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回村土设定】异端疏漏【五】

>简介:如果带土把发动第四次世界大战的贤值用来发现宇智波斑的阴谋...   


>配对: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

















      团藏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盯上他了,一般来说如果等团藏那种老奸巨猾的人出手,都已经是过了很长时间的观察才会做出的选择。 

      阿飞手上一串丸子当做音乐指挥棒一样挥着,一只腿悬空晃荡不停,他靠在树干上,准备就在这里度过一个晚上。而还没睡觉的原因是最近几天跟踪他的根部忍者从一个小时前就开始故意暴露气息,就算是试探也太长时间了吧…… 

      自从卡卡西十八岁生日后,他们从一贯的小组任务和双人搭档分裂成了单人行动。一是最近委托任务突然变多,不可能让他们两个这种实力的人一起出任务;二应该是有人在背后故意支开他们两个。 

      水门曾尝试隔开来烦带土的那群根部忍者,但是火影精力始终有限,而阴影则可无处不在。所以他早就说过了……忍者这种存在啊。 

      手心里面徒然生长出黑棒,别说是在这样的黑暗下,就算是在白天,一个小小的根部忍者也不可能认出这是什么。带土想了一想,板着指头算他回来也已经有四年的时间了。除了最开始一年里他能记得是最漫长的,那种想要一了百了的仇恨和在原本是他应该痛恨的卡卡西身边以新身份待着的矛盾冲突几乎是痛不欲生。后来……后来他暂时停手了,那些情绪都淡了下去,就像这些年身上所有尖刺全部被自己一根一根折断的卡卡西般。以着这样的模样,时间就过得飞快。 

      四年前,他在波风水门病房里发狠地给自己定下目的,如今反应过来,怕是那一天已经要到了。 

      阿飞清了清喉咙,朗声说道:“远处前辈有事找阿飞?” 

      那处气息在几个翻跃之后消失了。被识破看来是他们已经预料到的事情,带土将那黑棒延长,直到长到一根到他头顶高度。他抬头看着挂在天空中的明月,从树上跳下来,朝慰灵碑走去。 

      既然卡卡西不在村子里,就是他的时间去看琳了。 




      黑棒被他放到一旁,带土半跪下来,百合花的香气在夜里弥漫着。他抬眼,精致的瓷质小花瓶里插着依旧盛开的粉色百合花,那上面依附着非常非常淡的查克拉。离卡卡西独自一人出村执行任务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到现在,保持鲜花的查克拉已经散的差不多了。带土抬起手,带着手套的手指轻轻地触碰到摇曳而娇嫩的花瓣。 

      “琳……” 

      才不过一个名字,却有多大魔力。他突然就哽咽地说不下去。低着头过了许久,直到木叶的风再次吹起的时刻,他低低地说道: 

      “真是抱歉这么久都没来看你,不过要躲过那个一天可能二十四个小时都要守在这个地方的白痴真是太难了……你知道吗,卡卡西那家伙还被称为天才,现在看来离了我们俩……不,离了你是多么的废柴啊;但我已经不是吊车尾了,这份力量得来的方法,真是太难了,” 

      “我从没有真正说出口,不过你跟我说过,别忍着自己的伤痛……嘛记不住原话啦,但是就是这样的意思……我跟你说,失去半边身体的时候,其实不痛,因为根本就没有感觉了,那个时候啊,脑海里什么都想不出来,大概是要死了,所以唯一一个念头是希望你们还活着……” 

      双拳握紧。 

      “……第一次尝试走,真的、真的超级痛啊,其实用痛这个字已经没办法形容当时的感觉了,但是如果可以,疼估计已经说了上千万遍,每一个呼吸都是想要立刻死去的,非常非常非常非常难熬……现在想不起来当时的心境了,不过以宇智波带土,以前的我思维来想,大概是因为你和卡卡西都不在我身边的缘故,也正是因为你们不在,所以我更能比以前坚强……现在已经不疼了,手臂运用自如,” 

      “不过如果是琳在这里,我肯定会说:哈哈这算什么……之类的耍帅,现在的我已经做不到了,真希望有个世界,那个世界里我们三个水门班的人能够像猪鹿蝶那个组合的人一起长大成糟糕的忍者啊,就算是垃圾,也一块是垃圾不是吗?啊我可真是,琳怎么可能是垃圾……我说的太多,脑海里一片混乱,” 

