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VS】【SB】混蛋与无赖【八】

故事梗概:布鲁斯 韦恩自从当了蝙蝠侠近二十年之后第一场醉宿竟是在一个他只知道名字------一位叫克拉克的陌生人的房间度过的。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




“我是一个酒鬼。”

“我有一个酒吧。” 



+++




第五章







窗户外掠过最后一座残破房屋影子,突兀呈现在眼前是广阔荒废的郊外土地。 

所有的汽车鸣笛和难闻的下水道潮湿气味都离他们远去。新的韦恩庄园离旧住址和城市中心都有一段距离,到了这个地方,他们还会慢慢行驶近半个小时才会到家。 

家。 

布鲁斯侧着头,把熟悉的干草横生遍地景色收入眼底。 

车上非常安静,这也是布鲁斯亲自改造这辆车之后才能够办到的事。他的偏头疼随着他的年龄增加而发生的更加频繁,绝对的隔音是必须的。 

而香薰的味道则是阿尔弗雷德挑选的。为了照顾他的少爷,味道的风格也都是温和的,能够起到镇静的作用。 

布鲁斯在熟悉的环境下慢慢放松下来,困意又重新回来。他不是第一次熬夜到昨天那个点,但是熬夜之后还和别人有过更加激烈的活动确实是从未发生的。 

在他眼睛马上阖上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开口,说了自从他们见面以后第一句话:“布鲁斯少爷。” 

他马上惊醒,大脑有些钝木,但是他仍是保持口齿清晰,“说。” 

阿尔弗雷德开车开的的很稳,他目不斜视,布鲁斯瞟了一眼内后视镜,阿尔弗雷德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您的朋友曾在昨天晚上打电话到庄园里,很显然她无法联系到您。” 

“戴安娜?”布鲁斯反问,得到阿尔弗雷德肯定的答复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一直忘了买个新手机联系她,“她说了些什么?” 

“她想让我提醒您明天晚上有一场非常重要的会面。” 

所以所有的人都会看直播,真是好极了。布鲁斯忍住不满的啧声。“我的手机掉了,你带我的工具了吗?” 

阿尔弗雷德摁开左侧一个按钮,暗格在布鲁斯的左侧打开了。 

“随时随地,我的少爷。” 

布鲁斯从里面拿出一个非常薄的玻璃板,确认指纹之后他在上面输入了指令,在几秒钟内连接上了蝙蝠洞里面的电脑。 

“恕我冒昧,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说道,“不过您打算如何和超人进行谈话。” 

“官方言辞用了审讯这个词,”布鲁斯划走一份前天的报纸,上面头条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我正在计划。” 

“显而易见,您这几天既没有关注新闻,也一如既往的对超人毫不关心。” 

布鲁斯的电脑里有一个专门的加密文件夹,里面是详尽的对于超人这个存在的分析。他分析了他的能力,他的弱点,他可能的来历...他甚至知道他的名字:卡尔 艾尔。 

“我是说“关心”,布鲁斯少爷,不是“关注”,”阿尔弗雷德看穿他的心思,“就在昨天,超人宣布他是来找蝙蝠侠交流而并非审判,而我知道您和您的朋友正好想要邀请超人加入。” 

“他的态度和我的态度并不互相影响,”布鲁斯说,“会面地点在GCDP楼顶,晚上九点...这些都是谁提出来的?” 

“是超人。” 

布鲁斯沉思了一下。 

阿尔弗雷德说:“很显然,您并不是唯一一个会对别人调查的人,”他顿了一下,“而且您还非常的不全面。” 

布鲁斯关掉平板,捂住额头,“我会做必须做的事情。” 

“包括了解这个人另外的一些东西也算作必要事情,少爷。” 

车子拐入一个小道,没入重重叠叠的绿荫里。 

“你是对的。” 

半响,阿尔弗雷德以为布鲁斯不会再开口说话的时候,他听到了这句话。这完全出乎意料且令他惊讶。不过多年的风雨他并没有将这个情绪表现在脸上,他只是抬眼从内后视镜看到布鲁斯安静地看着窗外,这一切都和好几天前离开的时候一样。究竟是什么让布鲁斯内部发生了一个微小但是极其重要的改变? 

