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SB】混蛋与无赖【六】

故事梗概:布鲁斯 韦恩自从当了蝙蝠侠近二十年之后第一场醉宿竟是在一个他只知道名字------一位叫克拉克的陌生人的房间度过的。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




“我是一个酒鬼。”

“我有一个酒吧。” 



+++





第四章







他应该意识到蝙蝠战甲有多么有用,尤其是在抗寒这一功能上。 

布鲁斯收紧身上的衣服,意识到自己竟然还穿着克拉克的衣服(另外一件),而他冷的指尖都发白。 

这绝对不是因为他独自一人留下克拉克,自己凌晨三点出去,准备鲁莽而一件武器都没有的把麻烦尾巴都清扫了的原因。绝对不是。布鲁斯熟练地拐进一个小巷,他已经走到哥谭的海湾附近了,这里通常都会坐落着很多废弃的工厂,而他之前所掌握的信息里。白天跟踪他们两个的那些人,准备杀了他们的打手,通常都会在这个时候,这个工厂里会面。 

布鲁斯利用墙壁上的消防柜而安静快速地翻身上了屋顶。他弓着腰,控制着自身重量分散的比例,几乎没弄出任何声响地摸到了屋顶脊梁上。这些地方他都已经来过多少次了,几乎是闭着眼睛他都能够撬开左右两边的各一扇窗户的锁。他没有在那个时候就解决他们的唯一原因是因为他想要一次性打击。现在马修作为关键人物已经被他踢进监狱,这些人原本还应该过一段时间才会被列进蝙蝠侠的名单。 

但是现在这些人盯上了记者,一个最能惹上麻烦的职业。 

布鲁斯悄悄抬起左边窗户,老旧的产物让它发出了嘎吱一声。与此同时下面的,看上去像是一个小组的头正在怒吼:“没死?!” 

他全身紧绷,脑海里罗列出至少七条计划能够让他应付这个。七个打手围着一个人,七个人都带了枪,很明显他都应该有利器小刀或有可能还有手榴弹。而他自己没有带上他的那些“小玩意”,也没有任何防护措施。 

而那个被围在中间,大声责骂他人的头根本没注意到头顶的动静。 

布鲁斯蹲下来,确定了电压箱的位置。他从衣包里掏出了自己一直带着备用的蝙蝠标。 

训话还一直在继续,他们对在那堆炸的粉碎的废墟里的没有找到克拉克和他的尸体而非常愤怒,为首的那个人要求他们明天必须去找到这两个人。 

布鲁斯食指摩擦着冰冷的金属。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他告诉自己,如果他不立刻解决这一切,克拉克一定会被找上。永远也别小看这些人的信息链。也许今天只有这个小组的知道,往后消息扩散,整个黑帮的人都会知道。 

他是在做正确的决定。 

正如他用自己的韦恩身份当做信用卡,把他和克拉克安顿在一个五星级酒店里一样。他们睡在两张床上,他出门的时候并没有惊动克拉克,而他也不希望克拉克知道他将做什么。他还没准备好坦白这一切。 

布鲁斯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寒冷彻底入侵他身体。工厂外只有寥寥几个路灯,暗淡的光能够让他看清这些人的位置。大门是锁着的,没有一个人能够逃出去。 

就像以前一样的做法。布鲁斯默念。 

蝙蝠标划过一道弧度,从这些打手头顶越过去,轻而易举地切进电箱,挂在天花板上几盏老式吊灯在同一时刻全部熄灭,黑暗中,他们最后见到的光是电箱发生第二次爆炸的火花。 

所有人都紧张地从腰带里掏出了枪支,但是他们根本没有适应黑暗,只能听见彼此猝然变得急促的呼吸声。 

为首的老大过了几秒才开口,“这他妈的烂工厂!” 

他们看不见彼此,仍是愚蠢地点头,自我安慰着,“没错,是该换个地方了。” 

但是答案,他们最恐惧的答案在心底倒是明晃晃地不肯消失:蝙蝠侠来了。 

他们是新人,但对于蝙蝠侠这个存在却是深信不疑。尤其是马修这件事情发生,他们没人愿意肩膀上有个“蝙蝠忠实粉丝标志”。 

“嘿!你们谁有打火机?赶紧给点光,我们他妈的就撤了!”老大喊着。 

他们知道鲁卡斯有打火机,但是没有人回应老大。 

“鲁卡斯?”其中一个人喊着。 

仍是一片寂静。 

“操!”和鲁卡斯之前站在一起的打手骂道,“他不见了!” 

“什么叫不见了?!” 

“就是他妈的消失了!在那破灯爆了之前,他还挨着我站!” 

