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卡】我的残疾男友【1】

>失忆双重身份晓老大宇智波带土/双目失明暂时普通人上忍旗木卡卡西 


>原著向 但是还是看作一个平行世界 | 时间点为第七班各自修炼的那三年 | 会有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 副CP提及 


>梗概:旗木卡卡西在一次单独任务中被晓盯上,他虽然成功保护了写轮眼不被夺去,但是却受了重伤,双目失明,更没想到的是,五代目火影派了一个人照顾他。 


>其实故事大体是:斑让失忆的带土去夺取卡卡西的写轮眼去填补他空着的左眼,带土懒得自己动手,让晓成员去,结果失手了。他迫不得已在五代目火影对于卡卡西全面保护下决定用幻术到其身边,夺取写轮眼,结果变成了全天候伤员贴身照顾,到后来发生的一系列看似巧合但是是必然的故事。 


>在选择填坑和尝试下一篇长篇AU的抉择中,我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开另一个新坑。 


>永远是港式大团圆式HE结局爱好者 | 无痛不虐 | 有R级情节 | 尽力中篇完结 | 可这手不受我控制啊 


>围绕宇智波的大爱大恨,那失去了的,变了的,以及重新学会爱的故事。 








+++ 






1






卡卡西用十几个结印手势,外加身上最后留下的一点查克拉,解开了纲手设在门上的结界。同时牵动的还有纲手一并设在房间里的隔音结界与隐藏气息的封印。木叶医院走廊里的脚步声和谈话声猛然冲撞进他的听觉范围,这些声音比他想象中还要大。他几乎一个月都在绝对安静的环境中,这动静让他有些受不了,甚至眼睛旁始终都愈合不了的伤口都开始刺痛。卡卡西扶着门旁的墙壁边缘,平复着自己的呼吸。 


明明只是从病床上挪到门口,中间几米的距离,就差点碰掉了床头的花瓶,腿撞到了桌子拐角……卡卡西揉揉自己的大腿外侧,抬起手放到门把手上,打开门。 


他刚走出门,左手还正搭在门框上,准备摸着墙壁朝左手方向走。这迈出去的脚还没落地,就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卡卡西脚下一个踉跄,他的左手下意识想要抓紧门框以稳住自己的身体,但是却没有那个力气,他的腿也没法支撑朝后仰的身体。卡卡西此时暗自预先在心里做好了狼狈摔倒在地的准备。 


但是撞他,或者说是他撞上的那个人反应迅速,撞到他的下一秒就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另外一只手环住他的肩膀来平衡他身体的重量。这个姿势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但是总归来说,是在非常巧合的时候,帮他分担了大部分的重量。 


卡卡西和这个人目前的姿势有点像拥抱,他的下巴搁在这个人的肩膀上,右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抓紧了对方左臂的衣袖。意识到这一点,卡卡西费力地站直,朝后微微退去,拉开了一个礼貌的距离。 


他道歉:“十分抱歉……” 


那人依旧站在面前,沉默不语,凭借卡卡西自身多年战斗的经验,他直觉感觉到这个人正在观察他。由自己自身的力量一直站在这里太过于消耗力气,原本现在就虚弱的卡卡西,也必须要继续扶着墙壁才能站直。感觉到冷汗在额头上涔涔地冒出,卡卡西只能再度开口:“非常抱歉,我还没习惯看不见———” 


“是卡卡西前辈吗?” 