他好奇,并开口问道:“如果这几天您并没有计划与超人碰面的预案,我且可以假设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占据了您的注意力。” 

意料之外的沉默,车驶入韦恩隐秘的路线。 

“一个记者。” 

阿尔弗雷德重复了一遍,“一个记者?” 

布鲁斯的回答是未曾预料的,“他连布鲁斯 韦恩都不知道是谁。” 

管家弯起嘴角,他努力让笑声闷在喉咙里。“所以这样引起您的注意?” 

布鲁斯的表情在内后视镜里一览无余,他沉着个脸,每一个细微的表情都在同样表达他对阿尔弗雷德无话可说。“他在调查关于蝙蝠侠的一切。” 

“喔。”这更像是一个带着意料之外的语气词。 

“怎么?” 

“我只是想起来超人也宣布了他和蝙蝠侠的交谈…只能有两名记者在场。” 

“...都是来自星球日报的?” 

“是的。” 

布鲁斯有了片刻的思考,“克拉克 肯特,他的名字。” 

当然布鲁斯会做个详细的调查,阿尔弗雷德知道他的少爷总是偏好那些标的明明白白的资料信息,但是他是个传统爱好者。“也许您能更加详细的与我谈论一下这位记者先生,”他说,眼前出现了他们再熟悉不过的庄园,偶尔瞥见的亮黑色湖面被微风吹起了褶皱,“在回家以后。” 

阿尔弗雷德说道:“欢迎回家,布鲁斯少爷。” 





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放在银盘上,阿尔弗雷德从楼梯上慢慢走下来,在第二层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底下布鲁斯依靠在椅子上,三个屏幕上分别显示着文字信息、图片和视频资料。而他的少爷正在以一种超出常人的速度翻阅。 

“超人从未公开发表任何关于其他超能力者的看法...也有可能是并未碰面的原因。”布鲁斯扫过寥寥几篇超人接受采访的报道,很显然超人并不喜欢和媒体打交道,而且…回答都很有技巧。 

超人谙熟其中的门路。 

布鲁斯看到这寥寥几篇里关于蝙蝠侠的看法就有一篇,他放大那篇报道。时间就在他和超人第一碰面的几日后。夸张的长篇大论下是一个视频链接,他点开它。 

画面先是定格在超人侧脸仰头看着天上太阳的模样,接着一个话筒戳进画面,一个匆忙但是却逻辑吐词清晰的问句:“超人!最近有传闻说的是将会采取行动对哥谭义警做出制裁,而您才和这位神秘义警一起协力终结了一场阴谋,请问您对此有什么看法?” 

超人听闻扭转正头,他直视着镜头,阳光从他侧面打过来,全部映射进他的眼睛,是淡蓝色的,近乎透明的亮------“我并未听到这样的传闻,先生,”他略微停了一下,“我想你说的应该是蝙蝠侠,是吗?” 

全场安静下来,只有闪光灯在不停地哗啦啦地响,超人对这突如其来的安静表面上并没有显出任何的疑惑,他只是耐心地等待。 

“现在没人这么称呼他,超人,大家都叫他蝙蝠什么之类的…”另外一个记者说道,画面上只有他的声音,但是超人的目光朝左边偏去,明显是在看那位记者。 

他说道:“蝙蝠侠在作为合作对象的时候他的行动非常专业,除此之外我们并没有多余的交流,我也只有这些看法。” 

这段视频到此为止,布鲁斯点开另一篇报道,下面同样也有一个链接,布鲁斯同样把它打开,阿尔弗雷德同时走到他身后,将咖啡递给他。 

超人是被强行围堵的记者堆拦截下来,他的一只脚已经离开了地面。闪光灯高高举过每一个人的头顶,对着他就是一通轰炸。而布鲁斯相当清楚这样情况下的心情,他几乎是有些嘲讽,而超人在画面里只是稍有不适地皱了一下眉,然后立刻松开,恢复成那种淡漠的表情------这样的反应非常的正确------超人不是神,但是大家总是把他当做完美的神祗,一举一动不符合大家印象中的模样便是天塌地陷般的灾难。 

问题塞给超人:“官方消息确认,他们将对蝙蝠侠进行一次…会面,或者我想官方用词应该是:审判,而您会参加是吗?而您之前是否听闻或者说了解蝙蝠侠这个存在?您对此有什么想法?” 

