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超蝙】葡萄与美酒【一】

标题:葡萄与美酒

配对:克拉克 肯特/布鲁斯 韦恩

原著:BVS,古早漫172竹马竹马设定

等级:R

警告:此篇人物性格设定等基于BVS电影背景,在电影里未登场人物的性格和设定则会基于‘JLA’背景

故事梗概:克拉克在十岁的时候遇见布鲁斯,他们并没有在自己最好的年华里遇到最好的对方,但那并不妨碍他们成为世界最佳搭档。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中篇,HE。





第一章





      01



      在打断蝙蝠侠的工作还是等待他完成所有的资料收集之间,卡尔选择了前者。

      布鲁斯把头套随意扔在地上,卡尔走到布鲁斯身旁的时候,捡了起来。他把它放在布鲁斯右手边的桌子上,那上面有冷掉的咖啡,和咬了一口的三明治。

      他不禁猜测这个三明治是多少个小时前的,而布鲁斯又在这里坐了多久。

      “也许你该休息一会。”卡尔帮对方将那些三明治和咖啡全部解决了,就在布鲁斯眨眼的瞬间。

      布鲁斯停下正在键盘上打字的动作,他侧过头,面部僵硬地盯着卡尔,“跟你的好朋友卢瑟说这句话吧。”他的脸色苍白,黑色的乱发无力的耷拉着。但是那双藏蓝色的眼睛却在洞穴里幽幽地发着光似的,依旧敏锐而清醒。

      卡尔把空掉的盘子规规矩矩地放在不远处的推车上,知道过不了多久阿尔弗雷德就会下来收拾。“如果阿尔弗雷德知道你没有吃东西,他会很难过。”

      “我没有时间,”布鲁斯暴躁的低吼,他把视线又转回面前的屏幕上,“那个东西是卢瑟创造出来的怪物!我们还不知道它的详细情况!”

      “不,我们知道,”卡尔说,“你已经看了资料大概有十几遍,而且你还做出一个氪石的武器来对付它。”

      在蝙蝠洞穴的最深处,藏着一把长矛,上面莹莹发光的绿色晶石是从卢瑟那里夺过来的。布鲁斯将氪石打磨加工,甚至改造了它。

      明日,如果按照计划,这把长矛会插入那个怪兽的胸腔。

      无论是谁,这个人必须结束这个怪兽的生命。

      “那真是令人欣喜,我们甚至可以放松警惕了,”布鲁斯先是用着欢悦的语气快速地说道,他的讽刺的语调卡尔最为熟悉,“我们今天应该在瞭望塔上举行派对,为明天的胜利!”

      卡尔打断了布鲁斯,“布鲁斯,”他说,放低的语调,“就这一次。”

      布鲁斯闭紧嘴巴,他和卡尔互相在阴暗的洞穴里瞪着对方。

      他们之间有争执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通常会是卡尔先退步,然后他们重新来过。但是这次卡尔不打算退步,即使他们要互相瞪着对方仿佛要用目光杀了彼此。

      卡尔注意到布鲁斯的肩膀微微下塌,整个人的气势也不再是那么咄咄逼人。

      布鲁斯退让了。

      他知道如果布鲁斯愿意,他们能够僵持很久,让争执不了了之,但是这个时刻,布鲁斯选择由着卡尔,这已经足够了。

      “好,”布鲁斯把自己摔进椅子里,沉重地呼出一口气,这口气似乎带走了他一直撑着的力气,他看上去突然就疲惫不堪,“说说你的想法。”

      卡尔并没有因此露出一个得胜的表情,他古怪的扯了扯自己的嘴角,“我只是想让你稍微放松一下,为明天的大战节省体力,”他得到了布鲁斯的冷笑,“别这样,布鲁斯,请…”

      他伸出手,看着布鲁斯。

      布鲁斯没让他等待很久,他搓了搓自己僵硬的脸,罕见的抓住卡尔的手,“这次又想带我去哪里?外星男孩?”