他愣住,这个声音在他的认知里是陌生的,而且他本身就不怎么擅长于社交,认识的后辈寥寥可数……如果真的见过面,他敢保证他绝对没记住对方。 


对方继续说道:“哎呀……真的是卡卡西前辈啊,你没有那个标志性的面罩还真没认出来!抱歉抱歉,我的错。” 


毕竟眼睛上还是没有拆掉的纱布,要是再戴上面罩,那走出去真是要多怪有多怪,卡卡西腹诽。他微微点头,估计好前面这个人的位置,准备绕过去。他这次出逃完全是瞒着五代目大人的,如果在木叶医院被抓到,绝对会留下黑历史,以后再受伤的话,纲手大人一定会为难死他。 


他心中的如意小算盘还没打好,对面的人擅作主张地伸手抓住他的手臂。他说:“正巧,火影大人派我来接你到院长办公室,她……有点忙,正在那里等你,”察觉到卡卡西的不明显的抗拒,他不分容说地加大力道,制止了卡卡西朝后收手的动作。他下一个动作更是让卡卡西惊讶地说不出话———对方的手指从他头发之间穿过去———并未等他做任何反应,那只手触碰到他脑后系着绷带的结,像是确认一般停留了一会,这段时间卡卡西的头一直顶着对方的手腕,如此不可思议的近距离接触。 


“唔……完好无损,”对方喃喃道,他收回手,“走吧,纲手大人还在楼顶等着我们呢……啊我知道你有怀疑,我是医疗机构的一个研发者哦,所以别逞强了,让我扶着你走吧———或者你想让我抱着你上去?这倒是不失为一个好方法,我觉得这个还省———” 


“那就麻烦你了。”卡卡西插话进来,深吸了口气,直起背。 


他抓着卡卡西的手,朝右边转身走去,卡卡西走在他半步之后,奇怪的是,前面这人走地极慢,似乎特意是在照顾卡卡西的大病初愈和近乎一个虚弱的普通人体质。卡卡西若是一个人,他停下来休息或是咬牙一直走下去都是会发生的事情。但是现在卡卡西正因为有人在身旁,所以就算如此,也不愿停下来。 


带路的人什么也没说,只是时不时地就伸出另一只手环过他的肩膀,把他往怀里,在避开来往的人之后,他又会松开卡卡西。至此之外,一路无话。 




卡卡西在回到木叶的那天,吓坏了木叶守卫的人,恰好迈特凯途经,把浑身都是血的他一路狂奔带回了木叶医院。不是他信不过迈特凯,他每次搬运病人的方式都是他所谓的“充满了青春的活力”的模样,但是他那天只说了一句话。这个场景他记得分外清晰,当时他的视线一片鲜红,一只手捂着写轮眼,但是血还是从缝隙里不停地流下去。 


他说:“一定要保住带土的写轮眼……一定先保住……” 


话没说完,凯朝他这边看了一眼。他把卡卡西背起来,一路狂奔之中吼道:“说什么呢卡卡西!你绝对能和以前完全一样啊!要说为什么的话,那就是因为我们的青春在燃烧!!” 


他还想着凯这个同期伙伴安慰人的话也是纯粹的毫无逻辑,但是也罢。他并没有等到看见木叶医院的出现,就已经陷入了昏迷。 




卡卡西从未指望在晓的两名成员中全身而退,但他没有想到晓并不是想要他身上带着的S级绝密文件。对上的第一时间卡卡西就意识到他们想要的是什么———是他左眼的写轮眼。把写轮眼完好无损地取出来需要一些术,卡卡西那个时候已经离木叶不算太远,他利用这个时间段,改变了战斗方案———无论再来几次,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内选择保全带土留给他的眼睛。 


显而易见晓的人也清楚这点,于是下手更狠。左眼周围被划了一道口子,那夺取眼睛的忍术开始时烧灼了他的眼角。但除了这些,卡卡西至少保住了他的眼睛。 


他的伤势加上眼睛上的伤让他昏迷了一周,醒来之后眼睛上就已经被蒙上了纱布。纲手在他身边语气严肃地告诉他至少要静养一个月。身体里的查克拉被纲手下了限制,仅仅够维持伤口的自我修复。 


她告诉他,他的眼睛没有被毁,但是在一段时间内都会看不见东西,就是因为写轮眼的复杂性和他本身并不是宇智波,所以更要限制查克拉,等一个月过去之后,她会亲自把查克拉封锁。写轮眼会自动吞噬身体内的查克拉这一点卡卡西再清楚不过了,为了写轮眼的康复和他另外一只眼睛的复明,只能够抑制查克拉的输入———对于卡卡西关于生活的问题,纲手则会亲派暗部成员来保护他的安全和照顾他。 


