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ABO/双A】须知事项/Double A【1】

标题:须知事项/Double A

配对:克拉克 肯特/布鲁斯 韦恩

等级:NC-17

警告:ABO世界观

故事梗概:在蝙蝠侠的指导下,超人需要学会掌控他新的天性...如果事情如预料中发展就好了。

Note:ABO世界观/双A设定/有很多不可言说内容在后面/长篇/HE/如果他们属于我...









1







克拉克 肯特就职于星球日报已经三年。在第三年二月份第一周的周一,一封升职信放在他小而拮据的电脑桌上。

所有的家当只能撑满一个五十厘米×三十厘米的纸盒,一张背景是金色耀眼的麦田,玛莎和乔纳森搂着他的肩露齿大笑的照片放在最上面。

他每天工作的地方将会从原来的小角落里挪到办公区的中心,A区3号,这是他新的位置。

克拉克抱着纸箱挤过这层楼最拥挤的过道,迈入新天地。他的手指才刚刚擦过属于上一任遗留下来的椅背,那灰尘的颗粒从他手指纹路缝隙之间滑落,飘散在这浑浊凝固的空气中。

有人踩着高跟走到他面前,香水味混着周围烟草、咖啡和汗水的味道在微小世界掀起一阵小小的风波,气味分子以她为中心朝周围狰狞地翻滚。

他抬起头,星球日报的王牌记者露易丝 莱恩用她涂得红似火焰的嘴唇挽起一个标准的弧度。

她双手撑在座椅靠背上,“早上好,小镇男孩。”

克拉克忘了把自己怀里的纸箱放下,直直地说道:“...早上好,莱恩小姐。”

“莱恩小姐?”她怪异地皱起眉头,“这真是太疏远了,为什么不把你手上的东西放下然后再重新来一次呢?克拉克?”

他这才反应过来,把纸箱嘭地一声放在桌子上,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左边的办公桌,也就是A区2号,上面标着露易丝 莱恩的名字。

扯了扯自己弄皱的西装之后,克拉克说道:“很高兴能和你一起工作,露易丝。”

“希望你是个好搭档,”露易丝说,她转了转自己手中的笔,“就前一个,坐在你这个位置上的,所有形容差劲的词语都不够用来包装他,目光肤浅,跟不上时代的步伐,”笔盖杵着她的下巴,露易丝思索了一下,“还有脾气暴躁。”

克拉克早就听闻了这个王牌记者的名号,雷厉风行,什么都不怕。唯一不足的就是,她目前还没有一个搭档。不知道是真的对方资格不够,还是因为每个人都无法忍受和露易丝 莱恩搭档。

他手指扣着椅背,斟酌地还是选择开口疑问:“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升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成为你的搭档。”

露易丝睁着眼睛,她盯了克拉克几秒钟。“我知道你是负责体育新闻那边的助手,《‘河岸旁的黑色泥沙’------法律管制之下的巨大漏洞》,这篇文章永远没被发表在星球日报上,但是佩里一直留在了他的文件袋里。我有次意外翻看,佩里问我这个人如何,我看到这个记者的名字,才意识到这篇文章居然来自星球日报的员工,我惊诧于这个记者的文笔和观点,然后我记住了这个记者的名字,克拉克 肯特,在体育娱乐区工作,我说这是浪费。”

“佩里回答我,他说这个记者取标题的能力真是不够新颖,也许是因为呆在体育板块太久,是该揪出来让他被压榨一下了。”

“结果第二周,你就到这里了,”露易丝将食指立在双唇之间,像是述说一个秘密,“我保证佩里一定观察你很久了,他不过差一个时机...也许时间会更长,但是现在已经来不及了。”

克拉克其实有无数想要问的,但是就和他采访一样,他把所有的问题在脑海里理出来,并依照重要次等排列。

“我并不能理解为什么我的报道不能被发表。”他质疑。

露易丝摇摇头,“这种问题可别问我小镇男孩,”她说道,“佩里正好让你去找他,不过我也建议你别问他。”