      和卡尔这么多年,他基本上全球都跑遍了,就连海底他也到过。他不知道卡尔此刻的心思,也没有力气去探究。

      “时间紧迫,”卡尔解开自己背上的红披风,他把布鲁斯完完全全地裹进去,并搂紧在怀中,“这样你不会受伤,并且,我建议你吃点东西,不然到地方会头晕。”

      布鲁斯挑起眉头,露出卡尔熟悉的笑容。

      “我可没空,巧克力就在我腰带的左侧,你知道该怎么做。”

      卡尔把手探进去,非常规矩地掏出了那块被体温捂的有点融化的巧克力,他把锡箔纸撕开,将黑巧克力喂给布鲁斯,末了,布鲁斯还舔干净了他指尖上的巧克力酱。

      布鲁斯脸上的表情极其无辜,他耸了耸肩,“我以为你会用嘴巴喂。”他用指肚蹭了蹭自己的嘴角,把自己整个融入红色的披风之中。

      有那么一秒钟,卡尔没能回过神,这一秒在他这个能够达到超光速的超能力者眼中,他能想,也能做很多事情。

      但是卡尔只是攥紧拳头,然后又松开了。

      他不能冒这个险。

      “抓紧了。”

      这是他在这个时代,对布鲁斯说的最后一句话。

      卡尔抱紧裹在红披风里的布鲁斯,一开始就用超光速冲破了人造的水帘,飞出了洞穴。

      地球的光景在他们身下飞速的流逝,卡尔拼尽全力飞的更快一些,更快一些。

      一切都变得无声起来,周围的景色变得模糊,然后变得暗淡,接着发出白色的刺眼的光芒。卡尔睁着眼睛,带着布鲁斯坚定不移的朝前方飞去,他不能松手,他也不能反悔,他更不能闭上眼睛。

      他必须看见布鲁斯达到他想让他去的地方。

      那一定是个美丽,和平,安宁的世界。

      卡尔慢慢地减缓速度,他们漂浮在空中,缓缓落下来。

      “别先睁开眼睛,等我再去拿个东西回来,然后再睁开,”卡尔说,他希望自己的声音不会颤抖,他希望这声音在布鲁斯的耳中就像平常一样,他们平稳地落在地面上,“现在千万别睁开,布鲁斯。”

      这里有飒飒的风声,有着不知名白色花的香气,卡尔也从来没来到这里,他并不知道这些植物是什么,他只能赌一把这能暂时蒙骗过布鲁斯。

      他在用他们之间的信任赌博,他厌恶自己。

      布鲁斯发出嗤笑,似乎被卡尔这样幼稚的要求逗乐了,他在红披风下闭着眼睛点点头。

      卡尔是多么不堪的赢了。

      他缓慢地,一步一步朝后退去。他的每一步都踩在空气上,他从未落在这片泥土地上。

      他用X视线死死地钉在布鲁斯身上,他看见他的每一处伤痕,每一道皱纹,每一根毛发,穿透皮肤,他能看到每一个细胞的再生和毁灭。

      每一个人类都有独一无二的基因。

      他要记住这一切。

      他不能忘记,这一切,都会是他死之前最美好的回忆。

      随着升空,卡尔知道自己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会被识破,这一切都白努力了。如果布鲁斯坚持加入这场战斗,卡尔不知道他能不能拒绝他。

      他的眼睛好酸,泪水就集聚在边缘,只要他再看一眼,全部的心里防备就会崩塌。

      真是讽刺啊,明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最开始哭的人是布鲁斯。

      现在命运之轮转啊转,转到他了。

      他以着相同的方法离开了,穿越了几个世纪的时光,他又回到了二十一世纪。

      卡尔回到了蝙蝠洞里。他在之前布鲁斯站的地方停留着,觉得背后缺了点什么,凉飕飕的。

      不仅是红色披风,还有布鲁斯。




      02




      那是一个阴沉的天气,克拉克记得相当清楚。

      由于天气不好,他的爸妈都在担心田地里的麦子会受到影响,气氛显得有些压抑。

      蜻蜓都全部低空飞行,克拉克知道那是意味着大雨即将倾盆。

      他们皱着眉头,站在门口,眺望着远方。

      横在他们家门口是一条不宽不窄的田野小道,每天进进出出他们这个镇都要经过这条道路。每天经过的人都相同,就连先后顺序都没什么改动。现在这个时候,应该不会有人再经过了。那他的爸妈在等待谁呢?

