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SB】混蛋与无赖【四】

故事梗概:布鲁斯 韦恩自从当了蝙蝠侠近二十年之后第一场醉宿竟是在一个他只知道名字------一位叫克拉克的陌生人的房间度过的。


前情提要:【一】【二】【三】




“我是一个酒鬼。”

“我有一个酒吧。” 



+++




第二章(续)






电话一接通,戴安娜第一句话就是:“你还没重新买个手机?” 

布鲁斯一只手撑在公用电话亭的塑料板上,看向正在排队买票的克拉克,“我马上就会赶回哥谭。” 

戴安娜不接他这招,或者说他们之间太熟了,“你现在在哪?” 

“大都会的车站。” 

电话那边陷入一片寂静,戴安娜再次开口是那种“神奇女侠”的口吻,“车站?你是指动车,公共交通工具?” 

“...别再大惊小怪了。” 

“我想,肯定你的克拉克 肯特记者和你在一起...而且你还没有买手机的原因也绝对是因为他。” 

布鲁斯看到还有三个人就排到克拉克买票了,他说:“我知道你有急事找我。” 

戴安娜在那头摇摇头,是那种无语的,布鲁斯完全能够想象。“你现在也顾不上看新闻了?今天早上头条新闻,超人答应议会,去找蝙蝠侠谈判。” 

“不出乎意料。” 

“你和超人见过面,他当时对你的感觉如何?” 

现在轮到克拉克买票了,布鲁斯食指敲着塑料板,想要结束这个毫无必要的谈话。“这和谈判有关系?” 

“你不准备去?” 

“你一定有其他的理由。” 

“所有人都关注那场见面,布鲁斯,如果蝙蝠侠不去,会被正式通缉之类的,到时候那个小小聚会的事情也只能免了。” 

布鲁斯叹口气,“我没注意------是,我的确没关心超人对蝙蝠侠的态度,我那个时候正在和阿尔弗雷德说话------我正在追一个我已经跟踪了一个月的重要线索,只是正好和大都会超人查的有相同点而已。” 

“这样我们就不知道到底对方来意善不善。” 

“我会做好充足准备的。” 

而戴安娜知道他总会的。而结果在如今的情况下,却令人无比担忧。不知道是敌人还是友人的超人,来意不善背后操控的政客。她担心,正是因为布鲁斯现在的状态,所以她非常担心那天的会面。 

她听到布鲁斯在说完这句话就挂了电话,戴安娜从一战开始就彻底认清人类世界的面目。即使是布鲁斯会做好一切准备,她也会在那个地方,做好一切准备。 





克拉克翻动手里的文件夹,“毒贩子,马修。” 

已经坐牢,布鲁斯在心里默默补充,然后听到克拉克说:“已经在牢里,而且看样子很多人都想要他命。” 

“当一个人掌握太多信息的时候,就是这样。”布鲁斯说道,知道那个人已经活不了多久,他所知道的,都已经被蝙蝠侠知道了。 

“他的身上有蝙蝠烙印...”克拉克指着当时这个人被发现的时候,被捆在柱子上,鼻青脸肿,右眼红肿的几乎挤变形,左肩上是才烙上去的印记的照片。通过这种彩色图片,都能听到当时的惨叫。 

不过布鲁斯是真的听到,而克拉克是幻想的。 

“你难道能够进去采访他?” 

克拉克摇摇头,“当然不行,虽然我已经尝试了好几次...不过我倒是得到了他家人的地址。” 

“一个毒贩,家人…”布鲁斯说,“多自私。” 

克拉克停下脚步,他似乎很感兴趣,“为什么?” 

布鲁斯盯着他的眼睛,“这种行业,通常不是被抓,就是寿命不长,赚的钱还不一定多,但却一定要成家,最后所有伤害的全是家人。” 

克拉克回应他的目光,他紧紧地锁着他的眼睛。“你觉得如果做危险的事就不应该建立家庭,甚至断绝家人的联系?” 

他听到这句话,就想起阿尔弗雷德。他现在做的事情,虽比毒贩子好,但是也终究好不到那里去。而这个事业的确几乎毁了他的生活。 

布鲁斯说:“...就当我是感同身受。” 

“如果是双方的意愿,算不算自私?” 