这句话把一直压着的恐惧释放,他们感觉背上慢慢爬上来寒意,攥着枪支的手控制不住地颤抖。 

心跳声完全盖过其他声音之前,他们听到一声闷响和令人毛骨悚然的骨头碎裂的声响,如此之近,就像他们自己身体发出的般。 

“谁!操!” 

不知道是谁先开枪了,火光一瞬间照亮他们彼此的面庞,他们只能从对方脸上看到凝固的惊恐和害怕。然后世界重回黑暗。 

他们朝着四面八方开火,试图对一个他们完全不知道方位的恶魔进行伤害。他们把老大围在中间,背靠背形成一个圈,想到这样就不会有任何问题。 

徒劳的开枪之后,他们停了下来,沉重地喘着气,浑身都竖起警备。 

然后------一个金属物品从某个方向抛过来,在地上划了一段距离,撞到其中一个打手的脚,停了下来。 

“那是手榴弹吗?!”有个人尖叫,然后朝远处拔腿就跑。 

他们刚才才组建的,几乎是坚不可摧的阵容立刻毁灭。那个打手只觉得那感觉不像是手榴弹,他弯下腰,拾起那个金属物品,感受它在手心里的形状。那是一个打火机,鲁卡斯的打火机。 

可是他没能把这个消息传出去,就在他直起腰的时候,他的脖颈后侧被什么东西狠狠地击中,他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又是枪声,只响了一发,那枪口似乎对着天花板,像是被人强制扭转角度。那个人发出了惨叫,“手!!我的…”他的尖叫被掐断。 

剩余的人都清清楚楚地意识到这一个一个消灭的恶魔是谁,是蝙蝠侠。不会有其他人。 

于是潜意识中的恐惧让他们颤抖,让他们愤怒,做出一些疯狂举动, 

“我!...我好像打中他了!”有一个人这么说道,刀子上沾了血。 

他的吃惊还没持续一秒,他的手腕一阵剧痛,刀子被夺过去,紧接着,下一秒那把刀子就直直地插进他的手掌,他发出惨叫,疼痛几乎让他昏厥,他尖叫着跌倒,头撞到水泥地,结束了这个酷刑。 

其中有个人在昏暗路灯下窥到闪过去的影子,他看见了对方的双眼,他有了错觉,他总是觉得那双眼睛在发光,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他看到了其他情绪。 

那让他大脑一片空白。 

没人说他们能够击败蝙蝠侠,如果有人这么说,就像他说他能够打败恐惧本身。 

“哈!我看到他了!!”一个人叫着,“他挨了我一下!” 

这个人在几秒之后脸朝下,被一个背摔砸到地面,再也开不了口。 

“我投降!!”为首的人在黑暗中大叫着,“我投降!!” 

他的声音回荡在工厂里,跌入了一片死寂。他才意识到,也许整个工厂里只剩下他一个了。 

他双手抖个不停,呼吸声很大。下一刻他的头嗡嗡响,牙齿似乎散架,腥甜的血染上味蕾,他被这一拳打到在地,狼狈不堪。 

“别!!”他叫道,“我什么都说!只要我知道!” 

他面前的魔鬼没发出任何声响,他只能看见一片阴影飘到他面前,一眨眼,他就已经被揪住领子拽了起来。 

“求你了求你了...” 

他看见魔鬼的眼睛,那是人类的,不是传闻中发着白光的恶灵。他太过恐惧,没能分辨出那其中的异端,他拼命摇头,牙齿打颤。 

“你...”他的声音粗粝,“闭嘴。” 

这个可怜的人马上闭上嘴巴。 

布鲁斯腹部跟火烧一样,那一拳的力量可不小。他的肩膀也被刀划了一下,脸上也有擦伤。他还是能够徒手解决这些人。 

不知为何,他原本只需要打昏这个人,但是他却没办法松开手。他该松开手,他还能做些什么呢? 

夹杂着腹部烧灼的疼痛,什么也跟着一起腾升,将他思想撕裂。某种他近日最为熟悉的感觉,这种迷茫与愤怒重新回来。 

他盯着他,手攥地发疼。他的另一只手上有一把小刀,只要他抬起手来,他就能为这些败类刻上痕迹。一劳永逸解决这一切...不然一切又要重来。 

他的脑海里已经重复播放他举起手,把刀尖插进这个人肩膀,喷出的血沾了他半张脸,蝙蝠的印记像是燃烧。 

他的身体僵硬,手纹丝不动。 

被他揪着的这个人已经被恐惧淹没,开始失去意识,但是布鲁斯没注意到,他的全部精力都在挣扎...他到底为什么犹豫?有个声音在他耳边私语,只需要... 

