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回村土设定】异端疏漏【十】

>简介:如果带土把发动第四次世界大战的贤值用来发现宇智波斑的阴谋...   


>配对:宇智波带土/旗木卡卡西 | 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前情提要:【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


>如果喜欢此文,请大家与我多多交流/评论。
















      和带土对上眼的那一瞬间,卡卡西心里只有一句话:大事不好。 

      倒不是说卡卡西真的弄清楚了自己心里突然袭来的不详预感的原因,但是带土的那个表情就已经让他觉得非常不好。小时候带土挂在脸上的常常是特别傻的笑容和让他直翻白眼的幼稚,生气的时候更是直白;回来以后不仅是性格扭曲了,而且还是两种人格……虽然变得不太好琢磨,但是他也能分辨。像现在,不需要过多分析,只用看他右眼的写轮眼里三勾玉都开始转就已经预示着很多东西了,而且那棵树已经非常可怜,繁密的叶子都要落完了。 

      其实这三个小鬼比上一届他接到的稍微有点希望,但是真的想要抢到他手里的铃铛还是太早了。卡卡西侧身躲过这三个中体术最好的小鬼看似恶狠狠的一击,视线还是无法控制地朝带土那边飘去,他看到带土眼睛里的三勾玉已经不转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万事大吉,相反,这更加糟糕。如果可以,卡卡西早已扶额,沉重地叹口气———带土嘴唇紧绷,眼色阴沉。 

      卡卡西内心何其悲痛。原本他没想到带土真的会提前回来,赶上这场测试;现在赶上了,但是看他心情还不如没赶上———本来卡卡西还高兴了那么一小会,得了,现在还要解决大麻烦。上午还没结束吗?为什么这么慢?闹铃怎么还没响?用幻术让这群小孩误以为时间到了也是一种方法吧…… 

      正想着,十二点到了。卡卡西几句话板着脸把三个小鬼训了一顿,一个绑在木桩上,两个饭盒伺候。连想要补充的话都还没有说出口,身边扬起风,带土瞬身到自己身边,一只手已经抓着卡卡西的手臂。 

      瞬身这种忍术不是这种刚从忍校毕业的小屁孩见识过的,三个自然吓得脸色苍白,甚至其中一个惊叫起来。卡卡西觉得这不能完全怪他们没出息,毕竟写轮眼这种东西,再加上带土脸上表情和伤疤———他只能对着那三个小孩摆摆手,带土见状,又是一个瞬身把他拽走了。 

       


      脚还没沾地,带土不容分说,直接从卡卡西手里抢走那本小橘书。现在凑近了看,的的确确是亲热天堂。 

      卡卡西看着带土脸色愈发臭,意识到问题出在这本书上……值得庆幸的是惹带土不爽的至少直接原因不是自己。他略有些不解,“怎么?” 

      “……这本书,”带土抓着这本书边缘,力道很大,卡卡西还是蛮心疼的,“谁给你的?” 

      卡卡西想拿回来这本书,于是老实地回答了,“是自来也大人。” 

      带土只差用木遁或是阴阳遁把这个黄书给来个上万次对穿,这个老色鬼!!太过分,太过分!带土居然在这种时候认真思考了一下怎样才能干掉这个祸害世界的色鬼。不过他打不过水门老师,三忍估计也有点悬。 

      对卡卡西的了解,他只需要想象一下,脑海里就能浮现出卡卡西穿着这丑爆了的上忍制服,举着本色情小说……他要吐火了,认真的。一个词突然在口中打转,带土都记不得自己曾在很久之前,他们都还没忍校毕业的时候,他曾经说过一模一样的话:卡卡西这个闷骚色狼。 

      谁知他竟然还能在卡卡西二十多岁的时候再次说出口。 

      转移注意力也算得上是卡卡西的拿手好戏之一,“带土你怎么早回来了?”帕克怎么没传来消息……扣狗粮。 

      带土瞥了他一眼,他从来就没说过自己什么时候回来。而且他敢保证卡卡西绝对没发觉他问这本书的本意……罢了,反正他都告诉琳很多很多次卡卡西的真面目了,时间才能证明他是对的!他反问:“难道……” 

      卡卡西马上打断他,“当然欢迎。” 

      带土决心收回自己之前的话,卡卡西只是暂时没想到他的重点而已。这种狡猾鬼,连他说什么都能立刻堵回去。 

      他的上忍宿舍就在不远处,带土以前少数回来的几次,有两次都住在他的房子里过夜,久而久之,卡卡西都已经默认地把带土直接带回去了,反正当事人什么也没说。 

  