“什么意思?”布鲁斯问,但是克拉克没回答。 

他能够感受到克拉克的目光在他身上停留许久,久到他的腿都有些站麻。 

克拉克的声音轻轻地从旁边飘过来,布鲁斯像是能够从中捕捉到什么,但是他无法抓住。 

“有些时候,人们总是无法控制情感。” 

没错。布鲁斯想,他真的不应该再和克拉克待在一起了。想想过去惨痛的经历吧,想想眼前这些活生生的例子。 

可是他却任由克拉克的手指擦过他的掌心,示意他们继续往前走。 

克拉克拿出录音笔。“而这说不定不是件坏事。” 





马修的妻子对克拉克的到访不意外,显然是他已经提前通知。而她看起来比蝙蝠侠上次见到她苍老了很多。 

布鲁斯选择靠在房间里的角落里,这样他既能听见全部谈话过程------虽然不重要------他还能观察周围的环境。克拉克是个毫无经验的老好市民,是那种骑着自行车,穿着工作装还要把一头卷发奋力用摩斯捋直的上班族。他是个上过战场的记者,布鲁斯了解到的他,他有勇气,但是还是不知道这次要面对什么。 

马修是个跑腿的,在两个帮派之间。为了生计也为了自己一时的贪婪。他不是个好父亲,也不是个好丈夫,就算这些家庭都拿来作为借口让蝙蝠侠饶他一命,也不能证明任何事情。 

而混两个帮派所得到的信息的代价,就是会被追杀到天涯海角,家人也肯定不会放过,所有有过接触的人也都不能幸免。布鲁斯知道自己不能阻止克拉克,所以只能和他一起前来。 

马修妻子说道:“我爱他,”她哽咽着,却仍然吐词清晰,“听着,记者,我在认识他的时候就知道他是干什么的,我非常清楚他的身份,尽管嘲笑或者讽刺吧,但是我就是无可救药的爱他,超过这个世界上一切,那些什么道德伦理,那些什么默认的准则规律,都是狗屁。” 

克拉克说:“我不会嘲笑您,夫人,我想我很清楚这样的感受。” 

马修妻子嗤了一声,不相信克拉克的话,但是她继续说下去:“他也爱我,而我们都曾经做过无数次猜想,这样的事情迟早会来...但是我们还是这样走这样的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我们都是自愿的,当然很多人都会说他自私,但是如果我也心甘情愿,怎么能算自私?如果真的算,那就算我们两个人都如此自私吧。” 

桌上的录音笔安静地闪着红光。 

“我知道自己的结局,我也知道他的结局...我知道你们这些记者要说什么,愚蠢,爱情使人盲目...那就让我们全瞎吧!我要告诉你,它并没有使我盲目!我甚至看的更加透彻!我唯一觉得不甘的是我的丈夫会在监狱里被某些人捅死,而我在那之前根本无法再见他一面!” 

记录的沙沙声响起,“为什么这么说?” 

布鲁斯隔着一堆乱七八糟的物品也能看到克拉克纸上写的东西,不过那上面全是奇怪的符号,他以为那是什么记者习惯的笔记痕迹。 

“哈!”她发出了尖锐的笑声,“你居然不知道吗?” 

克拉克说:“蝙蝠侠。” 

“就是那个怪物!”她几乎是在怒吼,“你知道他近两个月创造了什么新的法则吗?就是那些潜藏在地下世界的铁规则!凡是打上烙印的人就是代表死刑!你看,监狱里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事情,这个蝙蝠标记就相当于法官嘭一锤下来,宣判你死刑!我的丈夫会被杀死,但是没人会去管!因为什么?就是因为该死的那是个蝙蝠标记!蝙蝠现在就是法律,就是一切!” 

克拉克斟酌了一会,开口:“没有人尝试去做点什么吗?” 

她冷笑着,“没有人尝试着去做点什么吗?我的天啊…去温柔的谈话,劝蝙蝠重回他原来的道路?或者劝他停下来?记者,你根本什么都不懂,你知道什么能够做出改变吗?拳头!只能是拳头!” 

布鲁斯交换了一下双脚交叉的位置,他继续靠在墙上,他的目光停留在对面的窗户上,穿过空气中腐烂的分子,这些话他早就知道了,这没什么让他在意的...然而克拉克的目光定在他身上,然后这引来了马修妻子的注意。 

“他是谁?” 

布鲁斯意识到克拉克并没有准备好答案。 

“我是他的另一个采访者。”布鲁斯说道,那听上去像是个百分百事实一般,他看到克拉克眨了眨眼睛。 

马修妻子没有察觉,也没有力气去探究,她只是对一切都失去了耐心。“所以你也是一个被蝙蝠打上烙印的人?” 