      “以后说不定就再也不说这么多了,或者说已经没有机会了,卡卡西那家伙,也逃不过我的你的命运,被忍者拿来随时都可以作为牺牲的一个工具而已,生命在他们眼里……” 

      查克拉从指尖流出,控制到微小的量淌于鲜花之上,和原本的查克拉平安无事地融合在一起。 

      带土看着这一幕,突然就笑了。 

      “琳,你还担心我和卡卡西那家伙永远都不能和好了,”其实自己也不能确定,还以为他们俩的查克拉一旦碰在一起就会把这朵花撕裂,“我们还行,那家伙智商还是对得起天才之说的,我虽然并没有说明身份,但是他估计已经有了猜测,而且在试探我……就算真的知道我的身份,也……” 

      话戛然而止,阿飞将一旁的黑棒拾起,站了起来。 

      他转身,森林边缘站着一个人,静默地看着他。 

      “呀!!!吓死阿飞啦!!”他惊呼,手里攥着那根棒子就跟救命稻草一样,“你你你你你是谁啊!” 

      “阿飞吗……?” 

      他盯着这个不请自来的男人,点点头,“对啊!可我不认识你啊!” 

      “可你却是杀了不少我的部下。”那人不紧不慢。 

      阿飞面具下皱眉,非常不满意地反驳:“什么啊,你说的是那次那么多忍者都要来杀我和前辈,还有一个是间谍的那次卷轴护送任务吗!”他使劲跺跺脚,“明明就是你有错在先好吗,谁会傻到乖乖去死啊!根部老大!” 

      “是吗……不过没关系,”团藏说道,“如果你能加入根的话,这些都能既往不咎。” 

       

       









      阿飞一愣,“诶——— ??!!”惊起一片树林里的鸟。他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手指抓紧了手里的棍棒又松开,“阿飞可是已经有一个职位了……这种跳槽什么的是不是要问问四代火影大人……” 

      团藏依旧是一副僵硬的毫无表情的脸,“不必了。” 

      “阿飞会被四代目大人打死……” 

      “波风水门吗……?”团藏此刻脸上表情微微松动,有些疑惑,“我想以温柔著称的火影大人不会如此的。”尤其是在“温柔”一词上更是有着听不出来的咬牙切齿。 

      噢?带土哼笑,原来如此……早就听说波风水门成为火影的道路上只有一人极力反对。他问道:“不过阿飞不明白为什么根部老大要来找我加入,好多人对阿飞的评价都是不适合加入暗部哦~” 

      “那是因为他们根本不懂得你的价值。” 

      阿飞重复:“价值?” 

      “会木遁的忍者,到目前为止,我只见过两个,”团藏眯了眯眼睛,语气下沉,音调却上扬,“不过无一例外都是实验的结果。” 

      “是吗?原来根部老大也喜欢做这种人体实验啊?”阿飞故作天真,“可真是没想到。” 

      “也没想到四代目火影也会和我相似,或者说……?”团藏停顿在这里,别有目的地指向其他的可能性。 

      他在原地转了两圈,打趣道:“呀好沉重的气氛,阿飞可受不了……但是根部老大啊,其实阿飞还是不太清楚为什么会被选中。” 

      “想必你对你的改造者是非常憎恨的吧?毕竟想要得到这样的能力,要忍受的可不仅只是排斥反应。” 

      阿飞语气平平:“是啊……是恨的,不过也必须要感谢那个人,不然肯定阿飞就死啦,不过归根结底是这个世界的错,要不是这个世界所产生的忍者,产生这样的规则,有这样的村子……” 

      他清楚地看见团藏笑了。那翘起来的嘴角真是让人作呕。 

      “这就是为什么我要邀请你加入根,阿飞,我非常赞同你的想法……”即使只是一部分,“就像我说的,有着这样信念的人需要团结在一起才能扳倒那些无恶不作的势力。” 

      看似思考了一会,团藏耐心很好,他想要得到的,终会被他抓入手中。 

      “那老大需要阿飞做什么呢?” 

