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灰】And Then You【END】

故事梗概:有些时候自欺欺人不过是一种孤独扭曲的爱情。


NOTES: @伯爵茶 的点梗,和茶太讨论了一下领主世界,认为其中必定有无法销毁的爱情因素在里面。【不然怎么解释这么多个世界就灰蝙一个没有对抗实施君主制一样的白超???】

【短篇放飞自己【尝试新风格




+++




1



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的少爷将超人几年前给他的致命武器扔下去的时候,知道旧世界已经远离。



2



“这根本就称不上保护!这是暴政!”

布鲁斯 韦恩用一杯香槟打断露易丝略带激动情绪的控诉,他非常优雅的将星球日报的王牌记者搂进怀中,带着她远离这层楼的落地窗。

“莱恩小姐,”布鲁斯微笑着,余光看到窗户一闪而过的红色,“我想,你需要采访我的不是这个。”

如果清醒,露易丝能注意到韦恩从不用英雄来形容联盟里面的人,她能够发现某些蛛丝马迹。但是此时此刻她因为套话而喝了太多的酒,不得已将自己软绵绵的身体全部支撑在这位高谭的公子哥身上。

“那好,韦恩先生,请问你认为正义联盟这样的做法是否能够真正达到效果?”她坚持,并在意识模糊中忘记了这种问题并不适合布鲁斯 韦恩来回答,“那个红披风,我需要...”

布鲁斯相信她想说,她想要找超人认真的谈谈。

如果她真的喝醉了,或是疯狂,她可以从韦恩大厦的楼顶跳下去。这是讽刺。其实她可以站在外面大喊一声超人的名号就能见到他。

不因为什么,她叫路易斯 莱恩这一点就足够了。

所以当布鲁斯看见星球日报的另一名记者头发凌乱的朝他们走来的时候,他在心里说道:超人到了。

“给你添麻烦了。”

那个时候的克拉克 肯特还能这么说。

布鲁斯在选择戴上面具或是不戴之间犹豫了一秒。

“她喝醉了。”布鲁斯将尚还有一点意识的露易丝推向克拉克。

他思量着,不清楚超人到底听了他们多少的谈话。

露易丝脸撞进克拉克的胸膛,还在喃昵不清的咕嘟着要找超人算账。

克拉克把女记者往怀中搂紧,让她找到一个舒服的姿势。

布鲁斯在原地停留了一秒,他居然还担心超人有可能会对露易丝出手,这真是愚蠢。

“韦恩先生。”

那个超人叫住他。

“我也很想知道你的答案是什么。”这名记者问。

布鲁斯扭过头,冷冷地盯着克拉克。

“关于露易丝刚才问的,”记者似乎特别耐心的解释,“您认为正义联盟突然决定改变做事风格的举动是否能够达到效果?”

这个外星人当然听见了一切。



3




“布鲁斯少爷…”

他的管家在身后出声,离他五米之外。

氪石打造的一枚戒指在蝙蝠侠的手上闪烁,在幽暗的蝙蝠洞里依旧脆弱地闪烁着不可忽视的微光。

他把微光攥紧在手中。

“还不是时候。”他说。

阿尔弗雷德将今天的报纸递给他。

总统死后的第二天就有人接替,除去那个憎恶超人的莱克斯 卢瑟,这个世界上大多都是超人的崇拜者。

现在的总统不过是个傀儡。

今日距卢瑟死亡已经有一个月,他们为死去的英雄举行的葬礼已经开始变得淡泊。最初的安稳开始渐渐地改变模样。

新闻的头条是有大学生举行小型聚会,主要内容是认为正义联盟对于罪犯的处置方法已经脱离了他们的职责所在。

“这都是不得已才做的。”

蝙蝠侠当时在白宫的语句仍在耳边回响。

现在想起来,他是为卡尔辩解。

但实际上超人先生根本不需要这种东西。



4



他把桌面上的那杯可乐推向对面的记者。

“克拉克,”布鲁斯把这个名字咬的细碎,“韦恩的时间很贵,尤其在现在这种时候。”

对面的记者盯着玻璃杯里不断向上冒的气泡,看着它们膨胀,并且超出自己的承受范围爆裂。

他推推自己鼻梁上的眼睛:“什么这种时候?”

布鲁斯眼睛都不眨一下,一副漫不经心的语调:“听说正义联盟即将进行改革前最后一次会议,”他轻轻地说道,“世界要变了。”

“旧世界的时间一分一秒都很昂贵。”他说道。

对面的克拉克叹了口气,他吮吸了一口碳酸饮料。

“我之所以约你在这里,布鲁斯,”新世界的准主人温和地说道,披着记者的皮囊,“是因为如果我们在你的地方谈,一定会打起来。”

让敌人这么了解自己是个致命的错误。布鲁斯心里想着。他问:“我不知道什么会让您亲自过来,S先生。”

“你拒绝参加后天的会议,布鲁斯,如果我不能改变你的决定,至少告诉我为什么。”

铅盒还在他的蝙蝠服装里,疏忽。

即使他带了,也无法在这里使用,卡尔是对的。

“我的出席是不必要的。”最后蝙蝠侠给出这样一个理由。

“我不这么认为,”克拉克反驳,“你是核心。”

“一个并不支持你们的核心?”布鲁斯反问,“这样的想法很愚蠢,卡尔。”

“…旧世界的最后一次...我保证和你想象的不同,布鲁斯。”



5



他所见的是否是名为克拉克 肯特的鬼魂?

