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超蝙】葡萄与美酒【三】

标题:葡萄与美酒

配对:克拉克 肯特/布鲁斯 韦恩

原著:BVS,古早漫172竹马竹马设定

等级:R

警告:此篇人物性格设定等基于BVS电影背景,在电影里未登场人物的性格和设定则会基于‘JLA’背景

故事梗概:克拉克在十岁的时候遇见布鲁斯,他们并没有在自己最好的年华里遇到最好的对方,但那并不妨碍他们成为世界最佳搭档。

作者有话说:我并不拥有这些角色。中篇,HE。


前情提要: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01




      乔纳森喝着柠檬茶,桌子前摆着一份芝士蛋糕,他递给桌子对面的布鲁斯一堆历史书籍,主要都是关于这几个世纪之间发生的大事。这个年轻人眼神落拓的发直,死死地盯着这些书上的文字,整个书店静默的,只有翻书的声音。

      他看了看悬浮着空中的时间,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这丝毫没有分散布鲁斯一点注意力。

      他说:“我见过很多人,也见证了很多失去。”

      布鲁斯把一本厚达五百页的编年史嘭地一声合上,扔到另一张桌子上,在发出刺耳的撞击声之后他突然意识到了这样行为的粗鲁,或者又想起自己并不是在蝙蝠洞里,身边也不是阿尔弗雷德,他说,“抱歉。”

      “可以谅解,”乔纳森将桌子上的糕点推向布鲁斯,“那么作为补偿,就陪我这老头子聊聊天吧,也许你能够从我这个移动百科书里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布鲁斯的目光依旧执着的黏在书页上,他摇摇头,“对不起,我现在…”

      “当然了,布鲁斯 韦恩可是大忙人,无论是二十一世纪或是在三十世纪都这样。”

      乔纳森说完几秒之后,注意到布鲁斯的手指突然收紧,身体紧绷起来,他慢慢地抬起头来,看向他。

      “就像我说的,我是个百科全书,以前可是历史教授,你的照片我都见过无数次了,”乔纳森和蔼的笑着,苍老的声音此刻倒像是时光中的一个指引,布鲁斯原本涣散的目光重新凝聚起来,“再说了,时光旅行不再是一个新奇的事情…只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做到。”

      布鲁斯陷进椅背之中,他盯着面前的芝士蛋糕,不知道干些什么之后,脑海里更是一片空白,“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我只是…”

      “你不相信超人死了,是吗?”乔纳森已经见惯了这样的情景,但是当那个时刻被传为传奇的黑暗骑士做出这样的反应的时候,他也才知道其实书上讲的也不是真的,蝙蝠侠的确是个人,而且他也的确会被感情所影响,他的反应变慢了,警惕性也很低,他确实很悲伤。

      而这是第一阶段。

      布鲁斯没有回答他。

      “我这里有一份…电子文档,如果你想看的话,韦恩先生,”乔纳森抬手,一个透明的屏幕出现在他们之间,“是当时超人之死后获得普利策新闻奖的报道,您猜猜写这篇新闻的记者是谁?”

      布鲁斯缓慢地眨眨眼,他的表情呆滞,他点了点头,力度很轻,但若做出这个点头动作却需要移动在身上压着的千斤重的分量。

      透明的屏幕开始运作,那上面出现他熟悉的二十一世纪的报纸的样式,他第一眼看到的是:克拉克 肯特

      “不…”没有任何防备的,布鲁斯痛苦的,虚弱的拒绝,他面具下的一切在长达一周高密度的工作以及突如其来的噩耗之下分崩离析。就在一个陌生的老年人面前。

      所有人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中,都会充满戒备,所有的一切都会提升到最高的敏感度,孤独会成几何倍数的增长。或许是乔纳森这个名字让布鲁斯倍感亲切,或许是他在这一切之后,再也无法忍受,他孤独一人。

