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蝙】【ABO/双A】须知事项/Double A【7】

故事梗概:在蝙蝠侠的指导下,超人需要学会掌控他新的天性...如果事情如预料中发展就好了。


前情提要:【1】【2】【3】【4】【5】【6】




+++





7





白色的强光打在他眼皮上,把他从睡眠中惊醒,他知道这个时刻已经是上午十点到十一点的时候,而拉开窗帘的,一定是阿尔弗雷德。

他亲爱而残忍的管家说:“布鲁斯少爷。”

布鲁斯痛苦地在床上发出不满的声音,他拉起被子,盖在脸上,嘴里嘟囔着和阿尔弗雷德同时说出的话:“现在已经非常晚了,您如果还记得…”

阿尔弗雷德停止讲话,也同时听到他的少爷也没了声音。

他的嘴角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如果您还记得今天晚上有一个来自莱克斯 卢瑟的邀请晚会。”

五秒中后,被子上方被一把掀开,布鲁斯眯着眼瞪着阿尔弗雷德,他从床上坐起来,后颈有难以言喻的熟悉感------牵扯伤口的刺痛。

他伸出手,指尖摸到已经开始结疤的齿痕,他浑身颤抖了一下,完全不受控制的。

记忆分外清晰,温热的呼吸似乎现在还喷洒在他脖颈处,还有一层红色披风盖在他身上的温热。

他松开摁压痕迹的动作,转为接过阿尔弗雷德递给他的一封白色烫金边的邀请函。

在拆开邀请函的时候布鲁斯抬眼看到了管家嘴角那一抹微笑。“你是幸灾乐祸吗?阿尔弗雷德?”

“怎么会,布鲁斯少爷,”他回答,“不过想起所谓因果循环的道理。”

·作为回应,布鲁斯只是哼了一声,“我就知道你对我以前的做法不满意,但是事实证明很有效果。”

“如果您是说每两个月一次出去在夜店里咬不同人的腺体以保持状态的方法,”阿尔弗雷德眨眨眼,“我还是觉得有一个固定对象更加放心。”

“超人不是固定对象,这是最后一个方案里的最佳方案,所幸这种双方影响只会持续一周,这个决定虽然有些冒然,但是不会超出掌控。”

“噢,我亲爱的少爷,万事都不要说的那么绝对,”阿尔弗雷德看到布鲁斯挑起来的眉头,又补充了一句,“这个世界上难以预料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有时清晰有时模糊。”

“最好的方法就是别拥有。”

阿尔弗雷德浅浅地露出一个微笑。“这也不一定是最好的方法。”

布鲁斯再次触碰后颈的标记。这个标记并不能够意味着什么,就和过去十几年他做的那样。如果硬要说有什么,也许就是能够实实在在第一次监控超人的日常。他活动着脖子,让自己尽快适应那种刺痛和瘙痒感觉的存在。“卢瑟邀请晚会内容是什么?”

阿尔弗雷德取出里面白色干净的信纸,“对方会在晚会上邀请一部分大都会的知名人物,高谭目前看来只有您一位,然后还有其他城市的几位企业家,好像是宣布他的一个新项目和收购计划。”

“莱克斯 卢瑟最近动作很多,有些是他用来掩饰真正目的,”布鲁斯思考,“帮我准备好围巾和我常用的那款Beta香水,今天需要比平常的量多喷一点。”

阿尔弗雷德在很短的时间就为布鲁斯搭配好了晚上穿的衣服,如果要穿戴围巾,就绝对不能搭西装。他举起手里暗黑色的玻璃瓶,里面是蝙蝠侠自己调制的香水,每次需要用的时候只需喷三下,多了会造成干扰,少了会掩盖不住气味。“当然,我的少爷,不过我能问一句为什么吗?”

布鲁斯拿着围巾在自己脖子处比划了几次,“信息素的融合,虽然我现在没有气味,但是超人的味道太大了,太明显。”

阿尔弗雷德顿了一顿。“很抱歉,但是布鲁斯少爷,我并没有闻到任何信息素的味道,而且…您现在应该是闻不到味道的状态。”






柔软的布料贴着他的皮肤,时不时蹭过他才刮干净的下巴,冰雪清冷的味道一直萦绕在他鼻尖,萦绕在他围巾上,甚至都要渗入他的皮肤里,和血液融在一起,成为身体的一部分。正是因为生理系统部分受创的原因,他这次终于能够避开所以宴会上的香水味和人们特意使劲散发的信息素的味道。但是精神上的,他无论如何也无法避免。

打发走又一个试图和以前一样想来靠近他的女模特,布鲁斯花了一半的精力骂超人,还有一半的精力享受不易得来的安静。如果是平常,布鲁斯 韦恩应该早就和美酒与香槟一起晃荡在这个宴会厅里。

