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回村土设定】异端疏漏【八】

>简介:如果带土把发动第四次世界大战的贤值用来发现宇智波斑的阴谋...   


>配对: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 有止鼬提及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


>NOTE:这段时期内容应该算作……带土和卡卡西之间,带土对于他们两人关系变化的认知和改变之类的,简而言之就是:意识到最根本的变化,他们之间已经不是友情了,也脱离了挚友。

*捂脸*很好我就是喜欢这种慢热情感培养还甜蜜没有死亡的情感走势【】



>如果喜欢此文,欢迎大家与我多多交流/评论~











 + 

  

  

  

  




      …… 

      下面是四代目火影大人要求我转述给你的内容,不要跳过,也不要一扫就过。 

      首先,火影大人对于你每次都非常巧合地挑很多正式场合就突然从半空之中就伸出一只手或是扔出一个卷轴或是信的举动有些……困扰,我想这是水门老师千回百转迂回的一个形容词。我现在虽然是上忍,但是还是在时不时地处理火影大人工作上的一些事,尤其是你当着木叶那些高层,在我们面对面谈话的时候在中间突然伸出一只手的那次,把他们气坏了,不要笑,你是跑得天远地远,辞了所有工作和身份,找不了你麻烦,但是却让火影大人和我很头痛,别乱增加我的工作量了。我没跟水门老师说,但是我知道你是故意的,也许不是刻意计划好时间,但是也绝对是有选择性地在这些时候动手脚。 

      鉴于你对我和水门老师在上次信中问你为什么不用通灵兽传信的回答,让他严肃以及很重视,你下次回村的时候他会和你有个谈话……不过若是你不想跟老师谈的话,我也可以代为转话。 

      说到老师,他还有一句话想要跟你提个醒,玖辛奈师母在一年前就知道了你仍活着的消息,她非常非常愤怒你不告诉她,回来的时候记得绕道。其实这个消息在我们同期生之间已经传开了,你知道凯从来嘴巴是没有把门的。后来事情闹大了,让宇智波家族知道了……总而言之这一部分老师和我已经在处理之中了,我和你开了万花筒这个消息还被隐藏着,不过你会木遁的消息已经散出去了……现在情况都还稳定。 

      由于玖辛奈师母的怒火殃及鱼池,务必在今年鸣人的生日之前回来,老师准备在家举行一个小派对,参与成员是我们和他们一家三口。我查了一下,现在鸣人对着拉面有着无法理解的热情,一乐拉面是他最常光顾的店,你可以从这方面考虑一下。我知道你还从未和鸣人说过一句话,不过我见过他几次,已经上了忍者学校了,应该是因为封印的原因,查克拉量很少而且很难以控制,虽然发生的情况很少,不过老师已经开始跟我有的时候说他也很苦恼……其实鸣人非常像老师,也非常像你,你见了面就知道了。 

      至于上次我提到我即将要带一批学生,很遗憾,他们又被我打回去重新学了。虽然现在是和平年代,但是我还是依然会把你的忍道传下去,如果做不到就只有重新来过。如果你提前回来,应该能赶上我测试第二批学生,名单还在老师那里,我还未能了解更多的信息,当然,无论实力如何,没达到要求就必须要再来。 

      宇智波鼬已经进了暗部,的确是天才,而他的弟弟宇智波佐助进了忍者学校。宇智波止水和宇智波鼬现在是搭档,不过宇智波止水也正如你知道的那样,开了万花筒写轮眼,具体的能力未知。不过你啊,也真是别扭,嘛话不多说。 

      …… 

       



      内容不长,大部分都是近年来在木叶发生的、带土也略有一些兴趣了解的消息。卡卡西用词谨慎,大多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语气,唯有一些语气词还跃于纸上能够带有卡卡西的影子。带土也明白其中用意:神威不能用,只能用通灵兽传信,介于自己身份特殊,而旗木卡卡西也是同样处境,寄出来的信容易被窥视……像是水门想要找他谈的内容,他也能猜个大半。通灵兽这种东西他还真没有。 

      至于那天晚上九尾的现身……斑没了他,也还有下个宇智波族人帮他……什么认为他像以前的斑,也许都是为了未来计划而忽悠他的,管他像不像,总有人会被斑洗脑成下一个斑。 



      他把信点燃,直到眼见着它化为灰烬。卡卡西的通灵兽蹲坐在一旁石头上,耷拉着个眼睛,还真有有点主人的模样。 

      带土瞥去一眼,突兀地问道:“卡卡西平常喂你们吃什么?” 










      帕克被充当送信使这几年来来回回也有个四五次了,头一次说好的下不为例,结果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总是被卡卡西那家伙打着哈哈就糊弄过去。结果跑了那么久的路程不说,到那里一看,收信人是个宇智波,他还正在想,卡卡西这是这一生跟宇智波干上了,最开始一个宇智波带土,后来一个宇智波止水,然后又来一个宇智波鼬……结果第一次送信来的时候正赶上这位煞神用手里冒出来的黑棒搅碎别人肚子,那满地的尸体躺了一路。 



      帕克白眼一翻,是无语的。因为这人脸上戴的面具那是一个耀眼的橙色,独他其谁??这不就是那个在暗部和卡卡西搭档的木遁忍者吗?面具一摘下来,这位大神把全是沾着血的手套往旁边一扔,直冲冲地,而且僵着脸就朝帕克走过来。 

      作为一个经过了各种场面的帕克,此刻非常有定力,面对这种血腥场面司空见惯地把卡卡西要求带给这位的卷轴掏出来送到他手上。看到这位已经拿到卷轴,帕克抬爪正要跑路,被一根从地下冒出来的木头拦住。 

      宇智波抓着卷轴,淡漠地看他,“我的话都还没说你回去做什么?” 

