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ABO/双A】须知事项/Double A【5】

故事梗概:在蝙蝠侠的指导下,超人需要学会掌控他新的天性...如果事情如预料中发展就好了。


前情提要:【1】【2】【3】【4】





+++



5





“我完全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蝙蝠侠正将一则加密的消息发给阿尔弗雷德,他听到超人在身后说道。

他现在才是真正相信超人从来不是三种性别中的一种,他说道:“是一种人类行为,Alpha、Beta和Omega都拥有腺体...我不敢相信我居然还要跟你讲生理知识,”他转身继续加密刚才所有的超人的资料并扔给超人一个透明屏幕,“自己查。”

超人默不作声的抱着平板坐在操作台上低头查看。

蝙蝠侠在资料最末尾作出结论:超人闻到了一直都没闻到的信息素的味道,证明他正在朝三种性别中的一种发展,这基本能够判定是卢瑟造成的结果,至于是歪打误撞还是有意,这无法判断。

他现在还不知道超人的性别------也许超人已经有了自身的信息素的味道,但是超人自己根本闻不出来,没有任何人能够闻到自己信息素的味道,加上他本身现在也没有能力闻到别人的信息素------多亏了稻草人。

把结论再加了一次密,保证阿尔弗雷德会在第一时间收到并通知他之后,蝙蝠侠关闭电脑,转过身猛然发现超人就举着屏幕站在他身后。

一瞬间他几乎寒毛耸立,手紧攥着桌子边缘。

他最开始就把背后留给超人…他通过这个方法想表达自己对双方的立场有一定程度上的让步,至少让超人的退让得到一点满足...但他的确没想到自己竟然连超人什么时候靠近自己背后那么近都不知道。

由于Alpha属性其他的利处都被他开发的淋漓尽致,他的感官非常敏锐,如果放在以前,超人移动的声音都会被他纳入耳朵。但是现在,他一时间没有适应失去这些能力,导致了不小的疏忽。

超人表情怪异,但并不是因为蝙蝠侠的反应,他也没发觉自己这样举动的冒犯。

“...呃...我觉得这件事情没你说的那么简单。”

蝙蝠侠身后的电脑关闭了,整个房间变得黑暗。超人盯着白光模糊的护目镜,说道:“上面说,咬腺体,就是一种结合的方式,非常神圣的...是伴侣之间确定关系的一种行为。”

他松开抓着桌子边缘的手,一把将超人手中的平板夺过来,看到网页上最大字号的标题:《Alpha手册:须知事项》。

“这是一本非常非常老的书,”蝙蝠侠摇头,“很多观念已经跟不上时代而且也是错误的。”

“但无论如何...也是一种结合的方式,是一种约定,这和亲吻别人不一样…”

“停,”他觉得自己就像在跟老一代的人讲现代性知识一样痛苦,“是,咬腺体的确代表某种结合,但只能维持一周,而且基本对双方都没有什么用处。”除了当时的快感。

超人仍是一脸不认同。

“这是种标记,单方向的标记...如果双方没有互相咬破腺体,这种为了得到生理上快乐或是解决一些生理需求的举动就毫无意义,就像我说的,只能持续一周…你真应该重新查一遍。”

超人双手抱在胸前,一副拒绝的态度。“我怎么可能到街上大声说我需要咬一个人的腺体?”他的表情也显得这非常荒谬。

这的确搞笑。蝙蝠侠说道:“如果你真的这么做,我敢保证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愿意让你咬,超人,”他露出了一个讽刺的笑容,“但你可以选择换个身份到酒吧里找一个喝醉的人就能解决一切。”

“酒吧?”超人重复。

“每个人都有秘密身份,你肯定也有,一个人类的身份…”蝙蝠侠注意到超人皱起的眉头,说道,“我对你的另一个身份毫无兴趣,我只想说,你用人类身份,到一个酒吧里找一个想要一夜情的人,咬了对方腺体,就打昏这个人,然后就离开...不违背你的伦理底线。”