      团藏朝前走了一步,“正如我之前说的,不需要通知四代目,一个秘密的身份……我知道你是被四代目火影安排在旗木卡卡西的身边,而我只需要你把他的行程没有遗漏地告诉我,然后等待我的通知。” 

      阿飞听后苦恼地挠挠头,“啊根部老大你是想要对前辈做些什么?那个前辈精少又超爱这个村子的,要招安他可是很困难的噢……咦?”他像是注意到了什么,目光直指团藏被绷带包裹住的右眼,“难道说……你想要那个写轮眼吗?” 

      气氛在这句被阿飞轻飘飘说出来的一瞬间凝固,杀气立刻逼向阿飞。一方笑声和一方沉默诡异地同时存在,阿飞捂着肚子笑够了以后才直起腰,再一次直视团藏,“这可不是阿飞的错哦,因为你实在是太不会掩饰了嘛……但是没有探清阿飞底细就来拉拢阿飞可是一个不小的失误。” 

      “……原来如此。” 

      明知道杀意已起,却还是忍不住继续开口,越是到了这种嚣张跋扈地阴谋交涉时节,便越是能够激起他的兴奋。 

      “再说了,本来你就派了人去杀卡卡西前辈……为什么还要阿飞来帮你做这种事?所以说你觉得另外一个木遁少年根本杀不了卡卡西……不是吗?” 

      “你既然已经知道,却没有告诉旗木卡卡西,也不是我想象的那样忠诚。” 

      “卡卡西前辈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不想跟你的原因就是一个啊,阿飞真的很讨厌你那副嘴脸~”说完阿飞在原地高抬腿,立刻打算跑,“阿飞要去告状……” 

      此话一出,团藏握着拐杖的手微微一动,从四面八方每一个方位都出现了一名忍者。“既然你已经决定了,那就只能接受你的未来。” 

       





    

   


      “等等!都没有说开始你们就打过来了!!作弊!这是不公平的!”阿飞嚷着,一个下腰躲过劈过来的刀,结果没能躲过从地底土遁之术钻出来的忍者刺向他的苦无。在惊呼中,那枚苦无直直地穿过他的身体,没有沾上一滴血,“吓死我了……在这里杀了阿飞的话,真不知道你要怎么跟火影大人交代!” 

      “这不是你需要担心的事,我也没什么需要跟那位火影交代的,一个忍者,还是身份不明的暗部忍者,就算是死在这里,也不能掀起波澜。”团藏站在远处,看到自己部下的所有攻击都打不中阿飞时,不由得产生了好奇。之前只听说是一个木遁使用者,没想到也会时空间忍术。 

      “团藏大人的意思是,不过是一个忍者的性命,为了达成目的的话,怎样都可以舍弃吗?” 

      回答的毫不犹豫,理所当然,“既然身为村子的一员,就要有这样的觉悟。” 

      突然一刹那,早就已经熟悉的右半边身子火辣辣地疼。带土透过那唯一的一个孔,看向团藏,“哎呀呀,那可真是阿飞的荣幸啊,能够成为村子里的一员,不过如果要证明你的歪理,难道不是要阿飞死才行吗?那这可就艰难多啦。” 

      团藏冷哼,“放心,你是不可能撑到这里动静大到惊动火影的,就算是他也不可能救下每一个人。” 

      带土一脚踩上一位忍者的肩膀,躲过来自左右的突击,他在空中旋转的时候说道:“是啊,就算是四代目火影,也没法救下所有的人,尤其是他自己的弟子……这种人……” 

      恨卷土重来,无论过了多久,他依旧还是无法忘怀。没有办法原谅……如果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人,是不是就无法怨恨?就是因为曾经拥有过,失去了所以才会更加糟糕?带土踹飞从后面攻击的忍者,虚化穿过几个忍者,直接来到团藏面前。 

      他说:“不过啊,和他一样是垃圾的你,可是没有资格评论的喔。” 

      团藏不慌不忙,反而抬头,表情平静地看着他,“反正都是要化为尘土,就不必废话了。” 

      带土哈哈大笑,朝后面跃去,锁链甩出袖子,挡住一同从头顶落下的攻击。“这正是我的意思。”他手里的黑棒在指间一转,手腕发力,猛然捅进三个忍者的身体里,对方查克拉瞬间紊乱。他接着把一截木头刺入第一个人的肩头,尖刺以着不可思议的速度爆发,连一声惨叫都听不到就埋了那三具尸体。 