      于是他问了,“我们在等谁?”

      玛莎回过头来看他,眼中溢满了一种情感,他从很小的时候,自从他的异于常人的能力被发现的时候,玛莎就曾经展现那样的神情。

      那是担忧,悲伤。

      “我们的朋友…他们的孩子,因为某些事情,需要在这里暂住两周的时间。”玛莎含糊不清的解释。

      克拉克当时不过十岁,他虽然是从外星来的异种,但是也是一个孩子。他不懂大人口中说的‘某些事情’会是指人类的死亡,离去,会是那些不好说出口的,亦或是羞于说出口亦或是酸涩难懂的人生劫难。他只知道,有个孩子要和他一起来住了。自从他展现了所谓‘非凡’的能力之后,玛莎和乔纳森不允许他出去和看起来与他一样大的孩子玩耍。

      而这理由若是讲起来则是十分困难。所以不如模糊盖过,就像玛莎解释这位神秘的客人一样。

      也许一生有很多复杂的事情,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两句话就带过了,像吹过的风,在这一刻切肤地感受到存在,在下一刻就消散了。

      因此错过了很多,不知是不幸还是幸福。

      克拉克极目远望,他看到了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以一种稳定的速度,驶向他们。

      每件事情来之前都有征兆,也许这就是他的征兆,以后布鲁斯 韦恩就是像今日他乘坐的这辆老爷车一样,不紧不慢地进入了他的人生。

      先下来的是一位中年人,他看上去彬彬有礼,穿着讲究。

      玛莎抿紧嘴巴,快步上前。他们神情凝重,像是天都要塌下来了。悲伤能够使人瞬间老去,克拉克那个时候明白了。

      他听见玛莎的抽泣声,他们无声的悲哀像是绳索,套在脖子上,勒紧,喘不过气。

      “布鲁斯…”他听见中年人低低地叫着那个孩子的名字,“我会在两周之后的这个时候来接您。”

      克拉克看见那个孩子,和他差不多大小,不过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是那个中年人的缩小版似的。他的头发一丝不苟的梳着,可精气神就未必了。他的脸色是克拉克见过最苍白的,宛若故事书中的吸血鬼,眼窝处也是散发着淡黑色,整个人都塌着,仿佛只有什么人在他身后架着他,才能让他撑下去。

      听到中年人说这句话,孩子抬头了,他盯着中年人一言不发。

      那是一双湛蓝色的眼睛,可是灰沉沉的,蒙上了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尘埃。

      “克拉克!”玛莎压低声音喊他的名字,像是如果大声了就会打碎什么东西。

      他跑过去,站在玛莎的旁边,和这个孩子面对面。

      可布鲁斯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他的目光一直黏在中年人的身上没放开。

      克拉克已经很久没和同龄的小孩交流了,他费尽心思想想以前的精力,然后结合玛莎和乔纳森与别人交流的画面,他对布鲁斯伸出手,“你好!我叫克拉克,克拉克 肯特。”

      布鲁斯缓慢地把头转向他,像个机器人,生硬而不情愿。

      他们头顶的三个大人低声细语,大抵不过是告别和同样的不能够说出口的言语。

      “节哀,阿尔弗雷德。”

      “麻烦您们了,肯特先生,肯特夫人。”

      布鲁斯似乎对这样的礼节性的问候已经麻木不仁,他的目光的确落在克拉克的身上,但又似乎并不在他身上。

      “布鲁斯…”小孩说,气若游丝,“韦恩。”

      布鲁斯说完便闭上嘴巴,一动也不动的盯着他的脚尖。

      其实克拉克还期待着布鲁斯多说一些,说说他为什么来,为什么只待两周,他们能成为好朋友吗?

