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时急救方案.CH.9(SB,NC-17,BVS背景)

标题:临时急救方案

配对:克拉克 肯特/布鲁斯 韦恩

等级:NC-17

警告:此篇人物性格设定等基于BVS电影背景,在电影里未登场人物的性格和设定则会基于‘JLA’背景

故事梗概:在正义联盟创建之前,总是有一段漫长的准备时光。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此文预计中篇,HE。


前情提要:

Chapter.1   Chpter.2   Chapter.3   Chapter.4   Chapter.5   Chapter.6   Chapter.7   Chapter.8






Chapter.9   With Freedom   自由 




    这间病房应该是特殊的,他能够从早上一直晒太阳晒到下午,除了医生和护士的脚步声,卡尔从来都没听到其他的病人的声音。

    当然还有阿尔弗雷德。

    卡尔把手上的空碗递给阿尔弗雷德,他看着阿尔弗雷德一言不发地将碗收好,便开口:“布鲁斯依旧不愿意见我?”

    从他清醒开始,只有阿尔弗雷德和韦恩公司的福克斯来过他的病房,医生和护士都已经不需要了,现在手术刀或者是针管已经不能够切开他的皮肤。

    “布鲁斯少爷忙着处理公司的事务,以及关于您们的那个神秘的联盟的设计,还有夜巡,”阿尔弗雷德对答如流,似乎像是说过无数遍,“我想布鲁斯少爷终会抽出时间来的。”

    卡尔听闻并没有露出任何的失望的情绪,他看上去非常的平静,甚至分明知道这种答案,他把视线转移到自己绑着层层绷带的胸口,横着丑陋且吓人的巨大伤口。

    “虽然没法见到布鲁斯,但是我仍旧想说一声对不起,”卡尔说,“我对我不计后果的行为表示歉意,但是我并不后悔我的行动。”

    “有的时候,不计后果的行为会伤害周围的人。”阿尔弗雷德称述。

    “我很抱歉...”

    “您并没有什么需要感到抱歉的,克拉克少爷。”

    “如果我不去,死的人是布鲁斯,但是如果我不让开,那么布鲁斯一定不会死,我也不会死,”卡尔认真地看着这个一直照顾布鲁斯的老人,“这不是个赌注,阿福,只是一个选择,而我选择我愿意做的事情,”卡尔说道,“我已经很久没有真正做过我自己的选择了,从来都是大家口中‘正确’的选择,也许结果很糟糕,但是没有悔恨。”

    “其他的我可不知道,克拉克少爷,但是有一点我很确定,那就是有人非常的不高兴。”

    卡尔轻笑,“这说不定是件好事。”

    阿尔弗雷德坐在椅子上,打消了准备离开的念头,他很想问问眼前这个年轻人,他非常好奇卡尔究竟是怎么得出那样的结论的。

    “呃...布鲁斯并没有答应我,所以我一直觉得他可能...总之,我虽然之前没醒,但是我能听到他的心跳声,阿福,”卡尔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发,“ 布鲁斯在我脱离危险期之后才离开的,多亏他使用模拟太阳光的仪器。”

    “这就变得有趣起来了,所以您一直都知道?”

    “是的,他说了很多话,但是我都没怎么听清,在修复的时候保持清醒还是很难的,但是我听见布鲁斯用的是氪星语,”卡尔说着就微笑起来,“虽然我和布鲁斯并没有认识很久,但是...布鲁斯他如果真的在乎什么,他绝不会接近,即使要接近,他也会戴上伪装,所以,他刻意和我保持疏远,我也许能够胆大的认为当时我问他的答案是:‘是’。”

    “克拉克少爷,我见过有很多人说他是少爷的朋友,非常的了解他,可有谁能知道,即使是离布鲁斯最亲的人,也无法真正靠近他的最深处,”阿尔弗雷德将他的眼镜戴上,“您又怎么确定您的猜想是对的?”

    “可能只是种感觉,或者说是我的一厢情愿,”卡尔说,“布鲁斯有权利拒绝我,但是我却不会因此而不爱他,我以为他是个糟糕的人,后来发现我才是那个糟糕的人,我在他这里学会了很多,布鲁斯,他是我见过世界上最好的人了。”

    “恐怕这句话世界上大部分的人都不认同,我也包括在其中,克拉克少爷,”阿尔弗雷德打趣,“但是是的,我也相信您们互相都学到了不少的东西。”

    “我恐怕不会在这里待下去了,当然,我非常喜欢和你们一起生活,”卡尔说,“虽然布鲁斯并没有承认这段关系,但是离开这里寻找我想要的答案是必然会发生的,我早就知道一直待在这里是无法将超人找回来的,很抱歉一直添麻烦了。”