      他已经不是十一岁的男孩,能够找个人打一架,然后像个混蛋一样大喊大叫,说这不公平。

      世界并不公平,也从未有过。

      不过是相对的。

      而在克拉克 肯特的名字之上,是一个标题,布鲁斯本以为那会刺痛他,但实际上他觉得一片麻木。

      <超人已死>

      布鲁斯的嘴巴动了动,似乎有什么语句想要挣扎着,撕破那层阻碍。

      到头来,不过是半句没有说完的,对于逝去之人的质问,一如凡世之间所有的人类,“他怎么敢…”

      他怎么敢离开我?他怎么敢擅自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他怎么敢就这样死去?乔纳森猜想那些未说出口的语句不过是这些,通通是无能为力的体现。

      “第一任正义联盟的七巨头的真实身份在二十七世纪才真正揭开,那是很突然的,那时的正义联盟突然决定的,”乔纳森说道,“实际上,超人留下了遗书,除了作为克拉克 肯特的一份,还有卡尔 艾尔的一份,那封信可能只有一排字,而且是氪星语…”

      布鲁斯浑身一僵,面色如灰。

      “够了,”布鲁斯打断乔纳森,他停顿了将近一分钟,“我可以到楼上的书屋待一会吗?很抱歉。”

      乔纳森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当然,韦恩先生,”他说,“您没有什么是需要感到抱歉的。”

      他注意到布鲁斯站起来之后,摇晃了一下,他闭上眼睛,双手撑在桌子上,然后吸口气,强撑着自己走向楼梯。

      至始至终,布鲁斯的眼神一点都没有沾过那份报道的配图上。

      乔纳森切了一块芝士蛋糕放进嘴里,他看向他卧室的方向,他的床头有一张他和他爱人的照片。

      他当然知道失去自己爱的人是种怎样的滋味。

      在最开始的悲伤之后,是不相信,质疑这样的结果。蝙蝠侠褪去了那层皮囊,终究也会走向那一步。

      他不知道布鲁斯 韦恩这样的阶段会持续多久。

      韦恩会像个受伤的野兽蜷在书架之下哭泣吗?

      蝙蝠侠会流泪吗?

     




      02




      乔纳森已经习惯慢吞吞地吃东西了,那块芝士蛋糕他吃了很久,久到布鲁斯从楼梯上走下来。

      “您就要走了吗?”乔纳森问。

      “我要回去。”

      “恕我直言,韦恩先生,但历史是无法被改变的。”

      布鲁斯扭过头来看他,眼神专注而锐利。

      他已经完全离开了第一阶段。

      乔纳森并不畏惧蝙蝠侠的目光,他活了太久,没有什么值得留恋,“没人能够改变历史,即使是韦恩先生你。”

      “而你应该是最清楚的,正义联盟的顾问。”乔纳森最后说。

      “可惜我早就不是正义联盟的顾问了,”布鲁斯冷笑,“或许历史并没有记录,但在那场大战之前我和正义联盟完全分裂,我被踢出去了。”他的声音游荡在蝙蝠侠和布鲁斯之间。

      “但你依旧做出了那最关键和致命的长矛,的确,史书上从未记载你被炒了,”乔纳森打趣道,“真好笑,整个正义联盟的经济来源被炒了,他们不怕突然有一天瞭望塔会往下掉吗?”

      “如果他们有那样一个主席,也不足为奇。”

      乔纳森说道:“所以你和超人吵架了。”

      布鲁斯站在楼梯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乔纳森。

      “抱歉,人老了反而还更加混蛋。”

      布鲁斯语气平淡:“世界最佳搭档其实做的最多的事情就是吵架。”

      从小吵到大。

      “年轻的时候总要做点傻事。”乔纳森说。

      他们拥有过那么多的时间,却总是,常常伤害彼此。


      