      这些问题的答案没有一个克拉克是从布鲁斯的口中得到的。

      克拉克用一个他认为非常阳光的笑容回应他,“我带你去你的房间吧,布鲁斯。”他说,那房间几天前就被清理出来了,现在他知道是给布鲁斯住的。

      布鲁斯没动,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阿尔弗雷德。对方对他点点头,钻进了车里。

      那车直到他们全部走进房子里,才开走。

      布鲁斯来的当天晚上,他们在吃饭的时候,一声巨雷撕裂天空,克拉克浑身一颤,他赶忙抬头,第一反应去看布鲁斯。

      外面的雨终于承受不住,哗哗地从天空的缝隙一泻而下。

      可是布鲁斯依旧僵直着身子,仍旧机械地往嘴里塞着食物,视线一直凝固在盘子上。

      他没有哭。

      一直到离开之前,布鲁斯除了说过‘谢谢’,便一句话都没再多说。

      他没流一滴眼泪。




       03





      “来打一架。”

      克拉克把头从书页上拔出来,他眨眨眼,“什么?”

      布鲁斯坐在他的床上。

      离上次他们见面过了半年,半年克拉克能知道很多事情,比如说其实布鲁斯当时是失去了父母,周围的一切颠倒了。他原本还对布鲁斯态度而生气,现在也只剩下不知所措。

      而克拉克不知道的则是,公司内部利益争夺和勾心斗角,还有媒体对此类事件的大肆渲染,只为了博得眼球。布鲁斯没办法出门,没办法正常生活,他变得沉默,所有的复杂情绪最后只能全部化作怒火,无处发泄的怒火。

      他不知道该怪罪于谁,当然必须要偿命的是那个抢劫的人。没人能够找到这个罪犯。

      至少现在还没有。

      阿尔弗雷德又将他送到这里。

      “呃...我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克拉克拒绝,他早就被告知打架是个不好的事情。

      “找个没人的地方。”布鲁斯说。

      他的语气如此果断,克拉克有种错觉打架是个天经地义的事情。

      “我还是觉得不怎么好…”

      眼看着布鲁斯就要生气。

      克拉克扔下书,他站起来,“我不知道怎么打架…”

     “我也只学过西洋剑,还是那种花架子的。”布鲁斯从床上蹦下来。

      克拉克搓捻着手指,他可不知道花架子是个什么意思。可布鲁斯肯跟他说话就很好了,他还期望他们的友谊能更进一步。

      反正他挨上几拳也不会疼。

      “肯特夫人,”布鲁斯在走出门的时候对询问他们的玛莎用着优雅的伦敦腔调说道,“我想让克拉克带我出去逛一圈,并不会走远。”

      答案必定是允许。

      “你撒谎!”克拉克惊诧地叫道,他们已经跑出很远了,克拉克让自己努力跟上疯狂奔跑着的布鲁斯,他喘息着,“这是不对的!”

      布鲁斯也同样喘息着,他把散乱的头发捋上去,露出一种当时克拉克还不能理解的目光,那道目光直直地射向他。

      “不对…?”布鲁斯笑起来,那不能称其为笑,只是刺耳地,空洞地发出干涩的哈哈声,等他停下来,怒火彻底蔓延上他的脸庞,“你来告诉我不对?!”

      “他没死!这就是不对!我父母死了而他没死!这就是不对!!”