这就是卡卡西不怎么愿意的事情了。诚然他知道晓没有得到他的写轮眼是不会善罢甘休,他不走出木叶也有一定危险,他不愿给其他人添麻烦……但是派人来照顾他这就太超过他的接受范围了。 




按照记忆里的距离,卡卡西琢磨着他们应该已经到了院长办公室的附近。果不出其然,带路的这个人停了下来,像是随手拉住了一个人问道:“火影大人还在办公室里吧?” 


“……”另外一个人隔了好一会才开口,“是的。” 


这个人是静音,卡卡西认出,但是她的反应却让他奇怪。 


“能否进去帮我们通报一声,就说卡卡西已经平安成功地带来了。” 


“……当然。” 


卡卡西双目失明,自然看不见静音双眼里映照着的是转动的写轮眼的痕迹。 




他听到静音推开门进去,隔了几分钟纲手走出来。带路的那个人松开了他的手,转为纲手拽着他朝另外一间病房里走。被安顿在病床上之后,纲手在四周又重新下了术式,她开始着手拆卡卡西眼睛上的绷带了。 


纲手说道:“本来还以为你会在出院这天直接自己先跑,没想到你还乖乖地待在病房里。” 


卡卡西坐在床上略微尴尬地应了一声,“纲手大人的命令可不能不听……”万幸地是纲手派来的人没有拆穿他的谎言。 


绷带被拆下来,眼睛周围不再是火辣辣的或是刺痛的了,转而是冰凉的触感,他的眼睑颤了颤,被纲手厉声制止,“现在还不能睁开眼睛!” 


就算周围都拉上了窗帘,光线变得昏暗,对于他受伤的眼睛和一个月的黑暗也是会造成伤害的存在。 


纲手松了口气,“你的眼睛不是永久性失明———” 


“我知道,”卡卡西字字真切,说得非常确信,他随后又补充着,“纲手大人。” 


纲手心知他最看重的是什么,叹气也好,有些痛恨也好,卡卡西永远都还会是那个卡卡西,“你的眼睛和写轮眼都还会好好的!!真是的……我会给你一些药膏,每日两次,涂在眼睛周围,你也知道你现在没有什么查克拉,但是这件事情不能泄露出去。” 


“我明白,”卡卡西知道这是他终于能够出院的信号了,他站起来,“那么纲手大人———” 


“我还没交代完,”纲手冷声说道,“你上次不是对安排那些暗部成员的决定不满意吗?正好,我这里有一个认识的人,非常可靠,也知道很多医疗知识———更重要的是他会木遁,就和你认识的那位暗部成员一样,我现在任命他为你的贴身照顾者,我会教他一个能够修复你眼睛周围脉络的忍术,药膏也会交给他……”她说到这里拍了拍卡卡西的肩。 


卡卡西知道这是“这个人绝对安全,不用担心”和“我心意已决,反对无效”的信号。他就算再不习惯和再不喜欢有人这么接近他的生活,也要忍下来。 


他回复道:“谢谢火影大人。” 


“对了———”纲手在跟这个人交代的途中突然想起来什么,转向卡卡西,“我还没跟你介绍这个人吧?” 


卡卡西听到这个人语气轻快,自来熟地抓住他的手使劲地握了握,“卡卡西前辈好,我叫阿飞!我一定会圆满地完成任务的!” 




TBC



NOTE:关于带土为什么会失忆这个情节会在后面说,目前的记忆是应该是除了自己成为了晓老大和被宇智波斑救了之外都没了,某种真正意义上的谁也不是的男人了。

以及带土的幻术那是非常厉害的,用来唬人没问题。

另外不用担心卡卡西的伤势啊之类的,完全是一个催化剂,眼睛会没事的。

这是个非常非常轻松开心甜向的故事。


评论(12)
热度(222)