      进了屋之后,卡卡西准备问带土午饭想吃些什么。难得带土回来一趟,那三个小鬼还是让自己的影分身去管吧。 

      带土却拉着卡卡西走到客厅中央,随地而坐。卡卡西一时间没弄明白带土的用意,只能跟着他,坐在他的对面。 

      带土说道:“你那只忍犬我让他先回去了,他对自己是个苦力这件事挺不满的,这次我就亲手把手礼给你。” 

      对于此事,卡卡西还是略有体会。大包小包的食物和挂饰,把他这个本来挺素朴简单的宿舍给堆的就像他是个游历山河美景的闲人一样,连水门老师一次来访都惊讶的很,为了从玖辛奈师母手下拯救带土,卡卡西总是把手礼挑出来一些,说是带土让他带给老师和师母的。就算帕克不说,卡卡西也知道带土就是看得上眼的东西都一股脑买来,有些时候夸张的竟然要三个忍犬浑身挂满包裹带到他房间里。 

      所以这次卡卡西也以为带土会是进神威空间把东西拽住来。 

      “别动。”带土说,然后坐着的姿势变为半跪,身体朝他这边倾过来。 

      卡卡西还等着带土眼睛变成万花筒形式,但是带土却是越靠越近,卡卡西不由得下意识朝后退。几乎是同一时间,带土皱眉,一只手按住他的肩膀,“都叫你别动了。” 

      经历了那么多事,带土说什么他肯定都是不会犹豫立刻去做的。就算浑身不自在,卡卡西也仍是由着带土动作。 

      太近了。带土的鼻尖离他的脸只有不到几寸距离。心跳骤然加快。卡卡西从小孤僻,在暗部这几年,除了武器和各式忍术能近身,也就只有带土一人和他有过肢体接触。简单地说就是这样近距离是卡卡西从未有过的体验。他错开视线。如果这么近,还要对上带土的眼神的话,那他估计会直接瞬身移走。 

      按在他右肩上的手放轻了力道,却没离开,反而是顺着他的肩膀朝他的脖颈处移动。卡卡西顿时浑身紧绷,使得带土的手指划过他脖颈处脆弱部分时的感知放大,他呼吸都因此放轻。那只手最终停在他的脸侧,像是固定他的头部一般。 

      在带土额头轻轻碰上卡卡西的额头时,卡卡西的呼吸停住了。 

      带土声音本来就低沉沙哑,在如此靠近的情况下更是如此,他还放低了声音,说话时气息洒在他的脸上。“看着我。” 

      卡卡西作为一个优秀忍者,大脑一片空白的时刻屈指可数。父亲死的时候,带土死的时候,琳死的时候……还有就是现在。他似乎只能听到带土的话语,然后懵懵懂懂地就听从了。 

      两只写轮眼在不同人的眼里转着,带土先开启了写轮眼,再带动了卡卡西的写轮眼。卡卡西身体里的查克拉不受控制朝左眼涌去,这种感受叠加起来,让卡卡西脑袋直接嗡地一声,什么也想不出来了。 

      什么揣测带土的用意啊、带土此刻想法……全都被抛开了。 

      他被拉进一个像幻觉但又像现实的地方,那里他的脚下踩着金黄色的枫叶,抬头是无穷无尽的枫树,金色阳光从缝隙中泄下———不过几息,卡卡西就想明白了带土给他的“礼物”是什么。他蹲下来,从地上拾起了一枚刚落下的叶子,触感和味道都像真的。诚然带土幻术是非常厉害的,但是这次应该是带土用写轮眼记录下来自己的亲身体验。而带土平常没事是绝对不会做这事的…… 

      他胸膛里的心脏仍旧跳得急促。 

      这可真是…… 



      其实在把这段记忆加上一点小花招通过写轮眼给卡卡西之后,带土就结束了他们额头相触的状态。只是停在卡卡西脸侧的手还没来得及完全撤离。这才多久没见,怎么卡卡西的头发又长长了一点?银发摸上去比看起来要软一些。带土抬手任细碎的银发穿过他的指间,晃眼之间竟发现一些有趣的事情。 

      哼笑不经意就露了出来,带土杵着下巴,饶有兴趣地观察到卡卡西耳根泛红。 

      原来卡卡西还会害羞?看来称他闷骚也不为过……带土越是想着,越是止不住他脸上的笑意。生怕这副蠢样子被卡卡西看到,他挪开了目光,看向窗外。 

      ……也止不住他莫名加快的心跳。 

       




TBC





NOTE:想出这么流氓的写轮眼使用方法是你土,不是我。

评论(27)
热度(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