      他重复这句话,面色狰狞,绝望。

      克拉克不由得退后,玛莎跟他说,时间会治愈一切,韦恩一家会好起来的。

      她错了。

      没人会好起来,这些伤痛如果放任不管,会变得越来越糟。

      他不想让布鲁斯变成这样。

      自从上次布鲁斯离开,玛莎跟他零零散散地讲了布鲁斯的故事。

      布鲁斯是个被宠坏的小少爷,是个暂时不讲道理的,脾气有点倔强的男孩。

      但不是这样歇斯底里,陷入疯狂的孩子。

      “布鲁斯!”克拉克大声喊着,“你不是说要打架吗!”他也对这样的情况毫无办法,他生气,但是不知道是生谁的气,也许是布鲁斯的。也许真的打一架所有事情都会好起来。

      布鲁斯瞪着他,眼睛里全是红色的血丝。克拉克不甘示弱地瞪回去。

      他们几乎是同时扑向对方,狠狠地砸在麦穗里,他们不仅用上了拳头,还有牙齿。不记得是谁先抓住一方的肩膀,在田野里翻滚起来。

      泥土弄脏他们的衣服,有些细小的稻草跑进他们的嘴里,呛得他们一口气没上来,在地上躺着咳嗽半天。

      克拉克吐掉嘴里的碎屑,从地上跳起来。同一时刻,布鲁斯也这么做了。

      在他们那个年龄,十一岁,什么都不知道,一个是家教良好的少爷,一个是品行端正的男孩,谁都不会打架。就只知道鲁莽地挥舞拳头,砸中对方的脸,肚子,肩膀的同时,自己也感到同等的疼痛。

      克拉克最后占了上风,他的超级力量,他终于为此而感到高兴,他第一次庆幸他拥有这样的力量。

      他把布鲁斯压在底下,跨坐在他身上,压制他无法动弹。

      “你可以发泄你的悲伤!”克拉克举起拳头,他涨红了脸大吼,他身下的布鲁斯也因为情绪激动,脸也是通红,“但是如果你一直这么做,那就太伤害那些关心你的人了!!”

      布鲁斯伸出手想要掐着克拉克的脖子,但是他失败了,他也同样吼回去,“有谁会关心我!!啊?!”

      克拉克因为布鲁斯说出这样的话而怒气冲天,他忘记了控制自己的力量,一拳头砸下去,深深地陷入泥土里,“潘尼沃斯先生!还有爸爸妈妈!还有我!”布鲁斯的蓝眼睛在黄昏下显得黯淡,“你怎么能这么说?!你都看不见吗?!”

      这样的责难与质问让布鲁斯瞪大了眼睛,他死死地闭着嘴巴,胸膛剧烈地起伏着。

      大声吼叫之后是扑面而来的死寂,克拉克只能听见呼吸声和虫鸣声。

      一种无力感突然罩住了他们。

      克拉克从布鲁斯身上精疲力尽地跌倒在地上,他仰面躺着,无言地看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空。

      耳旁突然传出一声哽咽,尖细而微弱。

      克拉克吃惊地扭过头去,他看到的是布鲁斯翻了个身,背对着他。

      除了布鲁斯颤抖个不停的肩膀,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在哭。

      在父母死的几天里,即使是那道带来巨响的惊雷也无法撼动布鲁斯。他从来没哭。

      而在这样一个美丽的黄昏里,这场打架仿佛把布鲁斯的外壳打碎了,所有的痛苦和泪水从缝隙里涓涓地流出来。浓稠地散在地面上,发着恶臭。

      半年了,这所有累积起来的一切,在今日猝不及防地瓦解。

      愧疚在那一瞬间占据了克拉克的内心,他想道歉,可是张开嘴巴又不知道说什么合适。

      “他们…”布鲁斯在长久的沉寂之后先开口,吓了克拉克一跳,布鲁斯坐起来,他把身子转向克拉克,天色已黑,克拉克看不见他的眼睛是不是肿着的。

      “撕开那些人的脸,那后面是恶魔,丑陋的,”布鲁斯的声音含糊不清,似乎是哭过了,“在...父母走后,一切都变成了地狱,他们从来都是为了钱,来到葬礼上的,我都想赶走他们,他们今日丧着一张脸,明日便在办公桌上撕破脸,就为了绿色的钞票。”

      年幼的孩子已经在一次失去中迅速的认识了这个世界的某处阴暗。他是如此清晰而又刻薄的找出了那些污垢,他以着一个小孩的身份,半只脚已经踏进大千世界。

      而这世界的残酷他不过才尝了一点苦辣。

      “而阿尔弗雷德...阿福他挡在我面前,挡住了所有的黑暗。”有什么滴落在泥土里。

      克拉克装作不知道布鲁斯哭了。

      “我不想这样...可是…我…”他开始哽咽,“我也想为他分担…”

      布鲁斯被拉进一个怀抱。不像阿尔弗雷德的那般坚实,但是同样温暖。

      “我们可以一起分担,”克拉克在他耳边说,“我很抱歉,布鲁斯,我很抱歉。”

