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天启】【EC】没人知道怎么建房子【下】

标题:没人知道怎么建房子

配对:艾瑞克 兰谢尔/查尔斯 泽维尔

等级:PG

警告:此文角色设定仅基于电影背景

故事梗概:他们的学院里确实拥有很多超能力的变种人,但没有人会建房子。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他们。短篇,观完电影有感而发,甜。


前情提要:【X-MEN:天启】【EC】没人知道怎么建房子【上】

      

      第二天是一声巨响把所有的人惊醒。不少人冲到窗边看,以为这栋房子终于哪里塌陷了。他们探头出去,发现房子正前方的花园中央直立地插着一个大写的X。

      而且这个X的形状,插入地面的角度,都和他们在战场上看到的一模一样。

      他们把目光上下左右扫了一圈,只看见坐在崭新的轮椅上的教授微笑着对他们招招手。他的轮椅的那个铁轮子上有个标志,是花园中央的X的缩小版。

      万磁王穿着新的一套衣服,从天上缓缓降下来。没有头盔,没有跟着的变种人。学生们打着哈欠,纷纷拉上窗帘回去了。

      好极了,又是一天敌对阵营来学校参观。



      查尔斯和艾瑞克从花园绕着学校转了一圈。他们经过了那棵大树,并重新种下了树苗。他们弄得满手是泥土,于是到小溪旁洗手。查尔斯没办法轻松地做到这件事,艾瑞克注意到了,他将查尔斯先推到小溪边,自己弯下腰先把手洗干净,然后甩干。

      “不介意弄脏你的裤子吧?”艾瑞克说,并向查尔斯伸出了手。

      查尔斯有些犹豫,他今天穿了一条浅色的裤子,“告诉我你不会用那种抱法。”

      其实他只是纠结这种事情。

      艾瑞克抬起一边眉毛,幸灾乐祸的咧嘴笑了,他攥紧查尔斯的手,把他橫腰抱起来,放到溪水旁边,

      “你知道别的方法都很不优雅,”艾瑞克说,活像当年查尔斯跟他说的那样。

      查尔斯无奈的笑笑,他应该知道艾瑞克只要找到机会就一定会把当年的仇都给报了。

      “琴是个很好的孩子。”查尔斯说,他把手放在水里,划动着。

      艾瑞克站在他身旁,“能力很强,但是无法掌控,不好说到底是不是可用之才。”

      “我的朋友,请坐,”查尔斯拍拍他身旁的草地,“琴还只是个学生,如果她有一日能够控制好她的力量,她会超越所有的,我目前所知道的变种人,包括我们两个。”

      “我不怀疑,但她现在是个隐患,”艾瑞克说,他挨着查尔斯坐下来,“如果你现在都无法很好的控制她,你又如何保证未来你能阻止她?”

      “你总是将人想的太阴暗,艾瑞克。”

      “这是想好所有退路,如果有那一天…”

      “我希望那一天不会到来。”

      艾瑞克凝视着查尔斯,蓝眼睛毫不退让,就和他们第一次分离的时候,他们都不会退让。

      有一天,他会看到他们背后刚刚种下的树苗长成参天大树。

      “就一次,我相信你说的是对的,查尔斯。”

      查尔斯并没有因此而露出笑容,他把手从冰凉的溪水里拿出来,随便甩了甩,然后就往艾瑞克的外套上蹭,当做毛巾擦干手。

      “…这很幼稚。”艾瑞克说。

      “如果这能让你记忆深刻的话,”查尔斯回答,“多么难得的时刻。”

      “琴,”查尔斯接着说,“其实有个里人格,我有次阻止她毁掉整个房子的时候在她脑海里看到了。”查尔斯望着溪水,仿佛在那里面看到了琴的倒影,和那毁灭的未来,“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选择了正确的道路。”

      “教你方法不适用琴,她并不愤怒,她恐惧,”查尔斯说,“她恐惧她所拥有的力量,和她可以做到的事情,越是恐惧,便越是容易诱发里人格。”