      很久很久以前,他们刚刚成立正义联盟的时候,他们有过史无前例的一次大爆发。

      那段对话发生在一个清晨,就在韦恩庄园的门口。

      “布鲁斯 韦恩,”卡尔鲜少喊他的全名,他的语气冷静无比,甚至一点浮动都没有,“我非常,非常的愤怒,而你最好把氪石收好。”

      他穿着睡袍,里面还包裹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布,刺痛席卷过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卡尔。

      “我接受你的一切,我爱你,”卡尔说,“布鲁斯 韦恩,但这并不给你权利这样做。”

      布鲁斯想要扭头就走,他恨卡尔叫他的全名,他甚至想要捂住耳朵,缩回自己的被窝。如果卡尔能不叫他的全名,他会很感激。

      当时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呢?他记不清事情的起因,只知道卡尔从他的地盘上真正的飞走了。卡尔直到他去大都会道歉,才重新踏上高谭的领土。

      阿尔弗雷德说,人们总是对自己最亲的人伤害最深。对于外人总是彬彬有礼,耐心至极,而对待亲人,就是因为太亲,所以忽略了这些,虽然总是把自己最真实的情感解剖在面前,但是同样最不耐烦的。人们总是觉得理所应当。

      为什么不能够对自己最爱的人好一些呢?



      布鲁斯把所有的,他能够给出的,全部都给了他爱的一切。而这一生他大部分的灵魂都被抽走,他除了放任自己失去理智,他什么也不想做。

      他知道自己无法回去改变历史。

      那团红色的披风塞在他的大衣里,挨着胸膛,烧灼的滚烫。

      布鲁斯想,他应该流泪。

      他说:“至少让我回去...安葬他。”



      “也许正义联盟会帮助你的,来吧,我送你出去。”乔纳森走上前去,为布鲁斯引路。

      这个年轻人并不相信超人真的死了。

      但这样也好,至少支撑到他回去。

      没能等他们走到门口,从天而降的惩戒切开了这个精致的书屋。

      布鲁斯第一时间将老人护在身下,蓝天在他们头顶逐渐展现,他认识这样的攻击,他们甚至有个专称。


      热视线。

      





      03




      巨大的轰鸣把布鲁斯即将进入自己那个重复了千百次都无法逃离的梦魇的时候拽出来。

      他不过刚刚睁开眼睛,红色的激光似的光束就冲破了他卧室的地板,接着划开了天花板。

      红色激光不过持续了一秒钟,接着是一声惨叫,撕心裂肺。

      一个激灵,布鲁斯掀开被子,光着脚就朝楼底下狂奔,那是克拉克。

      他到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已经在门口等着了。

      “克拉克在里面吗?”布鲁斯问,他喘着气,“发生了什么。”

      “很抱歉我并不知道,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为他轻轻推开门,布鲁斯清楚的看见,就在木门发出嘎吱一声,走廊上的光线蔓延进去的同时,克拉克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的身体突然抽搐了一下,“但我也并不建议您进去。”

      布鲁斯不听,一只脚才刚刚抬起来。

      克拉克的声音从那小小的身躯里爆发,硬生生地把布鲁斯吓了一跳,“离我远点!!”

      接着他的声音弱下去,“离我远点,布鲁斯...求你了。”

      他从未听过克拉克用这样的语调,即使是当时被那群混蛋揍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身上全是泥泞,克拉克也只会笑着,尴尬地挠挠脸颊,说没事。

      一股愤怒从心底涌起,布鲁斯故意把踏进房间的第一步踩的很大声,这很幼稚,但是这很直接。

      那是克拉克,他认识的克拉克,但是现在他却在第一次来访他的庄园的第二天晚上就变成这样,他就这么贴在冰冷的地板上,像是个即将被折磨致死的小幼兽,只能够自己抽泣着舔自己的伤口。

      布鲁斯坐在克拉克的身边,并把自己也蜷在一起,黑暗之中,他说道:“那是上次看到的超能力吗?让你眼睛着火的那个?”

