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SB】混蛋与无赖【三】

故事梗概:布鲁斯 韦恩自从当了蝙蝠侠近二十年之后第一场醉宿竟是在一个他只知道名字------一位叫克拉克的陌生人的房间度过的。


前情提要:【一】【二】




“我是一个酒鬼。”

“我有一个酒吧。” 



+++



第二章





克拉克把那身脏兮兮的围裙塞进手上提的布袋子里,抬脚离开那个小巷,在靠近转弯的地方看到了一个人影。 

他走近之后,发现那件衣服虽然被阴影遮住了大半,但是还是异常的眼熟。“布鲁斯?” 

布鲁斯靠着墙壁,双手正在相互摩擦,像是在尝试取暖。他看到了克拉克,朝双手哈了一口气,白雾在黑夜里弥散。他站直,等待着克拉克从小巷里出来,站在路灯下。 

灯光下的克拉克脸庞散发着柔柔的色彩,他看着对方深蓝色的眼睛,问道:“你是在这里等我吗?” 

“我想不出这里还会有其他人让我不走上去就给他一拳。”布鲁斯说。 

克拉克把右手上的布袋换到左手,“那好吧…那你找我有什么事?” 

布鲁斯没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反倒偏侧头,朝他后方看去。他的目光只在克拉克身后停留了几秒,然后移到他身上。“你得到你想要的信息了?” 

克拉克只需要听脚步声就知道有几个人在身后几十米远的地方仓惶逃走,那是昨天嘲笑他的那群人,然后为首的已经被布鲁斯揍进医院, 

“医生都有些吃惊,”克拉克回答,“他没死,但是差点,疼痛也一样能杀人,然后他现在还没醒。” 

布鲁斯脸上的表情一点也没变,准确的来说,从他开始问他,就是一副淡漠的神态,听到这样的结果,他也依旧是那样。 

克拉克皱眉,“你一点反应也没有?” 

布鲁斯敏锐地观察到克拉克现在虽然没有明显地表达出来,但是有隐隐的怒火藏在语句和蹙起的眉头中。 

他说:“我知道他只需要一天就能醒来。” 

克拉克脸上的表情变了,他带着没有意料到的惊讶,说:“和医生说的一样…” 

布鲁斯没有露出任何表情,但是克拉克能感觉到他的潜台词其实是带有理所当然语气,“我下的手。”当然知道后果如何。 

他注意到克拉克的怒气消失了,就像来的时候一样迅速。克拉克眼角带上了笑意,布鲁斯不清楚自己刚才的话哪里可以让对方发生这样的情绪改变,通常情况下他只能以令人惊讶的速度激怒其他人。 

克拉克没有继续持续这个话题,他再次问道:“所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布鲁斯踌躇了一下,“我来还你衣服。” 

“唔…”克拉克迟疑,“可是你现在正穿着它。” 

布鲁斯点头,“我没有其他换洗衣服,虽然我很想。” 

言下之意就是都是因为你的原因,所以我才丢了住的地方和换洗衣服的权利。 

克拉克几乎是哭笑不得,他刚想回应这样强硬的指控,却发现布鲁斯颤抖了一下。他立刻联想起之前看到布鲁斯尝试自己取暖的动作,于是伸手握住他的手是克拉克第一反应。 

“你真的很冷。” 

布鲁斯则觉得克拉克的皮肤温暖烫的吓人,他微微蜷缩了手指,但是始终没有下定决心挣脱,“老毛病。” 

因为这一举动,他们的距离变得很近。“你是…”布鲁斯问道,“又被泼了一头酒...还是喝了很多酒?” 