      “难道我们最开始不都是吗?”那些颗子弹,那枚硬币,还有复仇,“我们恐惧自己的力量,瑞雯也是,汉克也是,你也是。”他毫不留情的指破。

      查尔斯不生气,他反而非常喜欢艾瑞克这一点,他点点头,他一直都没忘记与酒精和眼泪过去的那颓废的日子。

      “当然...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处理方法,但是琴并不一样,”查尔斯看向艾瑞克,他的面部表情是紧绷着的,带着严肃和犹豫,“我做了一件非常不好的事。”

      “没人会相信X教授会做坏事。” 

      “我倾尽全力禁锢了她的里人格,”查尔斯指指自己的脑袋,“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失败,也许失败的那一天会迎来毁灭。”

      艾瑞克拍拍查尔斯的肩,他说,“那么这是我们选择的未来。”

      “而在这个未来里,我还期望回来能看到这棵树能为你的学校撑起一片绿荫。”艾瑞克最后说道。

      查尔斯无法抑制自己嗓子里的哽咽,他把自己埋进自己的手臂里,觉得眼眶酸涩。这么多年,他多么容易就在这种事情上溃不成军。无论是瑞雯回来的时刻,还是任何时候,只要牵扯上艾瑞克。

      自己选择的未来,就决定了他们不会是同一条路。

      但没人说过不能够殊途同归。

      他期待他们能够活到那么久,久到他们还能在X学院,在这片树荫下一起看书。

      “走吧,艾瑞克,”查尔斯说,他重新展露了一个微笑,“现在是午饭时间了。”



      汉克被迫和他们一起午餐,在草坪上,啃三明治。他变回了人类的样子。食物还是以前那样,不能说难吃,但也不能算美味。他默默地嚼着,以异常灵敏的听力听到了查尔斯和艾瑞克的交谈。

      “如果这样设计城堡,你的办公室准备设在哪里?”

      “还是现在的位置。”查尔斯说。

      “你的卧室呢?”

      “需要改动一下,请把旁边的书房改成你喜欢的风格吧,我希望你来的时候有个地方休息。”

      “…查尔斯。”

      “我坚持,艾瑞克,你可以认为这是愚蠢的决定。”

      艾瑞克答应了。

      考虑过底下复杂交错又古老的下水道的心情了吗?汉克咽下最后一口三明治,根本没有会建房子,你们俩就在那边凭空想象,建出来又像现在的一样怎么办?

      汉克认命地走过去。

      “教授,我觉得我们还是找个建筑师吧,要不就找个会建筑的变种人。”

       两道齐刷刷的目光投射向他,汉克毫无压力的顶住,他说的是实话,万磁王顶多会搬运与拆迁。真正的作用就是个工人啊,而教授,怎么脑也不可能脑出个城堡。

       “汉克,你说的很对。”查尔斯说,他没有动轮椅,那轮椅自动跑了起来。艾瑞克跟着查尔斯,他们一前一后,走进城堡。

      如果有艾瑞克在这里,教授连动动手都省了,不久的将来一定会连吃饭都需要艾瑞克喂了。

      等等,他们是要去主脑那里吗?



      没有查尔斯和艾瑞克的学校异常兴奋,大家都准备开趴体来个夜总会了。

      科特也被拉走了,当做交通工具。

      走之前查尔斯对他说让孩子们这几天做好要紧急疏散演练的准备。

      等他们好不容易在凌晨三点睡下,然后清早七点突然被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搞的手忙脚乱的时候,汉克完全明白了查尔斯的意思。

      他戴上自己眼镜一看,优哉游哉站在花园里的万磁王正像那种乐队的指挥师一样,随着他的手势,整个城堡开始被撕裂。查尔斯在艾瑞克的旁边,神情看上去并不紧张,想来不是万磁王突然脑筋不对然后开始打杀的结果。

      汉克这边的房间的地板首先开始裂开,然后他听到查尔斯在所有人的脑袋里说:这是一场紧急情况训练,大家无论用什么方法都可以,达到花园的中央就好,以及,皮特罗,你必须是第一个出来的,而且不能带任何人。

      汉克敢用X学院的未来的伙食赌,这个主意是艾瑞克想出来的,

      最可怕的是查尔斯竟然允许了。

      汉克绝望的赶紧变身,利索的从房子里跑出来。他倒是想要帮帮这些连内裤的没来得及穿的小屁孩,帮他们捡捡地上的脸面。可是他自身有很大的危险,保不齐艾瑞克一时兴起,想要把他压在废墟里面,又不会死,还受苦,多好。

