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Bloom of Youth【END】

故事简介:前人的灵魂可能会传承下来。


NOTE:点梗者:愚妄鱼眼/原意为:超人永生,蝙蝠侠一代又一代的轮回,他们最终相遇,却不能相认/懒如我又凑一个超蝙深夜60分/关键词:蓝眼睛




+++




他在最后一秒挤上了地铁,没有任何一个持枪者发现他。

布鲁斯甚至怀疑自己眼睛花了,他看上去有六英尺高,穿着皱皱巴巴的西服,戴着个黑色粗框眼镜,弓着个腰坐到了座位上。

没人坐在座位上,大家已经被吓得都蜷缩在地上。

这个人似乎也发现了,他左右一看,又笨手笨脚的从座位上缩下去,规规矩矩地坐在车厢地板上。

布鲁斯和他之间隔着三个人,五个人并排靠着墙壁挤着坐。面前走来走去的是举着枪支的罪犯,这样的事情在三十一世纪也不会例外发生。

“嘿,布鲁斯。”

那个奇怪的男人突然小声喊出他的名字,布鲁斯偏转目光,好几秒之后才确认了他真的是在叫他。

他先是拍拍中间三个人的肩,在小范围且安静的挪动中,这个男人终于换到布鲁斯身旁的位置。

没等这个男人喘口气,布鲁斯直接问他:“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咧嘴一笑,真是不合情意,无法理解,“我看见你的背包上的标签了。”

那个背包在三分钟前被这些劫持列车的人给扔出去了。

布鲁斯皱起眉头,这样的说辞让人心生怀疑。可他选择不去纠结这些细节,在这样危急的情况下,他们甚至可能连命都没有。他选择问出自己最想问的:“你本来不会成为人质,为什么?”

这个男人看似非常真诚的回答:“你掉了东西,我只想着追上还给你…”他低头在衣兜里翻找,钢笔录音笔杂七杂八的都掉了出来。

布鲁斯下意识的帮他接住这些东西,他翻转着手中的名片,并念出来:“克拉克 肯特...星球日报的记者?”他挑起半边眉头,“果然老古董,连名片都还在用纸,现在谁还会用这种?”

克拉克将他手中的名片拿回去,塞进胸前的口袋,他手忙脚乱,“...我喜欢老古董。”

“那可跟不上时代的脚步。”

克拉克顿住,布鲁斯解释:“我是IT行业的,一直是这样的观念,如果冒犯…”

记者打断他的道歉,他依旧是那样说不清道不明的笑容,“我知道,没事,”他将一个黑色金属薄片的物件递到布鲁斯面前,“就是这个东西。”

布鲁斯接过,捻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在列车摇摇晃晃之中,车厢白色的冷光打在这个金属上,投射下来一个蝙蝠形状的阴影,隐晦不清地遮住他的半边脸。

“唔…”布鲁斯喃昵,“这样朋克的东西我不熟悉,”他把它还给克拉克,“我确定这不是我掉的。”

克拉克没有伸出手要接的动作,他盯着布鲁斯手上的金属,目光灼灼,布鲁斯仿佛会被烫伤般地把这个东西扔到克拉克的怀里。

“...那一定是我弄错了,”过了几秒,克拉克开口说道,他把那片金属掂在手心里,动作轻柔,“但它也不属于我。”

冰冷的金属,黑色的颜色,锋利的边缘。并不像一个装饰品,更像是个飞镖一样的武器。

布鲁斯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形状如同一只蝙蝠的飞镖,“所以它属于一个也叫布鲁斯的人吗?”

克拉克指尖划过它的边缘,并没有布鲁斯意料中的被锋利的刃割开流出温热的鲜血。他的笑容不再是开始那样,“是的。”他承认。

他不忍看见克拉克那样的表情,即使他们莫名其妙的认识不过才五分钟。

布鲁斯开口:“我可以帮你找到这个人,除非…”

“他已经...离开了。”

穿着黑靴的武装分子从他们面前走过去,脚步很重,发出砰砰的闷响。

他下意识地收紧手,发现克拉克的钢笔和录音笔都还在他手上。

“这个东西是他给我的,但我知道它的最终归宿不是我。”克拉克用一种缅怀的目光看着飞镖,在他眼睛里能够看见的,不是飞镖,不是这个世界,甚至不在这个时间里。

“所以你在帮他寻找你认为他希望的那个人吗?”