      他不会让第三个人死在他面前的。

      “很疼吗?”布鲁斯问。

      “走开,布鲁斯。”

      “如果我说不呢?”

      克拉克不说话。

      布鲁斯说:“放心,不用你赔偿。”他本意是想让克拉克放松,可是他从来就不会安慰人。

      “克拉克。”布鲁斯伸出手,想要触碰克拉克。

      他被拒绝了,就在手指即将要碰到克拉克身上的时候,克拉克往后猛地退却。

      再一次的,布鲁斯除了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切发生,他没有任何办法做任何事。他痛恨这种无力感,自从他的父母去世,他就想要做些什么,无论是去教训街头上的混混,亦或是杀人,他都不在乎,只要他做些什么...来弥补当年他的悔意,他的自责。

      他只能通过在以后做什么事情来弥补巨大的空洞,但真当他开始着手,有能力做的时候,他清晰的意识到,自己的空洞是无法修补的。

      他闭紧嘴巴。

      布鲁斯将床上的毛毯盖在克拉克身上,踌躇地走出了房间。

      他是个只能把痛苦带给周围的怪物。他就像黑洞,吞噬着周围的快乐。

      “阿尔弗雷德,我要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布鲁斯说。

      “当然。”阿尔弗雷德应许。

      当天晚上布鲁斯睡不着,他坐在他父亲经常办公的书房里,身边陪伴着阿尔弗雷德。

      多少个日日月月,阿尔弗雷德都是如此陪伴着他的呢?他却因为巨大的痛苦和愤怒忽视了一切。

      “克拉克救了那么多孩子!”布鲁斯带着愤怒,“他不过才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就救了那么多人,而作为回报,他们就称他为怪物,排斥他?”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依旧平静地说道,“克拉克少爷的确救了很多人,但是他并没有用正确的方法。”

      “什么才算正确的?”布鲁斯尖锐的问,“嗯?没有什么普通人的,平凡的人类的方法能够阻止那该死的巴士继续下沉!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我们这群小孩在座位上尖叫,溺水身亡,或者被钢筋捅穿肚子,这难道就算正确吗?!”

      “是的,”他没有丝毫的犹豫,“如果他们当中没有克拉克少爷,也许在车上的三个老师最多能够救出一半的学生,而他们会自责没有救出其他的人,但这些老师会被称作英雄。”

      “因为克拉克没有用人类的方式吗?”

      “人性如此,布鲁斯少爷。”

      “克拉克是英雄,他才是英雄。”布鲁斯说,重复了好几遍。

      “我认同。”

      “我不明白…这个世界太重了,太痛了,阿福...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像我父亲那样勇敢。”

      面对最堕落的家乡,一力撑起天空。

      “我相信您能够做的更好,也许不会是您的父亲采取的方法,”阿尔弗雷德说,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稳,他是布鲁斯生命中最后的那根柱子,而他的世界中现在只有这一根柱子撑着他的整个世界,“但您一定会成为奇迹。”

      “你怎么会对我这么有信心呢?为什么这个世界上还会有人对我有信心呢?我打架,不好好学习,孤立所有人,是个百分百的坏孩子。”

      “而这坏孩子的定义是普遍…普通人类的看法,您真的要把自己放置在那其中吗?”阿尔弗雷德对于布鲁斯承认的举动并不没有皱起眉头,“克拉克少爷明明知道他的举动会造成怎样的结果,他依旧还是这么做了,因为他认为这是值得的,这是对的...布鲁斯少爷,这个世界没有真正的对错,是立场不同罢了。”

      阿尔弗雷德接着说:“这个世界上无非事情两种看法,一种是别人的看法,一种是自己的看法。”

      布鲁斯抬起头,盯着阿尔弗雷德在烛光下的脸庞,他说:“那你认为呢?”