      敢情还要让他再送回去???帕克这下不淡定了,不说他们俩这么坦然地在一群尸体中央交流着,更何况这血腥味顺着风都飘走了,谁知道前来复仇的人什么时候到? 

      帕克无语地看着面前这个人,其貌不扬———啊其实他们忍犬对于人类面貌概念模糊,不过也知道如果半张脸都被毁了在人类审美中是个什么地位;一只鲜红的写轮眼在他毁掉的那半张脸的眼眶里转着,帕克想着,这人也真是奇怪,一只眼的宇智波,一只写轮眼的旗木卡卡西,倒也还是一对搭档……面前感知的查克拉扭曲了一下,帕克顿住。自己主人的查克拉自己清楚,由于一只写轮眼在身体里,查克拉自然是受到了影响,每当发动写轮眼的时候,都会有这样宇智波的“味道”掺夹进来。 

      那卷轴凭空消失了。 

      错不了。那眼睛是宇智波带土的,现在这个人也是宇智波带土的查克拉,虽然和卡卡西那里的感觉是千差万别,但是最根本是没变的。 

      帕克:“你是宇智波带土???”不是说这个人死了吗? 

      带土收完卷轴,上下打量了帕克一眼,“作为一个通灵兽还称职。” 

      帕克前爪拍在自己额头上,万分无奈,“那也是卡卡西的……你怎么不召唤你自己的通灵兽去给卡卡西送信?” 

      带土哼笑一声:“你还想看见九尾大摇大摆走进木叶?”他拍了拍袍子,转身朝南边走去,路途中会有一个雷之国的大型村落,“跟我来。” 

      原地消化宇智波的语句含义好几秒,发现实在是消化不良,这等宇智波烂事他也一只爪子都不想掺和,身旁一根木柱化为尖刺,他要是再不拔开腿奔去,很有可能会被就地正法。帕克跟了上去。 

       


      宇智波带土的速度不慢,和在暗部的卡卡西工作时的速度有得一拼。 

      原来他就是宇智波带土。想当时卡卡西把这卷轴交给他的时候,看到从来整洁的上忍宿舍里遍地都是废纸团,卡卡西脸上不是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这让帕克被召唤出来之后也不得不立刻严肃起来。卡卡西吩咐他,无论如何都要确认带土收到信才能回来。那语句里满满的都是对这位宇智波带土不肯看他写的东西或者是其他可能性的忐忑。拜托,卡卡西,你的担心完全多余好吗。 

      帕克觉得路程遥远,一个小时才有可能到达村落边缘,他便问道:“你和卡卡西关系很差?” 

      带土出乎意料地搭理他了,“就没好过。” 

      这还真奇怪了,帕克明显看出这个带土在卡卡西心中重量巨大,十次有九次他都能看见卡卡西站在慰灵碑处,按理来说带土复活的话,卡卡西应该是非常高兴才对,而且就按照写信那个场景,也是从未看见卡卡西对谁这么上心。 

      不好意思,这木叶从古至今友谊定义太诡异,不是他这一个小小忍犬能够彻悟的,于是帕克转变话题,“你让我跟着你的目的?” 

      带土瞟他一眼,“卡卡西可没你这么啰嗦。” 

      “我也好歹是卡卡西的通灵兽,跟着你完全是为了带信回去。” 

      “信?”带土反问,“谁会花时间写那么多无聊的字。” 

      明显卡卡西就会。帕克忍住不吐槽,“我不是战斗型忍犬,像这种高危工作时期别带我,我要回去跟卡卡西复命了、” 

      带土脚下速度更快了,帕克加上自己本身就不想跟着宇智波乱跑,更是一瞬间落在后面。还没等他一个呼吸,就被突然甩到肩膀上,他双爪扣紧身下衣服,被带土强制带着往前去。 

      “带你去,是带东西给卡卡西的,回信的话,口头帮我复述就好,”带土说道,帕克在他肩头沉默了半响,才听到带土补充了后面内容,“……告诉卡卡西下次再写那么多无关垃圾的消息,我就直接烧掉信。” 

      “……好好好,”帕克答应了,没能搞懂他们俩这之间是个什么样的气氛,“不过你既然会时空间忍术,干嘛不自己直接扔给卡卡西,这样不是更快?”看他这么不待见卡卡西的状况,这样不是更加直接? 

      “简直是浪费写轮眼,”带土毫不客气地说道,“话说,你真可一点都不像卡卡西。”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帕克就明白了带土究竟指的哪一方面:他的直言直语。“卡卡西本来就是那种说话要绕几个弯弯,而且心思藏的也深……”他猛地闭嘴,后知后觉地发现,这个宇智波带土早就知道了这种事情。这个世界上真正了解卡卡西的人不多,一只手都数的过来;能了解的这么详细的,还不需要过多语言,每一个动作都展现了这种默契。 

      看来这关系不好,也是一种假象? 





TBC





评论(19)
热度(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