可是现在他不仅没有那个心情也不想靠近任何一个肆意散发着信息素尝试吸引他的人。

他再一次痛恨这个世界的生理性别和该死的结合。是个外星人所以所有的一切都不会按照这个世界的规则来吗?布鲁斯从来不知道单方的咬腺体还会让人对其他的信息素都失去兴趣。

这个宴会上还有一个他虽然还没到深恶痛绝的,却也看不顺眼的人。而这个人刚刚才结束在中央和其他人的交谈,朝他直直地走过来。

莱克斯 卢瑟微笑着伸出手,“啊,布鲁斯!”熟络且热切,“很高兴你来了,看到你一直专注于我亲自挑选的白葡萄酒,就连平常你最钟情的美人都顾不上,也不知道是该觉得荣幸还是吃惊。”

布鲁斯扯开一个微笑,晃晃自己手上的酒杯,淡黄色的液体冒着细小白色气泡。“我也很吃惊你有这么好的品味。”

“那是因为你还不够了解我。”

布鲁斯勾起嘴角,“那是因为你不清楚我的状况,不幸昨日感冒,扁桃体有点发炎,不忍心传染给她们。”话末尾还真的有些沙哑,加上脖子上的围巾更有说服力。

卢瑟拍拍他的肩,跳过了这个话题。其实这就是一个套话,用于另外一件事的开始,至于内容真不真实,到底是什么,这对于卢瑟来说都不重要。

布鲁斯差点忍不住皱眉的冲动,他知道卢瑟这双手对超人都做了些什么事,也许某根氪石做的针管就是他亲手插进去的。雪的气味还是柔柔地萦绕在他身边,刺痛他的神经。

卢瑟对这暗涌似乎毫无察觉,“你觉得我这个新项目怎么样?”

他回忆了一下,“利用太阳光作为新资源?我觉得挺好,符合现在世界潮流,说不定能够大赚一笔。”

听此卢瑟笑道:“我的朋友,大赚一笔已经不是我的目的了。”

布鲁斯耸肩,“你知道我从来不关心这些,我有专门的技术部门负责这一块。”

“当然,”卢瑟说道,“但是我们大都会可和太阳息息相关。”

“那收购星球日报?是因为他们写了你很多负面新闻?”

“我觉得他们也写了很多你的负面新闻,布鲁斯。”

他一副苦思冥想的样子,“好像是有一次他们想来采访我,但是我那个时候正在游艇上享受阳光,完全忘了。”

“难怪露易丝 莱恩会对你那么苛刻,”卢瑟感同身受般说道,“可能你当时放鸽子的人就是莱恩小姐。”

“那位女记者对你也很苛刻,”布鲁斯说,“也许是除了超人第二个你想要收购星球日报的原因?”

卢瑟微笑,“今天晚上我没见到这位王牌记者...她本来应该出现的。”

正说到这个时候,一个男记者手里拿着单反相机,胸前别的是星球日报的工作证,从人群中挤出来,有些气喘地站在他们面前。

布鲁斯看到那个牌子上写的是名字是吉米。

这个男记者平复着呼吸,“非常不好意思,卢瑟先生,韦恩先生。”

卢瑟皱眉,“星球日报派的是你?”

吉米略有为难,“不是,其实是莱恩小姐,我和肯特先生负责在一旁记录,但是莱恩小姐今天不舒服…”

一听这种措辞,也不知道是真是假,说出口就觉得是推辞。卢瑟必然也察觉了,略有不快,但也没表现出来。

“那我们现在可以开始采访了吗?”吉米拿出录音笔,非常诚恳的问道。

也不知是否因为布鲁斯在场,卢瑟也不好推脱,点了点头。

“您准备收购星球日报,其动机是…?”

问句刚说到这里,布鲁斯突然觉得喉咙痒痒的,抑制不住咳嗽起来。对卢瑟和吉米做了个抱歉的手势,便朝洗手间走去。一路上喉咙的瘙痒不仅没有减弱,反倒还带上了刺痛的感觉。布鲁斯扯着脖子上的围巾,分明知道自己说扁桃体发炎是假的,却止不住的咳嗽。

他刚推开门,走近洗手台,后颈的印记烧灼般的疼痛。他扯下围巾,伸手触碰那里,丝毫无法改善情况。

大约几秒之后,布鲁斯猛然反应过来。

“阿尔弗雷德。”

管家听到了布鲁斯的咳嗽声,先询问道:“您还好吗?”

他没管这些,“看新闻,有没有关于超人的。”

阿尔弗雷德在一阵键盘敲打声之后告诉他:“没有,布鲁斯少爷。”

布鲁斯摁着自己后颈的印记,不禁加大了力度。

“超人有麻烦了,如果不是整个人受了伤,就是脖子或是呼吸系统受到了创伤。”




TBC


NOTE:恋爱的过程总是漫长的。恩。


评论(21)
热度(190)
  1. OceanPure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