    “从未有过麻烦,克拉克少爷,”阿尔弗雷德向卡尔微微颔首,“恕我直言,克拉克少爷,但是超人从未离开,您就是他。”

   卡尔怔怔地看着这个年过半百的,近乎亲人的人,他不由得失声。

    最后他开口,觉得嗓子里尽是酸涩,“我会回来的,我会的。”

    阿尔弗雷德对这个年轻人温柔的微笑着,“布鲁斯少爷和我都是这样相信的,无论是一年前,或是现在。”




***




    “这是什么?”布鲁斯一只脚翘在桌子上,整个身体都陷进椅子里。

    “当然是苹果派,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撕开那层锡箔纸,带着奶香和苹果香气的味道瞬间弥漫在书房里。

    布鲁斯当然知道这是谁的杰作,他连一个笑容都没舍得装,“他已经离开了?”

    “是的,就在做完苹果派之后,”阿尔弗雷德优雅的切开苹果派,“克拉克少爷说你很早之前就答应他尝尝他的手艺,现在他希望你能尝试一下,他说味道不会那么差的。”

    布鲁斯拿起盘子上的银叉,插进那松软的表面,他把那一小块苹果派放进了自己的嘴巴,慢吞吞的嚼着。

    “太甜了。”布鲁斯说,就和那杯热可可一样。

    “我想我会把这条建议跟克拉克少爷说的。”阿尔弗雷德带着剩下的苹果派先退下去了。

    过了一会他来收盘子的时候,发现盘子上他原本切了一大块的苹果派,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布鲁斯似乎看起来对克拉克的离开感到如释重负,但是当两周之后阿尔弗雷德把克拉克寄过来的包裹打开的时候,布鲁斯表情严肃,阿尔弗雷德知道当他的布鲁斯少爷紧张或是没有预想到这种结果的时候就会露出那样的表情。

    包裹里有着一张照片,还有一堆装好的饼干。

    阿尔弗雷德和布鲁斯一起看那张照片,看样子卡尔先去和他的养母见面,他们在厨房里,玛莎端着一个铁碗,卡尔咧着嘴笑着,脸上到处都沾着面粉。那些饼干有原味的,有巧克力味的,甚至还有裹着覆盆子的。

    布鲁斯拆开密封袋,将其中一个巧克力味的,蝙蝠侠标志的饼干取出来,毫不含糊的放进嘴巴里。阿尔弗雷德拿起放在旁边的一张小纸条念道:“听阿福说你觉得甜度太大,我和玛莎特别少放了糖,应该不影响味道,来自克拉克。”

    阿尔弗雷德刚把纸条上的字念完,就被布鲁斯在手里塞了一个东西,“那是韦恩家族的标志吗?哦天啊,克拉克少爷真贴心。”说完,阿尔弗雷德赞美着把那块原味饼干放进自己的嘴巴里。




    这样的书信往来并没有变得频繁,而是以一种非常稳定的速度。

    上次的苹果派之后,又过了三周,布鲁斯收到了来自西班牙热切的礼物。他从明信片里里得知了克拉克和某些人一起偷渡去了西班牙,坐了脏臭的大巴车和小破船,准备写一篇关于这样的稿子出来。布鲁斯想,即使是他估计看到克拉克也会愣几秒才能认出他,或者根本认不出。看看那胡子和全是污渍的脸。

    “或许我需要提醒您,当年您以比这个还要完美的形象回来的时候,我的评价。”阿尔弗雷德冷不丁的从旁边路过,冷嘲热讽道。

    布鲁斯把这些带有异国风情的小礼品和信全部抓在手上,在把它们扔进垃圾桶里还是就放在书桌上犹豫了一会,最后他把他们扔进了自己睡觉的房间的柜子里。




    再四周之后,布鲁斯收到了来自他熟悉的风格的礼物,那是他一身本领的来源之地。克拉克在西藏,也是一样偷渡过去的,当然了如果克拉克要是想游过去,自然也是可以的。

    他拿着手上的转经纶,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嘲讽,无论过多久,这个傻男孩就是不知道放弃对吧?

