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SB】混蛋与无赖【七】

故事梗概:布鲁斯 韦恩自从当了蝙蝠侠近二十年之后第一场醉宿竟是在一个他只知道名字------一位叫克拉克的陌生人的房间度过的。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




“我是一个酒鬼。”

“我有一个酒吧。” 



+++




第四章(续)





冰冷的毛巾贴上布鲁斯左边脸颊的时候,他啧了一声。 

克拉克面无表情地继续他的擦拭动作,“别乱动。” 

布鲁斯微仰着脸,克拉克抬眼盯了他一下,往上抬起手,用毛巾尖轻轻抹过布鲁斯颧骨部位的血迹。 

他手上的毛巾一角已经沾满了褐色和深红色,带着黑色的灰尘,克拉克把那一角折进去,换了新的一角。 

布鲁斯又在毛巾贴到他皮肤上的时候,朝后瑟缩了一下,他这次连克拉克一个眼神都没得到,毛巾穷追不舍,直逼他的淤青。 

“...那些不是我的血。”不知道为什么,布鲁斯认为有必要解释。 

克拉克动作连贯,没有一个停顿,“如果是你的血,你现在就应该被我拽去医院了。” 

又是一个阿尔弗雷德。布鲁斯撇嘴,决定把这句话说给自己听就行了。 

他一把抓住克拉克的手腕,“我洗个澡就行。” 

克拉克抿着嘴,一言不发。布鲁斯自知理亏,他松开牵制的手,克拉克攥着毛巾,干干地说道:“伤口不能沾水。” 

“刀伤在手臂上。” 

布鲁斯反驳,但是这完全不能成为理由。正如每一次他跟阿尔弗雷德说,直到后来连说都省了般的对话。克拉克现在明显是在生气,布鲁斯甚至之前都想象不到克拉克生气的模样,他痛恨对付这种情况。他真正在乎的人,总是出乎他的意料,其中他最不擅长的就是如何面对生气的他们。 

阿尔弗雷德是生气加担忧,他直接可以出去离开,但是他始终能够回去,回到家里,一切都会照旧;但是克拉克不是,他不能直接就走了或者拒绝,这也许是他生命中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 

布鲁斯在心里筹划着下一步的动作,同时暗地里打量着克拉克的神情变化。 

克拉克扔掉手里的毛巾,这让布鲁斯心一沉。 

他的下一个举动是站起来,布鲁斯没有跟着他的动作而移动目光,他死死地盯着地面,但是余光里能够看到克拉克的双脚走动,他走到一旁的浴缸,他弯下腰来,随之而来的是水声,克拉克将手放到水流之下,几秒钟之后他把水阀按下去,发出闷闷地一响。 

克拉克走回来,朝他伸出手,“我帮你。” 

布鲁斯抬头,没回应克拉克伸出的手,他站起来,走到浴缸旁,才意识到自己身上已经是一丝不挂,身上那些破烂的,克拉克的衣服都被扔进垃圾桶了。 

他踏出左脚,水才堪堪漫过他的脚背,水的柔和感正和他胃里的火烧火燎成反比。 

“胃难受?想吐还是只是不舒服?”克拉克问道。 

布鲁斯惊讶地挑眉,他侧头看着克拉克,没想到他居然知道自己的状态。 

克拉克没等他回答,探手捂着布鲁斯的上腹,他的手掌此刻竟烫的惊人,不偏不倚正好盖住被狠狠击中的部位。 

那火热的温度从皮肤表面渗进去,和痛楚搅在一起,布鲁斯有种错觉他的双腿发软,他需要立刻坐下来,这不是因为被打了一拳的原因,也不是他内出血的虚弱…这是心理上的。 

他意识到这点,或者很迟,但是不算太晚而不能挽回。布鲁斯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如果他现在亲吻克拉克,是否会被推开…? 