但不知道信息素的汲取对他还没形成的特征会不会有影响,Alpha有点麻烦,最好的应该是Beta,最糟糕的是Omega------并不是他性别歧视,如果超人真的变成Omega,那就是巨大无比的麻烦。

“注意找一个最好是Beta性别的人,如果是一个愿意被咬的Alpha也可以。”

“不。”

“...你最好再说一遍。”

挺起胸膛的姿势和在众人面前演讲以及捉拿罪犯时候一样。他对蝙蝠侠的恶声恶气毫不在意。

“我说,不。”他这次说的更慢,更坚决。

无聊的道德感。蝙蝠侠咒骂。

“那你是已经有钟情的人了吗?比任何人类都还要人类的外星人?”他压低声音快速说道,“比如说露易丝,那位你救过的记者,而且你们也吻过对方。”

超人停顿了一秒,“我们不是那种关系...而且我也不会这么做。”

蝙蝠侠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答应超人帮助他,为什么要出来面见他。他在钟塔上来回踱步,披风在地上摩擦发出沙沙的声音。

“那你就准备好以后永远也别想救人!永远待在外太空躲避信息素吧!”他低吼。

超人没说话,但是他的肩膀微微有些下塌------他已经有些退让了。

“我知道有几个相对来说比较安全的酒吧…我带你过去,然后我就离开,”蝙蝠侠结束这场争执,他暂时胜利,“所有你需要知道的都能在网络上找到,以及,不要通过戈登找我。”

他打开钟塔的楼顶,从上面翻出去,听到超人安静的跟在他后面飞。

这是他唯一能够给出的建议,对此他也对这样历史上从未有过的事例一无所知。如果一个人类通过这种方法能够解决问题,外星人至少也能从中找到一定的方法。

他们落在一片亮着灯的小巷上方,他的披风包裹着他的身体。

“就是这里。”他说道。

没等超人有任何回应,他就如往常一样消失在黑夜里。





“正如血液检测结果显示的那样,少爷,超人体内的细胞正进行着一场改变,”阿尔弗雷德在屏幕那边说道,“它们似乎正在适应这个世界的规则...我们无法检测出来超人的性别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蝙蝠侠坐在蝙蝠车里,目光迅速划过一张张显微镜下超人血液里的细胞,这是在突变,为了更好地生存般的改变自身...只是因为卢瑟对超人曾经做过一些危及生命的举动,才导致求生意识的复苏。

“那么您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我让他去咬一个陌生人,希望被咬的一个酒吧里的人。”

屏幕里的阿尔弗雷德挑起眉。“我真希望我没听到刚才的内容,布鲁斯少爷。”

“你听到了。”布鲁斯不为所动。

“超人同意了这个方案?”

“勉勉强强。”布鲁斯想到自己根本就没留意对方的去向,也许这个超人走到一半又突然想不开,决定要靠自己的意识克服这一切。

“蝙蝠侠威胁人的手法又更加厉害了。”对方感叹。

布鲁斯让自己彻底陷入蝙蝠车的座椅上,对贬义的句子不理不睬。“这是我能想出来的最佳方案。”

阿尔弗雷德半响开口:“很显然您对自己撒谎的能力非常自信。”

他伸手想要关掉通话,然后抬眼的一瞬间,看到红色的披风落在蝙蝠车的前面。

这离他们分开不过才十分钟,这么短的时间是不可能完成标记的。

“你根本就没走进酒吧。”车顶打开,他站起来说道。

超人回答他:“我走进去了,然后有很多,男女都有,就如你说的,醉的连眼前的人都分辨不出是男女,答应我的要求了。”

“但你根本就没有咬任何人。”

“我没有…”超人似乎缩了缩脖子,“第一我仍觉得这样不好…第二…我想起我根本不会咬。”

蝙蝠侠似乎听到了阿尔弗雷德在耳麦里笑了一声,他立刻切断通话。

“...不知道刚才让你查资料的时候在想什么。”