酒气很浓,几乎有种错觉,只需闻这酒味,就能达到微醺的地步,脑袋有些发麻,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在布鲁斯的眼中,他看见克拉克的手指和他的手指相互交叉在一起,而他的脸则带着头顶的暖色光晕慢慢地却不可阻止地贴近他的脸,直到那酒味越来越浓,浓到最后他亲口尝到了那酒。 

克拉克轻轻地蹭过他的嘴唇,两个人的嘴唇都很干燥。这本来应该就停止下来,但是布鲁斯任由克拉克用舌头打开他的牙齿,那香浓的酒味和克拉克舌头一起钻进他的口腔。与此同时,克拉克空着的另一只手从他的手臂摸索上去,指拇擦过他的脸颊,捧住他的脑后,然后他们的身体都紧紧地贴在一起。 

那个吻对于他们两个所处的角色和关系来说太深太超过,也让布鲁斯头一次感受到脱离掌控,他必须承认------那吻是他经历过的最好的,滚烫的热度和温柔的力度------那里有熟悉的气味,是一个普通早晨,有人端着散发香气的早晨叫醒你的相似感觉。 

他已经被夺去了掌控权,克拉克卷着他的舌头,吮吸它,舔舐它,然后他们都发出了低低的呜咽,克拉克放开他,现在他的嘴唇是湿润的,而且克拉克还用舌尖舔着下唇,露出一个微笑。 

他们的呼吸都加重了,频率加快。布鲁斯的嘴唇湿润的泛着光,而且因为之前的动作而红润起来。他盯着克拉克,直到克拉克停止舔舐嘴唇的动作。 

布鲁斯说:“皮灰诺,白葡萄酒,品味还行。” 

“我倒是只是从这里老板得到的一杯,作为昨天的安慰。”克拉克坦白。 

“有意思。”布鲁斯喃喃道,再次确定了那家酒馆老板的确是个好心肠,多管闲事的人。 

“假如你没有在这里找到我,我是说,假如,”克拉克看出布鲁斯的表情,于是重复了一遍,“你有地方住吗?” 

布鲁斯盯着他,持续了好几秒,神情不像是打趣,反倒有种疑惑,“你的确知道我名字,是吗?” 

“是啊,那个住院的之前说过,布鲁斯 韦恩。”克拉克说。 

沉默在他们之间停留一会,在这时间里,克拉克注意到布鲁斯一直观察他。 

布鲁斯开口,这下才带上了一些笑意,“你真的不知道布鲁斯 韦恩是谁,你还是个记者。” 

克拉克听人提过这个名字,但是现在他认识的布鲁斯穿着他的衣服,在大都会待了一天,最后又在酒馆门口等他。 

于是他说道:“非要贴上别的标签才算认识一个人?” 

布鲁斯没回答,他只是重新给了克拉克一个吻。 





他们重新回到克拉克租的那个小房子的时候,布鲁斯抬头看了眼时钟,正好是九点半。他们回来之前顺带在这附近买了快餐,就是那种阿尔弗雷德看了之后会把眉头皱的老高,然后在额头上堆出一堆皱纹的快餐,组成部分是十二寸牛肉披萨(菜单上标了有三个辣椒标志),四只火鸡烤翅还有两大杯可乐。 

“真是太不健康了,布鲁斯少爷。”他几乎能够阿尔弗雷德的大叫在耳边狂响。 

而他现在却正和克拉克一起在小的不行的桌子上尽力摆下所有的食物。 

克拉克拿出十二寸披萨,“那个店员说这个披萨很辣…” 

布鲁斯把一杯可乐放到克拉克面前,“都买完了才想起这件事?” 

“不能老是重复老路,要有创新精神。” 

“你们记者准则?” 

“啊…”克拉克苦了脸,想起佩里今天布置给他的任务,“正好相反。” 

“怎么说?” 

他们坐了下来,克拉克打开电视,正好是新闻,“你马上就知道了。” 

布鲁斯拿起一块切好的披萨,等着播报早上神奇女侠。闪电侠和绿灯侠第一次在公众面前联手打败超能力罪犯的新闻过去。他看着戴安娜细微的一些提示,巴里和哈尔最终配合的很好。然后是一些采访片段。 

———“您认为这种超级英雄合作制服罪犯的越来越频繁举动是否代表了什么?” 

———“现在超能力者也不只是好人,还有坏人,说不一定他们要合作了,一起打击罪犯。” 

接下来是采访某些政客的发言,阴测测的语调从电视机里漏出来。 

———“您对现在最热的猜测,超级英雄要联手合作有什么看法?” 