超人在问题之后的寂静里沉默了一会,然后他说:“我并没有答应出席这样的...审判,”所有人的压着呼吸,“我曾经和蝙蝠侠有过一次碰面,但是没有什么交流,传言我曾听说过------尤其是最近,但是我选择不相信,因为那是传说而不是事实,我会自己去调查并得出自己的结论,”他以下压的声调像是结束了回答,然后他在下一个提问爆发出来之前补充道,“如果我参与,我会将其改为:交谈。” 

然后他朝前踏出两步,记者人群自动朝两边散开了一些,他缓缓地升到空中,在一个安全距离,爆破声骤然响起,他消失在镜头里。 

阿尔弗雷德也看到了这两段视频,他做出评论:“这真是非常中肯的评价。” 

“他根本就没有做出任何评价。”布鲁斯断言,他弯曲食指和中指,手蜷缩成拳头。 

“就算是您也要相信有这样的人存在,”阿尔弗雷德说,“明天就是交谈,如果说超人真的要来调查,他到今天也许已经完成了,而像他这样的身份,我们不可能不知道他的踪迹。” 

“他也有另外一个身份。” 

“而且很普通,就像每一个人类的可能拥有的职业那样,当然除了您。” 

“阿尔弗雷德。”布鲁斯反抗无处不在,来自他管家的报复。 

“小小的乐趣得以满足,是对我工作最大的酬劳之一。”阿尔弗雷德面带微笑。 

布鲁斯选择继续浏览图片,他和阿尔弗雷德的斗嘴把他从刚才突然冒出来的一点预感里揪出来,他现在已经完全忘了当时那一瞬间的想法,但是单凭感觉记忆,他不会喜欢那个结论的。 

不得不说,人类的审美永远停留在那肤浅的一层,就像每一次布鲁斯 韦恩的出席留下来印在各大报社头条上的照片一样,很多超人的留影也是被刻意从某种姿态和视角照下来的。但是对于一瞥而过的满足好奇的人来说,这些照片已经足够好了。 

他的屏幕上快速划过超人举着从中间折断的大楼、超人从火焰中抱着孩子,沉稳而安全地走出来的那一瞬间、他在大都会蓝天阳光下少见的一张微笑的------ 

布鲁斯手指的移动被冻在原地。 

刚才的那种预感席卷而来。 

———“好吧,我觉得我眼睛颜色挺独特的。” 

———“这就是你戴眼镜的原因?” 

———“你怎么知道?” 

布鲁斯几乎静止了呼吸,他在弄清楚某个早就存在的真相之前,他的身体已然为他做出之后的反应:彻骨的冷意在一秒钟之内从脊椎渗入血液,他的整个身体都在那一刻发冷,头皮一瞬间发麻。 

这种情绪他已经太久没有体验过了,它从来都被怒火盖过去。 

———“这就是我的新任务。” 

———“采访蝙蝠侠?” 

———“怎么可能,新闻马上就要说那些蝙蝠侠手下的受害者的例子,我这次就是要去采访那些人,如果有可能在监狱里见到他们...当然还有家人。” 

———而阿尔弗雷德说:“而且他的身份很普通,就像每一个人类可能拥有的职业一样。” 

他现在重新认识了那种感觉:恐惧。 

即使只有那一瞬间,他现在完全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只有指尖隐隐的刺痛告诉他一切都是真的------他为什么会恐惧? 