“是的。”

布鲁斯接着说:“但是他并没有这样要求。”

“…是的。”

“那这个东西就是属于你的,克拉克,”布鲁斯放低声音,“他一定是这么想的。”

他们坐的这趟列车忽地驶入黑暗的隧道里,只余风声在间隙之中刮过,带着咳嗽声和灰尘,穿过他们的发尖与肩头,蓦然已然甩在了很远的地方。

克拉克就在那很远的地方回忆,“我曾在梦中为他洗净灰尘,替他穿好西装,梳好头发;将他放在鲜花之中,静静凝视他一晚上;抬着他安静沉睡着的木质盒子,为他撒下一捧黄土。”

“实际上,他唯一留下的是一块残缺的布料和这个飞镖。”

一个冰冷金属触感的物件接触到他的皮肤,“还有这个,这支钢笔,”布鲁斯把它放进克拉克的手中,“抱歉看到了名字…布鲁斯 韦恩。”

克拉克只是机械的摇头,他还是微微颤抖地合上了手。钢笔飞镖轻轻碰撞在一起,发出金属摩擦的声音。

他的牙齿碰撞着,终于能够张开嘴巴,“我太久…”他哽咽了一下,“对不起...我只是太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

“死亡总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布鲁斯柔声道,“这个布鲁斯 韦恩很幸运,他一直存在,和你一起,和你的记忆一起。”

没人知道这趟列车会驶向何方,穿过这个隧道,又会进入下个隧道,死寂犹如绳索勒住他们脖颈。车身总是在摇晃,在光与影的交替里摇曳。

“死亡长伴我左右。”克拉克抛下这样一句话。

“这并不能解释你为什么要上来。”

克拉克的目光停在他身上,他取下他的眼镜,这个瞬间,一块光亮透过窗户赤裸裸地映在他天蓝色的眼眸上,折射着惊人的光彩。

“你相信奇迹吗?”

“也许,”布鲁斯说,“但你认为那些天上飞的那些…“英雄”会来拯救我们?”

“不,他们不是神,也不是英雄,”克拉克的语气只是称述,“但是他们会来的。”

“...克拉克。”

布鲁斯在一个呼吸之后抬起眼。

“你为什么到这里?”

克拉克伸出手,他的手指夹着蝙蝠形状的飞镖。

“我为你而来。”

他将这冰冷的黑色金属贴近布鲁斯的眼旁,映衬着他藏蓝色的眸子。

“我相信奇迹...于是奇迹发生…”克拉克喃喃说道,“人类眼睛构成是非常神奇的...你相信前人的灵魂会传承下来吗?通过眼睛?”

布鲁斯眨了一次眼睛,蓝色被短暂地割开,又重新合拢。

“你是它的主人,布鲁斯。”

瞳孔构成的结构与它最初的主人一样。

每一代都是如此。

千千万万次。

唯有眼睛不会变。

他扬起了嘴角,连自己都不可置信在这样的状况下他还敢笑,“这是我见过最俗的搭讪。”

时间,场合,方式都不对。

克拉克接过他的话:“所以你的回答是…?”

布鲁斯将蝙蝠镖从克拉克手上取出,握在手里,他说道:“不。”

没有失望的表情,克拉克垂下视线,突然嗤笑。像是早已预料,或者同他一样,明白这才是最好的归宿。

他又说:“被拒绝的人有权利得到一个安慰。”

“真大胆...(How dare you…)”布鲁斯摇头感叹,然后他凑过去,捧着这个旧时代的老古董的脸,他闭上眼睛,把奇迹掩盖,柔软的嘴唇印在克拉克的额头上。

克拉克的鼻尖蹭着他的下巴,他说话时的热气一阵阵扫过皮肤。

从什么时候开始,克拉克的温度变得如此的低?

“这个东西我留下了,你知道什么时候取走它。”布鲁斯低语。

那颗冰冷的头颅在他的脖颈处微微颤动,克拉克微不可寻地点点头。

在死亡再一次来临的时刻。

列车剧烈晃动,所有的人都在尖叫,罪犯探出头,看到阳光之下飘荡的红色披风。

子弹无法打破那堵城墙,人类无法抵抗的绝对力量。

被解救的人质流着泪感谢超人军团的时候,没人留意布鲁斯身旁空出的位置。

他意识到克拉克仍然落下了一个东西。

二十一世纪的录音笔。

他从车门走出来,那些超人们都在安抚乘客,安排他们朝安全的地方走去。

布鲁斯从第一个岔路口偏转路线,走进了小树林里。

他攥紧了录音笔,摁下了按钮。

“嗨!布鲁斯!我是卡尔 艾尔,正在孤独堡垒里录下这段录音,这段录音是给你的,但是我不确定我会不会真的让你听到这个...如果你真的听到了,好吧,那不是我能够所掌控的…”

他像吻克拉克一样,将嘴唇贴在被体温晕染的微暖的金属表面上。

无论多少时间,人类始终是人类,而神依旧是不死的神。

“好吧...我只是想说…”

呼出的热气为银色表面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

我…

他摁下了暂停键。

头上的枝叶茂密,挡住了绝大多数阳光,少数金色的丝绸顺着缝隙流下来,淌在地面,像是沙漠里的夜空,缀满了星星。

布鲁斯站在这个时空里,在风中细碎的喃昵能穿越时间,能够穿越空间,能够达到永远不算晚的那一刻。

他的声音和录音里重叠。按下删除键和选择扔掉录音笔的那一刻。

“我也爱你。”

他悄声说。





END




评论(22)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