大门被撞开,一个人影踉跄地站好,举着一根铁棒。 

这门应该是锁着的。布鲁斯迷迷糊糊地想着,看不清来者的模样。 

———“布鲁斯?!” 

所有的一切都消失了,他眩晕着,松开了手,终于松开了手。 

那人撞向地面,一声不吭,陷入昏迷。 

他跌跌撞撞,眼睛无法聚焦,他看不清周围的一切。他朝后退,撞上铁箱子。 

不知为何他呼吸不过来,他知道这个人,克拉克 肯特扔下手里的铁棒,慌张地朝他跑过来。 

门被打开的时候,外面的灯光全部洒进来,照亮这一地画面惨不忍睹。布鲁斯紧紧靠着铁箱,脑袋里已经开始旋转。 

克拉克又会说什么?他的身份?他的行为?所有正常人都恨或者讨厌蝙蝠侠...尤其是这一切...这些都太冷,太重。他松手了。但是那松手的原因也许会永远离去。 

这原因跑到他面前,他喘着的气让他产生退缩的念头。 

他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呢?克拉克会说什么?...他知道克拉克的全部,但是克拉克并不知道他的全部。 

他隐约听到克拉克像是在说“天啊…”之类的感叹词。 

记者抬起了手,布鲁斯以为会是一拳头砸在他身上。 

他避开了伤口,温暖的手掌紧紧挨着他的胳膊。克拉克从他的脸一直摸下来,目光细细检查。“你没事吧...布鲁斯?快跟我说句话,布鲁斯!”他说着,而布鲁斯没法跟上节奏了。 

他听到克拉克絮絮叨叨,“快,布鲁斯,说句话,让我知道你没事…”克拉克捧着他的脸,“我,克拉克…” 

布鲁斯大脑一片空白,他不能判定现在的情况。克拉克就像是对着周围躺了一地的重伤人员没看见般,布鲁斯和他的视线相撞,他在那里只能看见一个人。 

“…没事。”他说,几乎是气音。 

克拉克松了口气,紧接着他做了一个出乎布鲁斯所能够预想的所有情况的动作。 

他把布鲁斯重新摁到铁箱上,发出了巨大的声响,他也同时挤过来,几乎是疯狂地,他吻住布鲁斯。 

他的牙齿带着愤怒,撕咬着布鲁斯的嘴唇。布鲁斯觉得这是无比粗暴的动作,但是他允许他这么做了。克拉克怒火中烧,但是他却在吻布鲁斯。 

他的舌头顶进来,夺去大部分氧气,布鲁斯闭上眼睛。 

克拉克松开他,正如布鲁斯预料的,他的面容严肃,带着怒火。他抬起手,这次是像是用尽全力的一拳,擦着他的耳朵,砸进铁箱里。 

他们面对面呼吸着,布鲁斯原本想要编造的话都沉进肚子里。 

克拉克咬牙,“我知道你很痛苦,布鲁斯,”他说,布鲁斯想装作自己并没有听懂,但是他不能,“但是你却用这种,”他比划了一下,“伤害爱你的人的方式去发泄你的痛苦吗?” 

布鲁斯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 

“这真是太没有责任了…” 

布鲁斯眨眼,然后又眨了一次。克拉克此刻经历的痛苦和担忧突然撞进他胸膛,正如当时阿尔弗雷德看他的时候,那种相似的眼神。 

他为什么松手? 

他现在知道了。 

克拉克。他在心中默默念着,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确定自己找回思绪。 

布鲁斯靠近克拉克,对方没有退却。他知道这是个好兆头。他吻住克拉克,很浅的一个吻,他的嘴皮破了,只是这种动作也让他感到一阵刺痛。 

克拉克抬眼盯着他,呼吸平复下来。他把布鲁斯勒进怀中,拥抱着他。 

布鲁斯犹豫了不过两秒,他也抬起手,抱住了克拉克。他的下巴搁在克拉克的肩膀上,脸颊上的擦伤还疼着,但是谁在乎呢。 

“这不会再发生了。”布鲁斯说道。 

至少在一分钟里,克拉克没回应他,他们这样拥抱着,像是要把肋骨都挤进对方身体里般狠。 

一丝热气从耳边划过,克拉克开了口,“我们回酒店吧。” 

布鲁斯松开对方,点点头。 

他们并肩沉默地走出工厂。 

布鲁斯没能弄清为什么克拉克能把那句话说的像“我们回家吧”的意味。 




TBC




评论(13)
热度(305)
  1. OceanPureOceanPure 转载了此文字  到 北极咸鱼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