    他按照克拉克在信中千叮咛万嘱咐的顺序摇着转经纶,最后把他也和那堆来自西班牙的小饰品放在了一起。

    克拉克还在信中说道,他爬着山,甚至在山洞里面住了一晚上,他发觉了很多很有趣的石头,有着未被打磨的水晶,还有一些带着植物标本的化石。

    当然这些东西也一起和纪念品分享一个空间了。




    这次的信件时间隔得有些久,距离上次西藏的那个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布鲁斯还以为克拉克终于放弃了,因为布鲁斯一次都没有回信,也不想知道克拉克的一举一动。

    但是他在那天和戴安娜以及其他的超级英雄一个短暂的会面,身心疲惫的回到蝙蝠洞穴之后,发现自己的桌子上有着一个包裹。

    他先是惊讶,第一反应是猜想那是克拉克寄来的,随后他想那不是他的直觉,而是他一直期待着他和克拉克这样奇特的联系。

    布鲁斯拆开包裹,里面是包装很精致的玻璃瓶,里面盛着透明且带着一缕淡红色的花纹在表面的晶石一样的东西。布鲁斯以为又是克拉克收集的那些奇奇怪怪的石头。他看到克拉克在信中说道,他现在在一片热带雨林中,装在瓶子中的是当地土著居民常喝的东西,那是晒干的一种草药,原本是淡白色花朵,但是晒干了以后就是这种透明的晶石一样的样子。

    克拉克嘱咐他将这个泡进冰水里喝,一天泡一块就够了。据当地人说,常喝这样的东西能够强身健体。

    布鲁斯将阿尔弗雷德叫过来,他把整个玻璃罐都交给他,让他按照克拉克说的那样做。




    他喝着用那种透明的草药泡的水已经将近半年了,今天玻璃罐里只剩下最后一块,他将那最后一块扔进冰水里。

    戴安娜几分钟前告诉他,之前入侵地球的氪星人的那些飞船被人偷了什么东西。布鲁斯冷笑一声,他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戴安娜接着说,据说,这东西在半年前就被偷了,但是最近才不知为何被泄露消息。

    戴安娜说,布鲁斯,你真应该来看看,入侵者一点痕迹都没留下,如果对方没有拥有超能力,那她都觉得是世界上另一个蝙蝠侠做的。

    布鲁斯把冰水一饮而尽,其实泡了草药的水没什么其它的味道,倒是有些冰雪的那种清凉感。

    如果说是另一个蝙蝠侠做的,还不如想是另一个世界的超人夺回属于他的...

    布鲁斯愣住了。

    半年前克拉克在哪里呢?他在某个神秘的热带森林里。

    阿尔弗雷德站在他身后,没有发声。布鲁斯转过身来,问他的管家: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

    他指的是那个曾经装在玻璃罐子里,现在已经被他喝完了的‘草药’。

    据克拉克少爷说,是草药。阿尔弗雷德说。

    他半年前根本没有去什么见鬼的热带雨林,对不对?布鲁斯语速变快,他是去拿回属于他自己的东西了,在那艘飞船里。

    我并不知道这些,布鲁斯少爷。

    这些是什么?我知道克拉克一定采取了其他的方法告诉你这是什么。布鲁斯说道。

    我想您一定知道那是什么了,至少那其中一部分是什么,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没有一点被戳破而慌乱的迹象,他面对布鲁斯隐隐约约的怒火,冷静地说,克拉克少爷一直都说他会证明您的话是错误的,那个关于人类伤痕无法被逆转的理论。

    布鲁斯死死的闭着嘴巴,只觉得怒火在心中蔓延。

    您其实早就觉得不太对了,上次被那些高谭组团的疯子里有个拿刀的在腹部捅了一个大口子之后,您在床上只休息了两天就能下来走动了,甚至一周之后就只有伤疤横在身上了。

    阿尔弗雷德说,而克拉克少爷还嘱咐我说,在喝完一瓶之后,您会昏睡一周,他知道您会非常生气,但是考虑到您不可能飞跃大洋来找到他。

    他可以试试。布鲁斯咬牙切齿。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每一块草药里面,上面覆着的红色印记,那是来自神之子的鲜血。他应该非常生气,对于这个神之子的傲慢和无礼。

    但是当他想到这东西也不知道是克拉克夺回属于他的氪星技术之后,如何造出来的东西,克拉克都是费劲了心思。每到一个地方,克拉克寄回来的东西都会和他的健康有关,附加的才是那些异国风情的饰品。他对这种善意束手无策,对这样的关心觉得如履薄冰,他本应该这么觉得的。但是克拉克每一天都是如此,竟然他都习惯了,在不知不觉中。

    布鲁斯沉默了很久,终于感到阿尔弗雷德说的困意涌上来,他站起来,走向自己的卧室。

    他对阿尔弗雷德说,他要准备一箱氪石,在克拉克回来之后,泡在水里灌进克拉克的喉咙里,然后胖揍他一顿。




    等一周之后布鲁斯醒来之后,他收到了克拉克的信件,那是最后一封了,自那以后,他再也没收到关于克拉克的消息。

    那里面是一块水晶,透明的,不规则的。他从未见过这样的晶石,就算经过仪器检测,也是不属于这个地球的物质。

    他还看到了一张纸条,那上面用氪星语写着:孤独堡垒






TBC



NOTE:下一章是最后一章啦!!

评论(26)
热度(250)
  1. 夙夜长生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