这个念头出现和消逝的速度都一样快,他的身体比他的想法更加迅速替他做出了选择:他攥住克拉克的衣领,凑过去挨上那干燥柔软的唇。 

几秒之后,他们只是接触性的接吻,而克拉克并没有推开他。 

这是个好兆头。 

克拉克在唇齿之间叹了口气,把最后一点距离挤出去,他们的舌头紧紧地纠缠在一起,而克拉克的手在相吻的时候,慢慢搂住他。布鲁斯应该把他也拉进浴缸里,他朝后仰去,带着克拉克一起。他那个时刻根本没想如果他们两个都失去平衡滑倒,将会是怎样一个惨案。 

但是克拉克也很稳,他察觉布鲁斯的意图,顺着他的预想一只脚踏进浴缸,水已经漫到他们脚踝,水花溅到他们小腿上。 

他搂着布鲁斯,直到布鲁斯已经完全倒向浴缸里,并能够坐着,仰头和他接吻。 

他们松开彼此的嘴巴时,水还在哗啦啦的响,像是过了很久,又像只有几秒的时间。布鲁斯的头发凌乱,克拉克想整理它们,发梢扫过他指间,他把它们朝布鲁斯脑后梳去,这期间布鲁斯棕色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注视着他。 

克拉克一只腿跪在浴缸里,正好在布鲁斯分开的两腿之间。布鲁斯嘴唇微红,脸上的淤青只能更给他添一分魅力。 

在布鲁斯能够说任何话语之前,克拉克先开口。 

“下一次,我们一起解决任何事情,”克拉克自暴自弃,“注意,是我们。” 

这是克拉克在做出退步吗?布鲁斯愣神。 

“你的好意可真是不容易让人明白…”克拉克笑道,“不过还好对方是我。” 

布鲁斯感觉咚的一声,什么一直扯着他神经的东西落地。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自大?”布鲁斯说。 

“现在有了。” 



【浴缸R部分戳这里看】



早上醒来的时候他觉得身体分外沉重,而且浑身酸痛。布鲁斯的意识恢复的时候,尝试了好几次才把眼睛睁开。 

他愣了很久才想起他昨天做了些什么事,他现在又在那里,而当事人之一现在正背对他用毛巾擦着身体。 

他盯着那完美无瑕的后背,隐隐觉得有什么违和感。但是没等他细想,克拉克就转过身来。 

“你醒了?需要我出去买些吃的吗?”克拉克一头卷发湿漉漉地耷在脑袋上,蓝色的眼睛迎着阳光,显得几乎是透明的。 

“现在几点了?” 

克拉克看了看手机,“中午一点了。” 

布鲁斯一头埋进枕头,这真是打破他的记录。他浑身无力,不仅是昨天鲁莽的去干掉那些打手的原因,克拉克也绝对是一罪魁祸首。 

他现在连一根手指都不想动。 

克拉克套上衣服,一套新的。“佩里要求我把稿子交给他,今天晚上我就要回大都会,你还准备跟你的管家闹矛盾吗?” 

“我就愿意躺在这里直到再次昏睡过去,年轻人。”布鲁斯强调了最后一个词。 

克拉克露齿微笑,看上去真是该死的欠揍和迷人。 

“我这里可还差你的采访记录,布鲁斯,”克拉克说,“你记得我的电话号码吗?” 

“废话。”布鲁斯说,看到克拉克挑眉,想起他们最开始见面的时候布鲁斯骗他说他一个电话号码也记不住的事情。 

“我先下去帮你看看周围有什么好吃的。”克拉克穿好裤子,走过来撩开布鲁斯的额发,低头给了他一个吻。 

布鲁斯坦然地享受了,然后把自己陷进床里。等克拉克出去关上门以后,布鲁斯撑起身体,拿起床柜上的电话,摁下了庄园里的号码。 

他将会告诉阿尔弗雷德到这里来接他,然后带上一套新的衣服。 





TBC




评论(37)
热度(3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