      “唔...在我的看法里,您的这些举动真是太不绅士了,”阿尔弗雷德说,“但仅此而已。”

      布鲁斯看上去像是松了口气,“如果不用拳头,我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解决这一切。”

      “当然还有其他的方法,最有效果的的确是这种方法,但是,布鲁斯少爷,您要记得,”睿智的管家告诫,就像隐讳的谶言,“它会带来恐惧,而恐惧则会带来反抗。”

      他话锋一转,“或者像克拉克少爷一样,慢慢的用行动去感化大家。”

      “我看不出有任何作用。”

      “这需要时间的积累,效果来的太慢,几乎很少人能够看到成果,但结果总是积极的。”

      “…你对这世界失望吗?阿尔弗雷德?”

      “失望,我的少爷,”阿尔弗雷德直言不讳,“但您永远不会让我失望,无论什么事。”

    




  

      04





      克拉克在第三天离开了他们庄园,垂头丧气,低着个头,连飞的力气都没有,阿尔弗雷德送他回家。

      一年的时间他们从未有过联系。

      布鲁斯在此期间从未在电视上看到有任何秘密机构解剖外星人的新闻,也没从阿尔弗雷德那里听到类似的消息,他的心才放下来。

      有一天的下午,布鲁斯拨通了克拉克家的电话。

      接电话的是玛莎,克拉克的养母,布鲁斯想跟克拉克说话,玛莎在那边喊着克拉克的名字,让他过来。

      布鲁斯隐约听见水流声,还有什么碎裂的声音,然后是踢踢踏踏的,跑过来的脚步声,克拉克的呼吸近了,他仿佛有种克拉克就贴着他的耳朵,站在他旁边的错觉。

      “你刚才在干什么?”布鲁斯开口,等他说完这句话,他才想起此刻的情形是多么的尴尬,也许上次不算他们吵架,但也有一年都没说过话,他们本应该有个非常生硬的开场。

      克拉克也好像根本没意识到,估计也忘得差不多,他支吾了一声,“我妈妈叫我洗盘子,你知道,我永远也控制不好自己的力量,就…这样练...”话戛然而止,看样子克拉克已经想起来上次的事情。

      布鲁斯必须硬着头皮说下去,是他打的电话,是他开启的一切,“我知道你一定能搞定的。”

      那头沉默了几秒钟,他听见克拉克说:“你才不知道我到底打碎了多少个盘子。”声音气鼓鼓的,又沮丧又好笑。

      果真布鲁斯没能忍住笑,他努力的忍了几秒,最后低低地笑出声,电话那头的克拉克发出破碎的气音,也开始断断续续地笑起来。

      他们之间的矛盾,不愉快,从来没能维持太久。

      “我讨厌这么说,但我的确很想念和你打棒球的日子。”布鲁斯微笑着,对着话筒说。

      “唔...即使你一局也没赢过?”

      “等着瞧,我绝对会赢,你得意不了多久。”

      “你学什么都很快,布鲁斯,我就不一样了。”

      布鲁斯拽着长长的电话线在房间里走动着,他在原地打着旋,“不,克拉克,你有超能力,你完全可以比我,比任何人都厉害。”

      “可是我不想要那个能力。”

      “为什么?你用它救了那么多人,你为什么要避开它?这是你身体的一部分。”

      克拉克的声音听上去很犹豫,他嘟哝了半天,“有的时候,我想...我觉得这种想法很不对,但是布鲁斯...我真希望我那天没有暴露能力,就像我父母之前告诫我的那样,事实证明…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那么轻易就接受...”

      “那你后悔吗?救了那些人?你感觉痛苦和恶心吗?”