克拉克走过露易丝身边,挤进堆满人的过道,笨拙地撞进佩里的办公室。他的脸和玻璃门有个亲密的接吻,就在镜片凄惨的碎裂声里,他同时听到了身后露易丝和面前佩里主任的叹气。

他尴尬地把有着一条裂痕的眼镜往鼻梁上推了推,中规中矩地站在离办公桌半米开外,第一句话脱口而出:“佩里老大。”

第二句:“可能会有点冒犯,但我还是想问为什么那些报道您保留却不发布?是哪里还不够好?如果不够好,为什么您…”

佩里抬起一只手阻止他,表情木然。

“第一,别叫我佩里老大,听起来像黑社会,”他平平地说道,“第二,我想露易丝应该告诉你别问我这样的问题。”

“露易丝说过,”克拉克理所当然的解释,“但是我依旧想要知道,我有权利知道…是吧?”

攥住钢笔的那只手几度控制不住想要扔向面前的大个记者。佩里凭借多年横扫职场的沉稳深吸口气。“等你有资格的时候再来质问我的决定,”他坚决地不让克拉克说上任何话,“其次,我叫你来,是让你熟悉自己的新工作,也就是跟着露易丝 莱恩学习,做好一个记者该做的事情,做好一个助手该做的事情。”

他没有立刻离开,佩里奇怪而又不耐烦地再次抬头看向克拉克。

“不,肯特,我说了,跟着露易丝 莱恩,学习,”他一个词一个词的强调,“别管高谭,别管那个有可能还是个鬼怪故事主角的蝙蝠,没人会去看,就像没人会去看你写的那些贫民窟的故事,现在!出去!” 

克拉克在高音量的怒吼之下悻悻转身。

蝙蝠侠当然存在。他愤愤不平,不仅只是为了自己被否决的稿子,还有被砸进大厦的愤怒。在拆高谭地下管道里的炸弹的时候突然被偷袭无论是谁都会很生气。

就连一个问蝙蝠侠到底为什么对他敌意浓厚的时间都没有。

他和来自各个城市的超能力者把莫名其妙出现的炸弹从下水道拆除以后,似乎一切都平安无事了,他连个蝙蝠侠的影子都追不着。

和他现在完全赶不上佩里的节奏一样。



他回到自己的新办公地点。

露易丝还倚靠在他的桌子前。“你知道如果你想要探寻的问题是:蝙蝠侠是个Alpha,Beta还是...最不大可能的Omega?也许通过率会提升20%,别一副那样的表情,是,这听起来毫无新闻价值,但是大家都好奇这些...你知道现在最火的问题是什么吗?超人的性别到底是什么?”

克拉克僵硬地微笑。

大家所有的期待都会落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是个无性别的人。

他不是这三种性别里的任何一个。

露易丝让出位置,克拉克把他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有条不紊地摆放成原来的样子。他的文件夹放在右上角,电脑在中间,座机电话在左上角,然后还有照片,他把它放在最安全的地方。

他早就学会在一方小天地里构造自己最舒适的窝,也许在某日疲劳的动不了的时候,他能够从这每一处细节得到短暂的安宁。他只需要看一眼那片麦田,那三个笑容,那似乎能够穿透空间的阳光。他就能够继续走下去。

露易丝一直在他身后看着他慢慢设计他的工作空间,她突然开口,“其实我想,也许超人根本就没有性别,他不是个A、B或是O,怎么说,他是个外星人...这也是有可能的。”

克拉克转过身,略带惊讶地看向她。“...你的猜想挺有道理的。”

露易丝接着说:“我还能闻出来,虽然什么也闻不到,”露易丝伸出手,她每说一个点就扳倒一根手指,“Beta本身气味很淡,你我都是Beta,自然很清楚,原本Beta什么也闻不到,但是训练之后还是能够做到Alpha和Omega能做到的,像我,就能闻到其他人的...通常情况下,可是超人,他接住我的时候,我根本闻不到任何信息素,两种可能。第一,他隐藏了信息素,无论通过什么;第二,他根本就不是这三个分类里的一种。”

有那么一秒钟,克拉克想要举手为她鼓掌。她的确不愧对她的王牌的称号。

但是他选择避开话题,露易丝在某些方面敏感异常,多说几句,不由得会让他稍稍后怕。“你刚才为什么说...来不及了?”