他放大那张照片,打开之前的视频,那里的超人------卡尔 艾尔------拥有和克拉克一模一样的眼睛。 

如果靠的很近,只能看见模糊不清的色点,而在这张高清的图片上,那双眼睛就赤露露地摆在他的面前,他压抑着想要伸出手触摸屏幕,摸上那块天蓝色色区的冲动。 

他记得克拉克就在今天早上,一头卷发湿漉漉地耷在脑袋上,蓝色的眼睛迎着阳光,显得几乎是透明的,他对他说:“你醒了?需要我出去买些吃的吗?” 

他未曾受伤,无论是在那场爆炸里还是昨天晚上的疯狂。 

------“嗯...我力气很大,小时候做什么都要在最开始打碎很多东西。” 

------“你的动作每一个都非常的恰到好处,或者说有些过分的轻柔。” 

------“多年练习。” 

他还亲自摘下来那副该死的眼镜,就在那个废墟里…克拉克对他微笑...然后他们接吻。 

布鲁斯急促地开始呼吸,肺部一阵阵地疼痛,他真的不应该想这些东西了。他应该抛下这些所有的,见鬼的微笑、拥抱、吻和爱抚。 

“布鲁斯少爷?”模模糊糊地他的管家在后面喊他。 

但还是有什么不对,他不应该感到恐惧…相识的一个记者,另一个身份是超人,这没什么,在他漫长的二十年里,这都不算什么。 

记忆在需要的时刻,尤其是那些不好的时刻,清晰的恐怖,他有个好记忆,因此他现在痛恨。 

他们初次见面,至少以普通人的身份,是在那样漆黑的小巷里。他的名字被某个不起眼的混混叫出来。然后克拉克当时在他身后说------ 

------“你不是法律,也不能判决他人。” 

一切都回归重重精美装饰之下最直接的精密齿轮,一毫秒都不差,按部就班地,冰冷地运作起来。 

布鲁斯放在金属桌子上的手攥地生疼,突然想要笑起来,那种毫无节制的,单纯的唾弃。他是在唾弃自己。他这么多年,身边来来走走这么多人,竟然在知道克拉克就是那个超人,也就是明天将会和他谈判,和那些一直想要逮捕他的人一起,让他踏入陷阱,他们会一起攻击他之后,却没能立刻想到这种可能性...这都是骗局。谁说超人从不说谎? 

他的思绪混成一团,那些可能的和不可能的结果与原因都在脑海里闪过,甚至有些深深扎入心底。 

超人真是最成功的骗子,而他则是最失败的侦探。 

早在什么时候克拉克------超人就已经知道他的身份?那些所谓的小巷巧遇和所有的事情都是精心设计好的? 

但是那里面有太多他无法用逻辑解释清楚,布鲁斯太阳穴突突地跳动着,无法抑制地头疼起来。 

他如此盲目,而让人类变得无可理喻的盲目的原因有几个…他最不希望,但是最符合现实的那个答案就在嘴边。 

谎言。他一生都在谎言里。他亲手打破了自己给自己暗示的第一个谎言,现在他需要且必须打破第二个他自己编织的谎言了。 

“布鲁斯少爷?”阿尔弗雷德这回走近了,他看见布鲁斯的脸色非常不好,而电脑屏幕始终停留在那种照片和视频的对比上。 

布鲁斯则给他一个近乎空白的回答和表情,他每一个微表情都控制的非常得当------也就意味着他现在情绪波动非常大,阿尔弗雷德就是非常清楚。 

“阿尔弗雷德,把手机给我,就那部我真正使用的。” 

他并未质疑,只是直接走到柜子处,将放在最顶上的手机取下来,递给布鲁斯。 

布鲁斯接过手机,毫不犹豫地在收信人那里打上一串电话号码,却在信息内容处迟迟不能落下笔。阿尔弗雷德看着布鲁斯至少写了又删不下五次,而布鲁斯似乎极力想要找到一个平衡点。最后只是寥寥一句话。 

他知道收信人是谁了。 

克拉克 肯特。 






TBC



NOTE:本子一宣和预售地址放出都会在27号左右...感谢大家询问~此文会在下一章完结。

评论(20)
热度(2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