“很抱歉...耽误你这么多时间,我只是...我不能这么做。”超人露出一个歉意的微笑、

那根本不能弥补任何东西,超人可不能从时间长河里捞一把时间出来还给蝙蝠侠。

他看到超人朝天空望去,知道这个动作代表他准备飞走了。

的确...阿尔弗雷德永远是对的。这的确不是最佳方案。

“等等。”

蝙蝠侠及时叫住超人。

超人等待他的下一句话。

他抬起手,朝自己后颈方向伸去。一声机械摩擦的声响过后,他的面罩开始变化,脖颈处的机械片甲往上缩,露出脖子部位。

这才是他最后的,也是认为最易掌控的最佳方案。

“我教你。”

超人惊讶的瞪大眼睛,过了几秒才意识到这代表这什么。

“你...”他停顿了一下,“你是说让我…?”

“如果你救人这么磨蹭早就来不及了,”蝙蝠侠说,“我的时间很紧,别浪费。”

超人依旧非常犹豫,他看上去还是很纠结。一视同仁,这很好。蝙蝠侠判断。

“…我想我还是…”

蝙蝠侠用低吼打断他:“继续能帮助别人重要还是遮羞布重要?”

超人不再说话。

蝙蝠侠继续说道:“先用你的手摸到我的腺体,然后就像咬东西一样将牙齿嵌进去,接下来就交给本能就行了。”蝙蝠侠微微歪头,露出脖子,等待着。

在超人磨蹭了许久将手放在他肩上,摸上他后颈的腺体的时候,他几乎都要翻着白眼直摇头。“控制力度,别直接咬断脖子。”

看来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蝙蝠侠观察着超人沉重而严肃的表情,他的呼吸从面前散落在他的脸庞上,从下巴轻扫过脖颈,最后终于聚集在他的腺体部位。

他作为布鲁斯的时候,也曾经做过这种事情,通常是他去咬别人,只要有信息素的交叉,双方都会体会到快感。

现在他身体特征是个Beta...应该是最好的选择,而且只用一周...这一切就都会不存在。

超人只需要张开嘴巴。他感受到温热的牙齿贴上他的皮肤...接下来只要他稍微用力,牙齿就会破开脆弱的皮肤,刺入他的腺体。

他猛然收紧自己的手,全然没注意到自己正紧紧抓着超人红色的披风。快感猝不及防地席卷了他的大脑,几乎令他无法思考。他太低估这次的标记。

超人几乎是一只腿半跪在蝙蝠车上,支撑着蝙蝠侠微微颤抖的身体,他紧紧攥着蝙蝠侠黑色的披风,几乎是一片白光朝他眼睛扑来------他的手里仿佛是那沾满他血的黑色披风,有温暖的手从他背上取出子弹。

脑海里有个声音,让他继续下去,让他咬的更深。

于是他照做了。

他的牙齿嵌入的更深,感受到怀里的蝙蝠侠身体瞬间绷紧,带着颤音的沉重呼吸喷洒在耳朵旁。

他们的身体贴合在了一起,几乎一起倾倒在蝙蝠车盖上。

他的嘴巴里尝不出蝙蝠侠信息素的味道,也许就像那个须知手册上说的那样,有些Beta的味道太淡...但是他的确在脑海里看到了一片景色,带着味道的景色。那不是黑暗的高谭的景色,那不是暴力与鲜血...那是一副非常平静的草地,鲜嫩的青草中点缀着白色摇曳的花朵...长衣扫过草尖的摩擦声和微风的回荡。

蝙蝠侠无声地张着嘴巴,他在一秒钟穿梭了很多场景:有燃烧的石块划过头顶的壮观场面,也有麦田里的黄昏...最后扑鼻而来的,是冰雪的味道。

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标记,共享信息素了。仅存的理智告诉蝙蝠侠,这几乎已经接触到精神结合的边缘。

但是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这场将会长达二十分钟的结合里,感受这一切。




TBC




NOTE:自己写结合的时候也觉得很爽【】接下来几天会旅游,更的不会很勤。


评论(57)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