克拉克的目光仍停留在他身上。他们从来没有谈过类似的事情,布鲁斯想。马修妻子没看着他,于是他盯着桌子上放的那些快餐盒,“你不会相信有多深的。”那些烙印。 

“说说看。”她说。 

人类的痛苦若是因为目睹其他人相似或是更加悲惨的遭遇能够减轻。布鲁斯很清楚这些。 

“...我失去很多,”布鲁斯开口,“我的家人,”他的养子,“我的所能够拥有的一切。”生活朋友和未来。 

“他们都死了吗?”马修妻子问。 

布鲁斯并没有想象中那样愤怒,那些情绪似乎变得厚重且麻木。他注意到克拉克停止了记录并皱着眉盯着她,对这样直白的提问而感到震惊。 

而这样说出来,在某种假定的情况下,似乎更像是编造一个故事,不痛也不痒。 

布鲁斯迎上她的目光,“是。” 





他们静默地在小巷里走着,克拉克收好所有的采访资料。 

“我想我已经得到不少的资料了。”克拉克说。 

布鲁斯点点头。 

他们又无声地往前走了一段,克拉克又开口说道:“我很抱歉。” 

“为了…?” 

他停下脚步,布鲁斯也不得不停下来,并转过身和克拉克面对面站着。 

“你本来不需要和我一起采访这些人...这个过程让你…感到无聊。” 

听到这精心挑选的选词,布鲁斯不知道该是什么反应,他说:“你想说我很不高兴?不用修饰...事实上我只是无聊,这些说法,我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 

“所有人都讨厌蝙蝠侠?” 

“你不知道的哥谭的事情还太多了,克拉克,”布鲁斯靠近他,抬手帮他把掉下来的一缕头发往上捋,他轻声而快速地说道,“就像现在已经有人盯上我们了。” 

就在身后转角处,几个人正贴着墙,如果不出乎意料,每个人手里至少有一把枪,至于手榴弹,也许有一颗两颗。 

他们并没有非常专业地掩盖自己的痕迹,也许认定克拉克和布鲁斯不过是两个普通人。 

“别回头。”布鲁斯警告。 

克拉克有些紧张的模样倒是有点滑稽,布鲁斯微微扬起嘴角,“放心,我们会没事。” 

他死死地盯着布鲁斯,“你怎么知道。” 

布鲁斯顺着他的下巴形状慢慢滑动手指,“我就是知道,走吧,按照原来计划我们回旅馆。” 

一路上他们又陷入沉默的状态,为了不让那些人察觉他们已经发现被跟踪了,他们依旧以原来速度走着,直到他们走到离旅馆还有两条街的路口,等一个红灯。 

“其实出来的时候我在想我们吃什么比较好。”克拉克先开口。 

“不建议我敲你一顿昂贵的?” 

“唔...昨天有些人多给我了一些小费。” 

绿灯亮了,他们跟着人群一起往前走。 

“之前你说…失去了很多?” 

布鲁斯不做声。 

“对不起...如果你不想提…” 

“不…”布鲁斯立即回答,他咬了咬下唇,改变了主意,“没人能改变结果...别…也别告诉我一切都会变好的那些屁话。” 

“一切都不会变好的,”克拉克说,这引来了布鲁斯的注视,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但是你会好起来的。” 

布鲁斯问:“…你怎么能确定?” 

“嗯...如果客观点,我会说因为你的灵魂,所以一切会撑过去的,但我知道这样说真虚假,”克拉克说,“所以我会说,因为我出现了。” 

布鲁斯哼笑两声,以为是个打趣的玩笑。 

过了一会,距离他们走到旅馆门口的还有几十米的时候,克拉克开口:“不,布鲁斯,我没有在开玩笑。” 

布鲁斯猛地停下来,克拉克也听到同一时刻,距离他们一直是十米远的跟踪者们也猛然停下来。 

他看着克拉克,静默了许久。 

“这是个汽车旅馆,两层楼,基本走廊和楼梯都暴露在外,提防炸弹,也许房间里已经被动手脚了,如果我喊跑,你就朝有遮挡物的地方跑,跟踪者会看到我们到底死没死,如果没死他们会开枪。”布鲁斯快速低声说,克拉克点点头,他们重新往前走。 

布鲁斯最后补充了一句,“你只管跑。” 

他们踏上楼梯的时候,一切都很寂静,只有木头楼梯发出吱吱嘎嘎的声音。走廊那头有一家人从房间里同时走出来。这不过是个普通的汽车旅馆,他们无法隔绝其他的人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距离二楼还有两个阶梯,他们的房间是最靠近楼梯的一间。 