      “不…我...我不知道,”克拉克急促的呼吸着,“好吧,我承认,我喜欢这种感觉,我是说...能够拯救生命,只是…天啊,布鲁斯,有的时候我真的恨我自己,我恨我自己是个怪物。”

      多少个日日夜夜,他是在自我厌弃中度过。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走在森林里,周围的参天大树将蓝天都遮盖了,一点阳光都穿不过来。他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冥冥之中似乎有什么在召唤他。后面的道路越来越难走,他的双脚陷入泥泞之中,接着是他的腿,是他的上半身。可是他还再往前走,不知道要寻找什么,前面就是草地,鲜绿色的嫩草随风飘荡,他觉得似曾相识,那是他和布鲁斯躺着看萤火虫和星辰的地方。

      只是现在,那块草坪上立着一座洁白的墓碑。

      布鲁斯 韦恩

      克拉克从梦中惊醒,然后他双眼发出来的恶魔的火焰损坏了布鲁斯的房子,差一点就杀死了布鲁斯。

      他要怎么样才能在这个纸做的世界中活下去?他要怎么做才能不伤害任何人?

      “我从没说过...但我真的很恨我自己,恨我自己与众不同,恨我自己生来就有这些诅咒的力量。”

      “别让那些愚蠢的普通人的肤浅看法阻拦你的道路,”布鲁斯有些生气,他的情绪必定通过话语传达给克拉克,“与众不同又如何?当你变强的时候,那些自不量力的家伙都会倒戈的,你要做的,就是证明给他们看!”他不知道自己是说给克拉克听的,还是说给自己。

      “布鲁斯,如果我的母星是个坏地方呢?你看,这些力量都会伤害人。”

      布鲁斯打断他,他坚定地看着前方,仿佛这样能够和木屋里的克拉克对视,“你就是从那个地方来的,克拉克,不可能有多坏。”

      克拉克像是哽住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再开口的时候似乎多了些鼻音:“你为什么不害怕我,布鲁斯?你为什么不恨我?”

      布鲁斯攥紧了电话:“你是英雄,克拉克,真正的英雄。”

      “别害怕,”布鲁斯说,他又说了一遍,“拥抱你的力量,别畏惧,恐惧只能让你变弱。”

      “我相信你…布鲁斯,”克拉克说,“我觉得我们打了好久的电话了...布鲁斯,你还会再打过来的,对吗?”

      明明他也可以打回来。布鲁斯想,然后突然想起那些和克拉克在一起的时光里,他总是对所有人递出的邀请全部毫不留情的拒绝,除了阿尔弗雷德的电话谁也不接,也从未主动打过任何一个电话。

      克拉克注意到了,并且记住了。

      他该怎么跟克拉克说,他那个时候是个极其粗鲁的人呢?

      他开口:“我会的,克拉克,只要你控制好你的超级力量,我可是什么都知道。”

      他们本应该挂断电话的,但是谁都没有先动作,布鲁斯任凭电流声在耳边作响,伴着克拉克平稳的呼吸声。

      克拉克能够听到他的心跳声吗?

      布鲁斯数着,在心跳跳动了一百下的时候,他挂断了电话。

    




  

     05





      电话刚刚拨过去两秒钟,对方就接了。

      “所以…你难道是守着电话接的吗?”

      布鲁斯坐在桌子上,今天是毕业典礼,但是他一点都不想去,于是找了间空着的办公室,坐在平常老师批改文件的地方,甩着双腿。

      “唔其实也不是,”克拉克的声音恢复了布鲁斯曾经认识的腔调,布鲁斯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我刚才在帮我爸搬麦子。”

      “给我个惊喜吧,克拉克。”

      “你一定不会相信的!布鲁斯!”他的声音里充满了阳光的味道,甚至连田野里的麦香似乎隔着电话线都能传过来,“时间变慢了!或者说我变快了!”

      “你终于可以取得田径赛跑第一名了。”

      克拉克在初中的一个目标就是跑第一名,在一千米长跑中。可是每一次他都是最后一名,布鲁斯体力也不怎么好,他就慢悠悠的和克拉克一起并列最后一名。

      “你是说用超级力量作弊吗?”他听上去竟然这么苦恼,“这不好吧。”

      可怜的克拉克,连这样的想法都没有。也难怪上天赐给他这样的力量。若是换做别人,早就用这力量胡作非为了。

      布鲁斯一愣,不禁想到了另一个极端上,他想,克拉克会不会变。也许有一天…他也会变成一个滥用力量的人呢?那可怎么办?