露易丝卷着她的发梢,“你还不知道吗?小镇男孩?”

克拉克摇摇头。

“如果你答应下楼帮我买一杯双倍意式浓缩咖啡,我就告诉你。”

“…好。”克拉克回答,但是其实如果露易丝真的直接要求他也会去买的。

露易丝深深地吸口气,“据说莱克斯 卢瑟要收购星球日报了。”

克拉克也许当时的脸色没好到哪里去,露易丝感同身受般拍了拍他的肩,“我懂的,真可怜...刚刚真正能够做些什么想做的事情的时候就又被抓回牢笼,”她补充,“没事…我不会听他的指令写任何无中生有的中伤报道,这点道德准则不能舍弃。”

没事,克拉克也同时在心里自言自语,他一年前刚刚出现在大家眼前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报社都是负面报道...多一个莱克斯 卢瑟,而已。



他费了很大的力气才从星巴克的门冲出来,大都市新鲜的空气争先恐后的钻进他的鼻腔。

克拉克举着一杯咖啡,仰着头看着一如既往的蓝天。

大部分的声音会被他选择性忽视,选择性的压低,听起来就像人悄声的低语,或根本就像摁了静音键,他会专注听某个事物,比如说远在堪萨斯的玛莎的心跳,比如说星球日报办公层内打字的敲击声。

比如说,在五个街区外,银行楼顶上的颤抖的声音。

那声音说:神啊...请原谅我。

克拉克不知道神会不会原谅这个人,但是超人一定会去救他。

他把碎裂的眼镜扔进垃圾箱的下一秒,他就已经在上空看见那个一只脚已经踏进半空之中的银行家。

“先生。”

那人颤抖地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已经被拉回安全地带。他回头,一年前出现的外星人,现在大家都叫他超人,在他的身后叫他。

他脚一软,一屁股跌坐在水泥地上,刚才悬空的失重的恐惧还紧紧地缠着他,他混乱地喃喃着:“他是对的,不不,他是错的...神啊…”

超人轻飘飘地落下来,红色的披风扫在地上,他弯下腰,试图扶起这个可怜的人。“先生,如果…”

他的话没说完,那人猛地抬起头,情绪激动的抓住了他的手臂,血丝遍布他的眼白,一个精英白领是不会狼狈到这种地步的。

“神啊…”他不停地摇头,双手无法抑制地抖动着,“请原谅我…”

后背突然传来一阵闪电般的剧痛,这让他一下子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他的双膝和钢筋水泥撞在一起,发出咚的闷响。

那人触电般松开他,在地上摸爬滚打地迅速远离他。

然后他的头颅重重地磕在地面。

恶心感和痛楚像是一条冰冷的蛇缠住他,扼住他的喉咙。

他对自己身体的一切都失去了控制,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汇聚在一起,他只能听见巨大的轰鸣声,那声越来越近,像是一声又一声的巨大雷鸣。

有人扯着他的头发,让他的脸露出来,因此也看到了对方的脸。

莱克斯 卢瑟。

雷声停了。

卢瑟的手里拿着一个注射器,绿色的针头还滴着鲜血和蓝色的液体,这让他胃里一阵翻滚,恶心的想吐。

但是这个企业家和阴谋家并没有让他痛苦太久。

卢瑟松开他的头发,让他再次重重砸向地面。听起来他享受这样的声音。

莱克斯 卢瑟对不远处的银行家带着笑意和赞赏说道:“你做的很好…”

银行家瑟瑟发抖,一个字都说不出,也许是克拉克现在一句话也听不到了。

如同从内部一根根把脊椎碾碎,再用火舌烧灼,超人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发出任何痛苦的声音。

卢瑟最后朝他的脑袋用了十足的力气,踹了一脚,结束了这一切感官上的折磨。




TBC



NOTES:此文献给望月海凝太太【 @望月海凝 Hai-ning 】此文主要是根据海凝太太的《Double A》还未出生的双A本的封面而来。

评论(12)
热度(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