———“这是个绝对的警告,一个超人还不够,现在是一群超人,拥有超级能力的...鬼知道他们到底是不是人类,还是像超人是外星人!总而言之我认为这是个非常不好的,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糟糕的征兆。” 

布鲁斯将这个人记住,也许有一天蝙蝠侠就会拜访。在所有言论剑走偏锋,已经有偏向将超人逼上某条道路的时候,超能力者没有能力去反抗,但是他作为人类有权,即使是人类中的怪物。 

他咬下一口,辛辣的味道刺激了他的味蕾,他想起那个店里面有对这个有详细介绍,这辣椒还是来自泰国的。他吃完一半手里的披萨之后,赶快喝了一口可乐。新闻刚好转播到新的一则。 

———“下面会为您详细播报另一个热门话题:蝙蝠侠。” 

布鲁斯停顿了一下,动作不明显,他继续和超辣的披萨抗衡。因此他也没有注意到一旁克拉克在那一瞬间瞟向他目光。 

新闻里讲的无非就是最近阿尔弗雷德和戴安娜每天说的那些话,不过新闻更加夸张。 

在新闻说到“蝙蝠侠为犯人打下烙印就代表着死刑。”和某些高层人士就差捶桌破口大骂“这是蔑视法律,必须有人制裁蝙蝠侠!”时,克拉克递给他一个鸡翅。 

“这就是我的新任务。” 

布鲁斯接过鸡翅的动作卡在半空,“采访蝙蝠侠?” 

克拉克笑了,摆摆手,“怎么可能,”他拿纸巾擦了擦手,喝了口可乐,“他马上就要说那些蝙蝠侠手下的受害者的例子,我这次就是要去采访那些人,如果有可能在监狱里见到他们...当然还有家人。” 

“…什么主题?” 

“因为我不想写体育版块,于是佩里让我去重写稿子,休假几天写,”克拉克说,“而我正好对这件事很感兴趣,所以想趁机去哥谭采访,就是想知道真相。” 

布鲁斯突然冷笑,“真相?”他重复,“真相大家都知道,犯人肩膀上的蝙蝠标志又不是他们自己一时兴起自己烙上去的。” 

克拉克看着他,神情没有一点玩笑的成分,“那是大家都知道的真相,我想要知道为什么,为什么蝙蝠侠这么做。” 

“采访那些人不会有结果的。” 

“我可以顺藤摸瓜...每个人做事情都会有原因,有一个起源,而这起源就会有很多旁支,我总会找到的。” 

布鲁斯攥紧手里的披萨,然后立刻松开,转而把它放到盒子上,他更像是自言自语,“如果蝙蝠侠就是随心所欲,没有任何原因呢?” 

“我不相信。”克拉克说。 

布鲁斯胸腔感觉到一猛烈的撞击,那不是惊讶。那是沉痛和预见某个东西再次折断的麻木。 

———“由于这样的行为不能够被大多数人所容忍,议会最后做出一个决定。” 

———“…发起提议,要求超人去和这位越界的义警谈判。” 

布鲁斯几乎要露出残忍的蔑视,那些不能在公众面前说的话,比如说像是,帮助他们逮捕蝙蝠侠,或者直接杀死他,肯定都说给超人听了。 

他为了隐藏自己的情绪,挑起另一个话头,“这种超人的话题不应该正是你们星球日报的日常活动吗?” 

克拉克挠挠下巴,“呃…这种现在一般都交给露易丝。” 

“露易丝 莱恩?” 

“嗯。” 

“你说你明天就要去哥谭采访?” 

“是,动车车票已经买好了,早上的班次。” 

克拉克看到布鲁斯嘴角上扬。 

“你不是问我我住在哪里吗?”布鲁斯说,“我生死都会在哥谭。” 

克拉克反应了一会,“所以你是哥谭人。” 

布鲁斯几乎要翻个白眼,“我的意思是,你已经有个非常地道的导游了,免得你明天走冤枉路。” 

记者微笑,虎牙露出来,“还真是对我让你丢了钱包和手机而耿耿于怀啊。” 

“所以车票和饭钱都你出。” 

“早就预料到了。” 



TBC


评论(19)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