      其实从骨子深处,布鲁斯就已经不再轻易全然相信别人,他总是在留那么一块丑恶的让他自己有时都觉得恶心的地方,种满纯粹的黑暗。

      “好像是有点不好…”布鲁斯沉思,“但你可以飞到这里,你能听到我这里吗?”

      “饶了我吧,布鲁斯,我能不然世界上所有的声音涌入我耳朵里已经很难了,”克拉克说,“你在干什么呢?”

      “普通人的那一套,毕业典礼,上台讲话,今天太阳真是该死的大,从来没这么烈过,然后大家一个一个上去领奖,哈,真有意思。”布鲁斯把他班主任的钢笔扔向笔筒,结果钢笔与笔筒擦肩而过,惨烈的摔在地上。

      “…你应该是上去讲话的那个人,对不对?”克拉克问。

      布鲁斯坦荡荡的回答:“当然。”

      “再跟我说一遍你在哪里?”

      “坐在我班主任的桌子上扔他的钢笔,顺便躲太阳和无聊的毕业会,我可不想唱歌,也不想照相,更不想和一堆眼泪鼻涕蹭在一起,”布鲁斯开始扔另一支笔,“你能不能飞过来?立刻马上。”

      语气就像纯正的惯坏了的小少爷。

      “哈,很好的假设,我做不到,到你那里至少要十五分钟。”

      “克拉克,你离成为超级人【Super-Man】还差得远啊。”布鲁斯开始扔第三支笔。

      “饶过你可怜的班主任的笔吧,布鲁斯,我都能听见它们惨烈的叫声,”克拉克得到了布鲁斯不满意的啧啧声,“好吧,你可以讲一讲你的故事啊。”

      “我相信我一个人度过的初中生活真是有趣极了,食物很好,在一个班上的人很好,老师很好,没了。”

      “很好可不是个贬义词,”克拉克说,“我们明天毕业,真好,我至少没被排除在外,说起来你可能不怎么相信,但是是有几个女生帮我的。”

      “我早就知道她们喜欢你这个傻小子,太明显。”

      “你是个侦探,布鲁斯,真的,”克拉克似乎有些窘迫,“别再说了。”

      “我觉得你应该跟着阿尔弗雷德多学学,学些摩斯密码。”

      “...呃...有什么用处呢?”

      “活跃你的脑细胞,克拉克,你不能光会打架。”布鲁斯开始翻弄文件了,他看到了他们班唯一一张合照,他的身影在上面显得格格不入,也许是因为大家无意有意的开始从肢体上就疏远他。

      不为别的,不过一句韦恩家族最后一个人就足够了。

      说来可笑,有惧怕,有嘲弄,更多的是嫉妒。

      嫉妒他什么呢?

      金钱,名气,特权...还是说就剩他一个了?

      他讨厌这一切。

      “布鲁斯,你高中准备去哪里?”克拉克又问道。

      “不知道,阿尔弗雷德安排吧。”布鲁斯随口一答,却猛然察觉自己的语气已经不知不觉变成那种应付外界的敷衍,他顿了顿,重新说道,“我是说…”

      “没关系,布鲁斯,我知道。”

      你知道才有鬼。布鲁斯在心里骂着,他把东西全部扫到地上,从桌子上跳下来,一脚正好踩在那张唯一有他身影的合照上,他连看都没看一眼。

      “不如我给你个惊喜吧。”他挂上电话,从办公室走了出去。

  



      那年夏末,克拉克收到了一封信,那里面有布鲁斯的信,有一张录取通知书。

      他会和布鲁斯 韦恩上同一所高中。

      而布鲁斯在信中,承诺这次不会再在中途离开。



TBC




评论(13)
热度(170)
  1. 夙夜长生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OceanPure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