      没有人能够一直使用时空间忍术,团藏一直观察着阿飞。从第一次可以让攻击无效到现在,时间大概已经过了三分多钟…… 

      带土戏弄着周围的人,除了团藏的性命,他谁都不感兴趣。但是他又不能现在就杀了团藏,这样的话,一个最佳可以利用来达到他的目的的人就没了。阴险狡诈,冰冷无情,这是多么完美的一个人选,他就是带土最为憎恨的一种人的存在。 

      他也可以用团藏想要杀了他的目的,去除斑埋在他心脏里的那个咒印。斑从来不做无用之事,下了咒印也就代表未来有一天会起到作用。看着他唯一露出来的那个眼睛看似无神,却一定在看他的时空间忍术什么时候失效。既然如此,不如就让他如意……带土在空中略微侧身,却还是让一个手里剑划破了他的肩膀。转瞬之际,还在地上的团藏就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右手绷直。 

      来呀,杀我了吧———如果你有这个能力……刺穿我的心脏吧———如果那里还存在的话。 

      团藏在阿飞唯一露出来的那个孔里,在他猛然缩小的瞳孔中看到了自己面无表情的样子。无论是不是木遁忍者,如果捏碎了心脏,就算是纲手也回天乏术。他的手没有任何停顿地破开了阿飞胸前的血肉,温热和柔软的组织包喷涌上来,在下一刻从阿飞背后尽数飞溅。 

      带土则是在被贯穿之前,轻微地调整了一下身体位置。为了能让他准确无误地除去心脏中央的那个咒印。 

      血从喉咙里涌上来。他们都听到了他面具下被过多的血呛着的声音。从嘴里流出来的血液则在不停地滴落在带土的袍子上。无论是受伤的还是出手攻击的,在这一刻都笑了。他们落在地面的时候仍保持这样的姿势,他的身体一晃,从胸口喷洒出来的血加快了速度。凉飕飕的……带土垂着头,但是一点都不痛。比起那些时候,这点又算什么? 

      “不愧是千手的细胞,心脏都没了却还活着。” 

      带土低低地笑着,随后又大笑起来,身体颤抖着,血流逝的速度就像想要抽光般凶狠。“心……?那种东西……早就没有了。” 

      插进胸口的手慢慢地抽出来,带土支起身体,给他展示那个巨大的,一直存在身上的空洞。他的眼睛在面具后闪烁着暗红色的光芒。 

      “哦?”团藏皱起了眉,一时惊异,“……那是……写轮眼?” 

      由于身体神经上的剧痛所以无意识就启动了写轮眼吗?带土垂下手,他自身虽然感受不到疼痛,但是身体却是如此的诚实……原来他还能感受到痛苦啊。 

      团藏接着语气变得兴奋起来,“真是出乎意料……你到底是谁?宇智波家族可没有你这样一个人存在?或者说你的眼睛……是夺取过来的?不……那不重要,无论如何也要得到你,一个完美的实验体,本来还想在旗木卡卡西那边多下一些功夫。” 

      “说到这个……”带土往前走了一步,伸出了手,但是团藏并不做防备,因为他认为此人已经是将死之人了,就算不是,他也准备再加一击。 

      带土眼中红光划过,言简意赅的沙哑沉声,“你也配碰那只眼睛?” 




      团藏眯起眼睛,抬手又是一击将要落下。 









      一枚三叉式苦无迫使团藏退开。 

      带土不需要看就知道来者并不是波风水门。原来卡卡西说的是真的……银色身影忽然出现在面前,他左手的蓝色雷电嘶吼着……原来两只眼睛真的会有所感应。卡卡西极少使用写轮眼的其他能力,这次使用,带土真的能感受到自己右眼的一阵灼热。 

      他一下子跪倒在地上,一口血又呕出来。 

      他侧头看向树林里,那个被团藏派去夺得卡卡西眼睛的木遁少年正气喘吁吁地看着这边……什么啊,卡卡西什么时候这么会搞定小孩了,这家伙居然还会有人格魅力吗? 