蝙蝠侠保证现在于瞭望塔里的说话的主席只拥有一个名字:卡尔 艾尔。

如果他想,腰包里的铅盒打开,他能够在一分钟之内迅速打败卡尔。即使其他的成员反应过来他也能在他们阻止自己之前杀死超人。

他脑海里被模拟杀死十几遍的主角突然没了声音。

在一片寂静中,蝙蝠侠发现大家都在看着他,身旁漂浮着的卡尔降落下来。

“蝙蝠侠?”

神呼唤他的名字。

他仰起头。

“我们刚才在讨论新制服的问题…”卡尔说,“我们觉得你的制服也许弄成灰色是个不错的选择。”

蝙蝠侠说:“这就是你们最后一场会议的主题?”

卡尔点头。

蝙蝠侠站起来,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6



白色。

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用白色恐怖来形容超人。

最开始站出来反对超人的是露易丝 莱恩。

布鲁斯不知道是该赞赏她的勇气还是说因为她仗着也许她和超人之间那些模糊不清的情感而认为超人无法对她做出什么。

当然超人也果真如预料中一样,目前对露易丝的举动选择性忽视。

但如果是他...

布鲁斯猛然转身,一拳朝身后突然出现的身影。

他的手骨就像是裂开了一般疼痛。

卡尔站在原地,穿着他那身白色的新制服,淡漠的抬着手臂,挡住他全力的一拳。

他们的目光在空中几乎凝固。

即使他们是,曾经是世界最佳搭档。

他反手抓住超人的手臂,借力将自己的身体整体后旋,用最简单的方式将卡尔狠狠地朝洞穴深处甩下去。

布鲁斯第一时间想起自己的一直随身带着的铅盒。他的手指都已经触碰到那冰冷的边缘。

不过一个残影,卡尔已经出现在他面前。超级速度带起的风将他的头发吹乱。

他有至少两秒钟能够打开铅盒。

可是这两秒之后他却被毫不留情地砸进墙壁,尖锐的石头也许刮伤了他的背部,温热的液体浸染了他白色的衬衫。

人类那脆弱的脖颈被天神一只手扼住。

他被迫仰着头,盯着卡尔。

“你没穿灰色的制服。”超人说。

同时收紧的手让布鲁斯说不出话来。

他徒劳的挣扎,试图让这钢铁般坚固的禁锢添上裂痕。

卡尔贴近他的脸,用一根手指的指肚轻轻地擦过他的嘴角,带着他熟悉的血腥味。

布鲁斯窒息的前一秒卡尔松开了他的手,蝙蝠侠摔落下去,在潮湿的墙壁下意识地缩成一团,捂着脖子激烈地咳嗽着。

“你明明能够拿出氪石…”超人俯下身,和他的距离如此微小,他甚至都不知道从这外星人嘴里呼出的竟是热气,喷撒在他的耳廓处,他捂着脖子猛地一个寒颤,但这样的折磨没有结束,超人不容他拒绝地掰开他护住脖子的手,无比轻柔地顺着他脖子上已经开始泛青的痕迹,知道不出明天,那里会是乌紫的颜色,那是不会轻易消除的印记。他停留在布鲁斯的喉结处,感受身下人类的不易察觉的颤抖。

那不是恐惧。

卡尔说:“但是你却没有。”

布鲁斯挪动着两片嘴唇,像是要说些什么。

而卡尔从他的耳边移动到他的嘴角。

这么近,布鲁斯幻想也许会有一个荒诞的吻,赐予他死亡的吻。

卡尔微微的低头,贴上那有着点点血迹的嘴唇。



7



接吻是人类最直接表达情绪的一种。

但是即使是蝙蝠侠,也无法从中明白任何一种意味。

也许就是因为没有任何意义。



8



他的脖子上包裹着层层绷带,阿尔弗雷德为他念着报纸上抓捕的第一批反抗正义联盟的人类。

布鲁斯听到的第一个名字让他几乎一阵眩晕。

克拉克 肯特。



9



那些反抗军被囚禁了一个月。

在第二个月的第一天,领头的克拉克 肯特被处死。



10



报纸从布鲁斯的手中掉落下去。



11



那个吻应该也不是没有意义。

是因为他总是自欺欺人。

明天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克拉克 肯特。

回不来了。

当他看见高谭市的犯罪率第一次降到安全线以下的时候,他不知道是被自己内心那个无法拒绝吻的自己打败或是他早就放弃抵抗,不过这个消息将他的伪装撕裂。

举目望去,周围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12



布鲁斯收紧手,又摊开,绿色的制裁武器在他的手心里摇摇晃晃。

不远处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套从未碰过的灰色制服。

他闭上眼睛。

戒指从手心翻滚下去。

它会一直掉落,落进最深处的潭水里。

而布鲁斯无法听见它坠落的声音。



END

评论(8)
热度(2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