      布鲁斯先是不能自己的颤抖,最后实在无法压抑住,便索性放任自己在这田野里迷失,那一刻,他真正地哭泣,嘶吼。

      克拉克一直抱紧布鲁斯。他在这样的情景下也开始流泪。

      等他们两个人都平复下来的时候,天空已经挂满了星星。

      “我有的时候就坐在山坡上,看这些星星,”他们仰面躺在草地上,克拉克说,“然后还有萤火虫,非常多,有的时候我都分不清到底是天上的星星亮还是萤火虫发的光更亮。”

      布鲁斯轻轻地嗯了一声。

      黑夜里温度降了下来,他们两个靠在一起,彼此的体温互相传递给对方,倒也不觉得冷。

      “你明天就要走,对吗?”

      布鲁斯又嗯了一声。

      “那你还来吗?”克拉克孜孜不倦地追问。

      布鲁斯深吸了一口气,他慢慢地呼出来,“我不知道。”

      “如果,”克拉克从地上爬起来,他低头看着布鲁斯,“如果你下次还来,我就跟你说个秘密。”

      布鲁斯盯着他,看不出悲喜。

      “那这么秘密一定非常有吸引力。”布鲁斯最后说道。

      克拉克在萤火虫飞舞的光晕之中笑了。

      他们回去的时候被玛莎劈头盖脸的骂了,布鲁斯站出来,“肯特夫人,克拉克带我去看夜景了,我以前从未见过,然后我们抓了萤火虫,弄成这样。”

      克拉克在一旁只是频频点头。

      他这一次并不讨厌布鲁斯的谎言。





      04




      克拉克缩在窗户底下,把饼干塞进嘴里。

      “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小甜饼。”他最后赞美。

      “阿尔弗雷德做的。”布鲁斯坐在窗户另一边的底下,语气肯定而自豪,仿佛天下所有的食物,盖上了‘阿尔弗雷德’的印章,就是最好的。

      布鲁斯如此确定,克拉克原本就是会轻易相信别人的人,他对这样的话语更加坚信不疑。

      “你上次说如果我再来,”布鲁斯说,“就告诉我一个秘密。”

      克拉克利索的把剩下的小甜饼全部塞进嘴里,他支起身子,双手扒在窗户边缘,眼睛亮亮地盯着外面的星空。

      布鲁斯并没有理解克拉克的举动,也皱着眉,学着他的动作,趴在窗口,举目望去,深蓝色的天幕上依旧缀满闪闪发光的星星。

      和上次来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半响,克拉克开口,“我是来自天上的。”

      布鲁斯任由着克拉克胡说八道,他知道这就是大人之间说的,善良的孩子被坏孩子给带坏了。克拉克从不说谎,到现在却开始荒唐地编造故事,也不知是想逗他开心还是想分散他的注意力。

      “天上有那么多星星。”布鲁斯顺着克拉克的胡话说下去。

      “是啊...我也不知道自己来自哪里,不过听说是我的星球,嘭的一声爆炸了,然后就消失了,所以我才被送到这个地球上。”

      “你真的知道爆炸的意思吗?”

      “知道啊,”克拉克看向布鲁斯,“就是,从内部四分五裂。”

      倒也说得对,布鲁斯感到怪异地点点头,“你倒真像是从天上下来的。”

      世界上没有像肯特一家这样的人,布鲁斯至今还未见过。就像是故事里的天使,从天上降下来。

      但是故事里的天使降临并不是为了拯救人类,而是和恶魔开战。

      “然后呢?”布鲁斯接着问。

      “那可要等到你下次来,再说。”克拉克狡黠地咧嘴。

      布鲁斯不满意地瘪嘴,“就像连载的故事,或者漫画,”他抱怨,“未完继续。”他把手举到头顶,比了个引号的动作。

      克拉克压低声音,噗嗤笑出声,“总要有点盼头,你才会来啊。”