那家人一共两个人,一对年轻夫妻或是情侣。一开始克拉克以为他们是那些跟踪者的同伙,也许根本没有什么炸弹,这两个人就是来杀他们的,他们会从衣服里掏出枪------ 

克拉克先布鲁斯一只脚踏上二楼,他扭过头,正好看到布鲁斯慢慢瞪大的眼睛,他知道有什么不对了-------他能够在那些已经从床底冲出来的火光触碰门板和墙壁之前就把那两个人和布鲁斯都救走...只要暴露一切隐藏的身份。 

布鲁斯的反应出乎任何常人应该有的速度,几乎是在炸弹爆炸前两秒,对面伪装夫妻从身后腰带抽出枪支的时候,他张开嘴巴,大吼着:“跑!” 

克拉克的眼中则这几秒异常慢。 

在布鲁斯这么喊着的时候,他却自己一步超过克拉克,反倒冲上楼,伸手去拽住那个女人的手臂,试图用身体护住她,并用翻滚的动作让他们一起滚下楼梯,这花了两秒的时间。 

房间里的火焰冲破墙壁,克拉克反身一只手拉住那个男人的手臂,借着冲击波,护着他从二楼直接摔下去。 

巨大的爆炸声让地面都颤抖起来,房子被眨垮一半,掉落下来的废墟将他们埋在里面。 

克拉克甩甩头上的碎屑,除了耳朵有些疼没有别的异样。他怀里的那个男同伙已经昏迷,但是还在呼吸。他周围没有布鲁斯,也许被埋在另一片地方,他的心已经提起来了。 

透视的超能力很快就让他定位到了布鲁斯的方位。克拉克等待了几分钟,确认那些跟踪的人已经走开,一把推开头顶压着的水泥板。他踏出去。 

布鲁斯刚刚从短暂的昏迷中清醒过来,他被浓厚的灰尘呛了一嘴,被他压在身下保护着的女人虽然已经昏迷,但是依旧还活着。他松了口气,背上和腿部的伤痛才传来。他还没来得及尝试顶开上面的墙壁碎块,就有无数细碎的残渣簌簌地落下来,布鲁斯不敢动,怕是第二次房子塌陷。但是那震动越来越大,刺耳的摩擦声中,一片白茫茫的光洒进来,新鲜的空气拯救了他的肺部。 

而克拉克------则拯救了他们。 

布鲁斯试图从跪着的姿势站起来,他的耳朵还在鸣叫,浑身上下都痛,他才不想管克拉克是怎么力大无穷地搬动那些石块的------他的脚一软,脸直直地朝尖锐的石块边缘砸去,一只手从他腰间擦过,阻止他的坠落的轨迹,并以一种无法抵抗的力量将他往后拉去,他撞到一个结实的胸膛------他本应该察觉那是一副常锻炼的健硕------但是他只能感觉整个身体一痛,咳嗽出声。 

克拉克就那样一直撑着他还没力气的身体,他的背后一直贴着他的胸膛。 

布鲁斯努力忽视那感觉像是被砸脱臼的小腿痛感(他当然在夸张),转过去,克拉克把搂着布鲁斯的动作转为抓住他的胳膊。 

原来打理好的头发现在变成一堆鸡窝,眼睛也碎了,脸上到处都是灰色黑色的脏兮兮的痕迹,穿着的西装也破烂了。 

布鲁斯抬起手,帮他摘下那副眼镜,依旧蓝的发亮的眼睛盯着他,那么专注。 

“嘿…我就说会没事的。”布鲁斯扯着流血破皮的嘴角,咧开嘴巴笑着。 

克拉克声音有点颤抖,经过这种事情,也情有可原。 

“你在爆炸之前知道他们是敌人吗?” 

布鲁斯点点头。 

“但是你还是去救他们了。” 

“你还不是?”布鲁斯扭头示意那边,躺着同样昏迷的男人。 

克拉克眼里不知道什么,亮晶晶的,他同样裂开嘴笑了。“你这样肯定不能去正规餐厅了。” 

他指布鲁斯脏兮兮的脸,乱成鸡窝的头发,还有破碎的衣服。 

“你可没资格说我…”布鲁斯话没有说完,克拉克的吻突然落到他嘴巴上。 

嘴上全是灰…布鲁斯没能说出这句话。克拉克正和他站在这废墟上,所有人瞩目中,拥抱他,激烈而热情的吻他,那心跳声越来越响,整个世界都只剩下那一声声震动。 






TBC



NOTE:觉得自己已经被恋爱粉色气泡包围。

评论(17)
热度(450)
  1. OceanPure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