也因此该死的从他最为熟悉的感觉中回来。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帮助他脱下手套,布鲁斯的手是惨白着的,几乎没有什么温度,管家把他的手指掰开,手心里全部都在流血,“现在,能否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布鲁斯对酒精直接涂抹在他伤口上毫无反应,他只是直直的盯着前方,那是手术室,门上的红灯还依旧亮着。

    “我没有办法阻止他,他离我那么近,我就知道…”

    阿尔弗雷德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将染血的酒精棉球扔到铁盘上,并开始熟练地包扎:“布鲁斯少爷,”他一字一字的,吐词清晰地说道,“您放心,克拉克先生不会离开我们的,不会再一次。”

    他从未察觉到或是真的眼看见布鲁斯展现出他的脆弱,即使他知道他的孩子的伤痕。可是现在他却能分明的感受到,他的布鲁斯少爷,在打开通讯的时候,说出那句:阿尔弗雷德,我需要你,是完完全全褪去了伪装。

    “我不知道,他现在不是超人。”布鲁斯说,他终于能够把视线从门上的红灯扯下来。

    “那么少爷,发生了什么?”

    “他听到了我的夜巡过程,”布鲁斯开口,他现在声音恢复了他以往的语调,平稳以及不带任何情感,“贝恩越狱,我去阻止他,这已经是常态了。”

    布鲁斯在这里停顿了很久,阿尔弗雷德静静地等候着,直到确认自己的少爷不会再开口,他才接着对方的话语,“但是您最近状态一直都很不好,所以陷入了困境。”

    “我能搞定这一切,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布鲁斯猛地把头扭向阿尔弗雷德,他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你怎么…是卡尔...他什么时候知道的?”

    “自从您和他见面的第一天,而且我并不需要克拉克少爷也知道像您每天这样的极限运动是无法创造奇迹的。”

    布鲁斯死死地抿着嘴,他终于眨了一下眼睛,觉得酸涩无比:“早就告诉他,他却还说出什么比十年更长久的无稽之谈的话。”

    “承诺总是带有神奇的魔法。”

    “每一个,”布鲁斯低声恶气的字字掷地,“每一个在我身边的人,对我作出承诺的人,不是死了就是离开了,阿尔弗雷德…我不能…”他身上依旧穿着蝙蝠侠的装束,他身怀世界上所有武术的精华,他用恐惧击倒所有的敌人,却如今一次又一次被其打倒,他的少爷撑过了几次,却不知道能不能撑过下一次。

    “并不是所有人,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轻轻地回答,“虽然克拉克少爷受了非常严重的伤,但是他的细胞却变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还要活跃,他的伤口以常人没办法达到的速度恢复。”

    布鲁斯朝病房里望去,他期翼自己能够拥有X视线,能够透过墙壁看到一切,但是他仅仅只是凭借回忆就能够想象出里面是怎样的画面,卡尔躺在肮脏的水泥地上,腹部贯穿了三根钢管,而贝恩踩着卡尔的胸口,准备将第四根钢管嵌入他的胸膛,卡尔之前突然的冲撞仅仅只是把贝恩弄上了一层灰罢了。

    现在插在他身上的定是那些救命的管子,还有刺耳的电子检测音。

    当他把卡尔搬进蝙蝠车的时候,他居然还能想起有一天晚上他们疯狂的在酒吧里喝酒,还深更半夜在高谭街上走回去,然后卡尔问他能否有机会坐一次蝙蝠车。

    布鲁斯只是觉得自己无法再撑下去了,他闭上眼睛,觉得天旋地转,之前一直压抑的身体上的伤痛此刻全部朝他变本加厉的冲过来,压倒他。

    “回家吧,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并没有伸出手扶他,他也没有想象中那样摇摇欲坠马上就要跌倒,可他分明感到有什么还在支撑他站立着,“您放心,蝙蝠车的清洁从来就不是您做,庄园也不是您打扫,克拉克少爷也会醒过来的。”

    他怕他一旦睡觉就再也醒不过来,但是他必须要醒过来,他要知道人类的希望不能再一次因为他而陨落。

    布鲁斯深呼吸,把医院里消毒水和沉闷的气息尽数吸入肺中,他很这惨白的灯光。布鲁斯抬起沉重的脚,朝电梯口走去。阿尔弗雷德跟在他的后面,帮他摁下了电梯向下的按钮。

    布鲁斯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几乎是用气声问着:“你当时说...卡尔当着你的面救了一个孩子…”

    阿尔弗雷德点头。

    布鲁斯走进电梯,他摁下了负二层的按钮。

    他看向他最后的亲人:“那个孩子是我,是吗?”

    




TBC


NOTE:终于考完试,赶紧来更新【】

评论(17)
热度(230)
  1. 夙夜长生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