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Sung To Sleep【END】

故事简介: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真实和一个世界的谎言。

NOTES:想来又是这位@愚妄鱼眼,半夜来虐我,发我虐梗,说是一个酥皮POV的黑暗骑士归来...是在下输了,虐的心绞痛,一口血…什么都寄给这位就好。凑一个超蝙深夜60分,关键词【重逢】。



+++




1




夜晚像是浸泡在冰水里。

在睁开眼睛之前,脑海里回荡的是宛若隔世的欢呼与笑声。

那声音啊,一遍又一遍。

是一个新纪元的开启。

他们张开双臂,发自内心肺腑地喊着。



超级英雄



那应该有一个美丽的蓝天,温暖的阳光。

有鲜花的香味,糖果的甜腻。

还有黑色的身影总是在身旁一步之遥。

他强迫自己睁开眼睛。



“孩子...我不想如此的直白,但...”

这里有蓝天,有阳光,有鲜花。

也有一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回荡。

还有一面美国国旗在他的头顶猎猎作响。



美国总统在他耳边说着人类的通用的语言,他言辞委婉,语调缓慢。

他说:“只要把他安抚下来…”

话题在前一秒还是说马,马厩里那一匹不听话的烈马。后一秒则说:他。

你看,在人类世界如果活的够久,隐藏的够久,就能够懂得这个世界的潜规则。



“你可以打断他的腿,或者只让他被驯服…在需要的时候能够出来溜几圈。”

他。

他。

那一瞬间,寒冷的夜破碎,冰水一滴不漏泼洒在他的全身。

他那个时候说什么来着?



“好的...先生。”



有一个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回荡。

是这个新纪元的结束。

它是人类通用的语言,它的名字在人类之间越来越响亮。

它是恐惧。




2




十年不算久,对于神之子不过一眨眼,但他恐怕这次眨眼的时间太漫长了,太累了。

眼皮缓缓阖上的时候,他看见正义联盟这两个词被拆开,被甩在地上,遭人唾弃与咒骂;他看见昔日的战友们带着伤痛的背影,那背影一直朝天边踌躇离去。

黑暗拥抱他。

那个时候他听到的是细碎的低语,是流窜的不安。

是对这个世界上人类无法掌控的强大力量的恐惧与憎恨。

光明拥抱他。

他幻想睁开眼睛时,是不一样的世界。



可黑暗早就吞噬了整个世界。

吞噬了人心。



他要怎么做…这个世界的人们才不会意识到“巨人”的存在?

但巨人已经存在了。



他没有选择离开。

钢铁之躯如此软弱。在众人眼中,像是匍匐在政体的身下,亲吻其脚趾。



如果他能。

就像旧世纪的某个人做的那样,如果能够以个人的牺牲换取所有的未来。

他能吗?

他不是某个人,无法进行精密的计算。

这不是旧时光了。

这不是那个世界了。



如果牺牲能够换取。


但却根本就没有未来。



3



嘭。

扑通。

咚。



这都是有力的心跳声。

在某个人破旧的胸腔里顽固地跳动。

这个人,永远都是那样。

恐怕是逝去的纪元唯一留给他的馈赠和伤痕。



他在黑暗里从未现身。

这个人站在阳光之下,赤裸裸地掀开他的伪装。

这人...什么时候,双鬓已经像北极的雪。



“布鲁斯…”




4




“你知道玛莎曾经在我床头为我唱摇篮曲...因为我的超能力...因为我恐慌。”

蝴蝶扑闪着翅膀,从他鼻尖飞过。

微风撩起他的额发。

这个农场男孩…什么时候,把卡尔和克拉克融为一体。



他还是依旧那么年轻,踏在巨石上,像个要出征的战士。

周围除了他,就是太阳与天空。

仿佛他是万物存在的理由。



布鲁斯牵着马走到卡尔身边。

马匹也在他的面前低下头颅。

卡尔伸出手,像是因生灵的温顺而以抚摸奖励。

但是那温暖的手指轻轻贴在了这个世界上永远无法被驯服的,最烈的“马匹”颈部。



嘭。

扑通。

咚。



静脉下流淌的血液传来震动,是生命。

在这世界顽固地活着的迹象。



卡尔低下头。

他们以额头相触而默默无言。

克拉克开始轻柔的哼起多年以前的歌谣。

那是带着麦穗,泥土和阳光的味道。



一旁的骏马甩着尾巴,静静地待着他们身旁。

在他结束哼唱之后,布鲁斯咧开嘴巴微笑。

“怎么…是想唱这首歌来告诉我…该安眠了?”

克拉克温柔地用指肚摩擦着布鲁斯脸上依旧尖锐的棱角。

“不。”他说。

“每当我听到这歌曲的时候…我总是像回到了家。”



所以。

不过是愿想起你,就如回到了家。



他微笑着,稍稍靠近,低头吻住他见过的最美丽的嘴唇。

这世间万物都无法与这个人相比。





5




在那条:“蝙蝠侠成为罪犯”的新闻过去以后,超人接到了来自总统的命令,最后通牒。

克拉克和布鲁斯都知道会有这一天。



嘭。

扑通。

咚。



他突然钉在原地。

那里面还有点别的。


是那首歌,那首玛莎在他床头哼唱的,他在他们鼻尖哼唱的歌。



布鲁斯在韦恩庄园的卧室里,轻声哼唱着他不过听了一遍就记住的歌。



先是有巨大的火焰在他的胃里烧灼,那火焰化为烈酒朝他的胸腔翻涌,像是毒蛇撕扯他的心脏。

水漫延至他的眼睛,他甚至分不清那到底是从他身体里涌上来的血液,还是来自他破碎灵魂的哀鸣。



双膝重重地磕在地上,他捂着脸。

也无法阻止十年来累计的情感化为泪水从手指缝之间洒落在地板上。




瞧。

这就是他说的。

世间万物都不及他的爱人。




6




他开始哼唱。


即使一旁的萨琳娜扭曲面容的怒吼;即使是这飘飘洒洒的大雪;即使是远处总统官僚因威胁消失而松口气;即使是有些人类因蝙蝠侠的死亡而欢笑,有些人哭泣;即使是整个腐烂的世界------



嘭。

熟悉的音调从他喉咙里奏响,那日的蓝天和阳光,将布鲁斯面容映衬地越发清晰。

扑通。

他轻声唱着,那日沾染在雪白双鬓上的花香穿越寒冷的空气与雪花钻进他的鼻腔。

咚。

“我要你记住,克拉克,在未来的日子里,在你独处的时候,我要你记住…我...扼住你的咽喉的手,我要…你记住...唯一打败过你的人…”



如果真的有神,请让我借用您的名字感叹------神啊,我并非万能之人,我并非神灵,但布鲁斯...我早已屈膝在你身下,你已经得到我的灵魂,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会彻彻底底打败我的人-------



歌谣的最后一个音和那复苏的心跳融合在一起。



克拉克离开那个坟墓。

天色是惨白着,灰色的雪开始飘下来。

所有的只言片语全部被阻挡在外。



只回荡着:

嘭。

扑通。

咚。



我的爱人。

我们回家了。

 



END



评论(12)
热度(83)
  1. 夙夜长生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2. OceanPure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