      汉克几乎是瑞雯同一时间跑到查尔斯的身旁。他瞟了一眼瑞雯,她似乎一点想要帮那些孩子的意愿也没有。

      汉克抬头看着又毁了一次的城堡,发现最先被拆成碎片的是城堡的其他部分,最后正在以一种很慢的速度垮的是他们住的地方。

      “这没有意义,查尔斯,如果真的是敌人来,他们最先攻击的是睡觉的地方,而且会是一瞬间的打击。”艾瑞克说。

      “他们还都是孩子,要一步一步的来。”

      “正如我说的那样,最快的成长方式是在实战里。”

      “他们会得到很多,但是也会失去很多。”

      “这是无可避免的,你不能让他们逃避一辈子。”艾瑞克说。

      也许查尔斯叹了口气,也许没有,他握住艾瑞克放在身侧的一只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知道,他们仍有权利在那一天的到来之前,享受最快乐的时光。”

      艾瑞克没说话,他也没甩开查尔斯的手。

      科特嘭一声出现在汉克的身后,把他吓了一大跳,他听见科特小声的,胆怯的说道:“汉克...教授,能,能不能也帮我设计…一副眼镜?”

      “跟,跟X教授出去一趟,我,我觉得眼睛有点疼,”科特说,“是不是我也会像斯科特那样?”

      汉克沉重的闭上眼睛,“不,科特,你只需要别看他们俩就行了。”



      还是有几个学生没逃出来,但由于艾瑞克防止拆房子毁掉所有周围的一切,他把所有房子的碎肢都悬浮在空中。那些学生也只是不轻不重的摔在地上。

      瑞雯都忍不住摇了摇头。

      汉克可以预见未来的训练难度了。

      他们找来的变种人懂得这些,当查尔斯和艾瑞克跟他描述完之后,他们做了些修改,留那些可怜兮兮的,穿着睡衣睡裤一脸懵逼的孩子们在清晨的风中被瑞雯赶去跑步。




      “你知道我一定会去建立我的队伍。”

      “我知道。”

      “...如果你...”艾瑞克欲言又止,“我不一定会回来。”

      “如果你觉得我的能力能够帮你找到一些勇猛的战士,艾瑞克,你尽可说。”查尔斯说。

      艾瑞克俯下身,拥抱了坐在轮椅上的查尔斯。

      “还有,衣服的挑选也可以咨询我。”查尔斯带着笑意,艾瑞克的头发蹭着他的脸,那感觉就会艾瑞克本人一样,粗粝,带着刺痛。

      他却很喜欢。

      这个拥抱很用力,持续了很久。

      查尔斯希望能够永远这么下去。

      然后艾瑞克松开了。他站直,注视着他的,曾经为最好的朋友,又是对方的导师,后来反目为仇争吵,如今得以安宁面对的挚友。查尔斯不止只是他的挚友,他对他的情感,太过浓烈,他不知道用什么形容才好。

      查尔斯自知人类之恶,却选择相信好的那一面。

      他原本就身处其中,自然厌恶无比,自己也是那最黑暗的一面。

      他想,这是奇迹,他从不相信奇迹。他以为如果他相信,他就能在倒数结束之前移动那枚硬币,救他母亲的命。什么都没发生。

      然后奇迹终于发生。



      再见面也许是敌人,是X教授和万磁王。但是他心里还是只认识查尔斯。那个查尔斯 泽维尔。

      查尔斯的眼睛蓝的发亮,他微笑着,艾瑞克觉得他早就看穿了一切。

      一切都太晚,但是又太早。

      一切能否真的像重新建城堡,重新建轮椅一样简单呢?

      或者像重新种下的树,需要长久的岁月的积累才能够恢复?


      还是说,像见证了一切,他们脚下的土地般,一切都没变,不过是在表面多了些伤痕,多了些装饰,而内部从未改变,一如当初?


      艾瑞克走出了校门,他回头看了他的老友最后一眼,他说,“再见,查尔斯。”

      查尔斯停在门口,正好压在那条边界线上,不前进一步,但也绝不后退一步。

  


    “再见,艾瑞克。”





END

 

评论(16)
热度(236)
  1. 懒猫格林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