      布鲁斯默不作声,继续望着外面的星空。

      “你说,我们现在算是好朋友吗?”克拉克问。

      “我不知道。”布鲁斯说,和上次一模一样。

      即使是不知道,但是布鲁斯还是来了,克拉克把这句话就当做一个肯定的答案。于是他挂着满足的笑容,在月光和星光之中,静静地和布鲁斯分享这段时光。 

      “把证据毁了,”布鲁斯正经严肃地说道,“你十二岁生日,我却同你半夜偷吃,熬夜,这些你都不曾做过吧。”

      “唔…想过,但没真的实践过。”

      他们仔仔细细地把所有饼干屑都收拾了,然后从窗户那里撒出去。

      “我不会来的,”布鲁斯低低地说着,声音像是闷在玻璃瓶里,“你就要成为坏小子了。”

      “又不是只有我才是坏小子,”克拉克拐了一下布鲁斯,“不孤单不就行了。”

      “肯特夫人会骂死我的,她会不让我接近你,一个乖乖小孩克拉克 肯特,转瞬之间就被高谭的坏习性给污染了。”

      “胡说,我妈妈才没有骂过人,她可喜欢你了,你每次来都她做好多好吃的。”

      “…也许吧。”布鲁斯最后犹豫地说道。

      他们那天晚上是挤在一张床上睡着的,早上醒来,睡姿难看极了。

      在十三岁那年,克拉克被咚咚咚的敲门声吵醒,他揉着眼睛打开门,卧室门前站着穿着棒球衫的布鲁斯 韦恩。

      他先开口说话,没了那规矩的伦敦腔,“布鲁斯 肯特,”他说,“克拉克 肯特,你的房间被我征用了。”

      




      05





      所有的一切都在燃烧,坠落。

      卡尔从昏迷中醒过来,他从地上狼狈地爬起来,觉得浑身无力,呼吸困难。

      这种感觉很熟悉,他扭过头去,看到那把致命的长矛躺在离他不远的废墟上。远处所有他认识的超级英雄都在和毁灭日纠缠,有人受伤,但还是继续冲上去。

      他眯着眼睛,第一反应就是去找布鲁斯,随之他想起来,布鲁斯早就被他送去三十世纪了。

      真是太好了。卡尔庆幸,他不需要面对布鲁斯的怒火。布鲁斯也许在那个小山坡上气的跳脚吧,如果真的能回到蝙蝠洞里,恐怕要拿起这个长矛就往他的心脏里捅。可惜这个武器早一步被卡尔拿走了。

      如果布鲁斯在这里,他真想开启私人频道,告诉他他刚刚在昏迷的时间里,梦见他了。

      那个支离破碎的,十三岁的布鲁斯站在他的房门前,说他叫布鲁斯 肯特。

      梦见十岁那年,十一岁那年,还有十二岁生日的那个晚上。

      他们从十岁那年就认识了对方,现在他的人类年龄三十八岁了。

      他现在选择了一条路,而这条路上没有布鲁斯。他以为自己永远无法做到,他在脑海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到了这个时刻到来的时候,他却一点都没犹豫。

      他唯一有点遗憾的是,他本来想最后给布鲁斯一吻的,他想吻住布鲁斯的双唇,永不放开。

      一旦这样,他也许真的无法放开,而布鲁斯也会从中窥见真相。

     他虽抱有遗憾,但绝不后悔。

     卡尔深吸一口气,在这一口气的时间里,他的心脏跳动了两次。周围尘土四扬,这个世界也要快从内部四分五裂了。

     他飞过去捡起地上的长矛,险些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他踉跄地使自己远离地面,全力朝着毁灭日冲去。

     周围的声音渐渐淡下去,景色也模糊起来,他记忆里鲜明的布鲁斯也黯淡下去。

     唯有那片充斥着泥土清香,蝉鸣,漫天飞舞的闪着微弱光亮的萤火虫和倒映在布鲁斯眼中的繁星的景色在脑海里挥之不去。






TBC



NOTE:此文献给 @驼马思牧乐 

以及要吃这个梗的 @一只布莱克 


虽说是伟大的早古漫的梗,但我有做修改和私设,大家可以尽情享受一下早古漫的无耻厉害之处



【不行我已经捉摸不透lof的内心,究竟怎样才能发出去。】

评论(12)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