      团藏看着一旁插入泥土的飞雷神苦无,又看着背叛了他的甲和僵持不下的旗木卡卡西。只得暗自咬牙,一个瞬身消失了。 

      根部成员刚一消失,卡卡西手上的千鸟也消失了。他的身形踉跄了一下,呼吸沉重起来。带土写轮眼一看就知道卡卡西也是拼命从任务中赶回来的,查克拉在一次千鸟之后,用的几乎是弹尽粮绝般惨烈。 

      “你啊———” 

      卡卡西转过身。带土自己中断了正要说出口的话。不过一个转身的简单动作,带土却觉得这已经抽尽了卡卡西的力气。不是查克拉的原因……带土注意到卡卡西攥紧了双拳,隐忍的力道大得惊人,他浑身都在颤抖。这是卡卡西第一次丝毫没有保留地在他面前暴露情绪。那双眼睛……万花筒写轮眼的痕迹还没退却,一边如岩浆翻滚,一边则如墨色深渊。他的眉梢紧紧地纠缠在一起,在双瞳的后面有什么撞击着。然而在目光移到带土的胸口之后,顿时什么都被驱赶地荡然无存,几乎是恐惧的——— 

      他一下子也同样跪倒在地上。 

      是谁能够让卡卡西如此失态?谁能?谁又值得?那些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卡卡西身上的东西:泪水、恐惧和…… 

      本来之前一点也不觉得疼的带土此刻却被自己打了脸,或者说是被卡卡西。他看到卡卡西朝他伸出了手,不知道是想要撑住他摇摇欲坠的身体还是想要把胸口流个不停的血给止住。但是手才刚刚抬起一半就像是被什么阻挡一般无法动弹。 

      心那种东西,早就没有了。剩下的只有空洞……原来卡卡西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听到了他和团藏的对话吗?明明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却疼得要命,疼得他每一根毛发都在倒吸冷气,都在尖叫;痛得他指尖发麻,浑身冰冷。 

      如果卡卡西死不了,就让他和自己一起执行月之眼计划……这是四年前第二种想法。但是自己早就否决了这样的可能性,因为卡卡西就是卡卡西,就算杀他剐他、杀他所有爱的人、伤他丢弃他……也要把背后对着村子,能够献出生命的一个木叶忍者。带土憎恶他,也同时怨恨无法改变卡卡西的自己。 

      本应该因为让卡卡西见识了村子里的阴暗而感到高兴的带土此刻却心里沉甸甸的,越来越冷了,他呼出一口气,满满的都是腥臭的血味。脸上表情可真难看,仿佛被捅了个透心凉的人是你……卡卡西。既然你这么不愿意碰我…… 

      他朝前跌,头撞上卡卡西的肩膀。原来连躲都不会了吗?带土轻轻地呼吸着,闷闷地笑着。卡卡西浑身僵硬,两只手不知道朝哪里放,他几乎都不敢呼吸,生怕一个轻微的动作会多让带土流多一点的血。火影大人为什么还没有来???他……他就要撑不下去了啊……求求您了,别让,别让这种事情再一次发生——— 

      身上的人头发硬硬的,蹭着他的侧脸。 

      这人说道:“不会死的。” 

      那头发沉重无比,染着血,全是他的血…… 

      “这里,早就———” 

      “不。”卡卡西打断。 

      带土呼吸着,每一口气息都柔柔地洒在他们两人接触的位置,同时带来隐隐的钝痛。他的思绪变得涣散,本来不应该出现这样的情况……果然是因为卡卡西在身边吗?他那个固执的、只会说不会做的、令人讨厌的———卡卡西啊。带土感受到卡卡西双手小心翼翼地环抱着他的身体,头发上未干涸的血全都弄脏了他的手。那温暖的手隔着头发,放在他空洞胸口的上方,另一只手攥着他的衣服,紧了又紧。 

      “不会的,总有一天……由我来……由大家一起……”是错觉吗?他怎么听到了其中不明显的哽咽。 

      温度仿佛幻觉一样,竟然传到了他的心口,烧灼的是伤口,燃尽一切病痛。这一下差点把七年来的一直干涸的泪腺激活,带土眼睛竟然一酸。 

      明明就知道就算是由宇智波带土这种身份,旗木卡卡西也会拒绝他的一切现在的想法。没有谁能够改变卡卡西,没有谁。 

      带土闭上了眼睛。 

      “我知道了。” 

 


      

+



TBC



NOTE:……爆肝摸鱼唷。

评论(30)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